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木涉、千葉和伸一臉期待看向宮野悠。

「都不喜歡!我壓根就沒聽說過她們。」

「誒誒誒!?假的吧!」

「這麼當紅明星你不知道?」

宮野悠腦門擠出一個「井」字,忍着淡淡說道:「我為什麼要知道這些人,我又不是那些追星的死肥宅,如果她們跟案件有關,或許我會正眼認識一下她們!」

宮野警官說的死肥宅是說我嗎?

宮野警官原來有有短視的時候啊!

宮野警官他…….好low啊!

千葉和伸、高木涉耐人尋味表情看着宮野悠。

「啊?下班時間到了,我和由美等會還要去約會看電影呢!先走了。」

宮野悠連忙整理桌上文件,拿起西裝外套穿上后,連忙走出一課辦公室。

高木涉、千葉和伸目送宮野悠離開后,相互對視一下。

「這就是戀愛男人現在樣子嗎?」

「嗯,應該就是這樣!」

「好羨慕啊!」

…………….

警視廳大門

宮本由美已經換好便服站在門口,然後一輛黑色萬事得7「嗄嘰~」停在她面前。

「抱歉由美,讓你久等了!」

宮本由美打開副駕駛車門進入,微笑搖了搖頭道:「也不算等多久,走吧!」

半路上,宮野悠停在一家CD音樂店,買了一張CD放入汽車車載光碟里,放着之前在警視廳里聽《愛情故事突然》。

「咦?這音樂不錯啊!」

「不錯吧!我特意去買的,這位小田和正歌星剛出道,我一眼看出他未來不可量,馬上就買了他專輯。」

宮野悠笑着對宮本由美,當然無視某人如果知道他這番話而抗議。

宮本由美狐疑盯了一下宮野悠,然後淡淡道:「這首歌名字叫什麼?」

「突如其來的愛情。」

宮野悠想也不想回答道。

「你這傢伙……….」

宮本由美好氣又好笑瞪了一下宮野悠,看着CD包裝袋上明明印著《愛情故事突然》到了宮野悠嘴裏變成突如其來的愛情。

分明就是說她們現在關係。

……………….

警視廳

「吶,最近宮野警官跟男人婆宮本由美交往後,樣子變得十分開朗了。」

「誰之前說宮野警官和宮本由美交往,不到幾天宮野警官被揍鼻青臉腫宣佈分手的?」

「不是你說的嗎?」

「行了,之前押宮野警官不到幾天就吵分手輸的快給錢!」

搜查一課人背對宮野悠小聲說道。

一群人不情願掏出一張千元名額夏目漱石。

宮野悠陰鬱著臉,嘴角保持僵直笑容。

好像找一個機會給他們一聲悶棍。

「宮野警官,今晚麻煩你代替我值班。」

白鳥任三郎雙手插著褲袋,面帶微笑對宮野悠道。

代替你值班?晚上你在不在這裏都沒有什麼變化吧?

你這個透明人。

宮野悠心裏吐槽,但面帶微笑點了點頭「好的。」

計劃有變啊!等會先給由美說一聲才行。

不知不覺晚上七點

宮野悠打着哈欠處理文案,然後看見目暮警官從辦公室走了出來。

「哦~宮野警官你也在啊!剛好,米花町一家高級公寓發生一起事件,你帶隊去一趟吧!」

宮野悠眨了眨眼睛,這幾天已經風平浪靜沒有什麼重大事件了,現在來活了有點讓人不適應。

「好的!」

宮野悠有些傷腦筋點了點頭回復,準備出發的時候。

「宮野警官,我跟你一起去吧!」

高木涉連忙走了過來說道。

咦,高木這傢伙還沒有下班啊?原來如此,佐藤美和子還沒有走繼續呆在這裏啊!

宮野悠瞥悠一眼坐在自己辦公桌上,調查一些還沒有解決案件線索的佐藤美和子。

高木涉這傢伙也想好好在佐藤美和子面前表現一下,才自告奮勇跟他一起去辦案。。 「等等我啊。」

「葉飛,對不起嘛。」

葉飛在前面走著,他走的很快,而嚴雅莉則是在葉飛的身後追著,好不容易追上了葉飛,她一把便是拉住葉飛的手。

「你好快,走那麼快乾嘛,剛才的事情是我們家不對,我向你道歉。」

嚴雅莉對著葉飛說著,她站在葉飛的面前,一臉的誠懇。

「你代表不了你們嚴家,你爹好卑鄙,我很生氣。」

葉飛直接甩開了嚴雅莉的手,然後背對著她,嚴正雄這件事做得太不地道了,要不是自己夠強,恐怕早就死在嚴家了。

嚴雅莉內心一難受,葉飛不肯原諒自己,這件事確實是太過分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嘛,求你了,不要放在心上了,這是五十萬,算是賠禮道歉了。」

