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瀟硬著頭皮恩了一聲。

「還有那個唐茵,我前幾日還送她禮物,今日就恩將仇報,氣死人家了!」

唐瀟也心亂如麻,不知道莫默為什麼來搗亂,「前幾日他們兩個的關係還不太好,現在怎麼好的跟一個人似的?」

「還不是你,總想著交好他們。要我說,就殺了他們一了百了!」

「咳,這也不是我的主意……唉,說了你也不明白。」

「人家為什麼要明白,你若是不殺他們,我就讓我父親來殺!」周月碧任性起來,也難纏的很。

「好好好,讓你父親殺,讓你父親殺,我的姑奶奶,你是天下第一,誰也不敢得罪你行了吧?」唐瀟一邊哄著周月碧,一邊把周月碧扶回了房間。


唐茵一路緊緊的貼在莫默身上,現在莫默在她心裡,是無比的偉岸和高大。

有個男人依靠,自然不同往日。天掉下來,也有個更寬厚的肩膀頂著。


「妹夫,茵茵,等等我們。」唐權和唐偉快步追上,與莫默二人並肩同行。

「哈哈,妹夫真是好身手啊,如果我沒看錯,你的修為又精進了吧?」唐權好奇的問道。

「哪有精進,跟之前沒什麼兩樣。」莫默淡淡的回了一句,「你們二人去哪?」

唐權一愣,「你剛才不是說想去我那裡看看么?如果去的話,我可以約上傅老一起啊?」

「呵呵,二位這麼忙,就改日吧,我身體有點不舒服。」莫默委婉的拒絕。

「妹夫,要不你去參觀參觀我的龍譽拍賣行怎麼樣,正好我那裡有解除雷毒的藥物。」唐偉看著莫默受傷的手臂說道。

其實莫默的手臂已經不礙事了,反倒是內腹受了點傷。

魯常的火雷霸道的很,劈到莫默身上的時候,莫默的靈魂空間和道源同時被麻痹了一下。只是那麼一下,就讓莫默嘗到了苦頭。

山青相的道修確實非常強大。

「如此……」莫默猶豫了一下。

「哈哈,別如此了,我這就給幾位帶路!」唐偉見莫默有意,便快速走在前面,「二哥,你別見怪啊,我與妹夫交好,並不會影響你的好事。」

唐權怎會不鬱悶。莫默一天天強大,聲望也越來越高,如果沒有站在己方,早晚是個難纏的對手。「我有什麼見怪的,我也好久沒去你的拍賣行看看了,走吧,我也過去。」

四人一行,有說有笑,看起來,倒是融洽的很。

龍譽拍賣行是當初唐偉的母親接替唐家先輩經營的,至今也有不少年頭了。只是後來唐衍更偏愛段風月,所以唐家支持龍譽拍賣行的力度也越來越小。


再後來分配珍珠礦的時候,唐偉分到的珍珠礦出產最少。所以龍譽拍賣行就轉到了唐偉這裡,也算是給他一個彌補吧。

唐偉這人,性格有點奇怪。總得來說,有點小聰明,也有點冒失。拍賣行經營的不怎麼樣,錢倒是能賺到幾個。

人人都知道這是唐家的產業,自然巴結的人也不少。唯一不足的就是,段風月也有心開個拍賣行,所以唐偉這個拍賣行就越來越不行了。

「妹夫,看看我的拍賣行怎麼樣?」

幾人走到了元化城的繁華地帶,唐偉突然站住腳步。

莫默抬頭看了看樓門上的金字牌匾,口中不免驚嘆,「呵呵,不錯嘛!」

唐偉最愛聽的就是這個了,「裡面更加華貴,請隨我來。」

唐權撇了撇嘴,「追根揭底,這個拍賣行也是唐家的,又不是靠你自己撐起來的,你得瑟個什麼勁?」

「二哥,你這話說的可有點酸,雖然開始的時候,龍譽拍賣行是由唐家支撐的,但你拍拍良心,這些年唐家幫了我多少?」唐偉不大爽快的說。

「切,有五娘在,誰也不好過。你得不到唐家支持,也不能怪我。要怪,你就怪五娘去吧。」唐權似乎也對段風月不感冒。

「別跟我提五娘,自從唐家的丹藥鋪遍地開花,老子的拍賣行就江河日下,我看再這麼下去,龍譽拍賣行就直接關門大吉了!」唐偉嘀咕了兩句后,就抬步走入拍賣行的大殿。

龍譽拍賣行的大殿還是非常寬敞的,許多名人字畫、古玩文物都陳列其中。單一看去,就給人古色古香,極為神秘之感。

