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欣的臉紅的像要滴血一樣,雖然如此,但是秦可欣卻依舊緊緊地咬著自己的牙齒把尿壺給套了上去。

「你快點拉行不行?我都快堅持不住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秦可欣見到王旭東半天沒拉忍不住地催著。

「大姐啊,我生平第一次這麼尷尬地被一個女人提著在這拉尿啊,我拉不出來啊,麻煩你行行好,幫我把被子放下來蓋住好不好?」王旭東快要哭了。

秦可欣也是羞的不能再羞了,一隻手繼續把著尿壺,一隻手把被子給扯下來蓋住。

「這下好了吧?」

「行了行了……」

「你這個人還這麼多講究……」秦可欣紅著臉罵著,其實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害羞。

王旭東在醫院一呆就是一周,這一周裡面秦可欣從早到晚待在醫院裡一刻都沒有離開過,她就真的像是一個小媳婦一樣伺候著王旭東,任勞任怨,把王旭東當成寶貝一樣的在伺候著,在王旭東還不能行動的前三天堅持每隔一小時給王旭東做一次按摩活絡血管,每天都會堅持給王旭東擦拭身體,最重要的是,她克服了自己的害羞克服了自己的潔癖,王旭東不能行動的前三天,把屎把尿都是她自己親自上,醫院有護士也有護工,但是她都是堅持自己親力親為。躺在病床上的王旭東雖然有無奈,但是更多的卻是感動,一個女人,平時也是一個天之驕女驕傲優秀的女人,為了你做到如此,已經無話可說了。

除了秦可欣之外,其它幾個女人每天都會來看王旭東一次,雷打不動。蘇婉琪是在每天下班之後來一次,都是從各大高級餐廳打包過來的餐食,一份給秦可欣,一份營養餐專門為王旭東準備的,每天如此,她不會呆得太久,等到王旭東和秦可欣吃完了差不多她就會走了。張曉芸也會在每天下班之後回家之前來一趟醫院,只不過她的下班時間就遠比蘇婉琪要晚,而且時間還不固定,一般都是在晚上八九點,她來這就是坐在這問一下王旭東身體的恢復情況,也會把關於案子的進展程度對王旭東說一番,她已經習慣了與王旭東討論案件的進程,不知道為什麼,明知道與王旭東說了也沒用,也明知道這麼做是違規的。

不管是蘇婉琪還是張曉芸都不會在醫院久呆,因為都知道秦可欣在,她們不會打擾的太久。可是有一個女人就不會這麼講究了,這個人就是林曉雅。

林曉雅每天早上就來醫院,一直待到蘇婉琪快來了天快黑了才會走,上次被秦可欣教訓了一頓之後她現在來到這也不吵了,而且就像是要在秦可欣面前故意表現一樣,她開始在那嘗試著照顧王旭東,也會給王旭東按摩,給王旭東喂飯,雖然鬧出了很多笑話但是她是認真地,秦可欣也絕不阻攔,她要做秦可欣就坐在一旁玩手機任由她做。

另外,郭鈺來看過兩次,張副市長也親自來過一次,這都是讓王旭東非常受寵若驚的。

本來王旭東是要在醫院住上半個月的時間的,但是最後他只在醫院呆了一周就出院了,從進醫院昏迷兩天之後又住了一周,他在醫院一共呆了十天,之所以提前出院,一是因為他的身體恢復速度實在太快了,第二個原因是他打死都不願意在醫院待下去了,從他能自己下床走路的那天開始他就鬧著要出院了,一周都是秦可欣壓著,一周一過,秦可欣也控制不住了,最後只能出院。 王旭東出院這天,一大早病房裡面就來了四個女人,除了一直都睡在王旭東病床邊形影不離照顧王旭東的秦可欣外,那天蘇婉琪和張曉芸都請假一大早來到了醫院,林曉雅也來了個大早。

