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沖可不管這些威脅,冷笑道:「這世間還沒有本天師不敢殺之人,上至天王老子,下至陰曹鬼怪,惹了我,就該殺!」

「哈哈哈哈,果然不愧是俺老孫的兄弟,有氣魄!」孫悟空大笑道:「就算是這老天又如何?不公?!也要將它捅破!」

此話一出,李沖也跟著激動起來。

是啊,當年猴哥大鬧天宮,搞的仙界眾神人仰馬翻,做人!就應有這種霸氣!

「噗嗤~」

血光四濺,頭身分離!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黑羅剎,獲得一億點裝逼值,一億點功德值。」

「叮……宿主獲得《召喚邪神》一本,學習可成功召喚黑羅剎。」

「叮……系統即將更新,24小時候重新開啟……在此期間,可以瀏覽商店物品,但無法購買,待系統重啟後方可。」

聽著腦海里系統的一聲聲提示,李沖臉龐露出了笑容。

「這回真的發財了。」

成功滅殺黑羅剎,黑羅剎的屍體也隨之化為點點星光,消失在天地之間。

「嗯嗯,事情已經解決了,那俺老孫也就走了。」孫悟空伸了伸懶腰,說道。

隨後,對著李沖道:「兄弟,俺老孫走之前,送你一樣東西,你擁有九天真魔棒,卻缺少施展棒法的法門。」

說著,將一本金色的秘籍遞給李沖。

上面寫著幾個閃爍金光的大字:乾坤棒法。

李沖有些木訥的接過秘籍,腦海里便響起孫悟空的聲音:「俺老孫知道你心中有諸多疑惑,想要解開,就努力修鍊吧。」

李沖看了看手裡的秘籍,又看了看一臉笑容的孫悟空,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恭送大聖爺!」閻羅王等人躬身同聲道。

「俺老孫還是喜歡齊天大聖的名號,哈哈哈哈……」孫悟空聲音遠遠傳來。

豬八戒見狀,哼哼兩聲道:「這弼馬溫,跑的還真快!」

眾人聞言,都苦笑不已。

重生之贅婿神醫 可以說,在整個六界之中,敢叫猴子弼馬溫的也只有這八戒二師兄了。

只見二師兄來到李沖面前道:「猴哥都給了你東西,俺老豬自然也不能不給。」

話音落下,二師兄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瓶,遞給李沖。

眼尖的閻羅王等人不由瞳孔一縮,臉龐也是浮現震驚之色。

「這可是龍涎?」

二師兄道:「算你有點眼力。」隨後道:「此物可提升修為實力,但切記不可多服,好了,俺老豬也走了。」

嗖!

身形一閃,腳踏一團祥雲,逐漸消失在地府之中。

「龍涎?是龍的哈喇子嗎?」李沖看著手裡的綠色小瓶子,喃喃道。

閻羅王等人面色古怪。

「天師爺爺,如今這黑羅剎已經被您殺死,地府之劫也隨之解除,為了感激天師爺爺,小王特地準備一場宴席,希望您能夠賞臉。」

如今的李沖,在閻羅王眼裡,地位明顯與先前不同了,雖不能上升到齊天大聖的同等地位,但也是他們無法招惹的存在,因此,只能禮待。

李衝心中冷笑,這老傢伙還真是奸詐狡猾,見識到自己與猴哥的關係后,這臉變的,還真是快。

對於閻羅王等人的盛情邀請,他自然沒理由不答應。

更何況,牛父牛母已經被猴哥所救,父母那邊也有地藏王菩薩的保證。

如今九幽之海的怨靈已經被自己全部滅殺,人間的災劫怕也已經渡過,在這地府玩上幾天也是不錯的選擇。

「既然閻王如此盛情,本天師若是不答應也顯得不近人情,好吧,不過在此之前,本天師倒是有事相求於閻君呢。」

閻羅王惶恐,笑道:「天師爺爺哪裡話,只要能幫得上您的,只管開口便是。」

李沖眼珠一轉,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嗯,和黑羅剎打了這麼久,盛安疲乏,本天師想洗洗腳放鬆放鬆,不知可行啊?」