「妹夫,茵茵,你們隨便看看,看中什麼了,知會我一聲就好。當哥哥的,贈予幾件小玩意,也不在話下!」唐偉得意的說著。

「哎哎哎,我說老三,你光讓他們隨便看,怎麼,我看中什麼了,你就不給我了唄?」唐權拉著個臉站在一旁。

「傅老的好玩意兒多的是,你還找我要,你把我的命拿走得了?」唐偉白了唐權一眼。

「靠,同是唐家血脈,你竟然還雙重標準。」唐權不再理會唐偉,也隨意的逛了起來。

莫默與唐茵依次從外邊櫃檯往裡面看去,沒走多遠,就走到了陳設妖獸材料的地方。

「三哥,你這裡有沒有蠶絲神獅筋和天羅墨狸筋啊?」唐茵知道莫默需要那種東西,所以忍不住開口詢問。

「咦,你要那種東西做什麼?」唐偉好奇的回道,唐權也賤嗖嗖的湊了過來。

「也沒什麼大用……」唐茵怕自己說錯話,於是抬眼看著莫默。


「哦,是我之前讓茵茵給我收點蠶絲神獅筋和天羅墨狸筋的。」莫默急忙插言。

「我也不知道我這裡有沒有這兩種東西,如果有的話,給你一些也無妨。」唐偉爽快的說道,只是心中疑惑,「這麼冷門的東西,能做什麼用呢?」

「那就勞煩三哥找找了。」唐茵還第一次張嘴給唐偉要東西。

唐偉趕忙朝一個下人招了招手,「你過來!」

下人早就在一邊候著了,聽見唐偉召喚,趕忙小跑了過來。

「剛才那兩樣東西你都聽見了吧?我們這裡有多少?」

「回三爺,蠶絲神獅筋有長筋和短筋,長筋有十多條,短筋和碎筋有二三十條吧。天羅墨狸筋就不太多,五六條還是有的。」下人仔細的回道。

「好。」唐偉點了點頭,「妹夫,這個數量你還滿意么?你若是需要,都給你也無妨。」


有白給的,莫默自然不會拒絕,「那就多謝三公子了。」

「嘿,妹夫真是見外,我和二哥都是唐茵的親哥哥,你也隨著唐茵叫我們二哥三哥嘛……」

「呵呵,這個。」若是平常無意的時候,莫默順口也會喊上幾句哥哥,但是太刻意了,反而有點彆扭。

「唐偉,你別以為給了妹夫點東西,妹夫就得喊你三哥,你把妹夫當什麼人了?」唐權忍不住打趣。 唐偉臉色難看的瞟了唐權一眼,「二哥,你怎麼就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那樣的人么?咳咳,那個,夥計,去把東西拿來給姑爺,順便找點治療雷傷的靈藥。」

下人聽見吩咐,急忙跑到後面的倉庫找尋材料了。

唐偉如此辦事,自然就與莫默拉近了距離。於是滿臉堆笑的看著莫默,「呵呵,妹夫,我一直好奇,你不僅是武道雙修,而且對妖獸也研究的很深啊?」

「略通皮毛罷了。」莫默擺了擺手,比較低調的說。

「哪裡哪裡,今日你亮出七隻煉獄雪豹,那場面真是震撼人心啊,怪不得你敢在唐瀟那裡鬧事,原來你的底牌有這麼多。」唐偉循序漸進,扯出自己好奇的話題。

「湊巧而已,當時我太衝動,讓二位見笑了。」莫默嘴上雖然這麼說,心裡想的卻是「老子豈止七隻煉獄雪豹,還有三個沒放出來呢。」

「見笑?豈敢見笑。如果不是怕亂了輩分,我都要對妹夫膜拜了。嘿嘿。」唐偉雖然做了不少有關妖獸的生意,但平時還真沒見到什麼強大的奴獸師。加上道天帝國的道修們也不屑於研究奴獸之法,所以,他連一隻妖獸都沒有奴役過。

「三哥不必妄自菲薄,你與二哥已經是同輩中的佼佼者,何必恭維封魔。」唐茵也知道唐偉沒安好心,所以出言替莫默解圍。

唐偉尷尬一笑,想問出的話又憋了回去,就在這時,龍譽拍賣行的下人已經出來了。

「三爺,您讓我找的東西,我已經找來了。」

唐偉側目拿過下人手上的乾坤袋,先在其中探索一番,隨即快意的把材料和靈藥拿了出來,「妹夫,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莫默痛快笑納,「多謝美意。」

