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連榜都沒上的人怎麼可能錄取厚德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長林峰從人群中走出來。得知池沌未上榜后,他特意前來嘲笑他。

「小弟,你連榜也沒上?」谷千豪問。

「嗯,榜上沒有我的名字。」池沌心知,不只是池沌這個名字也沒有,廖淳的名字也沒有。

谷千豪立馬鼓掌相慶:「沒有就好。走,跟我回汐國當碧潮閣的真傳弟子。」

「都這樣還要顧及臉面嗎?還碧潮閣的真傳弟子。真是賤民!」長林峰大肆嘲笑道。

「喂,你誰啊?嘴巴是用來拉屎的嗎?說話那麼臭!」谷千瞥向長林峰。

「你個賤民也配知道本公子的名諱!滾回你的汐國去!」

「大哥,他就是我跟你說的傻逼長林峰。隨便玩他兩下,不死就沒大事。」池沌在谷千豪身後說道。

「原來他就是欠你十萬兩黃金的長林峰啊,還真不能殺啊。反正今天撞上了,順便把錢給還了吧。」谷千豪走到長林峰身前,手拉住他的袖子。

「誰欠你錢!」長林峰聽到那十萬兩黃金就想到這些天所受的酷刑,不由一怒,把袖子甩開。

「看樣子你是不想還啊。行,反正桂園今天有各公府蒞臨,就讓你家裏人拿錢來贖你吧。」谷千豪得意的笑了笑。

「怎麼?你敢動本公子?你可知道我長林公府的厲害!你······」

還沒等長林峰說完,谷千豪就把他倒吊在身旁的古樹上。

長林峰一開始不知所措,然後憤怒道:「上!給我弄死他!」

韋富進、韋方勇和公府家丁一起氣勢洶洶地沖向谷千豪。

谷千豪搖了搖頭:「白費力氣。」

幾乎就是那麼一眨眼的時間,所有人都倒下了。

「你們兩個趕緊回公府拿錢來贖人。得快哦,我一刻鐘就剝你們公子一件衣裳,你們不想看到你們公子被裸吊在樹上。被桂園所有人的觀賞吧。」

韋方勇、韋富進兩人並沒有回公府。而是第一時間找到長林公府派的長老代表。那個長老聽了兩人的敘述后,暴跳如雷,直接破門而出趕赴救人。

谷千豪看着面前暴怒無比的長林公府長老,只是簡單的說了句:「錢帶來了嗎?」

「帶你媽蛋的錢,拿命來!」長老喚出劍兵,斬殺而來。

又是一眨眼,長老也被倒吊在古樹上。臉上儘是拳印,兩個眼圈黑的像抹了炭灰一樣。

「沒帶錢,也敢來我面前叫囂。你挺六的呀!」谷千豪用刀鞘捅了捅那個長老,讓他在空中飄蕩。

「你竟敢侮辱我長林公府,你死定了。」長老大怒道:「等著公府的報復吧。」

「一刻鐘時間到了。」谷千豪看了看太陽,接着拔出了那柄唐刀。

虛空一揮,長林峰的一層衣衫一分為二,落到地上。

谷千豪看了看那個長老,道:「你最好別說話,因為你說一個字,我就斬你一層衣服。」

「你敢!」

「唰!」長老的外兩層衣服掉落,只剩下一層薄稀的的白綢內衣。

「你~~~」

「唰!」最後一層衣服被谷千豪斬開。

四十多歲的長老被人這樣羞辱,被像一個初生嬰兒般展露在眾人面前,有些女生趕忙遮住眼睛。

「唉,自作孽。都說了讓你別說話,你就是不聽。」谷千豪笑道。

長老臉上羞愧得發紅,恨不得自盡於此時。

一刻鐘之後,長林鋒只剩下一層衣物。長林公府的人也火速趕來。

「錢帶了沒有?」谷千豪問。

長林公府的人連忙回答:「帶了帶了,這是萬通錢莊十萬兩黃金的憑票。」

「算你們識相。」谷千豪示意池沌上前,池沌拿出借條與之交換。

「沒什麼問題吧?」谷千豪問。

「有哥在,他們不敢玩陰的。」池沌答道。

「我們已經還錢,現在能否放了我家公子和長老?」長林公府的人急切問道。

「當然。我可比你們講信用。」谷千豪抽刀又收刀,吊繩隨回鞘聲而斷,那兩人重重摔在地上。

長林公府的人忙給他們穿上遮身之衣。

「你給我等著,長林公府不會放過你的。」長林峰不顧下人的遮攔,狠狠指著谷千豪說道,「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下人趕緊封住長林峰的嘴巴,連連下跪磕頭道:「我家公子年少無知,冒犯了少閣主。實在抱歉!這是薄禮,還望笑納。」

一群人拉來一車的酒,壇壇都是窖藏五十年的桂林三花。

「聽聞少閣主好酒,這是公爺為您準備的。還望原諒長林公子的冒犯之舉。」

「我可聽見了,他要找人殺我。說好了啊,隨時找人殺我。要是我回汐國時沒碰上一個殺手,你長林公府會不得安生。切記,切記。」谷千豪邪笑道。

「什麼?」長林公府的人臉色都白了。

「對了,池沌是我兄弟,你們找他麻煩就是不給我面子。你們知道該怎麼做吧?」

「知道的知道的。長林公府斷然不會加害池沌公子。」長林公府的人磕頭道。

「行了,你們可以滾了。」

「是!是!」長林公府的人連滾帶爬地帶着人離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安排好兩頭玉爪海東青幼崽后,幾人繼續向前出發探索靈島。

靈島上的靈藥很多,上次眾人只挖走了一部分。

如果將這島上的靈藥全部開採出來,送去衛城售賣,起碼能換來大幾千兩玄金,到時候再加上其它渠道的積累,林氏就可以再買顆凝神丹了。

想到這裏,眾人心頭一陣火熱。忍不住興奮起來,臉上洋溢出抑制不住的笑容。

誰會嫌凝神丹多呢?

