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我們那裡的小妹可漂亮了。」打扮妖艷的女子一臉妖媚的笑容。

「我現在不需要小妹,需要一個導遊。」鄒子川冷冷道。


「先找個小妹消消火再……」

「如果你願意當我的嚮導,我可以給你支付兩個金幣。」鄒子川打斷了女人的話。

「滾,我是賣身不賣藝,你當我什麼人!」女人狠狠的朝鄒子川啐了一口後轉身盯下一個目標去了。

「……」哪怕是鄒子川見多識廣,也被這女人搞得一愣一愣的。其實,鄒子川不知道,這地方謀生的人都有自己的領域和地盤,風塵女子自然是不會搶導遊的飯碗。搶人飯碗如殺人父母。


「老闆要嚮導?」一個猥瑣的老人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

「是的。」

「你想去什麼地方玩?」老人渾濁的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奸詐。

「隨便。多少傭金?」鄒子川沒有看老人,因為,他看到廚師長和他的妻子正在爭吵,兩人推搡拉扯了幾下,然後,廚師長的妻子氣沖沖的往前走去,廚師長停頓了一下后追了上去。

「老闆準備玩多久?」

「大概玩十三個小時。」

「一直玩?」

「是的。」

「咦……一次玩十三個小時,時間有點長,這樣,就給兩個金幣,不過,要提前給。」老頭道。

「如果你拿了金幣跑了怎麼辦?」鄒子川看著廚師長和他妻子消失在了人潮裡面,回過頭盯著老頭,他想起了小七說過要提防海盜船上的老人。

「這是我的戒指編號,如果我們失散了,你只要在任意一台光腦上輸入我的編號就能夠定位到我。」

老頭把手中的戒指給鄒子川看,果然,上面有一個編號。

原來這編號的用途是這樣的。鄒子川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戒指上的編號。他突然想起來,蕭風好像刻意看了一眼他的戒指。

「好。」鄒子川從錢袋裡面掏出兩個金幣遞給老人。

「謝謝老闆。」老頭看著鄒子川那鼓囊囊的皮囊,一雙渾濁的眼睛裡面射出貪婪的光芒。

「抓緊時間。」

「嗯嗯。走,我們先去看恐龍!」

「好。」鄒子川點了點頭,他在當帝國當將軍的時候曾經參觀過一個恐龍巡展活動。恐龍雖然在古地球滅絕了幾千萬年,但在宇宙之中的一些星球上,還是有很多恐龍存在。

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之中,鄒子川跟隨著老人上了一部流光梯。

從電梯出來,鄒子川就看到了一頭關在鐵籠裡面的霸王龍。鐵籠在一個巨大的圓廳裡面,圓廳的直徑超過了二百米,圓廳的高度至少超過了四十米,那藍色的穹頂之下就是關著霸王龍的鐵籠,鐵籠周圍是呈現圓弧形的樓層把鐵籠圍住,樓層護欄都是密密麻麻的遊客,不時發出誇張的聲音和孩子的尖叫聲,彷彿一個人聲鼎沸的遠古斗獸場。

這是一頭超級霸王龍,其體型比古地球上的霸王龍化石大了一倍有餘,外形無比的兇猛,它在巨大的鐵籠裡面走來走去,一雙綠色的眼睛不停的掃視著鐵籠外面圍觀的遊客,滿嘴鋒利的牙齒令人膽戰心驚。


「怎麼樣?」老頭看著鄒子川,他總覺得這個年輕人怪怪的,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番威儀,但又是一個人。在橡木桶太空城,稍微有一點身份地位的人身邊都會有侍從跟隨在左右服務,一個身份有地位的人絕對不會獨來獨往,因為,這地方可是吃人不吐骨頭。

老人眼裡,鄒子川就是一頭肥羊,現在,他在思考著如何下嘴。

「還不錯。」鄒子川目光緊盯著鐵籠裡面的霸王龍,他在計算它的爆發力和抗擊打能力。

「隔壁有恐龍的戰鬥,我們要不要去下注?」老頭慫恿道。

「不用。換下一個地方。」

「好的。」老頭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

這一次,兩人並沒有乘坐上下的流光梯,而是乘坐了觀光懸浮車,這種改裝懸浮車是敞篷,就是一塊厚度大概二十厘米懸浮板,懸浮板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座椅。

鄒子川觀察了一下,這種觀光懸浮車很長,能夠同時乘坐三百多人,有固定的站點上下遊客。

觀光懸浮車在一條街道的上空飛行,距離地面大概在二米五左右,這個距離不會碰到街道上的遊客,到達了站點後會降落。

街道兩邊都是商店,出售著各種各樣的商品,在懸浮車一掠而過的時候,鄒子川甚至於看到一頭來自於遠古地球的水牛標本和一尊兵馬俑……

……

「你這木匣子裡面裝的什麼?」老頭假裝不經意的問道。

「一把刀。」

「這麼長!工藝品嗎?」老頭一臉驚訝的問道。

「不是,殺人的。」鄒子川淡淡的看了一眼老人的脖子。

「啊……」老人突然發現自己的呼吸困難,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面前這年輕人彷彿一瞬間變成了一座山,一座讓他仰望的大山。

「記住,賺你應該賺的錢,在這地方你能夠活下來證明你是一個聰明人。」

「那是那是。」老人一臉笑容,他已經習慣了這種威脅,他接待的所有客人都會裝出一副兇狠的樣子恐嚇他。

「橡木桶太空城都是免費參觀的嗎?」鄒子川問道。


「絕大部分地方都是免費的,收費的地方很少……不過,還是有幾個地方收費……」老頭遲疑了一下。

「什麼地方?」

「說起來其實也不少的,譬如,體驗食人族的生活……還有,星際飆車遊戲,斗獸場之類的……不過,像恐龍那樣的斗獸場如果下注到了一定的額度是免門票的,而有些地方不管你下不下注都要收門票,譬如斑斕殼蟲……」

