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仙子,先自我介紹一下,在下龔自珍,珍寶閣是我龔家的產業。」

「怎麽認出我的?」蕭楠倒是不在意龔自珍的身份,只是奇怪,他是怎麽識破自己身份的。

「蕭仙子大概是久離人群所以不知道,仙子現在的大名在水藍幽海可是如雷貫耳,再配上先前傳過來的仙子畫像,就算是先前不知道的,現在也認識了。在下湊巧,在打鬥中見過仙子一面。」打鬥時猛然發現還有人隱藏在附近,哪裡肯放鬆,就分出了一部分神識一隻悄悄關注著,當看到來人是蕭楠時,還嚇了一跳,畢竟當年因為風柳依變裝成蕭楠,直到渡劫時,被劫雷劈回原樣,這件事情鬧得很大,就是後來風柳依藉助傳送符逃離以後,不管是御劍宗的修士,還是霸王團和錦豐團,甚至還有化形期的妖獸,都在尋找風柳依的蹤影,可是找不到人不說,後來還時不時的傳出來又有妖獸蛋被吸幹了靈力,每一次出現的人都不相同,這也證實了風柳依手上有能變成另外一個人,並且連氣息都相同的秘法,現在看到蕭楠出現,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糟了,怕是今天就要折在裡面了。一心二用的結果就是龔自珍接連受傷,身處下風。

時間久了,看到蕭楠始終沒有出手,也就放下了一兩分,專心應對眼前的對手,直到後來事情解決完也沒有見隱藏在海水裡面的蕭楠出現,就明白了蕭楠的目的並不在此,直到後來看到悄悄跟在自己身後的蕭楠,心情還忐忑不安,直到後來接近島嶼,見到更多的行人,才發現蕭楠從海水裡走出來,變成了一個普通男子,於是心中就明白了,這個是消失了十年之久的蕭楠本尊。

第一百五十三章:

蕭楠來到華明島上東西最齊全的珍寶閣,就有築基期的小二熱情的迎了上去。

「這位公子,需要買些什麽?我們這的東西是最全,價格也是最公道的。」

蕭楠現在的修為增長太快,也是因為當時被狐呈真君逼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這才冒險煉化了盧明順的金丹,修為從原先的築基中期一下子就升到了金丹初期,雖然心境上暫時沒有問題,但是蕭楠始終認為,當時急功近利得來的修為,始終不如自己慢慢修鍊的來得踏實,後來又經過一場生死大戰,心境又上生了許多,十年修為突破了一個大階,這可以說的上是不可置信了,蕭楠一貫低調,又加上總是無緣無故的就有麻煩上身,所以,現在倒是不急著修鍊,打劫了狐呈真君的儲物袋,裡面的東西就屬靈石最多,一時倒也不用為靈石發愁,當然還有不少高階靈草,有用的已經被蕭楠這些天閉關,煉成了需要用的丹藥,現在蕭楠身上最缺少的東西,就是需要購買大量的稀有礦石和材料,來煉製適合自己用的本領法寶。

蕭楠拿出一張單子,遞到小二手中,道:「我需要買這單子上需要的東西,你看看,你們店裡有沒有?」這裡的修士修為普遍都在金丹初期,以蕭楠現在的修為,倒也不怕有人使壞。

小二拿著單子粗略的一瞧,東西倒是不多,但是都很值靈石,看著上面一遛的稀有材料,心跳都慢了半拍,恭敬地道:「公子請稍等,這單子的數額巨大,小的做不了主,這就讓我們管事的來相商。」

蕭楠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要是這珍寶閣能一下子把自己需要的煉器材料都集齊,就算是多等片刻也沒什麽,逐端起珍寶閣招待貴客用的靈茶抿了抿。

沒等多長時間,小二就從裡面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一位看似凡人五十多歲精瘦老者,想來這就是這珍寶閣的管事了,眼睛飛快的掃了一下,好傢夥,想不到這小地方的珍寶閣管事,竟然是位金丹後期的修士,蕭楠看到這心中一喜,修為越高表明裡面的東西越值錢,那樣豈不是說明,自己需要東西住在這裡找到的機會更大些,心中不由的有些期待。

管事還沒有近前,就雙手抱拳,道:「讓貴客久候,小老二怠慢了,公子請。」說著做了個請的姿勢。

蕭楠在這個金丹後期的管事面前不敢放肆,起身和這管事寒暄了幾句,這才進入正題。

管事仔細地看了一下單子上陳列的極品材料,本來就不大的小眼睛眯了眯,不知道又是哪家的公子哥出來採辦,上面記載的一樣樣都很稀有,真是好大的手筆啊!今個又能賺上一筆了,道:「這上面單子上的東西有倒是有,但是並不全面,像是七星寶樹、寒精玄鐵和火精絞沙這三樣沒有外,單子上的其餘物件都很齊全。」

蕭楠聽到這個消息,心情很是激動,原本就沒對這小地方抱多大的希望,抱著能收集一點是一點的想法,才走進這個珍寶閣的連鎖分店,現在在這裡收集了一大半,只差了七星寶樹等幾種稀有的材料,只要集齊了,就能煉製本命法寶,帶是可以讓師傅幫忙尋找一下,畢竟剩下的這幾樣材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這就需要機緣了。

「東西我都要了,勞煩幫我包起來。」

管事吩咐了一聲身後跟著的小二,道:「好好招呼公子。」又看向蕭楠,雙手抱拳,又道:「公子稍等片刻,小老兒這就去取東西。」

從珍寶閣出來,蕭楠心情大好,就連腳下的步子都輕上三分,只是還沒有走多遠,就感覺到身後有尾巴跟了上來,難不成是珍寶閣的人?在閣內看自己眼都不帶眨一下的花了三百塊中品靈石,就覺得有利可圖,夥同他人準備發一筆?

