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琳點了點頭:「對啊!這是維多利亞姐姐告訴我的,說你再欺負我的話可以這樣對付你……維多利亞姐姐……嗚嗚嗚!」


想起了維多利亞,卡洛琳的思念不可抵制,晶瑩的淚珠滾滾,維爾斯很是納悶:「貌似哭的人應該是我吧!」

原來是維多利亞都給她的這招啊,維爾斯對維多利亞很生氣!她竟然教給卡洛琳這樣陰損的招數,而且聽起來這招數好像還是專門對付自己的。

卡洛琳是無罪的啊!

維爾斯輕輕的便為卡洛琳開脫了!

「卡洛琳,我還是很痛。你能不能親我一下,親一下就不痛了!」維爾斯是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疼!

卡洛琳看到維爾斯這樣子,自己心裡也很難過,在猶豫了一陣之後還是點了點頭說:「……好吧!不過只能一下!」

維爾斯反倒被嚇了一跳,自從重生以前,自己的一些語言根本就是隨口而出。沒有經過思想,也知道對方不會當成一回事,可是卡洛琳倒真的當回事了。

要是自己努力爭取來的機會,維爾斯肯定不會放棄的,不過這次卡洛琳答應的有些太快了。維爾斯的心裡反倒有些猶豫:「算了吧!我會覺得有些施捨的感覺。你能不能扶我起來。」

卡洛琳低頭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維爾斯更加奇怪了。你不喜歡親我,我也不勉強你。怎麼你反倒不高興了?

在卡洛琳的攙扶下,維爾斯終於還是站了起來。不過也許等下要回去檢查一下自己的命根子,可別被踢壞了。 第305章知更鳥!

本來維爾斯知道克拉克要走了,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走到了克拉克的前面離開這裡。

剛才見到凱瑟琳的時候,她對維爾斯說了一番話。

反正大概的意思就是希望維爾斯可以跟她回到納米亞王國,凱瑟琳說話的時候很溫柔。溫柔得讓維爾斯無法拒絕,也不能拒絕。

從小到大(小的時候不是維爾斯),凱瑟琳都一直在照顧著維爾斯,雖然以前有索菲亞女皇的命令在那裡,但是維爾斯知道凱瑟琳對自己的感情是真的。

雖然他知道凱瑟琳可能是在帝都中某一方勢力的代表,甚至有可能是伊凡的。不過維爾斯就是不願想念凱瑟琳會害自己。因為她一直像一個姐姐在照顧自己,甚至有的時候更加超越了姐弟的情誼。

可是自己呢?

自己對凱瑟琳要求自己像一個王子的要求從來就做不到,總是不知不覺的惹她生氣。剛才自己只不過是送給了凱瑟琳一把矮人族打造的長劍,可是凱瑟琳高興得甚至摟著自己親了一下。

僅僅是一把劍而已……

現在維爾斯的儲物戒指里最少有十把與它差不多的劍,只是拿其中的一把。

所以維爾斯答應了凱瑟琳的請求……

雖然他不願意,但是他不想違背凱瑟琳的意思。因為他希望看到凱瑟琳高興的樣子。

躺在宿舍的床上,維爾斯看著這些宿舍們的兄弟,每個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

輕輕的吁出一口氣,維爾斯淡淡道:「朋友們……我想我要在克拉克之前離開亞迪斯學院了!」

……

大家似乎沒有反應。

「不會吧?難道自己的人緣這麼差,差得自己走了都沒有人難過?」

太失敗了,維爾斯只能這樣的說自己了。

「我們出來喝酒吧,我知道有一個地方不錯,新開的。我請客!」

帕吉卡淡淡的說。

這個吝嗇的傢伙竟然可以請客,而且他的意思那個地方肯定不算很便宜。

剩下的三個人換了一身衣服,跟在帕吉卡的後面。

帕吉卡的衣服實在很體面,緊身衣上半貼身合體,下半身是長至膝部的衣裙,寬鬆而舒展。緊身衣為套頭式。緊身衣外披一件斗篷,並用一個大飾針別在胸前,華麗的花紋,外罩一件金色的斗篷。只是……只是……維爾斯雖然不是一個緊隨上流社會潮流的人,但是在納米亞怎麼說來也是一個王子。

用維爾斯的目光看來,這件斗篷太舊了……邊緣已經磨得有些光滑。再加上式樣至少是五六年前的款式,這樣子看來,帕吉卡的穿著極為像一個家世沒落的貴族,甚至他的衣服可能已經穿了十年左右。

反正維爾斯覺得帕吉卡不像一個有錢人!

