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看起來你不打算說實話呢!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了……」墨九狸說完冷冷的看著她。

「我說,我說……我娘親離開了凌天大陸,她是被人帶走的,她現在在……」墨九琪聞言一驚,一股腦的將自己知道,全部都說出來了。

她相信就算墨九狸知道,也找不到她娘親的。而且,只要她能活著離開凌天大陸找到娘親以後,等到她有了足夠的實力,再殺墨九狸也不遲……

而現在她只能忍,這一次是她失算,栽倒了墨九狸的手裡,只要讓她活下去,她絕對不會放過墨九狸的……

對於墨九琪的心思,墨九狸豈會看不出來!不過,讓墨九狸意外的卻是墨彩雲,已經離開了凌天大陸……

不管怎麼樣,除非墨彩雲永遠躲著自己,不然,早晚有一天她都會殺了她!

「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給我解藥好不好……」墨九琪懇求道。

「好,給你!」墨九狸說完彈出一顆丹藥,在墨九琪驚訝的抬頭時,剛好落到她的嘴裡。

「這是解藥?」墨九琪有些不信的問道。

「是的!」墨九狸唇角勾出一抹冷笑道。 胸口處染紅了胸前一片,鮮血緩緩的順着小刀低落在地,不過看小刀的柄,應該不長,頂多就一根手指頭,而且只插進去了一半,李元霸腳下泥土也都是血,他正皺眉低着頭,看着胸口上的小刀,也不知道此時此刻心裏在想些什麼。

正對面,谷醫林一臉笑意,也不着急的趁人之危,估計他心裏知道,就算是受傷的李元霸,也不是自己能力敵的。

“元霸,你中招了?”小白開很無厘頭的來了一句,氣的郭勇佳拍了一下他的腦袋,罵了句廢話,這不明擺着的嘛!

我心神恍惚,我們剛纔說了幾句話的功夫,怎麼情況就逆轉了?剛纔李元霸還一直追着谷醫林打,這胸口的小刀是怎麼變出來的?雖然我知道這肯定是谷醫林乾的,但我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徐鳳年,剛纔怎麼回事?”楊塵臉色不太好看,沉聲問道。

“剛纔李元霸一時沒注意,谷醫林突然轉身,丟了一把匕首刺中了他,距離太近,根本躲不開。”徐鳳年一直在觀察着戰場,所以剛纔發生的一切一目瞭然。

小白開急了,額頭上青筋都隱隱浮現,當即跳腳指着谷醫林罵道:“谷醫林你個無恥的傢伙,居然還敢玩偷襲?!”

谷醫林沒理他,甚至連朝我們這裏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這是在比試,大家都做好了準備,根本沒有偷襲一說,只是李元霸沒注意中招了。他目不轉睛的盯着呆滯的李元霸,眼眸裏沉靜的跟一灘死水似得,彷彿像個老獵人,正在等待自己的獵物上門。

楊塵攔住了還想罵人的小白開,對着李元霸喊道:“元霸,你沒事吧?”

李元霸也沒有迴應我們,直愣愣的看着胸口。按理來說,這麼一個小傷口應該妨礙不到他發揮纔對,而且受傷的位置也不致命,沒道理失魂落魄的啊。

楊塵有些氣急敗壞的低聲喊了一句:“壞了,李元霸可能出事了!”

我不解的問出了什麼事?

“李元霸雖然厲害,但終歸到底只是個孩子,這次受傷出血,可能一時沒辦法承受…”他語氣凝重的說道。

“不可能啊,他以前都殺了那麼多人了,不客氣的說簡直就是殺人如麻,那裏還會怕血。”小白開一副你是傻逼的眼神看着楊塵。

楊塵搖了搖頭:“你不懂,我的意思是,他雖然對別人毫不留情,可是自己卻沒有受過傷,這樣的人自信心極度膨脹,根本就沒有感受過痛苦,突然這麼來了一下,他收到打擊,一時沒辦法接受崩潰掉。”

項羽應聲道:“沒錯,確實有這樣的人,往往越自視甚高的人,收到了打擊又會瘋狂…”

“那元霸他…”郭勇佳面色糾結:“我們要不要去看看他?”

徐鳳年揮了揮手,有些冷漠無情道:“不行,這是在比試,不管怎麼樣,都要他自己能扛過來纔是。再說了,他以後肯定還會碰到這種事,這次幫了他,下回沒人在身邊,他該怎麼辦?”

我憂心忡忡的看着李元霸,只希望他能儘快恢復狀態,千萬不能一撅不起啊!

