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得點點頭,知道殷明珠和我一樣,對於這個空相的態度都不是很好,一個大和尚,偏偏弄得像一隻兔子一樣,真是搞笑。

不由得壓低了聲音,說:你有沒有覺得這傢伙長得像兔子。

空相顯然聽到了我們這邊的對話,轉頭,對我們兩個笑了笑,隨後,就聽到師父冷哼一聲,然後一閃身,到了我們面前,腦袋上的頭髮像是遭受到了什麼衝擊,一下子朝着後面顫動了一下,然後師父冷然開口:他們只是孩子,你一個大和尚,怎麼氣量小成這個樣子。要不要臉了。

師父的聲音很冷顯得相當不爽,我隨後就明白了過來,這個混蛋因爲之前我們兩個說話,想要暗算一下我們。

被師父給揭穿了之後,空相竟然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的樣子,依然寶相莊嚴,氣度沒有意思破綻,說:不懂得尊敬前輩,我教訓一下他們又有什麼錯了?總不能聽之任之,讓他們以後鑄成大錯。

按照你的意思,我覺得你也不尊敬我貧道,貧道是不是可以出手教訓一下你呢?

張佐臣也是過來擋在我們面前,面色相當不爽的開口說道。

空相也不害怕,笑着說道:張天師開玩笑了,您是前輩,怎麼好意思出手欺負貧僧呢,再說,這一次,我們幾個是帶着隱祕特勤局的任務過來的,爲了國家,我想張天師您總不至於和我們爲難吧。

張佐臣搖頭,說:隱祕特勤局好好一個機構,竟然被你們這種老鼠屎壞了名聲,讓人心痛。

顯然,張佐臣和這個空相併不對付。

空相頓時笑了,說:因此,我們才迫切需要張天師您這樣的高人加入我們隱祕特勤局,主持大局,相信您加入之後,我們一定能夠煥然一新的。

隱祕特請局是國家組織的一個異能調查局,擁有很大的權利,專門來約束一切修道之人的當然,那些玩兒其他路數的人也是一樣的針對,不過,不管什麼東西,沾上了官僚主義,總是會變了味道,這個和尚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師父對我小聲的解釋,也不管空相聽到。

空相看了師父一眼,笑了笑,並未說話。

張佐臣被空相氣得不行,說:貧道可不想要和你們爲伍。

空相卻不在意,說:難道道長您想要一輩子都被人壓制?擡不起頭來。

這一句話讓張佐臣的一張胖臉上頓時閃過羞惱之色,說:這是你自找的。

然後一巴掌直接朝着空相拍了過去,空相被嚇了一跳,隨後,直接用手中的佛珠抵擋,張佐臣手掌上一道小型的雷電還沒有衝出來就被佛珠上散發出來的威壓給化解了,發出一陣輕微的爆鳴聲。

掌心雷

空相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了,開口說道:張天師好深的修爲。

張佐臣憤怒之下出手,卻被空相給化解了,也不好再次動手,要不然,真的就是欺負晚輩了,只是冷哼了一聲,我看到師父的眼神顯得有點古怪,表情也很詭異,不由得有些好奇,心想,難道掌心雷很厲害?

不過看到師父的怪異表情很快就消失不見了,我也沒有將這些放在心上。

密藏大師佛法修爲果真讓人歎爲觀止,這一串佛珠上的念力讓人驚訝得很。

張佐臣很快就淡定下來,掃了空相一眼,開口說道:既然你們隱祕調查局甲組都來了,我們兩個糟老頭子也就不攙和什麼了,這裏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就要準備和師傅一起離開。

這是自然,有密藏大師的佛珠在此,難道還不能化解這些枉死之人的怨念麼?

空相顯得很是得意,開口說道。

哼,挖墳的本事倒是不小,修佛一般,當摸金校尉我看你還很有前途。

師傅不屑的哼哼了一聲,開口說道。

這句話說出來之後,空相頓時就變了臉色,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淡定,說:這位大師好高的道術修爲,好神祕的身份,我們隱祕特勤局調查了這麼久,竟然硬是調查不到關於您的一切消息,還真是讓人意外。

