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津聞言,強自鎮定心神,冷冷道:「如此急於支開我,怕是你這覺醒之態很不穩定吧!」

菌骷髏不語,雙星卻好像更亮了一絲!

「不論你所言是真是假,今日我都不能讓你繼續醒著!」津津做出了決斷。

菌骷髏卻是氣勢一應:「吾,終將醒來!」

話落,她也做出了決斷!

蓄勢待發的津津察覺了,這具魔鬼骷髏軀身上散發了一種極其詭異的波動!

似乎,在她話落一刻,整個媚頁城都被波及了!

沒來由的,津津大皺眉頭,問:「你剛做了什麼?」

菌骷髏似笑非笑,道:「將一個久遠之前設置的術啟動罷了。」

津津凝著,接問:「何術?」

菌骷髏悠悠道來:「瀾生印月術!」

津津心中的不妙感覺越來越深,這瀾生印月術定然是這個女人的秘術!

曾經的那位三族之先,並沒有向她的族人流傳過這種術。

唉,這女人,到底是不是那位古老的三族之先呢?

就在津津如此思慮之際,菌骷髏的軀身卻是出現了淡化之象,彷彿即將消失!

一見,津津不由出聲:「這就是施展瀾生印月的代價?」

菌骷髏淡淡而回:「吾記錄的歲月,不只這一次,待吾完整,再會會你,以蓮為命的女人。」

話盡,人已沒。

津津失起了神。 202.瀾生印月術

「事情真是越來越……失控了。」過了很久,津津苦笑來。

而此時,天已漸亮。

「唉,還是先回宮靜養吧。」

自言自語過後,津津瞬離不窺園。

——————

趣樓天。

在菌骷髏啟動瀾生印月術那一瞬,靜卧在榻的廷雲睜開了眼。

隨即,他便合衣來到了窗口,一望蒙蒙天空。

「媚頁城真是藏龍卧虎,竟然出現了這麼強的頁禁波動!」

廷雲喃喃。

——————

南音苑。

同樣的一瞬,眠卧在潘賽迷燈懷裡的旗南音也睜開了眸。

只見,她兩邊耳垂忽生光亮!

再一細看,竟是有兩彎月亮!

這……怎麼回事?

旗南音心底驚疑不定。

——————

賽婷宮。

同樣的一瞬,因憤而困睡的潘賽婷菲也是莫名醒轉來。

她下意識地摸向了她的腰際。

在那兒,有一彎月亮!

嗯?

這是怎麼回事?

潘賽婷菲詫異萬分。

——————

傍宮。

同樣的一瞬,正與潘賽傍共枕而眠的卜蕤蕤也是忽然而醒。

她蹙眉摸向了自己的頸后。

在那兒,有一彎月亮!

——————

長斐城。

扶冉冉寢屋。

同樣的一瞬,正徹夜照顧重傷兄長的扶冉冉也是呆愣不已。

因為在她的前頸處,有一彎月亮!

——————

逸斐城。

津婗秘屋。

同樣的一瞬,讓正在忙於研究瑤絨仙丁息的津婗立時停了下來。

因為在她的肩甲處,有一彎月亮!

——————

無斐城。

卜寐寐寢屋。

同樣的一瞬,手握掌海晶珠身著京花袍而眠的卜寐寐突然感覺露出的大腿不適。

一觸,赫然是一彎月亮!

——————

疆斐城。

卜籟籟浴屋。

同樣的一瞬,卜籟籟從締練中驚覺來。

一屋清水,八面銀鏡,九個卜籟籟,九顆彎月十分耀眼,和性/感!

因為它們生在了她卜籟籟的臀部。

——————

帝雄宮。

同樣的一瞬,讓即使是睡著也是垂涎之態的潘賽丫雄忽然囈語連連:「好……熱……好熱……好熱……」

他的手開始拉扯自己身上幾乎從不脫身的衣物。

當一片雪白鎖骨之膚被扯露,一彎月亮映來。

與此同時,在他的左胸和右胸部位,也隱隱呈來兩彎月亮!

三顆月亮,彷彿是一個完美的三角鼎立!

而在媚頁城其他很多角落,在瀾生印月術被啟動之時,有不少人的身體都出現了彎月!

這些人的特徵基本如下:

1.都是女人。

2.都是后族,或帝族。

3.都是嬑頁境之下。

4.除卻旗南音和潘賽丫雄外,都只有一顆彎月!

5.彎月出現的位置,無一相同。

真不知這瀾生印月術到底是一種什麼洛章,竟然如此龐大,如此奇異!

還有就是——

原來,媚頁帝國的唯一帝爺潘賽丫雄竟然是一個女人!

想來,這一點,廷雲早已看出。

而此刻,他已準備搬去賽婷宮,免得潘賽婷菲又來找自己麻煩。

不過,時候尚早,還可以再慢慢喝點樓天美醇。

——————

窗外,天已盡亮。

細雨,忽來。

一輛精美豪華的游車從一條街道盡頭朝趣樓天駛近。

廷雲認得,它正是那輛悄輪游車。

很快,它便在趣樓天門前停了下來。

韜可,掀簾而出。

「大人,您快請進!」樓天夥計前來招呼。

妖孽王爺小刁妃 韜可卻是一接:「不必了,本斐是前來邀請情掌園的,去通稟一下吧!」

夥計微愣,但還是依言而去。

一會兒后,前來回復的卻是向晚蔓。

聽她愧聲道:「韜大人,我們掌園身體不適,無法應邀,還請見諒。」

韜可哦聲道:「是哪裡不適?」

向晚蔓回道:「可能是締練急了,全身乏累。」

韜可聽而輕笑道:「那沒事,本斐此來就只是邀請情掌園去聽音賞樂,如此正好調適身心,快去請情掌園出來吧!」

向晚蔓遲疑了。

「怎麼不動?」韜可語氣微變。

向晚蔓不由道:「大人,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們掌園她素來不喜樂音。您還是請回吧!」

「素來不喜?那她喜歡什麼?」韜可應道。

向晚蔓接聲:「敢問大人,您如此一問,到底是為何而來?」

韜可微哼,只道:「不必廢話,我最後再問一次,她要如何才會應邀?」

向晚蔓搖搖頭,道:「大人,抱歉了,我們掌園現在真的需要休息!」

「少來! 小娘子不凡 今天本斐就是要邀請她!你這小婦人給我閃開!」說時,韜可動手一推,締力暗使!

向晚蔓儘管早有戒備,但無奈自身頁境太低,根本無法抵抗,立時后跌!

「你幹什麼?!」一個聲音怒喝而至。

聲起,人現,正是那承蓮花!

見人及時扶住嘴角流血的向晚蔓,韜可乜了一眼,冷笑道:「去,給本斐叫究情月出來!」

萌帝毒後 承蓮花本就怒不可遏,頓罵:「哪來的狗東西,竟敢在趣樓天撒野?」

「找死!」韜可迅即又出手,致命一掌!

承蓮花渾然無懼,只喝:「我連姻零都受過了,還怕你!!」

話出,韜可掌勢嘎然而止!

姻零?!

似乎是被這兩字震住了,韜可臉色難堪至極!

在這個世上,沒人願意招惹姻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