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這都什麼事。」楊柏無奈的苦笑起來,也打定注意了今晚就交代在D市,等明天開始就在塘子村好好準備一下,幾天後的龍首山挑戰,讓那個福田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

海香園大酒樓原先是一家高檔會所,這幾年政策的不允許,會所都改成酒樓。可就算如此,要想在海香園訂飯店也是相當不容易。

林放這輩四個姐弟,林放上頭還有一個親姐,還有兩個弟弟。除了大姐在D市,其餘兩個兄弟都在省城,一個同樣是大學的教授,一個卻是不錯的商人。

這次的宴會,就是老四林雄的主意。林雄已經是省城的房地產開放商,這幾年掙了不少錢,這次回來就是跟D市的一些人建立某種關係,能夠在D市弄了幾塊地皮。

海香園酒樓也是關係網的一部分,畢竟海香園背後的老闆可是林雄相當敬畏的。就算林雄家產萬貫,可是比起海香園背後的老闆,林雄要想在D市獲得幫助,就必須得到人家點頭同意。

海香園總共五層,一樓那是專門給新人婚宴準備的,那是有名的喜宴一品樓。而二樓和四樓都是精品包房,常年都需要提前定位置。

而五樓那可不是有錢能夠預定的,在這裡依靠就是地位也走著以前會所的會員模式,如果要想在五樓吃飯,每年的會員費就是兩千萬。

林雄為了打開D市的關係,已經成為海香園的會員。 寵婚:隱婚總裁太狼性 而今天林雄特意早早來到,除了今天是家宴之外,也知道今天五樓的包間當中,還有海香園的老闆招待貴賓。

「老四,你現在這麼有錢了?」金碧輝煌的包間當中,四周牆上都是金色的浮雕,龍鳳呈祥,過年當中就是一個喜慶。

尤其這個包間當中,四個角落都是一名高挑的旗袍女子服務員,每名服務員都經過特殊的培訓,品嘗、品酒種種本領那都是經過名人的指點。

人還沒有來起,酒宴還沒有開始,此時房間的茶几之旁,兩名旗袍女子已經展露出驚人的功夫茶本領。

一壺香茗,一縷清香,在兩女自己的手中,經過一系列的步驟,溫暖養人的極品普洱倒在杯中。

剛才說話的一名老者穿著雲紋唐裝,戴著金絲眼鏡,正一絲不苟的看著服務員的茶道,居然還跟服務員探討起普洱茶的趣事。

「我說,三哥,就知道你喜歡喝茶。怎麼樣,這裡的環境不錯吧。」林雄長得四方臉,沉穩如山,相當精明,看著林明沉聲說著。

「恩,不錯。」林明回頭看了一眼林雄,點了點頭。 惡后歸來:陛下,娘娘又動手啦! 此時房間當中下一代的年輕人,都在旁邊拿著手機聊著什麼。

林雄夫人和孩子都在國外留學,這一次過年沒有過來。而三哥林明卻是一男一女,男的林啟義剛剛大學畢業,而女兒林爽今年正準備嫁人,旁邊陪著笑臉的就是林明的女婿。

林嬌卻陪在母親的身邊有所有效,二哥林放卻待在大姐的旁邊,掃了一眼後頭,疑惑的問道:「大姐,孩子怎麼了,我看臉都沉下來了,怎麼回事?」

「唉,別管他,沒用的東西。」大姐林藝搖了搖頭,長嘆一聲,眼看著時間也不找了,沖著眾人說道。

「老四,老三別玩茶了,這都幾點了?」林藝可是這裡大姐,這個幾個兄弟的母親都死得早,都是大姐帶大的,都相當聽林藝的話。

「哎呀,大姐,這不是等林嬌的男朋友嗎?我說二哥,聽說林嬌發達起來,結交的男朋友又有錢,還能喝酒,今天我這個當四叔的,可有人陪我喝酒了。」

林雄那可是商場酒人,也是喝過男兒酒的。聽說楊柏喝了林家的酒,那更是想看到這個傳奇的女婿。

「四叔,別瞎說,只是男朋友,你們別把人嚇跑了。」林嬌吐了吐舌頭,臉上卻露出一個傲色。

「是嗎?我說二嫂,你家林嬌到底找的什麼男朋友,架子夠大的?」林明的夫人,秦柔相當不樂意,尤其自己的女兒還在這呢,這一個個都誇林嬌的男朋友好,要知道自己這個女婿可是D市蔡家的人。

三嬸秦柔這麼說話,讓林母一皺眉,不過還是淡淡笑道:「快了,從鳳縣趕過來,費點時間,那大家先坐下,讓他們準備飯菜就好。」

「該死的楊柏,你怎麼還沒有到。」林嬌也嘟囔一聲,此時兩名服務員已經把茶具都收拾完畢,然後從精美的紅木櫃中,拿出一件件集賢瓷,華麗無比。

「這是圓桌會議上的集賢瓷,看到沒有,這些瓷器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見到的?」林雄指了指集賢瓷,這些瓷器都是斯達高琺琅彩瓷頂級的技術打造的。

