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你能有什麼秘密?這秘密對我有用嗎?沒用的秘密我可不需要!」江帆警告道。

「呃,應該有用吧,那玩意應該是個寶貝!」海帶魔獸王道。

「寶貝!好吧,你說說看!」江帆頓時感興趣道。

「還是在那個海底魔溝,當時我取走那顆珠子,又在那一帶尋找過,發現還有一個奇怪的珠子,蘊含著強大的能量!」海帶魔獸王透露道。

「哦,既然你覺得是寶貝,你為何不取走?」江帆有些驚訝,腦筋急轉反問道。

「呃,那顆珠周圍有兇猛的章魚魔獸守著,我沒辦法取!」海帶魔獸王訕訕道。

「是嗎,那為何你能取到那顆讓你具備破解符咒能力的珠子?難道海中魔獸就沒注意到?」江帆懷疑道。

「我得到的這顆珠子是在極為窄小的縫隙中尋得的,那縫隙很深,足有五六百米,海中強大的魔獸無法進入那縫隙中,我有體型優勢,自然輕鬆得到了!」海帶魔獸王解釋道。

「你又是怎麼知道那顆有兇猛章魚魔獸獸守著的珠子蘊含強大能量?」江帆點點頭,覺得有些道理,想了想問道。

「我在遠處親眼所見,兇猛章魚魔獸仗著那顆珠子,揮動觸角瞬間爆發出強大能量,先後將幾隻強大的鯊魚魔獸,巨蟹魔獸,還有一隻巨大的海蛇魔獸擊的粉碎!」海帶魔獸王說明道。

「哦,擊得粉碎!」江帆大吃一驚。

「你說的好像有些問題,既然章魚魔獸霸佔了那顆珠子,我去怎麼找得到?只怕章魚魔獸早就帶著珠子離開了!」江帆忽然想起什麼質問道。

「不會,我在那逗留過好些天,仔細觀察過,章魚魔獸一直想帶走珠子,但無法帶著離開,那珠子很奇怪,章魚魔獸無論採用什麼辦法,帶著珠子也無法離開方圓五里地範圍!」海帶魔獸王道。

「呃,還有這種怪事!」江帆愕然。

「保證說的是實話,要是有假,你大可回來找我算賬,殺了我都成!」海帶魔獸王肯定道。

「好,我暫時相信你,要是你說假話,我會回來找你的,把珠子交出來吧!」江帆陷入沉思,想了會道。

海帶魔獸王嘆了口氣,身體一陣顫抖,細縫嘴巴一張吐出一顆鵪鶉蛋大小的珠子,灰白色,閃動著幽光,頓時岩洞中那種奇怪的氣息濃重起來。

江帆抓住那珠子,頓時手一抖丟掉珠子,眉頭皺起神情古怪的驚訝道:「我靠,這珠子還摸不得,摸了渾身說不出的難受!」

「呃,看來這珠子是符咒的剋星啊,修鍊符咒的人都不能接觸這珠子了!」江帆想了想鬱悶道。

珠子一出,雙頭裂體獸卻是感覺通身舒爽愜意,身子暴漲,一頭捲起珠子很是興奮道:「主人,小的可不可以吞了它?」

「好吧,你吞吧!」江帆應下,反正自己是無法碰它,雙頭裂體獸不會符咒,體內又蘊含破解符咒的毒液,正好對路。

雙頭裂體獸嘴巴一張,嗖的一口將珠子吸入口中,珠子即刻化成一道細流,迅速的被吸收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咦,怎麼入口便化液化了?呃,聞著氣味挺舒服,卻吃不出什麼味道!」雙頭裂體獸砸吧砸吧嘴道。