蕭楠面色如常,只是行走的步子又加快了幾分。看到前邊不遠處有個深深的巷子,估摸著身後尾巴的距離,等那人看到自己后就疾步走了進去。

那人見蕭楠走得很快,就趕緊跟了上去,走到巷子口,就意識到自己可能被發現了,就想著趕緊離去,還沒有轉過身來,就被一股大力踹進了巷子里。

蕭楠見那人從地上爬起來,這才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眼睛散發著危險的光芒,一步一步的慢慢逼近,直到那人已經退無可退,整個背部都緊緊地貼在牆上,這才停了下來,看他的衣著打扮,只是一個普通的修士,但是脊背卻隱隱向前彎曲,由此斷定眼前這個築基期的修士,只是別人跟前服侍的。

蕭楠冷笑一聲質問道:「沒有話要說嗎?」雖然自己想著四處尋找一下煉器材料,並且在這一段時間裡,好好的歇上一歇,但是並不代表上門找麻煩的就能原諒,想著這人要是回答的不能讓自己滿意的話,蕭楠現在時間充足,倒是不介意親自逼問一番。

那人見蕭楠眼中的眼中的冷意不減反增,就知道事情不妙,趕緊解釋道:「蕭仙子,是我家公子尋仙子有事相商,就派小人前來相請,失禮之處還望海涵。」說著躬身行了個禮。原先心中還不服氣,這個小島上又能有什麽大本事的人?要是真的本領超強,早就去了別的島嶼發展,那裡會留在這裡,雖然這裡也不差,但是和十大島嶼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你家公子是誰?」蕭楠聽到此人點破自己的身份,心中大駭,心中並不懷疑這人的說法,奇怪的是自己一直都沒有露出來過真容,到底是誰認出來了自己?這些易容的面具都是師叔送給自己,難不成他也在這?想到這心中一喜,看著這人必須的見上一見。

「見了就知道,仙子請。」

蕭楠見這人沒有細說的打算,想著很快就要見到來人,到也不再糾結,要是此人口中的公子是自家師叔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就算是他人想要暗算自己,以現在的實力,只要不是元嬰期的真君,蕭楠有自信,能平安無事的走出來。

蕭楠隨著來人走進了珍寶閣旁邊的靈草鋪子,裡面的人見到那人領著蕭楠進來,沒有一人上前阻攔,各自該幹嘛幹嘛,就像是沒有看到一樣,二人就這樣一路直接走進了後院。

那人走到一間房門前停下,道:「公子,蕭仙子來了。」說完也不停留,自古躬身退出了院子。

蕭楠看著這人的規矩,像是大家子出來的,但是沒有見到來人,心中的戒備不敢放鬆,雙眼緊盯著房門,心中希夷著,來人到底是不是師叔?就在這時,房門從裡面伸出來一隻手把門慢慢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位公子。

「怎麽是他?」心中嘀咕著,看著從房門裡走出來的公子,就是蕭楠在海上遇到的那位,就是不知道他是怎麽認出自己的。開口問道:「找我有事?」

「蕭仙子,先自我介紹一下,在下龔自珍,珍寶閣是我龔家的產業。」

「怎麽認出我的?」蕭楠倒是不在意龔自珍的身份,只是奇怪,他是怎麽識破自己身份的。

「蕭仙子大概是久離人群所以不知道,仙子現在的大名在水藍幽海可是如雷貫耳,再配上先前傳過來的仙子畫像,就算是先前不知道的,現在也認識了。在下湊巧,在打鬥中見過仙子一面。」打鬥時猛然發現還有人隱藏在附近,哪裡肯放鬆,就分出了一部分神識一隻悄悄關注著,當看到來人是蕭楠時,還嚇了一跳,畢竟當年因為風柳依變裝成蕭楠,直到渡劫時,被劫雷劈回原樣,這件事情鬧得很大,就是後來風柳依藉助傳送符逃離以後,不管是御劍宗的修士,還是霸王團和錦豐團,甚至還有化形期的妖獸,都在尋找風柳依的蹤影,可是找不到人不說,後來還時不時的傳出來又有妖獸蛋被吸幹了靈力,每一次出現的人都不相同,這也證實了風柳依手上有能變成另外一個人,並且連氣息都相同的秘法,現在看到蕭楠出現,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糟了,怕是今天就要折在裡面了。一心二用的結果就是龔自珍接連受傷,身處下風。