維爾斯和托尼都是一幅心神不定的樣子,可是維爾斯注意到了:克拉克是一幅篤定的樣子,帕吉卡在前面領路時的乾脆利索他根本就毫不驚奇,面對自信微笑的克拉克似乎早就知道帕吉卡想要去的地方。

維爾斯可以肯定的說:克拉克應該是知道帕吉卡的身份的。只是出於一種不可告人的原因,他沒有說。帕吉卡自己也不是一個多嘴的人!

七拐八繞的,帕吉卡來到一個車行,那管事似乎很驚奇,也很驚詫。不過看得出來他對帕吉卡的態度十分尊敬,甚至是有些討好的感覺。

一輛老舊卻異常寬大的馬車停到幾個人的面前,維爾斯深深的看了這輛馬車幾眼。托尼湊到維爾斯的耳朵旁邊輕輕說:「維爾斯,你看到沒有?這輛馬車很破舊,可是卻很結實。以它磨損得狀況來看,至少已經用了二十年,可是仍然十分結實耐用。而且管車夫身手敏捷,動作不拖泥帶水,即不疏遠也不討好……住了這麼長時間我才知道:帕吉卡不是一個一般的人啊!」

維爾斯點了點頭,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帕吉卡沒有做作神秘,也沒有掩飾。偏偏讓維爾斯和托尼的好奇心變得更加強烈!

托尼輕輕捅了一下維爾斯,然後沖著那車行的招牌上奴了奴嘴,維爾斯抬頭看去那個牌子並不大。上面畫了一隻羽毛艷麗的小鳥,維爾斯認得這種鳥類——知更鳥!這是大陸上最大,也是最富有的里茲商會的標記!

這種鳥類每天清晨都會叫個不停,雖然叫得實在好聽,但是卻經常吵醒維爾斯。所以維爾斯對這種鳥兒向來不太感冒。

帕吉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維爾斯、托尼、克拉克一個接著一個的登上了馬車。帕吉卡最後上去,維爾斯注意到這輛馬車也有知更鳥的標記!

里茲商會?

維爾斯孤陋寡聞,卻也聽說過這個商會。這是大陸上最龐大的商會,他們販賣各種東西,也經營各種商鋪,比如高等的酒吧,比如雜貨鋪,當然也包括車行。在有些地方這個商會與官方的人打好了招呼,也做一些走私的買賣。

他們的生意涵蓋了幾乎所有可以想象到的地方,同時商會會長的財富也是驚人的。雖然沒有公布出來,但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說到前三,肯定會有里茲商會的會長了。

說到知更鳥這個標記,是因為里茲商會的創使人叫做萊爾,他曾經在一個雜貨店做一個小學徒。每天聽到知更鳥的叫聲,天還沒有亮就得起來做活了。活做得十分辛苦,所以他特別痛恨知更鳥這個鳥類。

當萊爾功成名就,在商業上取得了重大的成功時,回想起那時候的日子。卻覺得知更鳥的叫聲讓自己變得更加勤奮,就算他富可敵國的時候,也保持了早睡早起的習慣,這讓他每天比別人多了至少二個小時的時間來工作。因此他把知更鳥做為自己的商鋪標記,而知更鳥在大陸上是很多人都喜歡的鳥類。

維爾斯當年看到一本萊爾的自傳,那是從一個酒客那裡偷來的書。對萊爾的發家史有很大的了解,用維爾斯的話講: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奸商,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賺錢的機會。甚至是拾撿破爛來賣錢……

