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您驅使深淵魔物,使它重傷,陷入虛弱,再以咒法種下心魔,不愁它不投靠深淵。」

「善。」深淵使徒微微頷首。

「嘿嘿嘿。」火深淵法師發出一串賤賤的奸笑。

接着,

它開始吟誦古老咒語,四棱星陣上爍出刺目的血光,有龍形怨魂飛出,徑直衝向深淵法師的腦海。

「欸……怎麼就指示在這?」

火深淵法師的奸笑戛然而止,它語氣驚疑:「難道,這個法陣也壞了?」

「莫非…..」水深淵使徒沉吟片刻,說:「莫非,那頭龍蛻皮了?」

「龍是不會蛻皮的。」深淵法師補充說。

兩個深淵怪物摸不著頭腦。

砰!

越想越氣,深淵使徒狠狠捶了一拳深淵法師的腦袋。

深淵法師抱着腦袋,耳畔不斷響起轟鳴般的雜音,還有古怪的水聲。

「有奇怪的水流聲…….」

它說。

水深淵使徒環視四周,空中模糊的聲音變得清晰而晦澀,那是龍語:

「風刃龍捲。」

幾道青色風龍捲,猶如高速切割的鋸刃,沖向兩個怪物,呼嘯不止。

黑龍龐大的龍軀幾乎佔滿兩個怪物的視野,猶如一座漆黑的山丘般震懾人心。

兩頭深淵怪物一驚,長得像『矮胖黝黑兔人』的深淵法師,被火焰屏障護住。

「龍啊,投靠深淵吧,在人類統治世間的時代,巨龍沒有安身之所,人們厭棄你,萬物恐懼你,只有深淵才是你的歸所。」

火深淵法師浮在半空,吟念著蠱惑人心的咒語,口中振振有詞:

「向公主殿下宣誓臣服吧,她會親手扶起你,視如己出。」

嘩啦啦。

帶有強腐蝕性的黑水,如雨般淋濺在火焰罩上。

無數個細小的孔洞浮現,火焰護罩頓時支離破碎。

深淵法師大驚失色,它尖叫了一聲,質問:「你要和深淵為敵嗎?龍!」

黑龍輕蔑地嗤笑一聲,步伐未停,表明態度。

「深淵,不可阻擋!」

水深淵使徒身上爆發出一陣幽藍光輝,衣飾間流淌藍光,充滿科技感。

哧哧…..

白色霜霧將它籠罩,轉瞬間就凝成了一座瑰美的冰雕。

「貧弱的蟲子……」

黑龍獰笑着探出爪子,一把抓向深淵法師。

火深淵法師發出一陣胡言亂語的尖嘯,它握著捲軸吟唱,幾隻火鴉憑空浮現,噴吐火焰,卻並非攻向路德,而是解凍深淵使徒。

「門!」它尖聲喊道。

它們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意志。

沒有依賴元素護罩戰鬥的怪物,能和這頭黑龍抗衡,沒有。

「來日再見,龍…..」

一道深邃、斑斕的光輪於虛空中浮現,猶如璀璨星空中裁下的一幕。

水深淵使徒向後飄飄一躍,半身被光輪吞沒,就要沒入其中。

火深淵法師臉色一變,啞然失聲。

為什麼不帶上我?

你這就要跑了嗎?!

「你將永眠於此,靈魂陷入無盡長夜……」

黑龍眸光淡漠,他只是張口輕聲說了句:「極地之魂。」

白霜一般的靈魂絲線凝如實質,須臾之間,如蛛網般纏住使徒的身影。

上面傳來細微的阻滯感。

潑!