「斑斕殼蟲?!」鄒子川的瞳孔赫然緊縮。 張虎看見王毅幾下子就收拾了這六名修靈者,頓時欣喜若狂,他不敢相信這站在他面前的人就是當年那什麼也不懂的少年,瞬時間心中湧出了無數難忘的記憶。

王毅看見那六人身影漸漸遠去,微微皺起了雙眉,神情不解道。

「虎哥,那胡老大是誰?還有你為何會被他們追殺?」

張虎聽見了這話,渾身微微一顫,連忙搖了搖頭,一臉無奈道。

「唉,這件事說來話長,還要從當年我離開了幻靈派說起????????????????」

王毅聽得連連點頭,一臉的凝重之情,原來這張虎離開幻靈派就來到了這旺北之區,他本想重新加入門派修行,但沒有門派收留他這個來歷不明的人,因此他就過上了散修的生活。

偶爾認識到了一個名叫胡承超的人,從此便就跟隨了他,這胡承超對他不錯,無數靈石與丹藥統統給他修鍊,但是卻叫張虎經常做一些偷雞摸狗之事,張虎早已不能忍受,想儘早離開他。

但這胡承超手中有一件非常玄乎的寶貝,張虎想佔為己有,才忍辱偷生,誰知在偷拿的過程中被這六人看見,才被追殺,直至在這裡碰到了王毅。


「哦,原來如此!胡承超?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

王毅看了看四周,陷入了回憶之中,又開口問道。

「虎哥,此人到底是幹什麼的?」

「哼,他的來頭可就大了,一開始我以為他是散修,但我與他接觸時間長了,我才知曉,他曾經竟是一個門派的長老,曾在龍龜之墓之中奪了一個寶貝,從此便好運連連,機遇不斷,他便辭退了門派長老一位。

整天帶著我們偷雞摸狗,哪裡有什麼極好的修鍊器材,亦或者是百年難遇的草藥,他都能提前知道,現在他更是臭名遠揚,人見人躲的人物!」

「在龍龜之墓中得了寶物!」

王毅聽到這話渾身猛地一顫,腦海之中將那些碎裂的記憶全部給重新拼了起來,頓時聯想到了一人,在龍龜之墓中傳授自己水行性質與木行性質的大能者,他臨死前遺言便是叫自己去尋找一個名叫胡承超之人。

「我想起來了,沒想到此人與我還有淵源,看來此仇結的正是時候,既然他偷雞摸狗,壞事做盡,那我就為民除害,剷除這個禍害!」

王毅斜嘴揚起了一抹微笑,一臉的陰霾之色。

「什麼,兄弟你要殺他?他可有著歸一境六重天的修為!更有百名修靈者追隨與他,他佔山為王,自封寨主,實力強橫不已啊!」

張虎一臉的驚愕,連忙緊張道,他可不想剛剛重逢的兄弟再次離他而去。

「六重天?呵呵,不礙事的!嗯?」

王毅說話之間感到千里之外傳來了陣陣靈力波動,想必是有數十名修靈者正疾馳而來,王毅立馬就緊皺起了雙眉,輕聲喝道。

「來的這麼快?」

「怎麼了?難道是他們???」

「不錯,虎哥,我們還是先撤退吧,先找一個地方歇息,這件事我摻和定了!」

「也好,我認識一家客店,哪兒的老闆與我是熟人,你跟我來!」

「好!」

緊隨其後,王毅與張虎便腳踩靈力,化作兩道長虹,破空而去。

久久之後??????????????????

「店家來兩壺杜康,十斤牛肉!」張虎端坐於木凳上,大聲喝道。

「喲,這不是虎爺嗎!小二,快上酒上肉!」

一個中年男子看了張虎一眼,連忙對身旁的夥計大聲喝道,絲毫不敢有怠慢之意。

「好嘞!」

「虎爺,您要的酒來了!十斤牛肉也給您呈上,您慢用!」

這小二倒也是一個精明之人,連忙大聲吆喝道。

「怎麼樣兄弟,你虎哥我在這旺北之區還是有些人脈的,對了,有一件事我想問你!」

張虎吃了一塊牛肉,看向王毅,神情突然變得有些凝重,王毅點了點頭,幫張虎倒了一杯酒,輕聲說道。

「虎哥你儘管問!」

「前幾年整個異界都在通緝你,你更是被懸賞十萬靈石,說你屠殺了幻靈派,此事可是真的?」

「呵呵,真是壞事傳千里啊,虎哥你認為呢?」

「我當然不信,你的品德我還不清楚?」

「嗯,還是虎哥了解我啊,我是被花宗還有繁東之都的紀老陷害的,現在也是被bi的走投無路,只能用巴赫這個化名!」

「什麼?花宗?繁東之都的紀老?他們可都是實力雄厚,家底難以想象的人物,你是如何得罪他們的?」張虎一臉的震驚與難以相信之情。

「唉,樹大招風,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啊???」

王毅搖了搖頭,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一臉的無奈與恨意。

「罷了,不想說就不說,總之,以後虎哥我就跟著你了,希望能幫你分擔一些事情!」

「呵呵??????」

「你怎麼又來了啊?趕緊出去!趕緊出去!」

就在這時,小二大聲喝道,一臉的不耐煩,順著他的雙目看去,只見一個身形魁梧的男子,正趴在飯桌上狂吃別人剩下的食物。

這男子衣衫襤褸,破舊不堪,其上竟還看得見那干固已久的血跡,那凌亂的頭髮,擋住了那猙獰的面容,渾身上下散發這股股腥血的惡臭,頓時就讓人有一種嘔吐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