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三喜突然出手。

瞬間,楊雪尖叫了。

手被宋三喜捏著,反擰。

她痛得蹲了下去,不蹲不行,胳膊會折的。

鍾美在旁邊,跳起來,尖叫道:「來人啦!打人啦」

宋三喜冷道:「閉嘴!否則我擰斷她的胳膊!」

說着,手上加了點力。

咔嚓!

楊雪又慘叫了,眼淚都痛出來了。

鍾美和旁邊另兩個女生,嚇倒了。

蘇有欣回頭,也差點尖叫。

因為,楊雪被宋三喜推到了那邊的床上,倒著。

右臂已經失去了活力,軟答答的。

女生們還以為,她胳膊真斷了。

楊雪疼的動不了。

宋三喜低頭冷淡道:「你們這些小女生,再在我面前囂張,我不介意讓你們所有人的雙臂,都脫臼。」

「看在你們是女生的份兒上,也就這樣了。換作男人,敢指我的鼻子,呵呵,恐怕胳膊已經斷了。」

淡沉沉的話,特別有殺傷力。

十六七歲的女生,算個屁!

都嚇倒了,不敢說話了。

楊雪忍着疼痛,也慫了,右臂是抬不起來了。

宋三喜盯着楊雪,淡道:「楊大禮的女兒是吧?長得還有幾分姿色。你叫什麼名字?」

「楊楊雪。」楊雪咬了咬牙,回應,「打女人,你算什麼男人?我爸要是知道了,饒不了你!」

宋三喜搖了搖頭,道:「你爸,很快會主動給你打電話。聽着,我老婆確實早上已經失去了在你爸廠里的工作,但是,你爸給了另一份工作。以前兩千一個月,現在,她五萬一個月。」

頓時,全場驚呆了。

連牆角的蘇有欣,也忍不住回頭,看了看姐夫。

實在難以相信,二姐蘇有容,會有這麼高的工資。

蘇有欣,有點高興。

楊雪驚瞪着宋三喜,「不!我爸不可能給那麼高的工資,除非他瘋了!」

宋三喜低眼瞟了瞟她,「你不信,也沒辦法。但你爸,的確腦子有病。」

「你才有病!」楊雪不爽,罵道。

宋三喜沒理她,掏出了手機。

電話,又一次撥給了黃長勇。

黃長勇接通了電話,一聽,鬱悶死了。

好在,宋三喜交代的事情,不算什麼大事。

他只是說:「宋三喜,你就跟楊大禮過不去了是吧?這會兒,還收拾他女兒?」

宋三喜淡道:「這事,你不辦好。我,下午就叫老錢他們,一起去你那裏玩玩。」

「媽的!」

黃長勇氣呼呼的掛了電話。 雲樹的聲音幽寒刺骨,恍若從地獄中傳來。

「雲染,我要你死!」

話落,他揮動赤火鞭,飛身朝雲染襲來。

雲染順勢,舉起大號的陰陽鼎,竟縱身一躍,迎了上去。

她在丹心閣的丹卷上,看到過壯陽丹的丹方。

此丹藥吞服后,能使靈修的實力突然暴增。

但藥效過去之後,會損傷靈根。

對於修鍊者以後的修鍊之路,非常不利。

一般的靈修來說,用了這種丹藥,基本上就別想修鍊了。

在丹卷上看到壯陽丹時,她還在想,應該沒有人會蠢到,煉這種丹藥來吃。

沒想到,還真有!

而那個蠢貨,就在眼前。

雲染冷冷勾唇。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她不介意,再幫他一把。

雲樹吞下壯陽丹后,實力迅速暴增到八階靈士的實力。

一柄赤火鞭,在他手中被揮舞得呼啦作響。

火紅的長鞭,帶著擎天撼地的氣勢,抽向雲染。

見狀,雲染果斷舉起陰陽鼎抵擋。

一時間,「噼里啪啦」的聲音,響徹了雲頂峰。

戰至此時,雲樹一心求生,早已失去了理智,一心要讓雲染死。

他已經打紅了眼。

不論如何,他今天都要打敗雲染,將其踩在腳下。

以此,來洗刷方才他所受的屈辱。

雲染手臂一伸,陰陽鼎已至於她身前。

狂躁的赤火鞭,不知疲倦地抽在陰陽鼎上,發出「鐺鐺」的聲響。

雲染皺眉。

雲樹實力暴增后,赤火鞭的威力似乎更大了。

即便是躲在陰陽鼎後面,她依舊感覺到熱浪襲人。

雲樹一邊快速揮動鞭子,一邊怒聲吼叫。

「雲染,你出來啊!」

「方才你不是很厲害嗎,怎麼,現在沒種了?」

雲染背靠著陰陽鼎,侃侃道:

「你讓我出來我就出來,我不要面子?」

「我不出來,你能拿我怎樣!」

雲染這話,把雲樹氣得不輕。

雲樹的赤火鞭更加瘋狂地,拍擊著陰陽鼎。

他冷哼一聲,道:「那我就砸了你的破鍋,再娶你性命。」

「噼里啪啦……」

破碎的擂台上,熱浪翻湧。

地上的石頭,都灼熱起來。

腳踩在上面,隔著鞋底,都有些燙腳。

就連觀戰台上,眾弟子屁股下面的石階,也開始升溫。

眾人坐不住了,紛紛站起身來。

雲染抄起手,冷哼一聲,心道:

「還真是個蠢貨,妄想用赤火鞭將我的陰陽鼎砸了,還真是天真。」

「我的陰陽鼎,最不怕的就是火!」

見雲染躲在陰陽鼎後面不出來,雲樹長鞭探出。

他的赤火鞭卷著鼎上單耳,用力一扯,借力將身子快速拉近雲染。

在雲樹近身的一瞬間,雲染心念一動。

她和陰陽鼎又移開了去。

沒想到雲染帶著那麼大的鍋子,還能快速移動。

雲樹狂怒。

「火龍,去!」他大喝一聲,他將甩動手中赤火鞭,在空中攪動了幾下。

一道比先前那兩道火龍捲,還要巨大的風旋迅速成型,向雲染沖了過去。

雲樹剛吞下壯陽丹,勢頭正猛。

雲染本想,將其靈力消耗一陣兒,再出手。

見巨大號火龍捲向她襲來,她避無可避,只得舉起陰陽鼎,將體內大量靈氣,源源不斷注入陰陽鼎中。

眾人聽得,雲染聲音清冷地念出一聲:「萬象合一!」

一瞬間,陰陽鼎的體積,又增大了數倍。

離擂台最近的莫長老見狀,連忙大呼:「等等,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