閻羅王笑了笑道:「行,哪能不行呢? 帝姬不好惹魔君快快寵 小王這就讓人準備。」

聞言,李沖的臉龐上浮現一抹暗爽的笑容。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地府。

閻羅殿。

李沖坐在閻羅殿的寶座上洗著腳,一邊直播,一邊哼著小曲,悠哉悠哉。

他本來是下意識的拿出手機看一看時間,可讓他沒想到的是,手機竟然還有信號。

聯想到閻王都有私人飛機,還有女鬼空姐服侍,手機在地府有信號雖說有些荒謬,但也說的過去了。

為此,他連忙給小丫頭打了個電話,聊了大概十分鐘后,他有些興奮的掛掉了電話。

按照兩人的談話以及李沖的推測,陽間災劫在九幽之海的怨靈全部消失后就已經解除了,那些失去主魂的人也都蘇醒了過來。

當然,這裡面也包括了牛遠山夫婦,他們醒來后,身體並未有任何不妥,甚至在猴哥的佛力滋養下,整個人都散發著活力,好像年輕了幾歲一樣。

至於他的父母也回到了家中,但是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好像做了一場夢,夢醒了睜開眼睛就發現在自己的家中。

而其他人,包括玫瑰姐、馬宏、以及魂組的那些人,還有他的同學們也都安然無恙。

得到這樣的消息,李沖興奮之餘也著實鬆了口氣。

既然人間已經恢復正常,父母和家人朋友也都相安無事,他哪能放過眼下如此牛叉的直播機會?

有些人怕是一輩子都沒見過鬼,大多數也只是從民間的傳說中以及神話故事中了解的關於地府的信息,但這些從來就沒人能考證,因為來過地府的人,都是死人。

換句話說,李沖若是將如此驚人的信息讓人們知曉,絕對會讓世人震驚。

他也為此,會成為世界矚目的焦點。

那錢來的還不快?

打開直播,粉絲陸續的進入直播間。

「哇塞,天師來直播了,666……」

「是啊是啊,好久沒見到天師了……」

「天師哥哥,人家都想你了呢……你終於出現了啊。」

「……」

看見屏幕里瞬間被粉絲們刷屏,李沖不由苦笑。

不過,作為一個已經在直播界有著相當影響力的明星,李沖還是要面帶微笑,以一個自認為無比帥氣的方式與粉絲們打著招呼。

「哈嘍,大家好啊。」

李沖沖著鏡頭微笑的打著招呼,頓時,屏幕里被各種激動的言語刷屏了。

由於屏幕發言滾動太快,他都無法看清寫的什麼,不過大概也都是什麼天師好帥,天師我要和你生葫蘆娃啥的,這讓李沖有些哭笑不得。

生猴子也就算了,還葫蘆娃?並且你一個大老爺們,我就想問問,你到底咋生?用啥生?

由於粉絲數量越來越多,導致手機都有些卡屏了,沒辦法,李沖只能關掉手機,重新開啟帶密碼的房間,並將一些好友加了進來。

不一會,房間人數就陸陸續續進來了一些熟人。

「我靠,沖子,你這是在哪啊?不會去鬼屋了吧?怎麼陰森森的?」一個名叫史上第二裝逼份子的id說道。

李沖一愣,不過緊接著就哭笑不得,這傢伙很明顯就是老馬啊,只是這名字起的也太二了。

還沒等他回答,又進來一個名為警界一枝花。

李沖查看了一下對方賬號,又是一愣,原來這警界一枝花是程靜,記得以前叫妹子萌萌噠2號了,怎麼忽然改名了呢。

不過他也沒多問,打了聲招呼后,就讓馬宏將兩人的好友同學都加了進來。

不一會,房間人數就已經五十多人,而這些人,都是與李沖有過交集的。

「師傅,你這是在哪啊?」警界一枝花問道。

警界一枝花贈送主播999朵玫瑰……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掌門應該在地府。」茅山派聖元子。

