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蘇紫萱一愣。

「這個東西明顯不是第一次出現在這裡了!它很有可能和巫門的人碰過面!」樂天小心地控制著天垂妙陣。

目前魙孽的反抗力量並不大,他也沒有必要使用銅匕首。

「為什麼?」蘇紫萱不能理解。

「你信不信……這個東西也會升級!我上一次在西山大空寺也遇到了它,這個東西當時盯上了一隻陰葵!後來陰葵被我直接滅了,這個東西才離開了,這一次它會出現在這裡……一定是被巫門的人工培育魙孽的氣息吸引過來的。」樂天慢慢的說道。

「吸引?難道它還能吞噬自己的同類?」蘇紫萱一愣。

「這個可說不準!難保巫門的人離開就是因為這個東西的搗亂……巫門的人雖然厲害的很,但是遇上這鬼中惡鬼估計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吸了口冷氣。

「我們兩個人合力能不能滅了它?」她狠了狠心。

「試試?」樂天問。

「試試!」

蘇紫萱點點頭。

「好!」

樂天猛地將銅匕首插在了地上,他拿出了身上所有的柳葉拋了出去!

「天垂妙陣!鎖……」

樂天低喝一聲。

魙孽依稀也發現了什麼,它突然尖銳的叫了一聲,這個聲音實在是太難聽了,蘇紫萱突然有點想吐的感覺。

「鍋蓋!上……」

鍋蓋的舌頭猛的探了出去!

它頭頂的虯褫劇烈的擺動,它切斷了這四周所有的陰氣!

魙孽突然一動不動了。

鍋蓋的舌頭狠狠的將它擊倒在地,樂天的柳葉快速的貼在了魙孽的身上。

樂天猛地拔出了銅匕首,他一步就竄到了魙孽的面前,毫不猶豫的用銅匕首刺向魙孽。

銅匕首狠狠的釘在了地上。

「這……這麼簡單?」蘇紫萱都愣住了。

前幾次這個東西可是非常厲害的,為什麼這一次就像是毫無反抗能力了呢?

樂天看了看虯褫……

這個東西這一手逆亂陰陽簡直是無敵的BUG!

虯褫微微一晃,四周的陰陽慢慢的恢復正常,它也不可能一直控制陰陽,這對它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負擔,剛剛因為魙孽的巨大威脅,虯褫已經是用盡了全力。

沒想到陰陽剛剛恢復,原本被釘在地上的魙孽突然動了。

它身上的柳葉被一片片的崩飛,一股濃郁到了極點的怨氣從他的體內瀰漫開來。

「傻妞!退……」

虯褫急忙提醒,蘇紫萱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虯褫!還能不能切了這東西的陰陽?」樂天吼道。

虯褫晃動了一下身體,周圍的陰陽被切斷了的,但是沒用……

魙孽現在自己已經完全控住了自己的身邊的區域,怨氣這種東西已經超越了陰氣的等級,虯褫可以控制陰氣,但是控制不了怨氣!

只有怨鬼惡鬼才會有怨氣,虯褫可不是鬼……

樂天看著自己的柳葉一片片崩飛,他居然有點無處下手的感覺。

「媽的!你這是逼著老子出絕招啊!」

他大罵一句,手中已經握了一把銅錢。

「五行宮!氣血壓制……」

樂天將這一把銅錢扔了出去,落在了地上的魙孽身邊,樂天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血甩了出去!魙孽突然凄厲的嚎叫,也不知道一張人皮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嗤……」

一聲什麼東西被撕裂的聲音,樂天面色大變。

魙孽突然站了起來,它的面孔清晰的出現在樂天和蘇紫萱的面前,樂天看到他的背後破了一個大洞,這是他強行掙脫銅匕首的結果。

怨氣簡直濃郁到可怕,魙孽的身體受到了損壞更加激怒了它,這個東西屬於永遠無法超度的那個範疇,只會越來越凶。

鍋蓋突然兇猛的撞了出去,很明顯這些怨氣讓鍋蓋都很不舒服。

魙孽突然從原地消失,它居然閃到了鍋蓋的身後,鍋蓋的尾巴猛地甩了出去。

「砰!」

魙孽被打飛了!

