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詞兒就算了,你剛才的表現就是對我歌聲最好的肯定。」

張揚點了點頭。

「是啊,聽完讓人止不住淚流滿面。」

「好了,不要過於悲傷了,你今天來是不是有什麼事兒?」

榮祥公主怕張揚本來就有病的身子再哭傷了,急忙改變話題。

張揚又擦了一下眼角,點點頭。

「公主,我也不怕你笑話,我又沒錢了。」

榮祥公主笑了。

「借多少?」

張揚的眼淚瞬間乾涸了,他想不到榮祥公主竟然這麼大氣?一開口就是借多少?

「那個……聽音閣有多少?」

常威話很少,但是不包括張揚在的時候,此時他就又忍不住了。

「張揚別太過分了,這聽音閣可不是你家的。」

「常威閉嘴,張揚做的是大事兒,我已經聽人說了,張揚蓋了很多房子,花銷自然很大,對了張揚你蓋那麼多房子幹什麼?」

張揚思考起來,想找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因為他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蓋房子的事兒榮祥公主竟然知道了,這和自己搞研究似乎不太沾邊兒啊。

看到張揚不回答,榮祥公主有些疑惑。

「怎麼了?不方便說嗎?」

張揚急忙擺手。

「不是不方便說,而是這個……唉,我就實話實說了吧,其實那些房子大多數都是給人住的,我給您打個比方,假如常威要娶媳婦……」

「嗯?」

常威瞬間把手放在刀柄上,作勢就要拔刀。

榮祥公主等常威一眼。

「你不用理他,他脾氣就這樣,你說吧,假如常威要娶媳婦怎麼了?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張揚咳嗽一聲繼續道。

「比如常威要娶媳婦,而家裡又沒有房子,他就可以去我那兒買房子嘛,而且如果他錢不夠的話,可以先付一部分,剩下的我可以讓他慢慢兒還,比如五年還清就行,利息也不用多給,正常價格就行。」

「噗……」榮祥公主忍不住笑了。 第813章密謀

花琉璃這才將靈藥收到儲物戒中,道:「十八級丹藥並不好煉製,並且在我煉丹的時候任何人不能打擾,更不能偷窺,若被我發現,到時候即便你們哭著求我,我也不會繼續留在你們薛家。」

「是是是。」

花琉璃看了薛奎一眼,輕哼一聲,轉身朝著屋內走去。

隨後真就拿出神葯爐,看樣子是真要煉丹。

小空間的聲音這時在識海中響起:「你到底玩兒的什麼把戲?既然知道那個中年男人是婆羅門的人,為何不將他抓起來?」

「抓起來之後呢?讓阿錦對他搜魂?這些人的識海中都被下了禁制,一旦被人搜魂,這男人的識海就會爆炸,到時候一不小心還能傷到阿錦的識海。」

說到這兒,將靈藥依次放入丹爐中,隨著丹爐裡面溫度不斷升高,靈藥的表皮開始脫落最後化作藥液……

花琉璃這是越級煉丹,所以先的小心翼翼,生怕火候掌控不好,這爐丹就廢了。

她說是十成靈藥只能出一成丹,實際上,只要她夠仔細,十成靈藥出十成丹都沒問題。

隨著時間的推移,眨眼間三天過去了,花琉璃用神葯爐的特性將藥味掩蓋,等十顆渾圓的丹藥安靜的待在神葯爐中時,小空間咂舌。

這小變態的煉丹天賦,簡直讓人連嫉妒的資格都沒有!

花琉璃將助根丹拿出來之後,看著裡面的藥渣,重新用火燃燒,並在里丹爐中加了一些較為刺鼻的靈藥與藥渣混合燃燒。

濃煙滾滾,氣味獨特,讓原本監視著花琉璃的人,一個個捂著口鼻。恨不能逃之夭夭,太特么刺鼻了。

花琉璃猛地打開門,兩個鼻孔里塞著兩團紙,隨著她房間門的打開,一股青黑色的濃煙從裡面冒出,那味道直衝雲霄。

逐漸朝著薛家其他角落飄去。

花琉璃一邊拍著自己的胸口一邊道:「這特么哪裡是煉丹?是要老夫的命喲。」、

一些監視她的人,見她灰頭土臉的樣子,有些忍俊不禁。

以前在他們面前高高在上的煉丹師,竟也有如此可愛的一面。

「前輩,您這是練的什麼丹藥?味道好生奇怪。」

花琉璃用手摸了把臉,結果手上全是黑灰,讓原本就有些髒的臉,更髒了。

「前輩,您的臉?」

花琉璃聞言,拿出隨身的小鏡子,對著鏡子照了照,一張讓人看不出五官的大黑臉。

「你們打桶熱水來,我要洗洗。」

丫鬟們聞言,雙眼亮了亮道:「奴婢這就去。」

「前輩,您要的洗澡水來了。」

花琉璃看了水桶一眼,笑道:「抬進來吧。」

等花琉璃寬衣解帶之時,一名女人從木桶中鑽了出來。

「前輩,奴家心悅您很久了……」

花琉璃脫衣服的手的頓了頓,轉過身上下看了女人一眼,面容絕美,如果她真是個男人,或許真抵擋不了她的誘惑。

可她是女人,所以……

嗯~

沒興趣。

「滾。」

花琉璃揮揮衣袖,直接將對方丟了出去。一張老臉漲的通紅,對著外面道:「把你們薛家主找來,成何體統?」

薛奎聽到消息后,匆匆趕來,結果就見自己心愛的小妾正趴在地上,玉體上還有一些擦痕。

花琉璃冷哼一聲,指著瑟瑟發抖的女人道:「薛家主管好你們薛家的人,老夫一大把年紀了,這種事我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老夫以為薛家主跟別人不同,沒想到,竟也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來籠絡人。」