「什麼,珠子到你口中液化了!都被我吞到肚子里怎麼就沒化呢?」海帶魔獸王驚訝道。

「切,你也不看看你什麼德行,你要是能消化了天理何在?」雙頭裂體獸鄙視的打擊道。

海帶魔獸王咧咧嘴卻是沒說什麼,對著江帆央求道:「珠子也交了,秘密也說了,現在是不是可以發過我了?」

「雙頭,我們走!」江帆沒搭理,丟下一句話便轉身一竄開始返回。

雙頭裂體獸照著海帶魔獸王的腦袋就是狠狠一敲打,訓斥道:「小樣,記住,你雖不是人,但做魔獸也要誠實!」隨即鬆開海帶魔獸王,嗖的一下跟隨江帆而去。

「哦,疼死我了,哼,我不是人,你不一樣也不是人!」海帶魔獸王甩動吃疼的腦袋不服氣道,接著沮喪嘆道:「哎,真倒霉,從此在食人河的魔獸群中地位不保了!」

海帶魔獸間隔一段時間就需要吸納珠子散發出來的氣息,否則那種破解符咒能力便漸漸消失。

江帆和雙頭裂體獸很快從岩洞中鑽出,強行闖過圍在洞口的無數水中魔獸,接著意念發出用上穿越石擺脫,出現在五六十裡外的水中。

江帆繼續在水下飛速的游著,這時雙頭裂體獸問道:「主人,要去找海底魔溝中的那顆奇怪的珠子嗎?」

「去,當然要去,反正也就萬餘里遠,去符魔界有人的地方還有四五萬里,不如彎一下去看看什麼情況!」江帆答道,對那顆珠子很感情趣。

雙頭裂體獸覺得也有道理,沒做聲,過了一會忽然道:「主人,小的的毒液腺體好像有情況,開始有些漲漲的,還發熱發癢呢!」

「是啊,應該是你吞下消化了那顆珠子起的反應吧!」江帆怔了怔道。

「你沒其他不舒服的吧?行動還方便?」江帆又問道。


「沒有什麼不舒服的,行動也沒事!」雙頭裂體獸答道,接著又道:「不過小的有些不想動彈了,好像要打瞌睡了!」

「呃,那你就到我的腰上盤著吧!」江帆想了想道。

「這水中很多魔獸呢,小的還要保護您!」雙頭裂體獸拒絕道。

「沒關係,我又不是豆腐做的,來吧,快到我的腰上來休息一下,再說了過一會我就山岸,讓飛翼馱我去烏蘇海!」江帆笑道。

「哦,那小的就休息一下了!」雙頭裂體獸猶豫了下應下,感覺瞌睡之意越來越濃,無奈便鑽入江帆的衣裳纏在腰上。

不一會,江帆便聽到雙頭裂體獸發出輕微的呼呼鼾聲,不禁啞然失笑,也很期待,一定是那顆珠子使得雙頭裂體獸的毒液腺體在進化導致瞌睡。

江帆遊了百餘里,覺得差不多了,立刻鑽出水面上岸,用上風之眼四處掃視一遍,沒發現異常,立刻召喚出飛翼銀龍,順著食人河飛向入海口方向。

大約一個小時后,食人河前方忽然變得寬闊無比,碧藍色海水展現眼前,到了入海口了,不過強烈的魔獸氣息也隨之而來,江帆頓時吃了一驚,我靠,好強大,遠比食人河中的魔獸強大得多。

「主人,您要下海嗎?好像很危險呢!」飛翼銀龍已經知道江帆的目的,也感受到魔獸氣息的強大,有些擔心的提醒道。

「呃,似乎是有些麻煩!」江帆皺皺眉道,現在還真是人單勢孤了,飛翼銀龍下海作用不大,它的優勢在空中,雙頭裂體獸在睡覺,納甲土屍在修鍊,聖女和劉茜倒是可以召出來,但太弱了。

其他的神獸倒是有大量的,但絕大多數都是陸地獸,下個河還問題不大,但下海就難說了,尤其是下到深海,真的沒把握,而且魔獸氣息十分的雜,意味著數量和種類的龐大。

就算是召出那些會水的神獸下海,似乎也不妥,明顯的作為異類下海,會立刻被海中無數魔獸攻擊,成了下海乾仗了。

江帆正思索著,飛翼銀龍已是馱著江帆迅速深入海洋上空兩三百里,忽然飛翼銀龍道:「主人,周圍海面上大量的飛行魔獸圍過來了!」


什麼情況?江帆急忙去看,吃了一驚,只見海洋上空周圍十餘里遠出現數千隻巨大的海雕魔獸,只只展開翅膀有十餘米,兇猛的圍過來。

「呃,主人,海面上也出現無數的魔獸!」飛翼銀龍又道。

江帆急忙低頭看下方兩三百米的海面,更是嚇一跳,不會吧,怎麼會這樣?海面上一望無際,延綿數百里,全是飛魚魔獸,兩三米長,浮在海面翹首盯著上空,呲著鋒利寒光閃閃的利齒。