嚴雅莉遞給葉飛一張支票,他覺得五十萬好像也不能對得起葉飛。

葉飛快速的把支票拿在手中,他的表情緩和了一下。

「就此別過,你有這樣的爹爹,我可不敢跟你做朋友,不然以後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葉飛對著嚴雅莉一抱拳,然後轉身就走,也不管嚴雅莉什麼感受。

「哎呀,不要嘛,不要嘛,我們沒有必要絕交啊,我都給你賠禮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難道要我跪下你才肯原諒我啊?」

嚴雅莉雙手拉著葉飛的手臂,用著夾子音一陣撒嬌,葉飛站在原地點燃了一根香煙,第一次遇到這樣恩將仇報的,真是氣的葉飛難受,記得上一次恩將仇報的人是精靈族的精靈王,那一次,可算是要了葉飛半條命,以後還是防著人一點好。

「來來來,我請你吃飯,走走走,到我公司,我向你鄭重的道歉。」

「嘻嘻,走嘛,走嘛,別生氣了。」

嚴雅莉對著計程車司機一招手,一輛綠色的計程車便是到了他們的面前,嚴雅莉拉著葉飛上了車子。

「都五點了,晚上我兒子和女兒都放學回家了,我得陪他們去。」

葉飛看了一眼手機,六點是葉善和葉絲彤放學的日子,葉飛已經很久沒有陪過自己的孩子了,他想趁著這幾天陪一陪孩子。

「你都有孩子了?」

嚴雅莉有些驚訝的問著葉飛,內心忽然升起一股難受,這股難受讓嚴雅莉不太好受,他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

「我和宋紅顏結婚這麼多年,有孩子還不正常嗎?」

葉飛反問著嚴雅莉,覺得她很奇怪。

「哦哦哦。」

嚴雅莉的眼神看向一邊,好像恍然大悟似的回答著,她以前認識宋紅顏,知道宋紅顏有個一兒半女,但是對於葉飛,今日才徹底知道葉飛的身份,前幾天還是有些朦朧。

嚴雅莉托著下巴看著車窗,眼神迷離,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她一路上都沒有話語,葉飛看了看嚴雅莉,她剛才還很活潑,現在竟然這麼文靜,葉飛一時之間竟然有些不習慣。

「說話啊,你幹啥呢?」

葉飛見嚴雅莉不說話,便是強制她說話。

「哎,我在想你是怎麼把宋紅顏追到手的,有些好奇呢。」

嚴雅莉轉頭露出笑容問著葉飛,葉飛聽到后,便是有些不好受,現在他跟宋紅顏有些分歧了,感情出現了一點問題,現在宋紅顏還在煉丹協會的沈龍星手中,過了今天,還有兩天才是決戰的日子,葉飛也分不清楚沈龍星有多厲害。

「紅顏。」

葉飛看向窗外,回憶著曾經的點點滴滴。

「她很好,算是兩情相悅吧。」

葉飛對著嚴雅莉說著,嚴雅莉看著葉飛的眼神,他們之間一定有很多故事,以至於讓葉飛不知從何說起。

很快,嚴雅莉和葉飛便是到了上錦集團,葉飛坐在她的辦公室內,嚴雅莉為葉飛點了一大堆外賣,什麼龍蝦烤肉都擺放在葉飛的面前,葉飛拿著筷子看著面前的菜肴,有些無語。

「點外賣還不如在外邊吃呢,來你公司怪怪的。」

葉飛拿起一隻龍蝦開始剝著,裡邊的蝦線挑的倒是挺乾淨。

「來,給你準備的酒。」

嚴雅莉拿著一杯威士忌遞給葉飛,葉飛看了一眼,有些懷念,以前在西方的時候,還是經常喝呢,記得愛麗絲彤第一次跟自己喝這個的時候,她辣的滿臉通紅。

「嗯,好。」

葉飛接過威士忌,緩緩喝了一口,葉飛入口以後發現不對,這威士忌內有讓人昏迷的葯,還是很強烈那種,足以讓頂上金花兩朵的人昏迷,這酒葉飛已經經常喝,有細微的變化葉飛都能夠品嘗到。

葉飛一口把威士忌幹掉,他放下酒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