說完氣呼呼的轉身就回了房間,連帶著洗澡的水桶都一同被丟了出來。

「若在發生這樣的事,老夫定不再管薛遷。」

說完,門碰的一聲關上了。

花琉璃扶著胸膛,這薛家主太他娘噁心了,竟想讓自己的小妾來伺候自己。

接下來過了兩天平靜日子。

至少花琉璃再煉丹失敗后,那些人雖然打了洗澡水,卻在沒搞過什麼名堂。

這天薛奎找來花琉璃,稱已經找齊了靈藥。

問花琉璃什麼時候可以煉製。

「你以為煉丹那麼容易?你們薛家真把老夫當給你們煉丹的傭人了?」

小空間扶額~

暗道這女人要開始找茬了。

在薛家呆了這麼長時間,她可什麼都沒做。

「前輩,在下絲毫沒有這個意思,你放心,只要前輩能煉製出丹藥,晚輩一定重謝。」

看著薛家主由在下直接改成了晚輩,但從態度上來說,對方開始恐慌了。

誰他娘的沒事兒會去得罪十八級的煉丹師?

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一個十二級煉丹師都能在神州大陸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十八級?

那是什麼樣的存在?

「醒了,你出去吧。丹藥明天就會送到你手上。」

「晚輩告退。」

花琉璃揮揮手,在薛奎即將出大門的時候,道:「把你的人都撤了吧,被人監視的感覺……不爽。」

薛奎沒說話,直接落荒而逃。

他以為自己做的很隱秘,沒想到對方竟全都知道。

察覺到暗中觀察的人都離開后,花琉璃冷哼一聲,閃身進了空間,隨後通過無盡路直接去了薛家的書房。

花琉璃看著坐在書房之中商討事情的兩個人。

神識外放。

「大人,我看那個十八級煉丹師性格古怪,且不近女色。」

「可測出他喜歡什麼?」

「好想比較喜歡靈藥還有靈石。」

「那就投其所好,一定要穩住這個人,若他能為我們婆羅門所用,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滿足他的要求。」

「萬一,他不同意呢?」

中年男人聞言冷哼一聲,道:「我們婆羅門有不少不聽話的煉丹師,最後還不是被馴的服服帖帖,他若識相呢,萬事好說,若不聽話,我不介意用魔氣對他進行控制。」

花琉璃待在空間里看著正商討著如何對付自己的兩人,嗤笑一聲,就這智商還想控制自己?要不自己將計就計?

跟著中年男人去婆羅門?

只是婆羅門之中,怕是藏龍卧虎,自己若真隻身一人前往,到時候萬一無法對脫身咋辦?

。 張合蹲在這株雷靈草前面仔細觀察了一會,發現這株雷靈草比周邊高出一大截,葉脈上生長出一條類似於雷電的紋路。

這株雷靈草的變異應該還沒有全部完成,目前仍然在吸收著靈氣。

為了讓這株靈藥更順利地變異,張合將其周邊的普通雷靈草全都挖走,移栽至別處。

接着張合又給這株雷靈草澆了一些靈泉水,然後就只能等待其慢慢變異了。

他在空間里又巡視了一圈,空間里還有三株精元草幼苗,還得連續澆水六七十天才能勉強入葯。

張合剛出了空間,便發現葉星正在外面敲門,當即迎了出去。

「張道友,這兩月來收穫的紫銅礦已經不少,道友現在若是有時間,咱們可以將這些靈礦分配一下。」

張合聞言原來是分靈礦,連忙點頭。

兩人走到一間石頭庫房裏,這裏面已經堆放了許多紫銅礦石,這段時間採挖的礦石全都存放在這裏。

葉星拿出一個賬本,記錄了每天的收穫數量,這也是在兩個人的監督下統計入庫的。

「張道友,目前庫房裏一共存放有12300斤紫銅礦,請你過目。」

葉星說着將賬本交到張合手裏,張合用神識掃了一下,確認無誤。

然後兩人按照總數分配,張合佔三成,分到3690斤紫銅礦。

目前市面上紫銅礦的價格差不多是一塊靈石一斤,他這才兩個多月就賺了3690塊靈石的物資。

這麼大的收益,難怪周邊勢力會眼紅了,換成張合也會眼紅的。

不過挖礦也有消耗,目前消耗最大的是礦工,這一個月里死了80多名礦工。

就算500文錢買一個奴隸,60個就得花費40000文錢,合40兩白銀,相對於靈礦而言,這些礦工的消耗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另外還需要購買一些食物給這些礦工食用,以及補充一些用壞的工具,也需要花費少許銀兩。

倒是一些監工和護衛之類的消耗,比起礦工還要多一些。

總計成本花費一塊靈石左右,先前都是由葉家墊付,張合自然也需要分攤三成的成本。

不過相對於3000多斤紫銅礦的收穫而言,已經可以忽略不計。

張合將分到的紫銅礦搬到自己所住的石屋,可惜這次沒能挖到紫銅精礦。

紫銅精品質更高,是可以煉製法寶的材料,價格是普通紫銅的上百倍,而且供不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