這座靈島就是一座寶庫!

隨後,眾人興奮地搜颳了一遍靈島,將成熟的靈藥都挖了起來。

收割完成熟的靈藥后,靈島上有不少還未成熟的靈藥,只要不竭澤而漁,靈島上的藥材可以做到持續產出。

再由林世谷適當開闢一些葯田種植靈藥,這座靈島未來每年能穩定給林帶來上千兩玄金的收入。

離開靈島時,眾人共計採挖了價值數千兩玄金的靈藥,此外還有一頭二階妖獸屍體,兩頭海東青幼崽。

其中最珍貴的,是兩頭海東青幼崽,玉爪海東青血脈與蛟龍相當,將來成長起來,是鎮族神獸,價值不可估量。

夜晚,幾人悄悄回到族中,沒有驚動族人,將靈藥充入族庫后,各自回去了。

林氏很快就會去衛城開靈材店,這些靈藥日後會由外務長老林世觴,分批運到店中銷售。

……

接下來的日子,林青山白天處理各種族務,晚上煉化真元,過得非常充實。

時間一晃而過,白河兩岸,早春時節種下的稻穀已經一片金黃,陸續開始收割。

族地西部,矗立着五座高大的高爐,還有兩座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

高爐鍊鋼已經成為了林氏的主要經濟支柱,一爐百鍊青鋼,能給林氏帶來上十兩玄金的收入。

錢氏的銷售渠道在迅速打開,低於市場價一層的百鍊青鋼,很受歡迎,現階段根本不愁銷路。

事實上,只要兩家願意,價格可以更低,更具競爭力,但那會引起別人的疑心,為了穩重起見,錢家沒有這麼做,也沒有一股腦鋪開銷售渠道,而是慢慢釋放高爐鍊鋼的市場潛力。

林青山計劃入冬之前,將高爐擴建至十座,到時候,高爐鍊鋼項目每年能給林氏帶來數萬兩玄金的收入。

這差不多是高爐鍊鋼項目的極限了,不是商品沒有競爭力,而是錢氏的銷售渠道終究是有限的,要想進一步開拓市場,需要與之匹配的武力保障,否則根本守不住自己的產業。

即便如此,每年數萬兩玄金,已經很可怕了,一般凝神世家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收入,放之紫府世家也算翹楚,這是林氏崛起乃至更上一層樓的依仗!

靈島被佔據下來之後,因為赤須靈鯉不宜讓太多人知道,靈島暫時只對在場的七人開放,今後登島或者離開,都得在夜間進行。

如果要增加新的族人進來,必須通過族老和族長的一致同意。

因為不能讓族人上島,所以靈島的靈脈暫時不做大開發,僅由陳世谷開闢少量葯田,種植一些靈藥。

事實上,一階上品靈脈的靈氣也是有限的,平時需要供應林世震修鍊,靈藥生長,還有湖裏的靈鯉群繁衍,都非常消耗靈氣。

再開闢靈田,靈氣會出現短缺。

在林青山看來,與其開闢靈田,還不如讓赤須靈鯉群擴大繁衍。

赤須靈鯉的價值比靈田靈谷高多了!

林青山計劃用百鍊青鋼煉製鋼絲網,把靈島四周的水域圍起來,將湖裏的赤須靈鯉圈養起來,每天用靈谷餵養,加快靈鯉群的繁衍速度。

在發現赤須靈鯉群后,林青山就讓林常鑄去靈島周圍,摸清了赤須靈鯉的情況,總共有一百零六條。

其中成年的靈鯉有三十多條,這個數量,一次捕撈二十條起來完全沒問題,不會影響魚群繁衍。

他讓林常鑄組織族人煉製了一批鋼絲網,獨自秘密送去靈島把周圍水域圈起來,將赤須靈鯉群趕了進去,圈養起來。

這樣做,一來是能防止個別靈鯉跑出龜背湖或者在湖邊遊盪被人發現,二來是幫助靈鯉群繁衍壯大。

赤須靈鯉在繁衍時,每次產籽可達數百枚,但最後能孵化成功並成長起來的不多。

龜背湖裏還有少數其它種類的靈魚,一些性情兇猛的靈魚會捕食赤須靈鯉幼體。

將靈鯉圈起來,能有效保護幼體的成長。

最好的辦法是將整個龜背湖探查一遍,擊殺掉所有能對靈鯉產生威脅的妖魚。

但現在林氏沒有那麼多人手,也不宜如此大張旗鼓地干。

所以暫時只能用鋼絲網隔起來圈養,麻繩網不行,有些兇猛的妖魚能把麻繩咬斷,只能用青鋼。

煉製鋼絲網的青鋼要求沒鑄造武器的青鋼高,可以少融入些秘銀,成本更低。

而且林青山一直在不停地組織族人擴建高爐,加大百鍊青鋼的產量,錢氏的銷售潛力也不是一口氣全部就能釋放出來的,林氏在滿足錢氏的銷售渠道供應后,本身也不缺青鋼。

將靈鯉圈養起來之後,林青山還讓林世谷時常帶些珍珠靈米,當作飼料餵養靈鯉,大大加快了靈鯉的成長速度。

對靈島的開發暫且如此。

其實,最好是能在靈島上佈置一道聚靈陣。

還是那個問題,林氏沒有陣法師,更難受的是,有錢也不行,這兩道陣法必須由信得過的人佈置,所謂信得過的,就是包括林青山在內,對靈島的情況知情的七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