時間久了,看到蕭楠始終沒有出手,也就放下了一兩分,專心應對眼前的對手,直到後來事情解決完也沒有見隱藏在海水裡面的蕭楠出現,就明白了蕭楠的目的並不在此,直到後來看到悄悄跟在自己身後的蕭楠,心情還忐忑不安,直到後來接近島嶼,見到更多的行人,才發現蕭楠從海水裡走出來,變成了一個普通男子,於是心中就明白了,這個是消失了十年之久的蕭楠本尊。 章召遠信心滿滿地離開了這裏,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離去不到三分鐘,便有兩個匆忙的人影來到了這裏。

“看來人已經逃離了,也不知是誰?”許川自言自語一句,打算繼續搜尋,但回頭卻看到了坐在地上不動的殷巧巧。

“剛剛休息的還不夠嗎?你再這樣坐着,小心恐怖從後面把你給弄死了。”許川恐嚇少女一句,不過卻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反正這個恐怖場景沒有恐怖,我們小心貓就行了,再去其他地方亂撞,遇到貓怎麼辦?”殷巧巧紅着臉解釋一句,然後把頭埋進了腿裏,似乎有些不大舒服。

許川見她這幅模樣,大致猜到了殷巧巧不願走動的原因。

一個人在經歷過很恐懼的事情,接着來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就老是想要停下來休息,而殷巧巧,便是這種情況。

因爲纏了許川很久很久,殷巧巧終於得到了困住自己那個問題的答案。

答案裏的殺害同伴,靠吃自己最親密的人的肉讓殷巧巧感受到了極大的不舒適,對於她而言,雪山中發生的事比她經歷的任何一個恐怖場景都要驚悚,她真的被嚇住了。

也不怪殷巧巧心裏承受能力差,畢竟這個問題不適合她回答,本以爲恐怖就是怨靈厲鬼索命的她,根本想象不到人性究竟能扭曲到什麼地步。

儘管這只是一個故事。

也許是見到有住戶能夠獨自逃離牢籠,此時的許川也不怎麼擔心其餘人無法順利逃離了。

“至少確定了殷巧巧不是貓,她手裏還有道具可以保護自己,我也算完成自己的任務了,至於其他人,就看自己的造化吧!”許川心中默唸一句,然後找了一個臺階坐了下來。

金給他的任務是保護住戶安全迴歸,最低目標就是就是保證有一個能安全回來。

“嗯?塗猛?”章召遠走了不到十分鐘,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你也這麼快?”章召遠不等塗猛說些什麼,直接問了一句。

在章召遠的眼裏,這個看起來魁梧的壯漢應該不擅長推理纔是,解題速度堪比自己,未免有些嚇人。

“那難題也就這樣,我隨便想了一下便猜對了,也許是我運氣好吧!”塗猛謙虛地摸了摸頭。

“哦!這樣啊。”章召遠聽到這個回答之後,可算是把心放下來了。

“既然你我都成功脫逃,那麼貓就鎖定在其他三人身上了。”塗猛語氣變得嚴肅起來,“孫寧這人雖然口碑不好,但能力卻不亞於你我,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應該也逃離了牢籠,那麼現在就剩許川小子和那女孩了,不出意外,貓應該是那女的了。”

塗猛按照百樓住齡時間長短進行分析,猜測殷巧巧是貓。

然而章召遠卻微微搖頭,不大讚同地說道:“孫寧比他倆要強那是必須的,但你說許川比殷巧巧厲害,我卻不敢苟同。殷巧巧雖然經驗比許川要少,但別忘了,許川進這裏是想靠我們混過去的,能力可想而知,或許那小子正因爲突如其來地被困而大喊大叫呢!”

話語雖有貶低許川的意思,但卻很合塗猛的意,之前許川囂張的模樣讓塗猛很不爽,尤其是最後隨手把道具丟給殷巧巧,更是讓塗猛怒火中燒。

你小子不過是個有些關係的新手,手裏有個寶貝不願意珍惜,非要裝出一副闊綽的模樣送出去,除了討女孩歡心估計什麼都不會了吧。

這是塗猛心目中的許川。

事實上,許川並不是富裕纔看不上金給的道具,要不是爲了完成金給的任務,他都不一定會接過那個道具。

對於擁有能力的許川來說,拿着道具進入恐怖場景試煉,會損失大量的樂趣。

“好了,別說那個小子,現在我們快點行動,爭取在貓出來前再找一人入夥,這樣纔可以大大提高自己的安全。”章召遠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了口,得到塗猛贊成後,兩人也開始了瞎轉悠模式。

“這題目裏的陷阱真多,差點就玩完了。”孫寧嘀咕一句,然後推開了大鐵門,開始往深處走去。

困住他的難題也是一道問答題,不過和殷巧巧的難題不一樣的是,孫寧的題目有很強的目的性。

題目描述的是連環殺人案件,三次案件都明確指示出了兇手,但兇手每一次都不一樣。

在孫寧最初的猜測裏,這是模仿作案或者說是同夥作案,兇手一共有三個,把他們全部寫下去就行了,不過在檢查的時候他又推翻了這個假設。

致摯愛:給你一生的戀愛 因爲殺人案出現了屍體三分鐘自焚乾淨的語句,孫寧終於把靈異因素考慮了進去,最後結合被害人的身份,找到了最終的殺人兇手。

殺人兇手是一件紅衣服,它是一個女孩的外套,三位被害人對於那個女孩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愛好賭博的繼父,人販子,落後山村裏的二傻子,三個身份串聯起來,很容易聯想到一出悲劇。