師父掃了空相一眼,說:不學無術,也配知道我的身份。不是要鎮壓化血池麼?我倒是想要看看。

師父顯然是對空相不爽到了極點,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對着空相開口說道。

和張佐臣不一樣,師父可沒有那麼多顧忌的地方,聽他這樣一說,我頓時就知道,這個空相肯定是要倒黴了。

不過我也沒有半點同情,反而覺得興奮起來,說實話,我也不喜歡這個大和尚。

空相點頭,說:既然如此,那貧僧就勉力一試,只要是能夠讓百姓平安,萬死不辭。

將手中佛珠扯斷,然後直接揮灑了出去,五十四顆名貴異常的功德佛珠被空相當成垃圾一樣的扔了出去,正好平均散開分部在了這一口化血池的四周。

空相手中不斷的捏着佛印,有點類似於密宗的九字真言手印,不過又有所不同,而後,空相口中開始吟唱佛語,聲音悠長,震顫人心,這一刻,空相才真的是表現出來了一個修爲有成的大和尚的樣子,隨着空相口中佛語聲音不斷增大,被空相扔出去的五十四顆紫檀佛珠也開始散發光芒,其中似乎有佛唱的聲音相互應和,化血池之中翻騰的怨氣竟然被一下子壓制了下去。

這小子的般若密多心經還有點水平,不是一個完全只知道擺譜裝樣子的。

師父看了空相出手,也不由得點點頭,說道,倒是顯得有點讚許。

就是做人太失敗,太讓人討厭了一點,這樣的人,修再多佛也不可能真的有什麼成就的。

張佐臣對於空相的評價依然不好。

師父點頭嘿嘿的笑了一聲,不再多說。

空相將佛經唸完,佛珠的光芒也已經退卻,我倒是能夠看到,那些佛珠仍然有光芒發出,互相連接,形成了一個金燦燦的大網,將化血池給牢牢封住。

這是左眼的功效,我早就發現了左眼可以看到許多平常不能看到的東西,見怪不怪了。

空相這時候做了一個佛家手勢,說:只要貧僧還有一口氣在,這化血池就絕對不可能危害人間。

我都快要吐出來了,師父他們辛苦了這麼久,兇險的事情碰到了不少,什麼時候像這個空相這樣自賣自誇過/?這人真是有夠噁心的。

空相正想要繼續說話呢,之前被空相給一個佛家卍字給打壓下去的夜叉竟然突然冒出頭來,絲毫不管碰撞之下,被佛珠聯合起來的光華燒得不斷溶解,一隻手猛然伸出,抓住了空相的小腿,竟然直接將空相給拉下了化血池。

這個變故讓我們都吃了一驚,而師父反應最快,頓時大聲的喊叫起來:糟了,大師掉到糞坑餓,不是,是化血池裏面去了,快去找杆子將空相給撈起來啊。

我就想了,師父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呢,不由得朝着師父多看了兩眼,正好看到師父嘴角不由自主的朝着上面勾勒,我頓時就瞭然了,心中爲空相默哀,顯然這傢伙得罪了師父,被師父給整了。 「可能性很大,畢竟如果是蒼穹界的人,想殺你不需要如此麻煩的!」錦年聞言說道。

「上界的人,難道在這裡不能開殺戒?」帝溟寒不解的問道。

「誰知道了,應該不至於吧,不就是實力被壓制,但是也不可能不讓殺人吧!難道上界的人都是信佛的嗎?」錦年也很無語的說道。

「看起來,我們想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只要在冥殿等候對方上門就行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九狸,萬一對方讓蒼穹界的所有強者,都來冥殿圍剿你該如何?你們現在的實力,如果真的來到的強者太多,我們很難……」錦年有些擔憂的說道。

「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他們說如何就如何,雖然這罪名扣在我身上,但不是我做的,我可不會認!四十九個家族你剛才說不是已經被滅了四十個家族嗎?所以還有九個家族沒被滅不是嗎?或許,我該去這九個家族走一趟……」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我陪你去!」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自己去,你和錦年在冥殿,我想那些人不可能一起來的,應該會先來一部分,還需要你們應付呢!」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你自己去我不放心!」帝溟寒聞言皺眉說道。