維爾斯張大了嘴:「帕吉卡不會是萊爾的後代吧?不過他倒真的是很有經商的頭腦的!」

帕吉卡從車廂的暗格中很熟悉的取出了一瓶酒,然後拿出了四隻杯子,給每個人倒了此酒。

酒是琥珀色的,一打開蓋子,就是一股清香的味道!維爾斯深深吸了一口氣,這酒真是香醇,只是聞這味道就已經很醉人了。

亞迪斯城的街道並不能算是十分平坦,坑坑窪窪的地方很多,要說街道的整齊與平滑,那就得說維爾斯的老家納米亞王國的布里德堡了。

儘管這街道不怎麼樣,但是維爾斯發現那倒得滿滿的酒邊連一點也沒有灑出來。甚至感覺不到一點顛簸,這說明兩個問題:

這馬夫的駕車技術十分的好,儘管避開了所有的坑窪。所以才會這樣平穩,甚至連倒得很滿的杯子都不會酒出一滴酒。


這輛馬車下面的可能安裝了什麼避震的設施。而要取得這樣好的效果,恐怕就得風系魔法陣了。一個風系魔法陣是多大的支出?用它來做馬車……

很浪費啊!

克拉克伸手拿出一杯酒來:「這是精靈們的果子酒,勁不大,卻很好喝。而且對人的身體很有好處,據說里茲商會的創始人萊爾就是因為經常喝這種酒,所以才會長壽的。這其實已經不能算是酒了,只是對身體很有好處的飲料,而且魔法師經常喝這個東西對精神力也很有好處!」

維爾斯和托尼拿過來都喝了幾口,有些酸,又有些甜,這種酒把酸與甜很好的糅合在一起,卻又不相互影響。看來精靈們的釀酒技藝果然還是天下無雙!

這種酒對魔法師的精神力有沒有好處不知道,反正喝完后維爾斯覺得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許多。以至於離別的悵惘都少了許多。

「什麼時候走?」帕吉卡拆開車簾看著外面,似乎在觀看亞迪斯城的風景。可是其實亞迪斯城是沒有什麼風景的,巨大的石頭砌成的房子,有什麼好看的?

維爾斯把剩下的酒一飲而盡,有些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帕吉卡把他的酒杯又繼續的倒滿了。


這次維爾斯可捨不得喝得這麼快了,看著琥珀色的酒液,他喃喃道:「大概還有二天的時間吧,我會與大家告別一下,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

「嗯!」

帕吉卡點了點頭,面色十分平淡,又不說話了。這個傢伙就好像一塊冰一樣,而克拉克就好像一塊腐肉。兩個人乍一看去都不怎麼討人喜歡。可是維爾斯知道,這宿舍中的四個人雖然沒有經常互相誇獎對方的為人,或者是高談大家相互之間的感情,但是大家都是朋友。

很好的朋友!

當朋友要離別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像有許多的話要說,可是偏偏又什麼都想不起來。覺得那些話不用說出口,對方也會明白了,肯定會明白的。

因為是朋友!

到了現在,維爾斯心中有些莫名的感動,自己終於找到了繼阿爾傑之外的朋友了。

所以氣氛一下子沉悶下來了,甚至大家的目光撞在一起,因為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又迴避開了。 第306章細節絕定一切!

「維爾斯,托尼……」

帕吉卡的眼中波光閃動,顯然這個如千年寒冰般的傢伙也對維爾斯的離去有些難過。

他清了清嗓子,穩定了一下情緒:「我知道你們的身份也不一般,不過我想未來我們可能還會見面的。能有一個朋友,其實是很愉快的事情,不是么?所以我一直沒到透露我的身份。」

維爾斯和托尼點了點頭。

馬車終於停了下來,帕吉卡首先下去,然後在馬車旁邊接著其他三個人。

這是一座很大很古樸的建築,從外面來看,維爾斯又想起了艾丁城的競技場。

門口的幾個迎賓看到了帕吉卡的相貌,似乎是很激動的樣子。但是帕吉卡卻搖了搖頭,用眼神制止了他們的動作。然後轉身道:「我們進去吧!」


裡面的布置很簡單,但是每一點裝飾都恰好好處的起到點綴的作用。簡潔而不簡單,優雅而不奢華,但是維爾斯知道,越是這樣的地方就越是華貴。那些處處透著奢侈裝飾的地方往往都是暴發戶們喜歡的地方。

