還未等墨璃三人商議,一旁總是成沉默不語的那妖修卻是點頭允諾。那狄厲更是見機朗聲大讚雲裂之智謀,一副大拍馬屁的模樣讓人看著甚是不爽。

「墨璃師妹你看?」見得到妖修、鬼修的支持那雲裂便扭頭詢問墨璃意見,臉上表情一副你若不願我便在想辦法的樣子。

這雲裂果真難以對付,比起那狄厲的陰狠奸詐。雲裂的正大光明的捅槍卻是不得不接,如若拒絕可就是一口氣得罪了三方勢力;倒時東靈域修士的處境便微妙艱難了。這試煉空間開始前的那『萬修聚,殺戮起』的啟言可是歷歷在耳。

婚後有軌,祁少請止步 。這魔修必定是誓要剷除的,有魔修在便是所有修士的大難。只是如今各方勢力還不能達成一致才造成如今扯皮局勢。

羅天預計再過些時日便是沒有充足的靈水,各方勢力也必將強行誅魔;然現在有東靈域修士得靈水之事,便是一個變故。說白了這誅魔便是看那方靈水充足,立時損失便小,反之便是慘重。這也是各方想盡辦法,便是雲中門這樣的正派大門也不顧門面的原因所在。

損失越小,誅魔后的殺戮中機會便越大。這就是根源所在!

雲裂剛才一番話既是折中提議,也是暗含警示。其中不遑有,如若不分靈水誅魔之後; 前妻的復仇

其中意味墨璃、羅天、嚴心三人自是心如明鏡,便連適才趾高氣昂反駁的嚴心也是一臉氣悶;但卻沒有再大放『厥詞』。事實面前誰人不低頭……

墨璃回頭與羅田兩人對視,眼中有詢問之意。羅天思慮良多均沒有化解之法,只得無奈的點頭不過眼中閃動的歷光卻是暗示墨璃可坐地起價,縱使無奈分出靈水也要讓對方付出代價。嚴心更是直接張口也不遮攔故意大聲道:

「哼,人善被欺。便當作善乞之事,那電晶蟲腹下多生晶刺。聽聞雲中門中有制劍之法、妖修一族有炎息之妙、鬼修一宗有鬼符刻畫之能。不如便合力為我東靈修士制些晶骨玄劍如何?」

嚴心此言已是**裸的討要好處了,討價還價雖是市井之言;但靈修之士對此卻是更加精深。

「這……」雲裂見墨璃也是頷首以待,便知想要不哪些好處得到豐量靈水現是不可能,不由的扭頭看向其他兩方勢力。

只見金色鬚髮妖修鼻眼觀天似是神遊天外,而那狄厲更是低頭看起了自己的手掌。不由的心中氣惱,望向嚴心心中乏起恨意。前後兩次竟然都是被嚴心攪局,他怎能無動於衷。

一時僵持最後還是那妖修鬆了口,對著墨璃拱手道:「既是共討誅魔大計,我妖修自然願盡一份薄力。倒是還望墨璃姑娘在這靈水之上體恤一下我方妖修的辛勞才是。」這妖修開口討要靈水,自然也與妖修對那兵刃玄器不甚依賴大有關係;不過吐些炎息,靈水充足之下自是損傷不大。

「那是自然!」墨璃含笑回禮。

妖修勢力開口,還怕那雲中門、鬼修不就範?

羅天現在是越來越佩服這嚴心攪局的本事了,三言兩語便將那三方的同盟拆解的支離破散;不及解決了東靈修士玄劍兵刃不足,還間接的讓那三方互相猜忌了起來。 妖修勢力退讓、其他兩方勢力自然也不能再死咬不放,在一番調價還價之後最終還是接受了嚴心的那番『妄言』。