女孩掙扎反抗死在二傻子手裏後,怨氣附加在了自己的紅外套上,而那些殺人的兇手,共有的特徵就是殺人時穿了那件紅色外套。

所以孫寧最後寫下的殺人兇手,便是題目中二傻子晚上夢囈的那個名字。

“這題目的挑戰性也不錯,成功浪費了我不少時間,不過還好,沒有變貓就行。”孫寧再次感慨一句,繼續着自己的探索之旅。

移動着的兩方很快就撞到了一起,在一番相互確認之後,孫寧,塗猛和章召遠三人形成了一個小聯盟。

此時的殷巧巧還和許川停留在原地休息。

每個人都以爲自己是老鼠,那麼問題來了,誰是最後一個出來的,他是否知道自己是貓呢?

還是說,有人在撒謊! ?第一百五十四章:

「龔道友有話不防直言。」蕭楠才明白龔自珍早就知道了自己曾經跟隨在身後的事情,畢竟當時是自己做的不光明,儘管沒有惡意,但是還是欠他一份人情的,所謂人情債難償,要是在不妨礙自己的情況之下,能幫到一二的話,蕭楠也不會介意。

龔自珍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直言道:「在崇明島附近的海域里,發現了一個上古時期就存在的修士洞府,半個月後,將會有大批的元嬰修士前來,我想邀請你組隊去探一探。」就算是修為不夠,蕭楠能從狐呈真君手底下逃出來,可見瞬移神通的威力,那麽,就算是碰到了危險,不能抵抗總能跑吧。

還沒有修士踏足過上古洞府,蕭楠聽了也有些動心,但是理智還在,並沒有第一時間就應承下來,去裡面的收穫雖大,但是風險也不小,更何況還是上古時期的修士洞府,那時的修士可是很喜歡圈養妖獸的。

龔自珍見蕭楠目漏遲疑,心中也開始打鼓,隨即又道:「現在不管是修真功法還是煉器手法,都與上古時期不可同日而語,要是在裡面找到傳承之地,得到前輩們的傳承,那以後的道路將會少走很多彎路,再者,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一路上充滿荊棘危險,但是也充滿了機遇,就看個人是怎麽把握的了。」也不知道是想說服蕭楠,還是想給自己添些底氣。

蕭楠不為所動,比起那些資源,還是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要是連命都沒有了,就算是有再多的修鍊資源,自己也用不了啊!蕭楠剛從生死線上掙扎著活了過來,現在可不想再去那麽危險的地方冒險。

「聽著卻是很動心,無奈現在沒時間啊!龔道友還是另尋他人吧!我到現在連本命法寶都還沒有煉製呢!」蕭楠委婉的拒絕,理由還很充足,本命法寶因為需要用到心頭血祭煉,又是在丹田中蘊養,這才能和修士本身心神相連,使用起來相當於修士的左膀右臂,這種親密度,就算是祭煉成功后的品級不高,使用起來也比其它高階法器更得心應手。

龔自珍既然想說服蕭楠,哪能不做些準備,道:「要是我用七星寶樹的枝椏作為報酬,聘請你呢?」說出來這話時,一臉肉痛,這七星寶樹還是煉製本命法寶時,尋找了好久,又花費了大價錢的靈石,又假借父親的名義,才從珍寶閣發起的拍賣會上弄來的,自己只用了一小截,還有大半剩下來,要是能用這些七星寶樹的枝椏換來蕭楠通行的話,也不算太虧。

作為龔家的庶子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自己努力以外,還要時不時的算計才能從家族中獲得更多資源,現在龔家的嫡子,同父異母的弟弟修為也到了築基後期,那些老傢伙吞了自己孝敬的那麼多東西,現在居然為了還沒有結丹的弟弟,已經開始慢慢疏遠自己,說是為了家族不起禍亂,其實不過是嫡母許諾的東西更多而已,真當自己是哪個不諳世事的弟弟不成。既然現在被嫡母防範忌憚著,要想再像以前那樣似得從家族那裡獲得資源,只怕是難上登天,現在自己無意間知道上古洞府這個消息,還不如拼一把,是成龍直衝天際,還是成蟲碾入塵埃,都是自己努力爭取的結果,到時候一切責任自己承擔。

蕭楠不知道龔自珍心中的想法,只想著玉簡上關於七星寶樹的記載,七星寶樹曾經是天地靈根之一,是最適合煉製木靈根使用的法器,現在的修真界靈力日漸稀薄,已經不適合七星寶樹生存了,現在市面上流通的七星寶樹,也是以前砍伐遺留下來的,可謂是可遇不可求,蕭楠當時決定用這東西時,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念頭,要是尋不到,也已經想好了替代的物品,只是在使用木靈力時,其它的木屬性材料略遜七星寶樹而已,現在聽到龔自珍有實物相贈,心中剛壓下來的心動又冒了出來。