就在大家欣賞瓷器的時候,門口傳來敲門聲,楊柏抬著兩箱南果梨酒,從門口走了進來。

「你怎麼才來,大家都等著你呢。」林嬌看到楊柏過來,頓時欣喜無比。楊柏也是比較鬱悶,在門口就被酒店的人攔下,而在五樓電梯口也被人攔下,要不是楊柏說出包間號,估計都被人趕出去。

「王八蛋,是你!」就在楊柏放下南果梨酒,要坐下座位的時候,林嬌旁邊一人突然沖了出來,手中的集賢瓷的盤子,朝著楊柏就砸了過去。 而正在紫星辰南宮山下的馬爾斯,此時也沒有第一時間上山去,而是抬頭看向空中,嘴角不由得浮現出一抹輕笑,眼裡閃過莫名的精光。

巨眼在天上觀察了片刻,也不知道是在找著什麼。總之似乎是沒有找到的緣故,巨眼緩緩消失。

當巨眼消失以後,下方的異族頓時長鬆一口氣,換上了一副欣喜異常的神色。

「星君誠不欺我等,這星圖果然有用。哈哈哈哈……」

巨眼消失,銀狼老者陡然高興起來。

而虛界的眾人,聽到銀狼老者的話以後,臉色頓時一沉。

「原來,這巨眼是來找他們的,也就是說剛才那融入虛空的圖案,其實是屏蔽巨眼用的。」

各大超級宗門的領頭人暗暗沉吟,隨即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

最後金瀾宗的宗主,一個看似只有二十來歲的俊俏男子走了出來,對著金龍鞠了一躬。

「在下虛界金瀾宗宗主,樊燈。不知道閣下等,來我們虛界,所為何事?」

樊燈壯著膽子問道。

金龍的實力比他強的太多,他能有勇氣站出來向金龍提問,已經是下了莫大的勇氣。

聽到樊燈的提問,金龍並沒有回答,而是斜著眼打量著樊燈。

感受到金龍的目光,樊燈的頭皮有些發麻,不過既然已經站出來了,他也斷然沒有逃跑的可能。

「等著吧。」

金龍沒有多言,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三個字,便扭頭看向天上的紫星。

寵妃妖嬈:撲倒腹黑王爺 樊燈聞言一愣,抬頭看了金龍一眼,發現金龍沒有再搭理他的意思了以後,他這才轉身朝著虛界的同道飛去。

「怎麼樣,他怎麼說?」

見到樊燈回來,其他超級宗門的領頭人連忙詢問道。

「他叫我們等著。」

猶豫了一下,樊燈沉聲說道。

「等著?等什麼?」

眾人聞言一愣,然後不由得看向那些異族之人。

當發現那些異族的人此時都目不轉睛的看著紫星之時,他們的眉頭又是一皺。

「難道他們的目的,也是辰南宮?」

……

進入紫星的人,自然不知道外面已經被一群大佬給包圍了,自己宗門的長輩,此時已被逼到一側,心焦不已。

他們還在不停的往中心的辰南宮所在的高峰趕,不過他們卻還是離辰南宮極遠。

但當他們看到身旁的那些人,也不過跟自己在同一位置之時,他們又放下心來。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有一人其實早就已經趕到了辰南宮的宮門之前。