「放心吧,我想對方的目標是我們,不可能只是我自己的,你在冥殿,對方才不會懷疑我離開了……」墨九狸笑著說道。

帝溟寒知道墨九狸說的話沒錯,雖然很想跟在墨九狸身邊,但是為了解決暗處猥瑣的那些人,還是必須留下來才行!錦年想跟著墨九狸身邊保護,也被墨九狸拒絕了……

就這樣,墨九狸趁著夜色,在空間裡面,讓小書駕馭著空間,落在雲夏的身上,悄然離開了冥殿……

錦年和帝溟寒留在了冥殿,應付接下來上門挑釁的人……

墨九狸從錦年手裡拿到名單,想了想直接前往了第四十八個家族方家,方家距離冥殿並不遠,墨九狸讓小鳳載著自己,三天不到的時間,就來到了方家……

慶幸的是,方家雖然此刻人心惶惶,卻並沒有被滅族,小鳳好奇的問道:「主人,我們為什麼不去最後一家啊?」

「最後一個家族應該已經被滅了!」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的說道。

「為什麼啊?之前那個錦年不是說,對方滅掉那些家族,是按照順序的嗎?」小鳳不解的問道。

「是的,但最後一個家族,就在第四十一個家族的附近,對方一定會直接著滅掉的,絕對不會留到最後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原來如此,那主人我們現在做什麼?」小鳳問道。

「取證!」墨九狸勾唇一笑道。

「啊……怎麼取證啊!」小鳳不解的問道。

「小鳳,飛高點找個雲層躲起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的主人!」小鳳聞言直接飛向天際,找到一個雲層,隱藏了身形停了下來。

墨九狸坐在小鳳的背上,看著下面的方家大宅,唇角微微一勾, 不過裏面的蟲子什麼的可是太多,而陰蟲的數目就更是多到嚇死人的程度,現在都密密麻麻的爬到了空相的身上去了。

空相被嚇得哇哇大叫起來,哪裏還有什麼佛家大能的樣子,我實在是忍不住一下子笑出聲來了。

我知道師父只是整這個傢伙,也不會把他弄出什麼事兒來,死是肯定死不了的,因此倒也沒有什麼壓力好說。

快救我,快救我上去,髒死了,髒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空相看樣子有點潔癖,這很能理解,一般人誰能想出來一邊走還要一邊拋灑花瓣這麼那啥的法子來呢。

師父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這一次,空相估計會被師父給直接玩兒壞的。

空相帶來的那些小沙彌很是着急,到處亂轉,想要將空相給弄出來,不過,他們哪裏能夠想到什麼辦法將空相從化血池之中撈出來呢。

師父有點無良的說道:大師您彆着急,我們就去找繩子,找到繩子把你給拉出來就行了。

這樣說倒是,不過師父哪裏有半點要挪動身子的意思呢。

張佐臣臉色很是精彩,想要笑卻又笑不出來的樣子,我不由得有點同情張佐臣了,這人有名了,就不能隨心所需了,像我,想要發笑就隨時發笑了,哪裏需要顧忌這個什麼空相的感受呢。

空相被師父氣得夠嗆,剛好想要開口說話,這時候一直陰蟲尋門而入,竟然直接鑽進了空相的嘴巴里面。

我不知道被陰蟲爬滿了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反正我是沒有興趣去嘗試一下的,空相全身都僵硬了,然後頓時就慘叫起來,隨後身上光芒大作,顯然是在開始運轉佛法。

願做你的童養媳 如果我是他的話,我絕對不會用這種方法來對付陰蟲。

師父看了,一臉同情的樣子,卻將聲音壓低,開口說道。

爲什麼?難道這些陰蟲不害怕佛家念力?

我不解的開口問道。

師父搖頭,說:恰好相反,陰蟲最害怕的就是佛家念力,畢竟生人魂體在肉身之中,那些陰蟲對你其實是無害的,不過,佛家念力一出麼

師父的笑容顯得愈發的詭異起來,我一看,知道有好戲看,自然不能錯過,趕緊伸長了脖子看戲。

空相佛力發動之後,那些陰蟲猶如碰到了剋星,全部爆炸了起來,飛出無數的猶如墨汁一樣的液體,弄得空相滿身都是,一直陰蟲弄出來的液體很少,但是架不住數量太多,短短時間,空相就像是從墨汁裏面撈出來的一樣了。

而後,就死一陣讓人想要去死的惡臭傳來,我聞了,腦袋頓時暈暈沉沉,差點連膽汁都給吐出來了。

這時候師父方纔慢悠悠的說道:因爲在佛家念力之下陰蟲會爆炸,爆炸之後呢會發出這種讓人想要自殺的惡臭,所以,我挺佩服空相的勇氣的。

師父的話讓我翻起了白眼,很是乾脆利落的暈了過去,當然,我相信絕大部分都是被臭的,而下面首當其衝的空相

我不由得在心中爲他默哀,但願這傢伙不會被活生生的臭死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翠竹林之中了,師父坐在我的身邊,手中把玩着殷明珠給我的玉印,臉色相當的古怪。