谷醫林此時終於開口了:“李元霸,怎麼不來了?我還在這裏等着你呢。”陰險狡詐的谷醫林此時正在傷口上抹鹽。

李元霸渾身一陣,雙目茫然的看向我們,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嘟起了嘴:“我居然受傷了…”

“沒事,元霸,繼續打,一點皮外傷而已!”小白開激勵他道。

李元霸還是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似乎真的如他們所說,第一次受傷,打擊了他的自信心。他看向谷醫林,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上的笑刀:“是你讓我流血的。”

“是我,受傷的滋味怎麼樣?要不要繼續嚐嚐?”谷醫林臉上笑的比花還燦爛,還特地比了一個繼續過來的手勢,像是在挑釁。

“很痛,很不好。”李元霸搖了一下腦袋,聲音裏帶着一絲怒氣:“所以我一定要錘死你,讓你也感受一下我的痛楚。”

說完,李元霸左右看了幾眼,拎着大鐵錘走到一邊大石頭上,把鐵錘架在了上面,擺正姿勢。

我心裏納悶,他這是想幹什麼?

就見李元霸一手按在鐵錘上,一手握住鐵錘的柄,用力一掰,斷了。

“完了完了,元霸這是瘋了,居然把自己的武器都給掰斷了!”小白開失魂落魄的喊了一聲,大夥沒人理會他,李元霸這麼做,肯定是有他的目的。

果然,李元霸拿着斷下來的柄比劃了一下,再次一掰,斷成了兩截放在了一邊,隨後大喝一聲,跳起來一拳敲在大鐵錘上。砰咚一聲巨響,無堅不摧的鐵錘居然被他一下子砸成了兩半分裂開了!

我看的眼睛都直了,他這小小的拳頭裏,到底隱藏了有多大的勁?

李元霸嘿嘿一笑,把鐵錘分開來,撿起地上剛纔折斷的柄,一下子插進了鐵錘裏,一邊一個,等他拿起雙錘的時候我才意識到他原來是在改變自己的武器?

“不錯不錯。”李元霸隨意揮舞了幾下。

徐鳳年突然笑出了聲:“那鐵錘太重了,他單手拿就算不吃力,速度也跟不上谷醫林,這樣一分爲二,雙手一起拿,不但輕了不少,甚至連靈活性都高了。”

楊塵點了點頭,讚許的看着他:“李元霸本身的武器就是雙錘,勇猛無敵,看來這次的打擊沒有讓他沉淪,反而讓他更認真了。”

李元霸聽到了我們這裏在說話,特意看了過來,笑道:“放心,我可是李元霸,不會那麼輕易被人打敗的,你們要相信我。”

小白開激動道:“霸哥,先把身上的匕首拔了,要不影響你揍他。”

李元霸看了一眼胸口的匕首,不爲所動:“沒事,就放着,現在感覺蠻舒服的,拔了血一直流就不好了。”

我差點一頭栽倒,傻人傻語…

李元霸走到谷醫林跟前,哼哼說道:“這一次,你別想跑,受死吧。”

“就是多了一個鐵錘而已,你就這麼自信?小心我的刀哦。”谷醫林還在不依不饒的刺激他。

李元霸只回應了他兩個字:“看錘!”

說着,李元霸就再次衝谷醫林跑了過去,這回他速度更快了,谷醫林剛跑他就追了上去,錘子一甩過去,谷醫林側身一躲,另外一個錘子就緊接而來,谷醫林面色大變,連忙蹲下身子,堪堪避過。

可李元霸並沒有打算就此放過他,另外一把錘子直挺挺的衝他頭砸了下去,這要是砸中了,按照他的手勁,他絕對會腦袋開花!谷醫林隨風倒地,一個驢打滾跑了出去。

“小樣,看你往哪跑!”李元霸嘿嘿笑了兩聲追上去,谷醫林立即轉身,手裏不知道丟了什麼東西衝他飛去。

李元霸用鐵錘一擋,那東西就被彈飛了。

“嘿嘿,還想偷襲我?沒用的我告訴你。”李元霸說着鐵錘揮了過去,谷醫林慌亂的退後兩步,可迎接他的是另外一錘,李元霸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好多,而且雙錘在手也靈活了很多,他這回避無可避,只好面色一狠,死死咬着牙雙手擋在了身前頂着。

“找死。”李元霸說話的時候錘子也撞在了谷醫林身上,他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立即被錘飛了出去,撞在不遠處的樹上,結果比人還粗的樹也間接斷了。