此時辰南宮的宮門口,正站著一金髮男子,正是馬爾斯。

宮殿頂上是紫色琉璃瓦,紫門,這古色古香的格調,使人油然而生莊重之感。

那飛檐上的兩條龍,紫鱗紫甲,活靈活現,似欲騰空飛去。

大殿的四周,古樹參天,綠樹成蔭,紫牆紫瓦,紫氣衝天。

除了青石板做成的地面以外,其他的一切無不都是紫意盈盈。

「我感應到你的氣息了哦,是在這宮殿里吧。」

馬爾斯輕笑著,手中暗紅色的戮妖刀上散發著妖異的紅光。

說著,馬爾斯抬起手中的長刀,作勢打算直接朝著辰南宮劈去。

「吞星,我在這裡,何必對著我的宮殿出手呢。」

而就在馬爾斯打算動手的時候,天空中突然響起一個男聲。

馬爾斯聞言手上的動作一停,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翹。

「南瑾天,你終於出來了。」

馬爾斯抬頭朝天上看去,那個最開始在辰南宮的男子,此時正站在半空之中,這裡的禁空對他沒有絲毫的作用。

此人,正是在崑崙跟姜辰走過一面之緣的南瑾天。

馬爾斯跟南瑾天可是老相識了,在上古時期,他們便已經交過手,只不過那個時候,馬爾斯名叫吞星。

「吞星,想不到,你居然還活著。果然,他捨不得你死。」

南瑾天看著吞星,眼裡沒有多少意外之色,似乎他早就想到了這一點。

「哈哈哈,我哪有那麼容易死。你死的時候,我可都在一旁看著呢。」

吞星狂笑兩聲,臉上浮現一抹暢快之意。

聽到吞星的話以後,南瑾天倒是有些詫異起來。

「哦?我死的時候,你就已經被他復活了?」

「你的意識穿到源界的時候,我可是也跟著呢。只是遺憾的是,到你離開為止,我一直沒有發現,你到源界的目的是什麼。」

馬爾斯眯著眼睛看著南瑾天,說話的語氣帶著一絲試探。

當初他聽從吩咐,跟著南瑾天殘留的意思,去往了源界。

南瑾天意識投生到源界嬰孩之上,馬爾斯也隨之跟從,一直伴隨著南瑾天成長。

見識了南瑾天統一六國稱帝,看著南瑾天在昆崙山建造地宮,吸收源界靈氣。

等到源界靈氣開始削弱的時候,他又見證了重瞳者的崛起,自創修行之法推翻了南瑾天的統治。

但是直到南瑾天身死,殘留的意識永封在昆崙山地宮裡的石像上以後,他也沒有發現南瑾天來到源界的目的是什麼。

最開始他還以為南瑾天自封在石像里,只是暫時的,絕對還會再出來。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南瑾天在幾千年後再次出來后,直接就來到了虛界。

馬爾斯的思緒慢慢回復,視線重新落到南瑾天的身上,期待著南瑾天的回答。

「想必,在我死之前,那為禍一方,最後卻突然消失的熒惑也是你吧?」

南瑾天沒有回答馬爾斯的問題,而是看著馬爾斯的面孔,意味深長的問道。

馬爾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沒有回答。而是直接轉身,指向紫色的天穹。

「外界的那些雜兵,都是你找來的吧?我倒是沒想到,你從上古開始,便在布局了。不過,你真的以為,就外面那些雜兵,能夠對付的了他?那些人,能扛得住我一刀嗎?」

馬爾斯的臉上浮現一抹獰笑。

南瑾天聞言輕輕一笑,轉頭朝天穹看去凝聲道:「他們不過是我布的一手閑棋罷了,不過你也不要看不起他們,他們還是能夠擋住你一時片刻的,這對我來說已經夠了。」

「哈哈哈哈……」馬爾斯聞言放生狂笑,半晌后一臉戲謔的看向南瑾天笑道,「你以為,他救活的只有一個我嗎?」 這話說的,合著她天天去顧氏鬧騰才算正常嗎?再說了,她有那麼任性嗎?周陽撇了顧忘一眼,嘟了嘟嘴,有些不開心。

不過,他這次主動來先她,一定不只是單純的開看望自己吧?周陽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男人,有些好奇。

嗯,肯定又是為了趙以諾的事情來的!不然大哥才不會來找她,想到這裡,周陽故意問道:「大哥,你找我做什麼啊?」

顧忘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清了清嗓子,表情有些尷尬,低聲問道:「那個,趙以諾最近在忙什麼?」

果然,還是為了趙以諾。

「你說什麼?我剛才沒有聽清楚。」周陽故意說道。

這個臭丫頭,故意的是吧!顧忘重複著大聲說道:「我說,最近趙以諾怎麼樣!」

這樣才對嘛,不就是關心人家嘛,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幹嘛那麼靦腆,周陽一邊摸著自己的下巴一邊思考著,「趙以諾啊。」

怎麼了?難道她出事了?看著面前女人皺著眉頭的模樣,顧忘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周陽看在了眼裡,心裡自然也有些興奮,顧忘啊顧忘,以前你總是捉弄我,現在,該換我捉弄捉弄你了吧!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周陽玩味的笑了笑,眼睛里有一絲竊喜。

頓時,顧忘全明白了,敲了敲女人的腦門,「周陽,你敢騙我!」

「哎呀大哥,想不到為了一個趙以諾,你還真的進入了我的圈套,哈哈,你放心吧,她沒事兒,好得很,天天悠閑自在。」

但是周陽還是沒有說出關於那個袁傑的事情,畢竟趙以諾親自否認了她和那個男人之間的關係,她還是很相信自己的嫂子的。

「那個男人呢?最近有沒有去找她?」顧忘緊接著問道。

真的是,怕什麼就來什麼,周陽別過臉去,表情有些慌亂。

「大哥,你這話說的,我和趙以諾又沒有住在一起,我哪裡會知道那個男人有沒有去找她?再說了,就算人家去找她了,也不過只是盡一份鄰居之間的友誼之情。」她支支吾吾著說道。

可是顧忘卻不這麼認為,有句話說的好,日久生情,這也是一個被證實過無數次的事實。

他和趙以諾不能在一起相處,倘若有另一個男人出現在她的生命里,到時候她要是真的接受了那個男人,那自己該怎麼辦?