還沒等江帆說什麼,忽然海面上的無數巨大飛魚忽然翅膀振動,呼呼聲一片,至少五六里範圍的飛魚集體起飛,密密麻麻飛射而來。

「我靠,還沒下海就遭到圍攻!」江帆既是驚愕又是鬱悶道。

飛翼銀龍動了,腦袋一擺劃出圓圈,嘴巴一張,吐吐……噴出一串火球迎擊中阻止飛近,一邊加速前飛,噗噗……立刻無數飛魚魔獸被火球擊中,發出一片慘厲鳴叫,像是下雨一樣落回海中。

但飛魚魔獸似乎不怕死,前仆後繼的從海中起飛,飛翼銀龍很是忙碌,嘴巴吐吐個不停,不但要阻擊海中飛來的飛魚魔獸,還得阻擊周圍飛來的無數巨大海雕魔獸。

飛翼銀龍又飛出三四百里遠,一路上擊落無數的海雕魔獸和飛魚魔獸,而海雕魔獸和飛魚魔獸絲毫不放過,一路尾隨,飛翼銀龍氣喘道:「主人,小的消耗太大,支撐不了多久就要展開近戰了!」

「嗯,沒關係,不行的話就讓給它們過來,我來使用符咒拒敵就是!」江帆皺著眉點頭道。

嗷!江帆的話才落音,忽然下方海面傳來巨大嘶吼聲,無數飛魚魔獸迅速後撤讓位,幾十隻巨大長達百米的海獅魔獸出現,同時海獅魔獸身邊出現無數的兩米長碗口粗的箭魚魔獸。

「我靠,不是吧,看樣子這些海洋魔獸似乎是在阻止我們下海!」江帆吃了一驚,有些懷疑道。

哧哧!無數的箭魚魔獸忽然全部立起,前端近一米長鋒利尖銳的刺忽然脫體爆射向空中的飛翼銀龍,形成箭雨。

「空間隔離!」江帆嚇一跳,急忙使出符技,頓時無數的箭魚落空,飛魚魔獸一連發出數撥箭雨,。江帆也連續數次使用空間隔離化解。

嗷嗷!海獅魔獸出動了,兩隻百米余長的巨大海獅魔獸忽然從海面躍起竄出,直撲兩三百米空中的飛翼銀龍,有些怪異,一隻嘴巴大張噴出一團霧球,一隻隨後巨大的尾部狠狠拍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海獅魔獸噴出的那團霧球十分詭異,飛射接近飛翼銀龍百餘米便驟然消失,周圍四五百米範圍迅速呈現淡淡的灰濛濛之態。

江帆先是一愣隨即立刻反應過來,大吃一驚,霧團一出便嗅到一股味道,那味道與在海帶魔獸王那裡嗅到的一樣,我靠,這海獅魔獸也具備破解符咒的能力!

本來要施展空間符咒拒敵,一察覺到情況不對,江帆立刻改變策略,急忙催動金色的鼎,強大的能量從手臂爆涌而出,狠狠揮出一掌,砰的一聲爆響,將撲來的海獅魔獸擊飛。

嗷!海面的海獅魔獸又有十幾隻躍起,似乎智力不底,間隔著在空中噴出霧團,迅速擴散覆蓋數里空間,接著其他海獅魔獸開始躍起蜂擁著朝飛翼銀龍發動攻擊。

江帆連續擊退幾隻海獅魔獸后忙道:「飛翼,趕緊到高空去!」

飛翼銀龍立刻翅膀一顫,嗖的一下竄上千餘米高空,頓時海中的海獅魔獸無法躍上,但並不放棄,而是在看中跟隨著飛翼銀龍飛的方向。

海雕魔獸的圍攻到沒什麼,沒了那破解符咒的霧氣干擾,江帆使出使用磷火箭射殺海雕魔獸,飛翼銀龍繼續前飛,又飛出兩三百里。

「主人,你看,海中有好多圓球似的東西升空了!」忽然飛翼銀龍道。

江帆射出幾隻磷火箭急忙下看,不由的一愣,只見海面一望無際的出現無數只直徑兩三米圓球似的玩意迅速升空,這是什麼玩意?