龔自珍不想失去這個關乎以後命運的機會,要不是碰到有瞬移神通的蕭楠,就算是知道這個消息,也只有望洋興嘆的份,現在見到蕭楠有些心動,覺得事情還是大有可為的,再接再厲的道:「其實我們跟在元嬰修士後邊,就算裡面有危險,有元嬰修士在前面打頭陣,就少了很多危險,這樣後邊的我們就在更加安全,再加上不輸於元嬰期速度的瞬移,就算打不過跑還是能跑得過的吧?更何況,裡面還有可能找得到你需要的另外幾樣煉器材料。」

冷酷魔王你好麼 蕭楠眼神閃爍,不得不說龔自珍說的的確讓人心動,要是真的能在裡面找到其他幾樣看煉製本命法寶的煉器材料,就算是有危險也不怕,就算瞬移跑不過,還能在最後關頭進入空間躲避,蕭楠實在是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思慮過後,鄭重的點了點頭,答應了龔自珍的請求。

「十天後他們就會出發,我們還十天後在此相聚,不見不散。這個是那上古洞府的信息,我從父親那裡偷偷刻制的,送給你了。」龔自珍說完把玉簡交到蕭楠手中,就趕緊離開了房間,像是怕蕭楠反悔似得,離開的速度飛快。

蕭楠從玉簡當中了解到,裡面只是簡單的刻錄了一部分的地形,還是上次他父親進入秘境之後探找過的地方,還有遇到的一些等級不低的妖獸,後邊更是連這些妖獸的罩門都記在了上面,倒是一份珍貴的資料…….

原來這上古洞府是這一帶海域的一名元嬰修士巡察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地方,因為是未知區域,為了安全起見,他又邀請了幾位好友前來一同探索,其中一名修士就是龔自珍的父親龔豐原真君,只是幾人出師不利,只是進入裡面一小片區域,就因為分散探索,分散了力量,就被這裡面的妖獸當成了獵物獵殺,知道損失了過半的修士,剩下的幾人才凝聚在一起,最終從裡面走了出去,就算是沒有進入裡面多深,生還下來的幾位元嬰真君也是收穫頗豐,於是才有了這一次的探索,只是這一次去的人數比較多,除了上次從裡面出來的修士以外,還有他們花重金召集來的幫手,看來這一次他們所圖不小。

蕭楠準備了十天,在這小島上補充了不少好東西,看著天色已經不早了,這才來到當時二人相約的那個房間,推門進入,龔自珍和另外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已經等在裡面了,看到蕭楠準時出現,龔自珍為不可查的鬆開了口氣,這才拉著身旁的修士一同上前見禮。

「蕭仙子,這位是在下的好友朧化真人,真人,這位就是我曾經向你提起的御劍宗千劍鋒的弟子蕭楠。」

蕭楠沒想到龔自珍還請了別人,心中就有些不快,要是在裡面只護著龔自珍,就算是速度慢些也不顯,但是瞬移的時候帶著兩個人的話,那就有些牽強了,心中不快,臉上並沒有帶出來,還禮道:「見過朧化真人。」只是哪位朧化真人鄙視的小眼神是怎莫回事?誰來為我解惑?

「蕭仙子客氣了。」朧化真人敷衍了事,見到蕭楠的第一眼,只是看著容顏貌美,還有些面熟,還以為是龔自珍受不了以前膩膩歪歪的鶯鶯燕燕才妥協帶來的,於是看著蕭楠的眼神就有些不屑,聽到龔自珍的介紹,也只是想著敷衍一下,直到龔自珍說完,還是滿臉的不可置信,著眼前嬌滴滴的美貌女修士怎麽會是御劍宗那群劍瘋子一樣的人?

蕭楠沒有理會這位變了幾次臉色的修士,心中自有一桿秤,只是無關緊要的人,沒必要計較這麼多,看著窗外一行五十多名元嬰修士已經開始陸陸續續離開這小島,提醒道:「他們已經開始往外走了。」

其他兩人聞言,也都走到窗前往外望,看著這五十名元嬰修士乘坐四個飛行法器朝著西方疾馳,三人對視一眼,一同走出了這房間,等了一小會,這才放出龔自珍的飛舟遠遠的跟在身後。

朧化真人看著前方不遠處,有些擔心的道:「開慢點吧!就要離開這片海域了,別被前面的元嬰真君發現了,不然還沒等到地方,我們就直接回歸自然了。」

化神尊者不出世,元嬰修士可以說的是這修真界實力頂尖的修士了,沒出海域時,有不少出來狩獵的團隊,混在其中並不起眼,等人越來越少,要是發現有偷偷摸摸地追隨身後,那五十多位鴛元嬰修士還不得一隻手指頭碾死自己一行人。