不行不行,絕對不能給那個男人任何機會!

「不行,我得去找她!」說著,顧忘就要離開。

「哎!別啊!人家趙以諾就是不想讓任何人打擾她,才會一直住在那裡的,你現在要是真的去了,那她又要另找房子了,而且到時候,只怕連我也找不到她的蹤影了。」周陽立即攔住顧忘的去路,勸說道。

她說的對,現在,他還能通過周陽得知趙以諾的狀況,可若是那個女人離開了那個房子,去了別的地方,又不告訴任何人,那他可就真的對她一無所知了,顧忘又坐了下來,陷入了思考。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難道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趙以諾被別的男人?顧忘輕輕嘆了口氣,臉上有些無奈。

「大哥,你就放心吧,既然之前趙以諾還給你打過電話關心你,說明她的心裡還是有你的,你就別在這裡為那些瑣事傷神了。」周陽輕輕拍著男人的胳膊,趕忙勸說道。

趙以諾的為人,大家心裡都很清楚,她對感情絕對專一,只是顧忘顧及的是,那個女人還沒有完全恢復之前的記憶,他怕她對自己的心意容易被別人動搖。

「行了,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還會為這種事情吃醋?公司里的事情你都處理完了?」周陽提醒著。

顧氏最近發生的事情確實有些多,不過顧忘已經將一些比較嚴重的事情處理掉了,剩下的,只需要讓他的助理出面處理就好。

「大哥,山貓最近怎麼樣?」

「咚!」還沒等顧忘開口回答周陽的問題,黛兒邊直接闖了進來。

「你來這裡做什麼?」周陽不悅的問道,直接擋在顧忘面前。

「顧忘,你沒事兒吧?」黛兒直接跑向顧忘面前,擔心的問道,眼眶裡還有幾滴透明的液體。

這是什麼梗?她又在搞什麼幺蛾子?顧忘看著面前可憐巴巴的女人,有些好奇。

「我前段時間一直在國外,所以並不知道國內發生了什麼事情,顧忘,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竟然在你有困難的時候離開了你。」黛兒嬌嗲的說著。

她到底在說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誰讓她留在顧忘身邊了?誰說顧忘需要她的幫助了?

周陽不明所以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心中一陣憤怒。

「黛兒,首先呢,你不必向我道歉,其次,我不需要你的幫助,我現在很好,你放心好了,現在你可以離開了。」顧忘狠狠說道。

名門謀略 黛兒去國外的最近一段時間,他好不容易才恢復清靜的生活,如今她竟然又冷不伶仃的回來了,真是造化弄人。

看來,老爺子也管不了她了,真是可惜了,老爺子一直在瞞著他自己的身體狀況。顧忘搖了搖頭,表情有些哀傷,老爺子是一個好父親,黛兒卻不是一個好女兒。

「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保證一定不會再有下次了!我會好好陪著你度過所有的難關。」黛兒動容的說著。

旁邊的周陽,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哎哎哎,黛兒小姐,這裡是我的地盤,不是你演戲的場地,你可以走了,我這裡不歡迎你。」周陽直截了當的說道。

這個女人,也真是夠酸的,而且,臉皮比城牆還厚!

「周陽,真的很感謝你一直以來對顧忘的照顧和支持,你放心,以後我會好好努力的,我一定會好好照顧顧忘的。」黛兒直接站起來,緊緊額握住周陽的小手,趕忙說道。

一時之間,周陽慌了。

「夠了!」突然顧忘吼了起來。

她還要演到什麼時候?顧忘冷笑著,死死地盯著面前的女人,表情很是凜冽。 楊柏也嚇了一跳,本能閃身過去。精美的瓷器砸在暗金地磚之上徹底粉碎開來。這個聲音,讓房間的四名服務員就是一愣,已經開始聯絡外面的保安。

「是你?」楊柏也沒有想到,砸自己的人居然是楊芹的初戀男友曹休。此時的曹休猶如瘋狗一樣,雙眸赤紅的要衝向楊柏,卻被林嬌等人死死的拉住。

「大哥,到底怎麼了?別這樣,有什麼話,坐下來說。」林嬌差點被曹休給撞倒了,楊柏看到林嬌如此,一腳朝著曹休踹了過去。

「轟!」楊柏也是留心的,把曹休踹在沙發之上,只是讓曹休的西服留下一個腳印。而就是如此,也讓曹休的母親林藝怒聲吼道:「夠了,年輕人,你太過分了,這是我們林家。」

「媽,這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曹休又要衝出來,同時看向看向林嬌譏笑道:「妹子,這就是你男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