這裏面有一隻黑虎妖魂。

第一句話就是這個,見我點頭,師父的臉色就更加的怪異起來了,說: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哪怕你用外面那一頭臭殭屍去交換,也要將着一尊玉印佔爲己有,知道了麼?就對殷明珠說這是她的嫁妝。

我看師傅一臉快要發狂的樣子,不由得有些無語,怎麼師父今天就表現得像是一個土鱉一樣,不由得問道:這玉印有什麼了不起的麼?那大老虎的確很厲害,不過不聽使喚啊。

師父翻起了白眼,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我,說:誰讓你對那傻貓態度好的了?不要把它當人看,用力抽他使喚他,虐待他就是了,放心大膽的去做,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師父都有點癲狂起來了,說:老子算不清你的命格,但是怎麼你踏入我們這一行之後,運氣就能夠好到這種程度了。

師父,我沒有將他當人看,他是老虎,我要是抽他,他一口就將我嘎嘣脆了。

對於自己不靠譜的師父我表示相當的無語,翻着白眼開口說道。

你懂個屁,反正按照我說的話去做就對了,哈哈,原本我還有點後悔讓你娶了殷明珠,因爲我有點失誤,沒有想到其中會有這種變數,不過,光是這一枚玉印當嫁妝就已經不虧了,不管有什麼,老子給你抗下就是了。

我不想要理會這個一臉癲狂,神經病末期的老傢伙扯着鬍子發瘋,翻着白眼說道:你知道這玉印是什麼來頭?

韓德給我說過,玉印空間很大,而且還養着這麼一頭大老虎,感覺的確是很厲害,不過也極爲有限,看殷明珠的樣子,對於這個也不是很在意的麼。

師父一巴掌拍在我腦袋上,說:你管它是什麼來路,你記得這是絕對的好東西就行了,龍虎山那羣白癡肯定不知道這是什麼寶貝,總之,從今天開始,這寶貝就姓李了。

怎麼,徒弟,你不高興?

見我一直沉默,癲狂過後,師父不由得開口問道。

我搖頭,說:不是,師父,以前有沒有人告訴你,其實你真的很無恥。

我是一個喜歡說實話的好孩子,說實話是要付出代價的,比如說我,直接被老瘋子一巴掌拍在了腦袋上差點把我又給拍暈了。

在我身上出了氣,師父終於淡定了許多,顯得很是平靜。

對我說道:韓德在那方玉印之中好處不小,以後恢復鬼將修爲也足夠簡單,至於契約的事情你暫時先不要忙着解除,倘若你是真心佩服,你們之間互相瞭解,又何必非要在意那麼一點點形勢呢?

我知道師父是爲了我好,對於這一點其實我還是有點反抗的,如果真的是爲了韓德好,解除之後還他自由不是更好的選擇麼?

養屍祕錄你要仔細修習,我看了一下,竟然還別出心裁,如果利用好了,其實不比茅山的煉製殭屍的法門更差,當年老子去偷咳咳,不是,去借茅山的殭屍真解來參考一下,差點沒被那羣瘋子給圍毆了,這下好了,老子手裏面有養屍祕錄了,難道還比不上殭屍真解?

我注意到了師父口中的毛病,頓時就有點頭疼的感覺,果然,我就說架子上那些道術祕籍是怎麼來的這下總算是真相大白了。

這一點我點頭,答應了下來,封魂針取出來,然後讓韓德和他自己的身體融合,即便醜了點,好歹也是自己的不是。

對了師傅,空相怎麼樣了?不會是死了吧?

我看着師父,很是認真的開口說道。之前那種經歷讓我很是難忘,希望空相的神經比較堅韌。

聽到空相的名字,師父的臉色都變得古怪起來,隨後嘆了口氣,說:放心,不過是臭暈了而已,隱祕特勤局甲組的人都來了,怎麼可能會讓他就這樣死了,隱祕特勤局那羣傢伙有時候的確是非常的討厭,不過你不得不承認,他們很團結,而且,說實話,很多時候也的確算得上是爲了百姓在做事情。

隱祕特勤局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師父?對於隱祕特勤局這個稱呼我一直都很是好奇,現在終於找到了機會問出來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道其實也是一樣法一,如果說爲了百姓,要你當一個無名英雄,沒有人會記得你做的一切,你覺得你會願意麼?