茅山派聖元子,贈送主播一百輛蘭博基尼……

史上第二裝逼份子:「我靠,不會吧,沖子你真在地府?地府也有信號?」

「俺沒錢,你們都是大款……」史上第二裝逼份子。

看著屏幕里被各種禮物刷屏,李沖得意一笑道:「你們沒看到我坐在什麼地方嗎?這是閻王的寶座,諾,看清楚了。」

說著,將手機攝像頭對著大殿內緩緩的轉了一圈。

「靠,沖子,那個手裡拿著毛筆和本子,一臉大鬍子的不會就是判官吧?話說,你真跑地府去了?」

「大家好,沒錯,我正是執掌陽間生死的判官,崔鈺。」崔鈺沖著攝像頭對著眾人打著招呼。

只是他的表情卻很不自在,說完后還對著李沖咧嘴一笑,彷彿在說,天師爺爺,我這麼說還行吧?

李沖滿意的點點頭,沒理會直播間早已炸鍋的眾人,又將屏幕對準閻王。

閻王表情看上去非常搞笑,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極為尷尬。

只見他幽怨的看了一眼李沖,對著屏幕道:「你們好,我是閻羅王。」

李沖哈哈一笑,對著屏幕道:「怎麼樣?沒騙你們吧?」

然而,李沖原本會以為直播間會被各種發言刷屏,可沒想到除了老馬的那句話,竟然沒有一人再發言或是打賞。

看了看信號,也沒卡啊。

「我靠,聖元子還真被你懵對了,這傢伙還真在地府!」

「是啊是啊,聖元子不愧是茅山派的大師,果然厲害!」

「失敬失敬,老道我也只是猜測,沒想到竟是真的。」

「猜的都這麼准?大師,你猜一下,下一期的雙色球開獎號碼……」

「……」

直播間里一時間都是誇讚聖元子的話語,完全將他這個主角拋之腦後了。

李沖翻了翻白眼,這群傢伙,本想這波逼裝的應該史無前例,卻沒想到被聖元子那老混蛋給搶了風頭。

「天師,你臉怎麼了?怎麼變綠了?」不做大哥好多年問道。

李沖罵道:「小子,你哪條道上的?報上名來?!」

不做大哥好多年發了個哭臉道:「天師,我是老九啊。」

「天九?」李沖挑眉。

不做大哥好多年道:「是啊,是啊。」

李沖怒道:「你們這些混蛋!趕快給老子刷禮物!不刷的老子畫圈詛咒他!」

見到李沖「怒」了,這些傢伙才一個個勉為其難的刷起了禮物。

我是大款我怕誰送了一百輛跑車……

大明星送了一百艘游輪……

不做大哥好多年送了一白架飛機……

茅山派聖元子送了……

「他大爺的,老子不『打劫』你們,你們還不刷呢!」看著直播間一路飄紅,李沖這才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別說,『打劫』這行來錢兒還真快啊。」

…… 在羅陽看來,不用多久,十大聯盟就有可能對他動手。

若能幻化成別人來避難,那也是一條不錯的手段。

待把飛劍劍術和腦海里的神秘金光都掌握了,那就不怕十大聯盟了。

「木炭兄,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我也是為了方便幫你。」羅陽說道。

「你還修鍊不了那種技能!」第十塊木炭說道。

想不到第十塊木炭也挺能找借口的。

羅陽笑道:「木炭兄,你是怕我學會了,你就沒有優勢了?」

第十塊木炭沉默了一會子,忽然說道:「快帶我去找夜傀!」

本以為它會暫時忘記一下,不意它又記起正經事了。

那逃走的第三樽夜傀到底在什麼地方,羅陽並不知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