蘇紫萱鬆了口氣,看來鍋蓋的實戰能力還是非常高的。

可下一秒,魙孽突然出現在鍋蓋的頭頂,它居然直接用自己的皮將鍋蓋的腦袋罩住了。

鍋蓋劇烈的掙扎,但是看起來光憑它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掙脫魙孽的控制。

「混蛋!放開我的鍋蓋!」

蘇紫萱舉起了槍,她知道鍋蓋不怕槍,所以她幾乎毫不猶豫的就開槍了。

「砰砰砰砰……」

槍聲引起了趙敏的注意,她扭頭看了看遠處。 「吼……」

鍋蓋被魙孽的怨氣刺激的狂吼出聲,它的憤怒情緒簡直達到了極致!

魙孽突然主動離開了鍋蓋的腦袋!

蘇紫萱驚訝的發現鍋蓋的身體上居然出現在一排巨大的骨刺!看起來異常的恐怖,而鍋蓋頭頂的虯褫居然也像是有了一些的變化,虯褫原本白色的身體居然夾雜了一絲黑色。

魙孽直挺挺的站在遠處,很明顯現在鍋蓋和虯褫的組合不是它的首要目標,而且看它的樣子,彷彿對鍋蓋非常的忌憚。

「紫萱……樂天?」

趙敏突然出現了,她大聲的喊著樂天和蘇紫萱名字。

「靠!這特么是來添亂了吧?」樂天無語的罵了一句。

「小敏……不要過來!」

蘇紫萱喊道。

「紫萱?什麼聲音?我好像聽到了槍聲……」趙敏依稀並沒有聽到蘇紫萱聲音,她依舊慢慢的走了過來。

蘇紫萱看著趙敏,如果趙敏被魙孽吞了……

她絕無存活的可能。

「嗖……」

魙孽不見了,它一晃就來到了趙敏的面前,趙敏看著面前這個恐怖的東西。

一個空洞洞的人皮,可以看到人皮上面的絲絲血跡,透過那空洞洞的眼睛,可是看到人皮裡面黑乎乎……

「啊……」

趙敏的尖叫聲簡直可以驚醒整個村子。

遠處已經可以聽到警車的聲音了,警察馬上要來了。

「呼……」

魙孽突然張開了自己的人皮,人皮裡面血呼啦的樣子嚇的趙敏連尖叫都叫不出來了。

「小敏……」

蘇紫萱急忙向這邊跑去,她舉起了手中的槍,但是卻又不敢開槍,畢竟趙敏不是鍋蓋。

下一刻,趙敏已經消失了,她被魙孽的人皮包裹在了裡面。

蘇紫萱只感覺渾身冰涼,看著自己的朋友在自己的面前死去,這樣的感覺簡直讓這個警察出身的女人狂怒異常。

「老娘宰了你!」蘇紫萱大聲的吼道,她毫不猶豫的舉起槍,將自己槍里的子彈一口氣都打在了魙孽的身上。

魙孽一動不動,它只是非常淡定的看著蘇紫萱,它不怕槍。

「把小敏還給我!」蘇紫萱怒視魙孽。

魙孽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大張了一下嘴巴,看起來像是在威脅蘇紫萱。

「鍋蓋!給我打死它!」

蘇紫萱厲聲呵斥。

鍋蓋就像一顆炮彈一樣的沖了過來,它的前肢上的靈獸箍就像是兩隻鐵拳頭,狠狠的砸向了魙孽。

「嗖!」

魙孽躲了過去,它明顯知道自己不能和鍋蓋硬碰硬,但是下一刻,他的體內湧出了大量的怨氣。

這些怨氣籠罩了鍋蓋,鍋蓋也受不了,快速的跳到了另一邊。

虯褫不斷地晃動,它試圖將魙孽的怨氣分解,但是看起來作用不大,虯褫的能力用作先手還是威力極其強大的,但是一旦魙孽佔據了先機,怨氣爆發之後,虯褫幾乎就失去了作用。

除非它可以再提升一步,打開自己的眼睛,達到蛟褫的程度!。

樂天突然沖了出來,他手中的銅匕首狠狠地刺向魙孽。

魙孽下意識的伸出手阻擋,可是樂天手中的可是銅匕首,稍一接觸……魙孽就發出一聲怪叫,急速的後退。

