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先把他們引過去,」玉竹怪當即出發,離開羅天城,

重生一路星光 ,一直緊追不捨,不想讓他離開視線,

而拓跋野見七姑娘還在修鍊,也就沒有跟七姑娘說這件事情,他叮囑悅來居的老闆,一旦七姑娘醒了,千萬不要讓她走出悅來居,



安排好一切,拓跋野施展出空間瞬移,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他收服玉竹怪的山峰,

他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竟然先玉竹怪趕到了山峰上,

為了穩妥起見,拓跋野放出了魔通天,讓魔通天隱藏在地下,伺機而動,暖玉聖靈芝也出動了,他一直跟魔通天配合,非常默契,

他手下的強者,他仔細考慮了,最終又讓血煞魔神出關,跟他一起對付敵人,

明面上有他和血煞魔神、玉竹怪,對付對方三名金仙境強者已經差不多了,

至於那些玄仙境強者,他壓根沒有放在眼裡,他隨時能夠放出大批強大的魔物對付他們,

加上地下的魔通天和暖玉聖靈芝,就算他們不敵,魔通天還能暗中相助,

另外,拓跋野還布置了一些大陣,有備無患,確保萬無一失,

一切準備好,他用神念之力查看了一下,發現玉竹怪正帶著敵人趕往山峰所在的地方,

在玉竹怪身後跟著三名金仙境強者,還是十八名玄仙境強者,看樣子敵人是傾巢出動了,

「想不到敵人如此重視玉竹怪,看來一場大戰在所難免了,」拓跋野嘆道,

當初,他收服玉竹怪,使用了一些手段,算不上真正大戰一場,

這次,對方三名金仙境強者,想輕輕鬆鬆取勝是不可能的,肯定有一場苦戰,

這也算是他真正跟金仙境強者大戰,他還是很謹慎的,

片刻之後,玉竹怪趕到了山峰,跟拓跋野會合,

他看到血煞魔神,當即露出震驚之色,

血煞魔神四周都是強大無匹的血煞之氣,確實有些驚人,

有了血魔珠的血煞魔神,潛力驚人,實力強大之極,要是誰小看他,肯定會吃大虧的,

「公子,這位仁兄很厲害啊,」

「玉竹怪,他叫血煞魔神,是我手下一員大將,這次就我們三個一起對敵了,」拓跋野介紹了一下,

「嘎嘎……」血煞魔神大笑起來,聲音很可怕,

玉竹怪內心震驚無比,暗道:「公子到底什麼來歷,身邊還有如此厲害的強者,當初我被擊敗,看來是逃不掉的,」

「公子,我們三大強者,足以對付身後的三名金仙境強者了,」玉竹怪知道拓跋野的實力,所以底氣十足,

拓跋野說道:「血煞魔神,你對付那名金仙境中期強者,纏住對手就行,玉竹怪我們先拿下那兩名金仙境初期強者,我要活的,」

金仙境強者太罕見了,他起了收服他們的心思,

如今天宇盟金仙境強者還是太少,肯定無法跟聖宗相比,

既然暫時無法回到聖仙界去,那麼他就趁機多收服一些金仙境強者,到時候回到聖仙界就可以跟聖宗開戰了,

「公子,要活捉他們恐怕不容易,」玉竹怪臉色有些難看,

拓跋野信心滿滿:「你只要纏住對手就行,我會先解決對手,然後幫你的,」

「公子既然這樣說了,我當然沒有問題,」玉竹怪笑道,

他們剛剛商議妥當,敵方三名金仙境強者就帶著十八名玄仙境強者趕到了山峰之上,把拓跋野他們包圍起來,

當他們看到血煞魔神,不由得有些驚訝,

玉竹怪和拓跋野,他們都有所了解,血煞魔神是如何冒出來的,他們不得而知,

為首的金仙境強者名叫黎天霸,跟黎天罡是兄弟,所以他這次主動請纓,就是為黎天罡報仇雪恨的,

他小聲道:「對方多了一名金仙境強者,恐怕有些棘手,大家小心為上,」

「我當是誰,原來是黎天霸來了,」玉竹怪認識黎天霸,

「玉竹怪,你竟然敢殺死我的兄弟,活得不耐煩了,」黎天霸大怒,


知道黎天霸是黎天罡的兄弟,拓跋野就不打算收服他了,最多只能收服另外兩名金仙境初期強者,

因為黎天霸跟黎天罡的關係,他怕黎天霸冒著死亡的威脅,還是會出賣他,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有所隱瞞