龔自珍勾唇一笑,道:「不用擔心,這飛舟上面刻著隱形陣法,又有高階隱身符貼在船身上,雙重保險下,他們根本就發現不了,說完看著已經加速的飛行法器,龔自珍只是往船上控制室內的操控台上輸入靈訣,船身慢慢透明,最終融入這天空中,就算是用神識探尋,都變尋不著。

第一百五十四章:

「龔道友有話不防直言。」蕭楠才明白龔自珍早就知道了自己曾經跟隨在身後的事情,畢竟當時是自己做的不光明,儘管沒有惡意,但是還是欠他一份人情的,所謂人情債難償,要是在不妨礙自己的情況之下,能幫到一二的話,蕭楠也不會介意。

龔自珍也不是拖泥帶水的人,直言道:「在崇明島附近的海域里,發現了一個上古時期就存在的修士洞府,半個月後,將會有大批的元嬰修士前來,我想邀請你組隊去探一探。」就算是修為不夠,蕭楠能從狐呈真君手底下逃出來,可見瞬移神通的威力,那麽,就算是碰到了危險,不能抵抗總能跑吧。

還沒有修士踏足過上古洞府,蕭楠聽了也有些動心,但是理智還在,並沒有第一時間就應承下來,去裡面的收穫雖大,但是風險也不小,更何況還是上古時期的修士洞府,那時的修士可是很喜歡圈養妖獸的。

龔自珍見蕭楠目漏遲疑,心中也開始打鼓,隨即又道:「現在不管是修真功法還是煉器手法,都與上古時期不可同日而語,要是在裡面找到傳承之地,得到前輩們的傳承,那以後的道路將會少走很多彎路,再者,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一路上充滿荊棘危險,但是也充滿了機遇,就看個人是怎麽把握的了。」也不知道是想說服蕭楠,還是想給自己添些底氣。

蕭楠不為所動,比起那些資源,還是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要是連命都沒有了,就算是有再多的修鍊資源,自己也用不了啊!蕭楠剛從生死線上掙扎著活了過來,現在可不想再去那麽危險的地方冒險。

「聽著卻是很動心,無奈現在沒時間啊!龔道友還是另尋他人吧!我到現在連本命法寶都還沒有煉製呢!」蕭楠委婉的拒絕,理由還很充足,本命法寶因為需要用到心頭血祭煉,又是在丹田中蘊養,這才能和修士本身心神相連,使用起來相當於修士的左膀右臂,這種親密度,就算是祭煉成功后的品級不高,使用起來也比其它高階法器更得心應手。

龔自珍既然想說服蕭楠,哪能不做些準備,道:「要是我用七星寶樹的枝椏作為報酬,聘請你呢?」說出來這話時,一臉肉痛,這七星寶樹還是煉製本命法寶時,尋找了好久,又花費了大價錢的靈石,又假借父親的名義,才從珍寶閣發起的拍賣會上弄來的,自己只用了一小截,還有大半剩下來,要是能用這些七星寶樹的枝椏換來蕭楠通行的話,也不算太虧。

作為龔家的庶子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自己努力以外,還要時不時的算計才能從家族中獲得更多資源,現在龔家的嫡子,同父異母的弟弟修為也到了築基後期,那些老傢伙吞了自己孝敬的那麼多東西,現在居然為了還沒有結丹的弟弟,已經開始慢慢疏遠自己,說是為了家族不起禍亂,其實不過是嫡母許諾的東西更多而已,真當自己是哪個不諳世事的弟弟不成。既然現在被嫡母防範忌憚著,要想再像以前那樣似得從家族那裡獲得資源,只怕是難上登天,現在自己無意間知道上古洞府這個消息,還不如拼一把,是成龍直衝天際,還是成蟲碾入塵埃,都是自己努力爭取的結果,到時候一切責任自己承擔。

蕭楠不知道龔自珍心中的想法,只想著玉簡上關於七星寶樹的記載,七星寶樹曾經是天地靈根之一,是最適合煉製木靈根使用的法器,現在的修真界靈力日漸稀薄,已經不適合七星寶樹生存了,現在市面上流通的七星寶樹,也是以前砍伐遺留下來的,可謂是可遇不可求,蕭楠當時決定用這東西時,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念頭,要是尋不到,也已經想好了替代的物品,只是在使用木靈力時,其它的木屬性材料略遜七星寶樹而已,現在聽到龔自珍有實物相贈,心中剛壓下來的心動又冒了出來。

龔自珍不想失去這個關乎以後命運的機會,要不是碰到有瞬移神通的蕭楠,就算是知道這個消息,也只有望洋興嘆的份,現在見到蕭楠有些心動,覺得事情還是大有可為的,再接再厲的道:「其實我們跟在元嬰修士後邊,就算裡面有危險,有元嬰修士在前面打頭陣,就少了很多危險,這樣後邊的我們就在更加安全,再加上不輸於元嬰期速度的瞬移,就算打不過跑還是能跑得過的吧?更何況,裡面還有可能找得到你需要的另外幾樣煉器材料。」

蕭楠眼神閃爍,不得不說龔自珍說的的確讓人心動,要是真的能在裡面找到其他幾樣看煉製本命法寶的煉器材料,就算是有危險也不怕,就算瞬移跑不過,還能在最後關頭進入空間躲避,蕭楠實在是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思慮過後,鄭重的點了點頭,答應了龔自珍的請求。

「十天後他們就會出發,我們還十天後在此相聚,不見不散。這個是那上古洞府的信息,我從父親那裡偷偷刻制的,送給你了。」龔自珍說完把玉簡交到蕭楠手中,就趕緊離開了房間,像是怕蕭楠反悔似得,離開的速度飛快。

蕭楠從玉簡當中了解到,裡面只是簡單的刻錄了一部分的地形,還是上次他父親進入秘境之後探找過的地方,還有遇到的一些等級不低的妖獸,後邊更是連這些妖獸的罩門都記在了上面,倒是一份珍貴的資料…….