細線猛地收緊。

深邃的光輪轟然破碎。

水深淵使徒的身影忽然靜止,彷彿畫面按上暫停鍵一般。

它佇立在那,身影依舊挺拔,只是周身光茫黯淡,猶如一尊雕塑。 被陸平指派任務,前去小石鎮清理樹洞狐,陸知薇聞言,心中頓時猶豫,沒有回話答應。

這幾年她習慣深居簡出,很少踏出宗門,有社恐傾向,是不太想出門除妖的。

陸平接下來的話,讓她又沒法拒絕。

「這次征伐任務,對宗門的發展尤為重要。如果你辦好了這件事,不僅對你有意想不到的好處,同時也能回饋宗門。」

「好好準備一下,出發時間由你們決定,盡量在月底剷除那群妖狐。」

「為父交代你辦的事,你就不要推辭了。」

現在是月初,距離月底尚有十多天時間,算寬裕了,足夠陸知薇準備,不會影響到宗門事務。

其實,陸平也擔心時間久了,會有修仙者發現那群樹洞狐,可能還不等陸知薇出手,妖狐群就被清理了。

所以,時間上盡量縮短。

話已至此,陸知薇還能說什麼呢,她打消了心中的猶豫,也不拒絕了。

「好,妖狐的事,我會去處理。」

一旁的陸遠山靜靜聽着,對陸平的安排沒有異議。

憑藉陸知薇練氣九層的實力,即便這些年可能在戰鬥上有所生疏,無法發揮出全盛實力,但清理這群樹洞狐還是手到擒來,不會費什麼力氣。

父親特意派她前往,興許是想讓她出去散散心,這是一番良苦用心了。

父親不可能會害了知薇。

安排陸知薇除妖,見對方答應,陸平想起了昭雲劍的事,當即詢問陸遠山道:「遠山,知薇的昭雲劍可還在你手中?」

「在的。」

陸遠山取出昭雲劍,雖然並不知道陸平是如何得知此事的,他可沒提過此事,但也沒有詢問。

既然父親已經蘇醒,作為金丹老祖,想必有手段能得知此事,甚至於目睹了大會,這也不奇怪。

「還給她吧,這次外出除妖,總該有件趁手的兵器。」

「父親,昭雲劍拿去變賣貼補宗門便好,這次除妖沒有昭雲劍不打緊的。」

提到昭雲劍,陸知薇立馬推辭。

「我說給你就給你。」

陸平語氣一沉:「為父賜給你的成年禮,只要為父想要你留着,你就得好好留着,拿去賣掉算什麼事。」

感受到陸平語氣中的嚴肅,陸知薇也不敢忤逆,最終遂了陸平的命令,接回了昭雲劍。

叮囑陸知薇外出小心后,陸平也不多言了,就此讓兩人退下。

兩兄妹結伴離去。

在離開禁地的路上,陸知薇一言不發,陸遠山卻心情很好,主動為陸知薇安排這次征伐,物色起人手。

「小妹,雖然現如今宗門實力大不如前,弟子人數也少,但練氣三層以上弟子還是佔據了半數,能協助你完成父親交代的任務。」

「我看明慧、張念川等弟子修為尚可,也正需要出去歷練一番,不如就讓他們跟着你吧。」

「你已許久未出過遠門,帶些人手也能有個照應。」

明慧,指的就是宋明慧宋師姐了,她的實力在練氣五層,人很好相處,懂得照顧同門。

張念川則是陸知薇的弟子,對宗門忠誠,能服從安排。

只是,因為這些年陸知薇道心缺失,常常閉門不出,不再關心修鍊的事,已經很少出面指點張念川修行。

但張念川對陸知薇依舊很尊崇,一直將她視為師長,也明白陸知薇為何如此,所以並沒有抱怨的念頭。

除了這兩人外,陸遠山還推薦了幾人,算是跟着歷練,見見世面。

「嗯,我都可以。」

陸知薇輕輕點了點頭,同意了陸遠山的建議。

其實帶誰去,她是無所謂的。如果可以,獨行前往反而再好不過。

但想起這麼多年沒再出門,難免擔心路線上會犯迷糊,耽誤了除妖的時間,兄長的話,她會聽。

「那人選方面就這麼定了,我會幫你安排妥當。」

「有勞兄長了。」

「都是一家人,何談勞煩。」

「另外,你也知道,如今宗門經濟窘迫,原有的幾艘飛舟早已成套出售,所以這坐騎方面……」

陸遠山尷尬的笑了笑:「宗門暫時沒法提供坐騎,只能委屈你們了。」

「無礙。」

陸知薇搖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