這個地方應該是接待真正的上流人士的,帕吉卡暫時充當了招待的角色,他一邊走一邊介紹著:「這裡包含了所有娛樂的項目……所有你能想象的!比如賭博,比如酒會,比如女人,甚至是精靈的女人。如果你喜歡女性獸人的話,我們這裡也有。很多上層貴族因為女人太多了,往往會有令人驚訝的愛好。」

女性獸人?

聽著就不寒而慄,那可比女性矮人更猙獰吧?

當帕吉卡走到哪裡,哪裡的招待就恭敬的低頭行禮,看得出來每個人對帕吉卡都很尊敬。或許不應該用尊敬來形容吧!那是有些崇敬帶著敬仰的目光,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子民們面對著他們的神一般!

很奇怪,不過維爾斯的臉色沒有變。

帕吉卡招了招手,過來了一個貌似是招待里的頭目一樣的傢伙。

穿戴整齊,態度平和有禮,相貌乾淨即不張揚也不樸實。反而給維爾斯的感覺這是一張普通人的臉,可是這張普通人的臉有著讓人無論如何都無法感覺到普通的神態。

那個人躬身向帕吉卡行了一禮,帕吉卡輕輕道:「我好幾年沒來了,因為我不想在亞迪斯的時候與這裡有任何的關聯,你不會忘了我吧?」

這個中年人很有禮貌的回答道:「怎麼會呢?先生,既然這幾個人是您的朋友,那麼只要三位以後來的話,可以獲得跟您一樣的待遇!」

帕吉卡點了點頭,對這個中年人的知趣很滿意,其實以前的時候克拉克經常會帶他的「朋友」們來。可是那個時候克拉克說到這兩個字的時候,總是很隨便的樣子。

其實今天晚上帕吉卡也很隨便,不過當他說到朋友兩個字的時候………那種眼神只有在他認真的時候才會出現!

所以這位中年人立刻就做出了最正確的判斷。


「我們走吧!」

帕吉卡不再理會那個中年人,領著維爾斯洞著樓梯向上方走去。中年人的眼中出現了一絲精芒,因為那上面帕吉卡自己也不會經常上去。更別說領著別人上去了!

當帕吉卡走後,那個中年人就好像帕吉卡剛才招呼他一樣也叫過了一名侍者:「查查那幾個和少主一塊的人,他們都是少主的朋友!」

正端著盤子的侍者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這裡即不高雅,也不庸俗,讓維爾斯他們三個人驚奇的是……這裡布置得很溫馨……每一個微小的細節都考慮到了。就好像是家的感覺。

「你們想幹些什麼?都可以找人來,克拉克,我知道你沒有別的愛好只喜歡發獃。至於維爾斯嘛……我甚至可以找幾名少女魔法師來陪你,雖然等級不會很高。但是肯定是正統的魔法師,托尼……你找女人嗎?什麼樣的都有,落魄的貴族少女,流亡的公主殿下……」

維爾斯吞了一口口水,看得出來他動心了。但是還是把這樣感覺抵制住了:「帕吉卡,其實我們根本就不用到這裡來的。我只是想剩下的這幾天,咱們幾個在一起聊聊天,說說話而已!」

帕吉卡冷漠的心被維爾斯一句話撥動了心弦,暖意在臉上一點一滴的散發出來。他用力的拍了拍維爾斯的肩膀,這個傢伙的力氣也不少。甚至讓維爾斯想起了古利特那個粗魯的傭兵!

躺在沙發上,維爾斯摸了一下身下墊著的皮毛……貌似這種皮毛的質地和光澤很眼熟。再仔細一看……維爾斯對於這個東西是認得的,因為它差點要了維爾斯的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