它的手臂上的皮膚再次被划傷了,任何傷害它身體的行為都會被魙孽極度的記恨,樂天現在幾乎已經成了這個魙孽必須報復的目標了。

「有膽子你別走!老子今天就滅了你!」

樂天一抖手,扔出了大量的鬼錢,這些鬼錢直接籠罩了魙孽的四面八方。

「奇門八卦!飛龍鎮魔圖……」

樂天將銅匕首刺入地上,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血滴在銅匕首的上面。

魙孽依稀察覺了樂天這一招的厲害,它的身體湧出了幾乎濃郁的化不開的怨氣,就連鍋蓋都不得不後退,蘇紫萱在虯褫的提醒下也不得不後退,這些怨氣一旦被沾染,很有可能在很長的時間內你都會成為孤魂野鬼的目標。

「叮……」

銅匕首依稀叮到了什麼東西的上面,居然插進了地面沒有插穩,樂天愣了一下,銅匕首微微一晃,居然有倒下去的跡象。

樂天一把握住了銅匕首,趁著這個間隙,魙孽閃電般的竄了出去,消失在了黑暗中。

「小敏……」

蘇紫萱喊道。

可是魙孽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不是她可以追逐的對象。

樂天站起身,他眉頭緊鎖的看著腳下,如果剛剛的飛龍陣成型,魙孽想要離開不給自己狠狠的脫層皮是不可能的。

「樂天……小敏她……」

蘇紫萱無助的看著樂天。

樂天沒說話,他蹲下身,反倒是大力的用銅匕首挖起了地面,挖了幾下,樂天居然挖出了一枚銅錢。

樂天拿起這枚銅錢仔細地看了看,他有點愣住了。

鍋蓋沒有了外在威脅,它慢慢的恢復了原貌,只不過它身上的骨刺依稀是收不回去了,現在它的樣子古怪的就像是一個外星生物。

蘇紫萱彎腰拿起了鍋蓋,她的眼淚不小心滴在了鍋蓋的身上。

鍋蓋渾身輕顫,骨刺居然緩緩的收回了它的體內。

虯褫抬起頭,它居然罕見的伸出自己的黑色信子在蘇紫萱臉上舔了一下。

蘇紫萱看了看虯褫,她發現虯褫的眼睛又明顯了許多,已經有一個非常深的眼睛一樣的印跡了。

可是趙敏的死亡讓蘇紫萱實在沒有心情去計較這些,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紫萱?紫萱?樂天……你們在哪啊?」

趙敏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蘇紫萱猛地抬起頭,她剛剛聽到了趙敏的聲音。

「小敏?」

她急忙站起身,扭著腦袋四下看去,終於在黑暗中看到從村子的下面走上來的趙敏。

「小敏……你……你怎麼在那裡?」蘇紫萱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趙敏。

她明明看到魙孽吞了趙敏,然後往北山竄去了……

「啊?那我應該在哪?我剛剛太累了,就沒有跟上你們,我在下面的石頭上休息了一會……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這是什麼味道……這麼臭!」

趙敏看了看蘇紫萱,她感覺蘇紫萱的情緒好像有點不正常。

蘇紫萱眨了眨眼,這是為什麼?她看向樂天,卻發現樂天居然一直在看著手上的一枚拳頭大的鐵片? 於晨光在旁邊探頭探腦,離的遠遠的,我皺眉看了他一眼,冷冷說道:“於晨光,你明知道這地方有古怪,還帶我來取那東西,你是故意的?”