不一會,圓球似的玩意升到近千米高空,忽然全都噗的一聲,像是漏氣一憋了,癟成一塊抹布似的墜落海中,空中留下一望無際的霧團,隨即擴散開來。

我靠,怎麼會這樣?江帆傻眼了,空中充斥著大量的破解符咒的氣體,符咒基本沒法施展了,這還下海個屁,海還沒下,在海面上就遭到近似瘋狂的阻擊。

「飛翼,回頭,回頭,不下海了!」江帆十分鬱悶的嘆道。

江帆不得不暫時放棄,沒得想了,不用說,海中更不得了,尤其是現在沒幫手的情況,同時也意識到海洋魔獸是把海洋當做決定領地,完全的拒絕人類進入。

飛翼銀龍立刻掉頭,符咒無法使用,飛翼銀龍不斷奮力噴著火球,江帆不停的射出磷火箭,也不知道殺了多少只海雕魔獸,殺出重圍飛回海岸上空。

飛翼銀龍一脫離海洋領空,那些海雕魔獸立刻不再追趕,聚集在海岸邊緣朝著飛翼銀龍發出示威似的嘶鳴,似乎在慶祝勝利。

「主人,這海洋也太可怕了!」飛翼銀龍感慨道。

「是啊,這下海很不簡單啊,真沒想到會這麼複雜!」江帆皺起眉頭感嘆道。

江帆想了想立刻將聖女從符咒世界召出,接著將還在昏睡的劉茜也召出,在劉茜的腦袋上點出一指,劉茜很快醒來,睜開雙眼看了看江帆,接著一骨碌身爬起。

「呃,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就到海邊了!」劉茜打量了下周圍,看到幾裡外的海洋既是迷糊又驚訝道。

「哦,在食人河中與水中魔獸大戰,我使用了絕招,不小心殃及到你,把你給震暈了,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們逃出來了!」江帆簡答的解釋道。

「這樣啊,我說好像在水中怎的就眼前一黑暈了呢,你也真是,幸好沒被你打死!」劉茜竭力的回憶了下似乎是那樣的,有些鬱悶白了江帆一眼道。

「呵呵,純屬意外,莫怪,對了,這海洋是怎麼回事?剛才我只顧著游,不小心就進入海中,頓時遭到無數海中魔獸攻擊!」江帆打了個哈哈接著話鋒一轉問道。

之前劉茜根本沒提到過符魔界海洋的情況,而在符神界是沒有大海的,必須了解一下這裡大海的情況。

「什麼,你進到大海了!」劉茜大吃一驚。

「是的,只進入大海幾十里遠,看著大海興奮,想在海中暢遊一下,誰想到海中魔獸像是發了瘋似的發動攻擊!」江帆鬱悶道,不想讓她知道進入海洋的真實目的。

「對了,海中魔獸竟然釋放出奇怪的氣體,使得符咒難以施展,這是什麼情況?」接著江帆強調道。

「幸好你才進入幾十里,要是深入大海可就危險了,極有可能回不來了,這大海遠比食人河危險百倍,在符魔界大海是禁區!」劉茜瞥了江帆一眼介紹道。


「沒有符魔神神願意去大海,既是萬不得已,也只是在近海活動,時間也絕對不會長,太危險了,符魔神主也不敢輕易下海的!」劉茜心悸道。

「是啊,那你之前怎麼沒和我們說這個情況?」江帆震驚了,有些埋怨道。

「呃,符神界的大海不是這樣的?」劉茜一愣反問道。

「符神界沒有大海!」江帆有些無語道。

「是啊,符神界竟然沒有大海!」劉茜驚訝道。

「我還認為符神界與符魔界一樣也有遼闊的大海,與這裡的大海一樣也是禁區,所以沒提!」劉茜訕訕道。

「哦,那你介紹一下這裡的大海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吧!」江帆這才恍然,要求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