經過協調之後,東靈修士一方分別於其他三方勢力約定了各自的許諾。

當然其中一些細節,各方並沒有在會上明說這是要到檯面下細細商議的,這靈水分配的多少自然要看各方私下裡的誠意了。

如此誅魔衛道之事算是敲定,餘下便是各方圍繞會上協議各方有力出力、有水出水的交易準備。

本就暗藏風雲的綠洲營地,瞬時間風起雲湧各方勢力紛紛加派獵殺小隊加緊搜刮靈水;不過,東靈域修士一方卻是安靜了下來;就連獵殺小隊也紛紛撤回,一時間竟是沒了動靜。


幾日時間很快過去,三方勢力在扯皮中完成了商議的交易,其間雖也有糾葛但總歸沒有影響大局。


待各方準備妥當,一時綠洲陷入寂靜各方修士紛紛伏蟄,進入調息狀態意圖在誅魔之日能以最佳狀態迎敵。

那魔修似也探出了這方玄天修士的動作,期間更是派出使奴小隊摸近綠洲探查;幸得羅天閑暇無事動用九劫丹擴散靈覺,及時在那小隊靠近營地百里內前進行阻殺圍剿。

一時間各方勢力紛紛派出巡邏隊,對周邊魔修使奴小隊進行阻殺。

誅魔還未正式開始,雙方的『斥候』便已開始廝殺。


到了後來,營地一方甚至反其道而行直接向魔修所在綠洲派出先鋒斥候。

營地不似那魔修毫不顧忌使奴性命,所派出的斥候小隊盡皆由靈修帶隊;而在這些小隊的後方甚至有精英的靈修之士組成的支援在後方待命,一旦前方搜索小隊出現危險後方精銳便及時支援。

雙方你來我往,又過幾日雙方損傷便與日增加;損失中倒是那魔修一方損失頗多。

一則因為修士們準備完善,二則是因為被迫成為使奴的修士,眼見天道無望有哪裡肯真心賣命;還不如就此身隕等待還有一絲希望的輪迴重修。


小打小鬧的互探獵殺終究上不得檯面,適時營地各方勢力修士調息完畢。立時玄天修士便各成方位向那魔修所在浩浩蕩蕩的殺將過去。

營地之中還有設置的禁制屏蔽,待到玄修大軍雲集而起;那聚集起來的人氣不即引起了魔修的躁動,更是吸引了沙海之中蟲獸之群的關注。

一時間各類沙海晶獸紛紛向玄修大軍雲集而來,這番變故倒是出乎各方意料;無奈之下值得聚攏精銳,便連那派出去的斥候小隊也不得不取消。

好在玄修大軍這邊如此,那魔修一方也面對著相同的問題;在晶獸們的干預下,開戰在即的雙方一下子倒是失去了雙方的訊息。

大軍行進自然不如精銳隊伍突襲,路程中不既要防備晶獸之群的襲擊;更要充分保持修士們的體力狀態。是以行動起來頗有遲緩,兩日時間過去距離那魔修所在還有數百里之遙。

到了此處大軍卻是被阻隔了下來……

四方勢力分四個方位向魔修所在推進,四方勢力中實力最為強悍的雲中門在前;鬼修一宗與妖修一方護陣型左右,而東靈域修士則後方策應。

實力強大的靈修在陣型外圍,實力較弱人數最眾的修者則居中。

前方雲中門受阻,玄修大軍被迫停頓不。多時後方的墨璃便收到前方雲中門發出的召集信決,信決中言語不詳直說各方首領速速聚合,似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墨璃、嚴心身為東靈玄修暫代領袖自然不敢遲疑,而羅天則在電晶蟲一役中表情贏得了靈修們的認可;也隨同一起向那中天靈域的方陣遁去,當然隨去的還有不下數十人的精英靈修隊伍;各個都是靈修碎體境凝鍊巔峰境的高手。

羅天等人到達那中天靈域陣營時,其他兩方因距離稍短已是先行到達;此刻便只等墨璃等人了。

雲裂見四方到齊也不含蓄沉著臉便道:「隨我來!」

言罷便向隊伍的前方射去,眾人見雲裂面色凝重均不敢遲疑個個心中滿是疑惑緊隨跟上。

「這是?」

玄修大軍中此刻的領軍人物到得隊伍正前方無不面色大變。

入目沙海之中晶光閃動翻騰,不時有一種鯊魚狀的晶獸自沙海中騰起鑽入,觀其數量還不在少數。更加令眾人難以置信的是那阻擋眾修斬魔之路的晶獸獸群中央,一隻巨大如遠古巨人般的晶獸甚為恐怖。

那晶獸比起此前的犀角電晶蟲大了何止一倍,身高十數丈、長有八臂各個孔武有力,不及如此其下身更是龐大與海蟹一般;那如枯木般的上半身軀幹上更是長著八對赤紅如血的眼球,每一顆眼珠都比羅天還要巨大。

「沙嶺巨晶獸」

羅天最先回過神來,腦海中的聲音讓他第一時間知道了這恐怖晶獸的名字;隨後的一句話讓羅天的眉頭猛跳,面色何止難看簡直蒼白。

這沙嶺巨獸竟是那恐怖的五級晶獸!