於晨光苦着臉說:“林先生,我哪裏敢喲,我這不是想要帶你來這裏,收拾那東西麼,誰知道你動作那麼快,不等我說完,你就已經中招了……”

“收拾那東西……”我心說我倒是想收拾他,但是這傢伙藏在這狹窄的地洞裏,下面漆黑一片,那鬼爪又厲害,我這要是爬下去了,說不定從此就上不來了。

我想了又想,到底要不要進入地洞,最後腿上傳來的一陣疼痛提醒了我,還是算了吧,這活兒太危險了,沒有十成的把握不要冒險。

我正要放棄這個念頭,忽然從下面的地洞裏再次傳來一聲怪異的低吼,我渾身一陣毛骨悚然,忙伸手去抓那鐵板,想要扣好,然後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

可就在我附身的這一瞬間,身後忽然一股大力傳來,我一個站立不穩,身子前衝,一個倒栽蔥就從地洞口掉落了下去!

我心中猛的一驚,只覺眼前頓時一黑,陰風呼嘯,我驚呼一聲,立即手忙腳亂的想要抓住什麼東西,但也就一瞬間的功夫,我就已經掉了下去,眼前黑咕隆咚,隨後只聽撲通一聲,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仰面栽進了一片水中。

一陣刺鼻的氣味隨即撲面而來,我趕忙掙扎着爬了起來,發現腳下週圍都是水,幸好於晨光的手電還在我手裏,藉着光亮四處一看,我頓時就驚呆了,這裏竟四面都是齊膝深的水……不對,這不是水,那刺鼻的氣味讓我瞬間想了起來,這是福爾馬林溶液的氣味!

再仔細看,這原來是一個密閉的空間,大約有幾十個平方,周圍除了這福爾馬林,都是空蕩蕩的,擡頭往上看,距離洞口只有幾米高,一排鐵梯直通上去,洞口處卻寂靜無聲,連半點光亮都沒了。

我心中一沉,今天晚上的行動只有我和於晨光兩個人,剛纔那一下顯然是這傢伙推我,他奶奶的,想不到他居然真的敢害我,要不是這下面都是福爾馬林,剛纔我就直接摔得腦漿迸裂了。

“於晨光,你他孃的敢害我!你給我出來!”我氣惱的衝上面喊着,就往梯子那裏移動,同時警惕的往周圍看着,我可還沒忘了,剛纔那個鬼爪就在這下面。

但這時候我已經沒心情找於晨光說的東西了,那多半也是他編出來糊弄我的,爲的就是把我騙到這裏,現在我總算明白了,這傢伙根本就是和安老鬼是一夥的。

但我剛喊了一嗓子,忽然就聽上面傳來一聲冷笑,隨後那鐵板砰的一聲,竟然關上了。

我嚇了一跳,趕忙順着梯子往上爬,到了上面用力去推那鐵板,但不知是被人從上面壓住了,還是這鐵板原本就有機關,我費了半天的力氣,居然紋絲不動。

我心說壞了,這傢伙是存心要把我關在這裏,我又試了幾下,根本就推不動,又大喊了幾聲,也是沒人迴應,空蕩蕩的地下室裏傳來一陣回聲,聽着讓人心裏發毛。

我有些急了,摸了摸身上,從褲袋裏翻出,就想往外面打個電話,找人來醫院救我,但一看已經報廢了,剛纔我從上面掉下來的時候,福爾馬林灌進,都無法開機了。

這時我的身上忽然有些麻癢的感覺,我忙查看了下,這才發現自己大半個身子都是溼的,手上和臉上更沾了不少福爾馬林的液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