原來這上古洞府是這一帶海域的一名元嬰修士巡察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地方,因為是未知區域,為了安全起見,他又邀請了幾位好友前來一同探索,其中一名修士就是龔自珍的父親龔豐原真君,只是幾人出師不利,只是進入裡面一小片區域,就因為分散探索,分散了力量,就被這裡面的妖獸當成了獵物獵殺,知道損失了過半的修士,剩下的幾人才凝聚在一起,最終從裡面走了出去,就算是沒有進入裡面多深,生還下來的幾位元嬰真君也是收穫頗豐,於是才有了這一次的探索,只是這一次去的人數比較多,除了上次從裡面出來的修士以外,還有他們花重金召集來的幫手,看來這一次他們所圖不小。

蕭楠準備了十天,在這小島上補充了不少好東西,看著天色已經不早了,這才來到當時二人相約的那個房間,推門進入,龔自珍和另外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已經等在裡面了,看到蕭楠準時出現,龔自珍為不可查的鬆開了口氣,這才拉著身旁的修士一同上前見禮。

「蕭仙子,這位是在下的好友朧化真人,真人,這位就是我曾經向你提起的御劍宗千劍鋒的弟子蕭楠。」

蕭楠沒想到龔自珍還請了別人,心中就有些不快,要是在裡面只護著龔自珍,就算是速度慢些也不顯,但是瞬移的時候帶著兩個人的話,那就有些牽強了,心中不快,臉上並沒有帶出來,還禮道:「見過朧化真人。」只是哪位朧化真人鄙視的小眼神是怎莫回事?誰來為我解惑?

「蕭仙子客氣了。」朧化真人敷衍了事,見到蕭楠的第一眼,只是看著容顏貌美,還有些面熟,還以為是龔自珍受不了以前膩膩歪歪的鶯鶯燕燕才妥協帶來的,於是看著蕭楠的眼神就有些不屑,聽到龔自珍的介紹,也只是想著敷衍一下,直到龔自珍說完,還是滿臉的不可置信,著眼前嬌滴滴的美貌女修士怎麽會是御劍宗那群劍瘋子一樣的人?

蕭楠沒有理會這位變了幾次臉色的修士,心中自有一桿秤,只是無關緊要的人,沒必要計較這麼多,看著窗外一行五十多名元嬰修士已經開始陸陸續續離開這小島,提醒道:「他們已經開始往外走了。」

其他兩人聞言,也都走到窗前往外望,看著這五十名元嬰修士乘坐四個飛行法器朝著西方疾馳,三人對視一眼,一同走出了這房間,等了一小會,這才放出龔自珍的飛舟遠遠的跟在身後。

朧化真人看著前方不遠處,有些擔心的道:「開慢點吧!就要離開這片海域了,別被前面的元嬰真君發現了,不然還沒等到地方,我們就直接回歸自然了。」

化神尊者不出世,元嬰修士可以說的是這修真界實力頂尖的修士了,沒出海域時,有不少出來狩獵的團隊,混在其中並不起眼,等人越來越少,要是發現有偷偷摸摸地追隨身後,那五十多位鴛元嬰修士還不得一隻手指頭碾死自己一行人。

龔自珍勾唇一笑,道:「不用擔心,這飛舟上面刻著隱形陣法,又有高階隱身符貼在船身上,雙重保險下,他們根本就發現不了,說完看著已經加速的飛行法器,龔自珍只是往船上控制室內的操控台上輸入靈訣,船身慢慢透明,最終融入這天空中,就算是用神識探尋,都變尋不著。 ?第一百五十五章:

蕭楠三人坐在隱去身形的飛舟內遠遠的跟在那些元嬰修士身後,知道又飛過了一段路程,外邊御劍飛行的修士越來越少,三人也在原地停了下來不再前行。

蕭楠不解的看著龔自珍,道:「跟丟了怎麽辦?」

朧化真人只是略帶得意的看了一眼蕭楠,見蕭楠望過來,下意識的挺了挺腰桿,並沒有出聲,臉卻扭到了它處。

龔自珍見朧化真人沒有說話,又見他略帶彆扭的動作,好笑地解釋道:「前面的修士都是比我們修為高的元嬰修士,我們沒有把握能在這些元嬰真君的眼皮子底下,跟在這些人身後而不被發現,現在這裡的行人已經不多了,再追下去的話,我們的目標太明顯,要是被發現的話,能不能活命都不好說,但是…….」