玉竹怪冷笑道:「黎天霸,別以為我怕了你,要是我也加入某個勢力,我的修為不會比你差,就算修為不如你,我一樣不會輸給你,」

看得出來,玉竹怪還是很有信心的,

「玉竹怪,我要殺了你,」黎天霸大怒,

他壓根沒有想到,黎天罡是拓跋野所殺,就算他得到消息,他也直接忽視了,

因為他壓根不相信,一名玄仙境初期強者能夠擊殺一名玄仙境巔峰強者,

「吼吼……你的對手是我,」血煞魔神咆哮起來,

他只聽拓跋野的,既然拓跋野讓他對付玄仙境中期強者,他就認準了黎天霸,

血煞魔神的氣勢驚人,不比玄仙境中期強者差,讓黎天霸臉色很難看,

不等黎天霸出手,血煞魔神撲向了黎天霸,展開了猛攻,

血煞魔神的煞氣一出,能夠影響對手的實力,極為厲害,而且他沒有實體,就算遭受到了攻擊,也不會受到傷害,讓他對付黎天霸是最為合適的,他足以牽制住黎天霸了,

黎天霸面對血煞魔神,也不敢大意,只有投入進去,專心戰鬥起來,

血煞魔神的戰鬥方式極為奇特,黎天霸竟然陷入苦戰,壓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自從有了血魔珠之後,血煞魔神的血煞之氣厲害無比,不光能夠影響對手的實力,還能迷惑敵人的心智,稍有不慎,就會心智失常,

血煞魔神和黎天霸開打,玉竹怪也撲向了一名金仙境強者,激戰在一起,

在魔界,金仙境強者可以隨意出手,並沒有規則限制,

如此一來,他們可以痛快淋漓廝殺起來,

而拓跋野先放出了大批魔物,讓魔物對付那些玄仙境強者,

不過魔物出手,向來不留活口,他也沒有辦法下令讓魔物留手,

「小子,我先殺掉你,」另外一名金仙境強者撲向了拓跋野,

他壓根看不起拓跋野,所以出手很隨意,

拓跋野見對手如此,他在想要不要直接施展神念攻擊,以最快的速度結束戰鬥,

想來想去,他還是放棄了,就算那名金仙境強者看不起他,對靈魂的保護肯定還是很嚴密的,必須要讓他徹底放鬆警惕才行,最好把對方的神識力量多消耗一些,這樣才有十足的把握,

拓跋野沒有正面對戰的想法,只是依靠身法不斷閃避,躲開對手的攻擊,

金仙境強者攻擊何等猛烈,拓跋野顯得狼狽無比,

「小子,你也不過如此,你死定了,」那名金仙境強者見拓跋野沒有還手之力,更加囂張,攻擊也更加猛烈,

他擅長近身搏鬥,一雙鐵拳所向無敵,

他的拳頭幾次都差點擊中拓跋野了,拳勁掃過,拓跋野的衣服都破碎了,

他繼續敗退,讓敵人輕視他,

有一點,不管對誰攻擊多猛,他都能夠閃開,每次都是有驚無險,讓對手暗呼可惜,

不管對手速度多快,攻擊多強,他總能夠更快一些,

猛攻了一陣,他的對手也發現不對勁了,

「小子,你速度真是不錯,不過速度快是沒有用的,我要讓你知道金仙境強者跟玄仙境強者有多大的差距,」

要說金仙境強者跟玄仙境強者相比,最大的差距自然是神識力量,

金仙境強者的神識力量,絕對不是玄仙境強者能夠相比的,

玄仙境強者要越級挑戰非常困難,就是因為他們神識力量遠遠不及金仙境強者,

拓跋野聽對手話中的意思,想必是要動用神識力量進行攻擊了,

他早有準備,一點都不在意,何況,他巴不得對手用神識力量進行攻擊,削弱對手的神識力量,那麼他到時候用神念之力進行攻擊就容易一舉把對手放倒了,

果然,對手開始用神識力量進行攻擊,他雖然不擅長運用神識力量,可金仙境強者那浩瀚的神識力量還是足以擊殺玄仙境強者的,

只是,他的神識攻擊猶如石沉大海,沒有一點聲息,

「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拓跋野故作不懂,

「難道我的攻擊落空了,」杜賢斌暗道,拓跋野的對手叫杜賢斌,在金仙境初期強者中也算實力不錯的,因為他的肉體力量很強大,

他很少運用神識力量對敵,所以會認為神識攻擊落空,

其實,神識攻擊是不可能落空的,因為神識力量能夠自動鎖定目標,

他的攻擊進入拓跋野體內,馬上就被神念之力化解了,自然沒有一點聲息,

「小子,我就不信殺不了你,」杜賢斌大怒,

他一邊用拳頭猛攻,一邊施展神識攻擊,雙管齊下,他發誓要殺了拓跋野,

他不斷用神識攻擊,結果全部石沉大海,沒有對拓跋野造成傷害,

他已經失去了理智,還在繼續猛攻,

「啊啊……」

他一邊猛攻,一邊大吼大叫,

看到杜賢斌的神識力量不斷削弱,拓跋野露出了笑容,

他沒有想到,對手這麼容易就上鉤了,而且很配合,

……

血煞魔神變成了一團濃郁到了極致的血煞之氣,沒有了實體,他也算是動用了全部實力,只要對手找不到血魔珠,就無法對他構成威脅,


如今的血煞魔神,是以血魔珠為核心的,意識也附著在血魔珠裡面,

而血魔珠跟血煞之氣在一起,就算拓跋野的神念之力也很難發現血魔珠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