谷醫林神色頹靡,痛苦的咳了兩聲,嘴裏吐了一口血來,他擡起不斷顫抖的雙手,不可思議的看向向他走來的李元霸。

只有體驗過,纔會明白他的可怕… 「啊——墨九狸,你騙我——我要殺了你——」墨九琪吞下丹藥后,卻發現自己的手臂上的皮肉,掉落的更加快速,幾乎是轉眼間,就剩下白骨了,她憤怒的瞪著墨九狸吼道。

「你以為殺了墨府和九樓那麼多人,我還會讓你活下去?墨九琪,你怎麼如此天真呢!」墨九狸諷刺的說道。

「啊——你,該寺——」墨九琪想要再說什麼,舌頭卻跟著腐爛掉了。

她只能用眼神,狠狠的瞪著墨九狸,她簡直恨不得吃了墨九狸,可是現在她連動一下都不能……

最恥辱的是,剛才她為了求墨九狸,一直跪在地上,如今起來都做不到,只能跪在墨九狸的面前,看著自己化為白骨……

而她卻諷刺的沒有失去知覺,那皮肉離骨的痛,讓她的眼睛流出血淚。

她扭頭看向一邊的心沭,卻發現只是這麼一會兒的時間,心沭的骨架已經變成了一堆碎塊,還在不斷的消失著,最後應該連骨頭都不剩,灰飛煙滅吧……

這一刻,墨九琪後悔了!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在,一開始就殺了墨九狸,然後再去殺墨府的人,那樣她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

墨九琪自知求墨九狸已經無用,只能滿腔恨意的瞪著墨九狸,她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墨九狸的……

「你是不是在想,做鬼也不放過我!好可惜,你連鬼都做不成,因為我要你灰飛煙滅……」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隨著墨九狸的話落下,她的衣袖輕輕一揮,心沭的骨灰隨風飄散,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墨九琪不甘的瞪著墨九狸,為什麼,為什麼她已經擁有了神玄的實力,卻還是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她恨,好恨!她恨墨九狸,恨墨府,恨全天下所有人……

「啊——」

墨九琪發出一聲不甘的慘叫,回蕩在這山脈中……

墨九狸看著墨九琪的身體,變成一副白骨,看著她的骨頭被一點點腐蝕……

哪怕只剩下骨頭,也會讓墨九琪痛苦不堪,在地上顫抖的抽搐著……

痛苦的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想要瞪著墨九狸都做不到,只能等待最後的死亡,徹底的消亡……

片刻后,墨九琪的骨頭一點點的被腐蝕乾淨,然後是她的五臟六腑,就在墨九狸以為墨九琪馬上就要徹底消失的時候……

一道白光從墨九琪的頭骨處飛了出去……

「墨九狸,我不會放過你的!早晚有一天,我要殺了你……」隨著墨九琪虛弱的聲音響起,那道白光消失在天際。

墨九狸皺眉看著那道白光消失的方向,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那個女人的靈魂,都被她的毒滅了,為何墨九琪的靈魂竟然逃了呢?她用在心沭和墨九琪身上的毒,名為化骨噬魂,是專門為紫玄之上的強者研製出來的……

因為她知道紫玄以上的強者,在被殺時靈魂有機會逃脫,因此無聊時才研究了這種毒!而她之所以直接問給心沭使用,就是擔心效果有偏差,會讓墨九琪逃了,只是沒心到,結果竟然還是這樣…… 我們都知道李元霸這是在誇獎谷醫林,但是這聽起來還是很奇怪,尤其是谷醫林的臉色黑的難看,相比他以爲李元霸這是在藉機嘲諷他,就擋下了一招,還被錘了個半死,有什麼厲害可言?尤其是最後一句,天天陪他玩,按項羽說的,沒人喜歡受虐…

“霸哥別廢話了,快去錘死他,趁他病要他命啊!”小白開手舞足蹈,十分激動,就好像是他在場上一樣。

李元霸朝我們這裏點了點頭,沒再廢話,大步流星了走了過去,谷醫林搖搖晃晃的想要站起來,只不過卻牽扯到了他的傷勢,忍不住又噴了一口血出來,整個人突然一灘爛泥靠在大樹根上,不過他並沒有放棄掙扎,雙手在兜裏摸了一下,變出了幾把小刀,跟李元霸身上刺的那把一樣,他想也不想衝他甩了過去。

李元霸很隨意的一揮錘,全部彈飛了。

“你怎麼這樣。”他很無語的說了句,像是在責怪:“要是偷襲的話我還可以認真點,你就這麼丟過來,我都沒興趣了,快點站起來,我們繼續來幾個回合。”

“對啊,快點起來,谷醫林你不是很牛逼嗎?快和李元霸單挑。”小白開大笑,跟着附和道。

谷醫林往我們這裏狠狠的瞪了一眼,我瞧他現在這樣,別繼續了,就是站起來都很困難。

李元霸已經快走到他跟前了,事先擡起了錘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嚇唬他,惡狠狠的說:“你要不起來我就一錘子送你上西天了!”