蕭楠聽到但是就不是很急了,既然有下文,就說明他們是有法子不會被丟下,不然作為發起人,要是連這些都想不到的話,那麽跟在元嬰修士身後撿漏的想法,無疑是白日做夢,雖然猜測到了,看著龔自珍予以立案得意,為了打好三人的關係,好在秘境中行處融洽,蕭楠還是一臉求解的表情。

龔自珍見狀,也不賣關子,看著朧化真人道:「這就要歸功於朧化真人了,朧化真人是個煉器師,他煉製了一種法器,只要身上沾染一點特殊的粉末,就能在萬里範圍內找到此人。」說這眼神示意朧化真人把那圓盤拿出來讓蕭楠看看。

蕭楠到時意外地看了眼朧化真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有了這東西,不管是逃跑還是追蹤,都是一大作弊利器,只是不知道用起來的時候,那種沾染人身體上的特殊東西容不容易被清理掉?心中想著,嘴裡則道:「原來還有這種東西,朧化真人有大才,蕭楠佩服。」

朧化真人自從知道眼前的女子是大名鼎鼎的蕭楠時,心中就起了結交之心,但是這蕭楠冷然的態度,讓朧化真人有些望而卻步,好在好兄弟給力,拿自己的小發明說事,雖然不好意思,但是看著蕭楠讚許的目光,心中還是小小的得意一下。

從儲物袋裡拿出一個圓盤,抵到蕭楠面前解釋道:「這就是我發明的萬里尋蹤,上面那個遠點就是這次追尋的目標。」

蕭楠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只見一個羅盤大小的盤子上面標註著方向和指針,指針不遠處則有個小紅點在不停的移動,圓盤四周則是刻錄著幾種簡單的陣法,要是光靠這幾種簡單陣法的話,還達不到這種效果,關鍵是這幾種陣法是被朧化真人巧妙的疊加在一起的,這樣就有了這種特殊的效果,可見這朧化真人是個心思靈活,不拘於形式巧人。

朧化真人拿著羅盤見上面的紅點偏離了指針指向,道:「東行一千里轉東南方向。」

「好」龔自珍雙手打決,一道道靈訣輸入飛舟的控制中心,隨即周身就感覺到飛舟的速度正在加快,沒一會的功夫,這飛舟的速度比原先的更快,不過幾十息的時間,飛舟就已經行駛了千里來到那個紅點轉彎處轉彎。

飛舟的速度快,但是那些元嬰修士的速度更快,只聽朧化真人驚呼道:「快點加速,他們不見了,現在應是已經在萬里之外了。」

龔自珍聞言,一道道複雜的靈訣打出,飛舟往者紅點消失的方向再一次加速,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改變飛行的方向,現在失去了蹤影,也只有全力追趕看看,要是是在不行追不上的話,那也是三人和這上古洞府沒有緣分,但是卻有些不甘心。

他們一個緊盯著圓盤算計追蹤的方向,一個則是全力控制著飛舟追趕,蕭楠看了看,沒有自己啥事,就在自己的位子上做好,閉目挑息了起來,要是追不上的話就算了,要是追上,那麽自己就要時刻保持在最佳狀態,雖然三人臨行前發過心魔誓,在秘境中不得傷害對方,有了一層保險,但是蕭楠還是習慣了依靠自己。

「找到了,龔道友,前方九千里處準備下海,他們在海里。」朧化真人看著向下移動的小紅點激動的道。

「知道了。」

蕭楠看了一眼龔自珍,面色發白一副靈力耗盡的樣子,心中有些擔憂,看來消耗頗大啊!不知道現在身上的靈力能不能跟得上。

一路急追慢趕,順著前面的元嬰修士的行走路線,直到沉入海底都沒有再見到那元嬰真君們的身影,在海地除了一些海草隨著水流波動來回搖擺,就剩下不遠處的一堆亂石。

「怎麼樣了?還是沒有消息嗎?」蕭楠在四周找尋了一圈以後,並沒有發現什麽不同,於是開口氣有些不耐的問道。

「沒有,但是萬里追蹤的顯示器上,那些元嬰修士確實是在這一片消失的,要是沒猜錯的話,那上古修士的洞府就應該是在這一片海域附近,我們在耐心找一下,尤其是不同尋常的地方要重點關注。」朧化真人手裡拿著萬里追蹤,時不時的走兩步在看一下,生怕上面的紅點亮起的時候發現不了。

龔自珍來來回回走了數十圈,最後轉回到亂石灘前,水中本就不容易留下痕迹,現在就是連一點使用靈力過後的殘餘都沒有,實在是無從找起,想到三人準備了數十天,到最後竟然還是跟丟了,心情不由的有些低落,難不成自己真的和這個秘境無緣?以後只能依附著嫡母和那位嫡母所出的弟弟,心情好時施捨一二才能過活?想到這裡,心情跟是難以平復,一腳踢起攔路的石子,石子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就落了下來,就在石子飛起的那一瞬間,卻聞的一聲巨響在亂石灘上響動,只見亂石下緩緩升起一道石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