師父看着我突然說道。 墨九狸坐在小鳳的背上,看著下面的方家大宅,唇角微微一勾,接著直接用靈力布陣,在方家大宅的頭頂,先是布置了一個幻陣,然後讓小鳳載著自己飛入幻陣,將自己和小鳳先隱藏了起來……

接著,墨九狸拿出無數的傳影石,每個傳影石上面,都布下一個隱藏陣法,然後等到天黑之後,墨九狸回到空間,讓小書化為塵埃,在方家大宅,凡是有人的地方,都走了一圈,將所有的傳影石全部放好之後,墨九狸再次回到了半空中的小鳳背上……

接下來墨九狸又讓小鳳載著自己前往下一家……

墨九狸也沒打算跟對方搶時間,更沒有打算救人,因為墨九狸潛伏在方家人周圍的時候,方家人想的念的,都是如何殺掉自己,因為對方給出的條件有兩個,一個是將女兒嫁入冥殿為妾,另一個是殺掉帝溟寒的新婚妻子……

因為他們覺得第一個比較簡單,因此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第一個,第二個他們覺得根本不可能,潛入冥殿不可能,找到帝溟寒的妻子不可能,當著帝溟寒在殺了帝溟寒的妻子更加不可能……

況且所有人都知道帝溟寒和妻子閉關了,想殺帝溟寒的妻子就更加沒機會了!

對於惦記想殺自己的人,墨九狸絲毫沒有救他們的心情,就這樣墨九狸不急不慢的,在三個家族布置好了傳影石,去到第四個家族的時候,已經是一片屍山血海了……

接著墨九狸返回了第三個家族時,也發現滿地屍體,墨九狸收起了傳影石,繼續去到其餘兩個家族,將布置的傳影石收起來,然後和小鳳一起返回冥殿……

到現在,被逼迫曾經去過冥殿送女為妾的四十九個家族,全部都被滅族了,而蒼穹界也再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如此殘忍的滅族事件,讓不少的大家族和大勢力,紛紛站出來聲討墨九狸,開始四處召集蒼穹界的強者們,齊聚冥殿斬殺墨九狸夫妻,滅掉整個冥殿……

事情一發不可收拾,在蒼穹界得到了極大的相應,一大群強者正在集結中,甚至有人都能預見不久的將來,冥殿徹底消失的樣子了……

但是對於外界的猜想,帝溟寒和墨九狸絲毫沒有理會,他們依舊在冥殿,聽著外界的消息,過著悠閑的日子,墨九狸回來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傳影石多個融合到一個當中去,這樣三顆傳影石就足夠了……

而且墨九狸讓人把三顆傳影石的內容,複製了很多份,畢竟到時候萬一有需要也說不定的!

好在對方滅族的時候,竟然都沒有想辦法易容成墨九狸的樣子,或者肚子一人去滅族,非要帶了一群的黑衣人,領頭的黑衣人還是個男人,不僅如此還不彎提醒別人在牆上寫字,好陷害墨九狸,墨九狸看到的時候也是真心的同情對方啊……

果然啊,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師父看着我突然說道。

我想都沒想,直接點頭,說:當然願意,出風頭?那或許會很讓人愉快,不過那不是全部。

師父很是欣慰,說:那就好,法一,師父和隱修會不死不休,如果會把你牽扯進去你怎麼辦?

隱修會

光是控屍者和養鬼道張道士兩個傢伙就已經讓我知道隱修會是什麼來路了,別說師父和他們似乎有仇,就算是師父和他們沒有關係,我也肯定會去找他們的麻煩。

我這輩子,必將隱修會連根拔起。

我看着師父,很是認真的說道,這是對師父的承諾,也是對我自己的鞭策。

師父頓時哈哈大笑,說道:好孩子,好孩子啊。

看師父心情不錯,我再次開口詢問隱祕特勤局的來路,想到之前那個空相的嘴臉我就覺得心中不爽。

隱祕特勤局自然是一個政府機構,這就和以前國家設立武林盟主是一個道理我們比起一般人有着更爲強大的力量,自然需要更多的約束和管轄,不過麼,現在隱祕特勤局裏面,有人心懷野心,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機構已經徹底的變了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