谷醫林見狀臉色大變,立馬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就在我以爲他要做什麼或者說什麼的時候,他居然掉頭就跑,看着他蕭條的背影,我有種說不出的狼狽…

我們集體楞了下,倒不是因爲他不戰而逃,而是看他那逃跑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決鬥,而是在…逃命?

“元霸,快留下他,不能讓他跑了!”楊塵突然高喊道。

“老子讓你跑。”李元霸隨手丟了一個鐵錘過去,穩準狠的砸在了谷醫林的背上,他頓時一個踉蹌,趴在了地上,大口吐着鮮血,隨後好像暈了過去,一動不動。

我們這頭的人連忙一起跑了過去,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谷醫林八成已經被李元霸兩錘敲死了。

李元霸用腳踢了踢他,見沒反應,腳上一勾,把他整個人翻了過來,果然,谷醫林雙眼緊閉,嘴角上全是鮮血,看起來已經不行了的樣子。

李元霸一手拔下自己胸口上的小刀,來回看了幾眼,手一丟,就把小刀直挺挺的插在了他胸口上,谷醫林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聲,只不過卻沒有甦醒,雙眼緊閉着,似乎很痛苦,看來是還活着。

“嘿嘿,這是你對我的,現在我還給你,扯平啦!”李元霸嬉皮笑臉的對他說道。

小白開一下子抱在了李元霸的身上,大聲喊道:“霸哥威武啊,這傢伙居然被你兩錘送上西天去了。”

李元霸連忙推開他:“都說了我又不是女人,你老抱我幹啥…”

楊塵拍了拍李元霸的肩膀,臉色隱藏不住的喜色:“這次多虧了你,元霸!”

“小意思小意思,哎,本來以爲過來能碰到什麼厲害的角色,不求贏我,起碼也要打個平分秋色啊,這些傢伙都不給力啊,幾錘子就完事了,我覺得我纔剛熱身完,你們還有沒有想要對付的人?不如我直接幫你們一起擺平了吧。”李元霸毫不在意道。

徐鳳年苦笑了下,說沒了,不過機會還是有的,要是以後碰到什麼麻煩,還得靠你才行。

“好說好說。”李元霸點頭,隨即指了下地上的谷醫林:“這傢伙咋整?你們要留活口嗎?還是要我一錘子送他走?”

楊塵面色有點糾結,不過還是說先留着吧,不必取他性命。

李元霸眼睛一亮:“要是你們不好決定,就把他讓給我好不好。”

“讓給你?你要幹什麼?”徐鳳年很不解的問。

“霸哥,莫非你喜歡他?”小白開不可思議道。

李元霸哭笑不得道:“不是,他是男的我喜歡他幹什麼?只是這傢伙看起來挺厲害的,居然能徒手擋住我的鐵錘,要是交給我好好調教一番,日後肯定會進步,到時候再陪我玩,那就有意思多了。”

我有些可憐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谷醫林,他要是聽到了李元霸的真番話,真不知道會不會氣的自殺?

楊塵說這個絕對不行,他怎麼說也是我們師兄,先放着吧,先去看看屋子裏有沒有人。

小白開一個激靈,撒腿就朝朝茅草屋跑了過去,徐鳳年連忙大喊:“先別進去,讓李元霸探路。”

小白開腳步一頓,又往回跑,推着李元霸說:“霸哥,我的身體就在裏面,可全靠你幫忙了。”

李元霸笑着跟他一塊走了進去,楊塵說我們一起過去吧,免得出什麼亂子。項羽說那地方的這人不管了?楊塵瞄了一眼,說:“都半死不活了,就放着吧。”

我們剛走到門口,李元霸跟着小白開抱着一個躶體男走了出來,他看起來好像暈了,不知道是本身這樣,還是被李元霸給錘暈的。

“這就是你的身體?看起來怎麼…”李元霸有點難以啓齒,渾身抖了兩下,趕緊把身體丟給了楊塵,同時埋怨道:“怎麼都不穿衣服啊!”