討到好東西后,莫默心情確實不錯,順著櫃檯繼續往裡面走去,看看還有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而一旁的唐權卻按耐不住了,「我說老三,你的鬼心思可不少啊?」

唐偉神情一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二哥就沒有私心么?」

唐權瞅了唐偉一眼,沒有直接回答,也沒有反駁。

莫默和唐茵若無其事的東轉轉西轉轉,也不多說什麼。

等沿著櫃檯快要轉完的時候,莫默眼睛一亮,突然發現一個寶貝——水月骨。

唐茵見莫默把目光停留在一件東西上,也順著莫默的目光看去。

唐偉和唐權快步走到莫默身邊,也一臉的好奇。

「妹夫對水月骨感興趣?」唐偉忍不住問道。

當初桑益壯答應過匡柔,如果有機會的話,會送給匡柔一個水月骨。

而匡柔最後卻成為了莫默的女人。

莫默睹物思人,忍不住想起了與匡柔分別時的場景。

「不知這水月骨值多少錢?」莫默開口問道。

「啊,這個……」唐偉面露難色,「這個水月骨是非賣品,在拍賣行里放了很多年了,因為它有讓人青春永駐的功效,所以放在這裡,寓意龍譽拍賣行不忘初心,永不消逝。而且——」

「而且怎麼樣?」莫默急忙追問。

「而且,這個櫃檯是凝神石密封打造的,就算是大長老過來,也取不出其中的水月骨。」

「哦?凝神石?」莫默心中一驚,這可是製作五級傀儡的材料啊。

「是凝神石啊,妹夫對凝神石也有興趣么?」唐偉忍不住問道,「據說凝神石有凝神靜氣的功效,但據我所知,它並未有那種功效。唉,說來這謠言真是奇怪啊。」

站在一旁的唐茵和唐權,早就知道唐偉這裡有一個水月骨,在唐家,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據說最開始得到這個水月骨的人,是唐衍的母親,也就是他們的祖母。

唐衍的母親生前是元化城出名的美女。幾乎窮極一生,來尋找保住容顏的辦法。但是,天意總是弄人,直到她年老色衰快要隕落的時候,唐衍的父親才找到了一個水月骨。

所以這個水月骨就用不上了。

那個時候龍譽拍賣行還是唐衍的母親所管,因為青春永駐已經做不到了,所以一氣之下,集眾人之力把水月骨封存在這裡,以警示後人順應天道,不要逆勢而行,做些無用之功。

「我並未見過凝神石,也沒有見過水月骨,這兩樣東西,對我確實有點用處。」莫默不知道其中故事,所以大言不慚的表明心意。

此言一出,別說唐權唐偉,就是唐茵都臉色大變。

先人遺留之物,怎能有覬覦之心?這可是大不敬的想法。

「這兩件東西,恕我不能做主,妹夫還是不要想了。何況,就算我能做主,你也拿不到其中一分一毫。為了這個東西,唐家的人還集聚在這裡一次,人人使出渾身解數,也沒有打開這塊凝神石……」唐偉不厭其煩的解釋,同時臉色也漲的通紅。

「封魔,我們還是看看就好了,這是祖母留下的禁制,後人已經無法開啟禁制了,而且這塊凝神石的年代更加久遠,都不知道是哪位先人傳到祖父祖母這裡了。」唐茵也在一旁提醒。

「是么,唐家無人能夠打開凝神石,取走水月骨?」莫默心中好奇。

「豈止,老三還因為這個賺了不少錢呢,不過現在知趣的人多了,這個錢也賺不到多少了。」唐權忍不住插嘴。

「賺取錢財?既然此物取不出來,又不能拍賣,那靠什麼賺錢?」莫默有些不解。

說到這裡,唐偉就有些慚愧了,清了清喉嚨,「元化城很多老人都知道我這裡有這麼一個禁制,所以之前慕名而來的人也很多。龍譽拍賣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凡是來嘗試打開這個禁制的人,都要繳納一百個大珍珠作為賭注。哈哈,我管理這裡這麼多年,嘗試的人已經不計其數,不過……」

「不過沒人能夠成功是吧?」莫默終於明白了其中玄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