四級犀角電晶蟲便已是准凝神境修為,更有恐怖的閃電風暴技能;而這體型更加恐怖,比那電晶蟲更猙獰的五級巨獸那就是凝神境的修為了。

凝神、碎體雖是一個境界的差距,但對力量的掌控卻是天差地別;所為碎體便是感悟到了一定極限,身體開始融入天地感悟、天地之妙不再是凡胎俗體。

而這凝神則更是感悟到了更加強橫的程度,凝之精神便是將自己感悟天地后的神識凝聚識海;使得自己調動起天地靈力如揮臂踢腿般輕鬆;所發出的的法決開始隱含天地奧義,雖是一點點的天地之力但卻是碎體境的靈修無法比擬的。

此刻有這五級晶獸阻道,恐怕這番前去魔修之地是要生出變故了。

羅天隨即傳音墨璃、嚴心,墨璃也是震驚不已。

此等變故已不是一方勢力可以對付的,不消片刻各方勢力領軍人物盡皆得知羅天的情報。不用在說什麼各方勢力便紛紛聚攏一起相商對策。

「此等龐然大物,亦非我等可以對付;應速速撤去才是!」狄厲眼中萌生退意,比起玄修之士們對魔修的必殺;身為鬼修一方,對這魔修的態度倒要曖昧一些;在他眼裡只要能夠通過試煉即可,殺與不殺皆是可以審時度勢的。

「哼,怎麼鬼宿一門難不成真與魔修有染不成?」這次倒是雲裂冷眼厲哼,望著狄厲眼中殺意肅起。

這一幕倒是讓羅天頗感驚奇,仔細一想也就明了。

鬼修之士雖在更天界佔西天域而宿,然相比正統玄士卻是也有差異;縱觀更天界出現的魔修,大多與那鬼修一族有關。

造成玄士們對這鬼修頗有些不待見,就是那以妖修為主的北荒域也對鬼修敬而遠之。實際上,更天界西天域鬼修的存在一直是頗為尷尬的存在,身份頗遭正統玄士們的臆病。

狄厲自是明白雲裂所指,但雙方修為相仿狄厲也是不懼眼中冷光閃動卻是不再多言。

一旁的金色鬚髮妖修眼中殺意竄動瞪了一眼狄厲厄聲道:「哼,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發,我妖修一族願做先鋒將此障除去!」

眾人互望幾眼不難看出目光中的驚訝,那妖修自是看在眼裡眼中閃過不屑大聲道:「畏畏縮縮還妄圖一窺天道,簡直是荒謬之極!」說罷扭頭便走,其手下的一眾妖修高手也是對眾人族修士各個冷眼以待。

「一群頭腦簡單,只懂殺戮的蠻物!」見妖修走遠雲裂身後的一名靈修咬牙切齒的冷哼道。

「晶獸不除誅魔難成,我東靈修士自不能袖手旁觀;這便回去準備,告辭!」

墨璃、羅天、嚴心三人見已不能商量出什麼,互相交換眼神便就此離去。趕上妖修一族修士表達出善意,那金毛鬚髮妖修自是一番贊同立時達成了同盟。

餘下雲裂、狄厲兩人也因適才狄厲的退意產生間隙,自然也是不對付默不吭聲的分回各自陣營。

「雲裂師兄,我等中天修士當如何?」雲裂身旁一位修士見再無外人連忙詢問。

雲裂凝神獸群臉上自傲冷聲:「魔修不誅,人心難穩!此晶獸敢阻大事,必殺之。我中天修士素以中天神域自喻,怎能落人以柄?」

羅天等人回到陣營后一番調動,不多時便組成靈修隊伍向妖族陣營靠攏;人數不下百人之巨。 萬界仙王

一片混亂中,羅天心中自從那五級晶獸出現后便一直在思考。

這五級晶獸絕不可能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以五級晶獸的靈智,自然看的出玄修大軍的恐怖實力;避凶趨吉是各種靈智的本性,縱使這晶獸仗著一身修為強橫也不可能做出這等不符本性的行為來。