小開白尷尬的笑了笑:“還不是那王八犢子不給他穿衣服。”說着朝門外看了過去,楞了一下神大叫道:“人呢?臥槽人不見了!”

我們集體回頭,這才發現剛纔地上躺着的谷醫林,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

“嘿,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跑?!”李元霸撿起地上的鐵錘作勢要追上去,被楊塵攔住了:“窮寇莫追,反正我們的目的達到了。”

李元霸撇了撇嘴,說好吧,那就先放過他。

“真沒想到他還會裝死,無恥到了極點!”小白開還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楊塵說行了,我們先帶你的身體回去。

說是回去,但不是去酒店,而是去殯儀館,因爲楊塵說白開的身體已經被谷醫林定住了,他們現在還沒辦法能讓白開的妖魂成功附身在身體裏,所以先會放在殯儀館裏冷凍着,等想到辦法了再說。

到了殯儀館,小白開再三囑咐工作人員,火化死人的時候,千萬別搞錯了,這個是他老爸,無比保管好,最後還塞了個大紅包,這才了事。

不過,我們回到車裏的時候發生了一個很搞笑的事,就是二胖醒了!之前,二胖因爲昏迷,也跟着我們到了殯儀館,我們送白開的身體進去以後,二胖正好醒了,他誤以爲我們要送他來這裏火化,一起來就對我們張口大罵,說我們是殺人犯什麼的話,只不過在看見李元霸的時候就頓時不出聲了,一張臉難看的很。

郭勇佳把之前的事簡單的說了下後,道:“你主子已經丟了你自己跑了,你不會找我們麻煩吧?”

“他不是我主子!”二胖義正言辭的強調,神情有點激動:“我可是呂布,誰能當我的主子?!”

李元霸此時盯着二胖眼睛發亮,忍不住說道:“這傢伙其實也挺厲害的,上個跑了,這個留給我調教,也能拿來玩玩…” 墨九狸有些鬱悶的看著天空,對於讓墨九琪逃了的事情,她十分的後悔,早知道如此,還不如剛才一劍殺了她……

不過,想到墨九琪靈魂也中了自己的毒,墨九狸心裡微微好過一點,只要沒人能解墨九琪的毒,就算她逃了,以後想要徹底恢復也不容易……

墨九狸四處看了眼,起身離開,而她的下一個目標,則是血落,那個跟墨九琪曾經一起的男子……

雖然她沒有見過那男人,但是按照墨九琪說的,那個男人修鍊的是魔功,應該也不難找到……

走到雪顏身邊的時候,墨九狸的眼神微微一暗,從戒指中拿出一瓶藥液。直接倒在了雪顏的屍體上,不多時屍體便徹底蒸發乾凈了,連靈魂都沒有剩下……

墨九狸這才繼續往山脈外面走去……

只是墨九狸選擇的方向,可能有些偏差,走了兩天都沒有走出這山脈,好在雲夏告訴她說,差不多再過一天的時間,應該就能出去了……

這一晚,墨九狸沒事直接將禁魂樓拿了出來,之前在契約的時候,她就察覺到這禁魂樓中,似乎還藏有一抹靈魂,雖然對方隱藏的非常隱秘,幾乎沒有露出任何的氣息……

但是已經契約了禁魂樓的墨九狸,想要發現卻是不難……

這樣一個不明根底的靈魂,藏在裡面,還是不安全的,墨九狸直接將禁魂樓放在手裡,神識進入裡面仔細尋找起來……

終於在第三層一面牆上,發現一處陣法,墨九狸仔細觀察之後,發現是一個複雜的封印之陣……

好在她得到了凌雲陣的傳承,不然還真拿這陣法沒招呢,墨九狸直接利用神識,開始破解陣法……

陣法中,一抹黑色的靈魂,感覺到陣法似乎有所波動,好像有人在破陣,渾身一個激靈,立即觀察著陣法……

他已經被困在這裡多少年,就連他自己都不記得了,這該死的禁魂樓,只要他出去,絕對要毀了這個東西……

靈魂心裡恨恨的想著……

墨九狸嘗試了半天,發現神識根本無法破除這陣法,最後只能心念一動,將禁魂樓落在地面,讓雲夏守在外面……

自己來到了禁魂樓的第三層,看到牆面上不斷閃爍的陣文,那是她剛才神識破解后產生的……

墨九狸聚精會神的開始破陣,隨著陣法一點點在她手中被破解開,墨九狸的精神力也在不斷的消耗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