但因所知情報有限,羅天無從得知個中緣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最好是靠近那晶獸仔細觀察一番才好;而且令羅天最擔心的是那魔修自從使奴大量受損后,至今沒有絲毫動靜才是最令人擔憂的。

(這一章寫的根本不在狀態,都不知道寫的什麼……大腦一片混沌……) 三方修士聚集唯獨不見那鬼修勢力有何動靜,三方稍稍等待便各個冷視鬼修方陣心中有了一番計較。

這鬼修一方看來是打定主意,不願在這巨晶獸身上折損實力。

這自保之法過於明顯,已是在眾修心中埋下隱患;待魔修事了恐怕這鬼修的處境便不怎麼好過了。

羅天自是心中搖頭嘆息,本以為那狄厲是一位梟雄。

到頭來不過是一個空有奸詐之心而無大志的姦猾小人,本還將其當成潛在最大威脅的羅天;不得不嘆息自己眼拙。

靈修齊聚自當互相勉勵,那妖修已承下先鋒之職自當是眾修們恭維的主要目標;妖修本就持傲嗜殺好戰,此番可謂出盡風頭。

羅天看在心中眼中卻是冷凝而視,這妖修無論如何在他眼裡都有一種敵視;他的外公、生母可都是被北荒蠻族殺害,雖然那些屠盡斐水城的蠻族不過還未修成的妖修靈智未開的蠻凶;然其實乃北荒之獸,連帶著羅天自己對北荒妖修看不順眼。

靈修們自然不會一股腦的毫無章法的衝上去一番狂轟濫炸,然後收兵挺進;既是玄修之士自然也要講究一番布陣施法之道,妖修體魄強於人族玄士自然要頂在前方;吸引那五級晶獸的注意力,人族修士中則各種擅長均有可謂甚雜;但法決靈光等遠程攻擊卻是極為擅長,自是在妖修們身後提供支持。

不即如此,三方領軍人物更是選拔出其中精銳之精銳;打算在關鍵時刻一擊而定勝負,說白了其他的攻擊都是為了消耗那五級晶獸的精力,待其虛弱一擊得手。

五級晶獸實在過於恐怖,眾修雖眾也只能發揮人海戰術才有希望。

晶獸之群數量不在少數,靈修們不敢冒進便想試試看能不能將那五級晶獸引出而圍攻之。

妖修之中早有安排,不等眾人商議便自行從陣營中走出三名妖修。

此三位妖修皆是瘦弱之士身材消瘦便如那女人一般,倒是哪一臉卻是俊俏異常帶著帶著一抹天生的魅惑之力;眾修觀其三修眼珠碧翠,隱隱有綠幽之光閃動。

有經驗的修士已經是辨認出此三人是妖修中的妖狐一族。

「本修不才,也願前往一試這晶獸強弱!」正在眾修拭目以待之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在眾位修士耳邊悠悠飄動。

眾人循聲看去卻是一位身板硬朗,臉上帶著微笑身著黑衣的英秀少年。

「羅修友,你瘋了?」身旁的嚴心以為自己聽錯了,揉揉耳朵發現羅天滿臉肅然不由的大叫道。

一旁墨璃雖未多言,但臉上的驚愕之色也是暴露了心中的震驚。


不及如此,便連跟隨而來的東靈域所有修士都是面色大變,看向羅天的眼神便如看向不知死活的怪物。

眾人見東靈域眾修盡皆變色,皆以為羅天乃個中強者;紛紛偷偷靈識相探,下一刻皆面色古怪眼神閃爍。隨著變色眾人也來越多,更多的人加入探尋行列。

「這人不是瘋了吧?一個修者?」

「莫不是受不了這沙海殘酷,要尋短見?」

議論聲四起,便連妖修勢力和中天域勢力的領軍人物也加入討論;不過這些領軍人物眼光自然不會像那些普通修士一般膚淺。

單是見羅天能夠與墨璃、嚴心同行且處處客氣,便可知羅天絕非弱者。

不過,此番卻是都無任何錶示只是冷眼旁觀;心中卻是對羅天主動邀戰拭目以待,想要看看羅天到底有何本事以修者身份躋身東靈域領軍人物行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