最後,秦可欣與林曉雅在病房裡給王旭東收拾著出院的東西,基本上是秦可欣在弄,林曉雅純屬抬杠幫倒忙,不過對於她來說,能做就已經說明了一切。張曉芸去找醫生問情況去了,因為人送來的時候是以警方的名義送來的,包括這個特高級的特護病房都是張曉芸給讓醫院安排的。蘇婉琪則去幫王旭東辦出院手續交費什麼的,王旭東這次住院所有的費用都是蘇婉琪交的,當天來醫院,張曉芸忙瘋了,秦可欣哭瘋了,這些事全部都是蘇婉琪一個人默默辦的。

當一切辦好走出醫院的那一刻,看著外面有些微微的陽光,王旭東都感覺自己像是再次獲得了新生一樣,待在醫院裡面比坐牢還恐怖。

當王旭東走到停車場的時候,四輛車一字排開停在那。

張曉芸掛著警牌上面還放著警燈的油老虎停在那格外的霸氣,旁邊停著的是蘇婉琪的寶馬750,蘇婉琪旁邊的是林曉雅開來的那輛特別拉風的瑪莎拉蒂的跑車,這個倒不是林曉雅有多愛炫耀,她絕沒有這個想法,她整天開著這麼貴的車跑只是因為她家裡實在沒有便宜的車。而最後停在那的是秦可欣的車,一輛寶馬五系,她當天晚上是被人從馬路邊別停了車綁架過來的,然後就進了醫院一直沒出去過,車還是張曉芸讓人幫秦可欣開了過來停在這的,停了太久,車上面都積了一層灰塵了。

「你去那?」走到了停車場邊,秦可欣問著王旭東。這個問題所有人都想問。

「回家啊。」

「哪個家?你的家在哪?」

「鞋店啊。」

「你瘋了啊你,你那地方怎麼住?」秦可欣怒了。

「那不是挺好的嗎?再破再爛那也是個家啊。」王旭東笑著。

「行了,我不跟你爭了。現在問題來了,你坐哪個車?」秦可欣繼續問。

「當然坐我的車啊。」林曉雅挑釁似的道。

「你們真無聊。你那車太小了,坐進去憋得慌,沒事別開個這東西到處跑,開在路上別人都得離你十米開外,影響交通秩序。走吧,上車吧,你開。」王旭東對林曉雅說著,然後直接拉開了秦可欣的車門坐了進去。

「王旭東……我下次買個商務車來開行了吧?」林曉雅氣的直跺腳,然後拉開自己車門坐了進去,隨後四輛車就往王旭東的小鞋店開了去。

「你為什麼還要住在你那鞋店裡面?你看看那地方怎麼住人?而且住在那我怎麼照顧你?住我那去吧。」秦可欣一邊開著車一邊說著。

「啊?」

「啊什麼啊?我那有兩間房,你住一間我住一間,我正好可以照顧你,你住在鞋店裡像個什麼樣子?以前也就算了,可你現在是病人,醫生也說了,你需要好好的調養身體,你身子雖然行動沒問題,但是身子虛,得好好調理。」秦可欣說著。

「咱們……咱們……這就同居了,不好吧?」

「這些天你身上哪個地方我沒看過?看都看完了還怕同居?」秦可欣瞪著。

「不是這麼回事,可欣,你已經在醫院照顧我這麼多天了,我實在不想再耽誤你麻煩你了。我的身體怎麼樣我也很清楚,需要調理是真的,開了這麼多葯在這,我自己會吃,但是我也不需要照顧了。最主要的是,我最近也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自己慢慢思考一下,思考一下我以後的人生該怎麼過。」

秦可欣看著王旭東,沒有說話,隨後才道:「好吧。我知道你什麼想法,你這個人要面子,自尊心不是一般的強,讓你住在我家裡你心裡肯定是不樂意的,我能理解你,我也不強求你,但是,你也不能一直住在鞋店裡,那不是個住人的地方,馬上就過年了,過完年之後你要住我給你租個地方住。」

「嗯,好。」王旭東笑著。

車隊直接開到了王旭東鞋店的街上,四輛車停在了王旭東的鞋店前面,車子剛停下,立即引起了圍觀,整條街的人都跑出來圍觀了,因為這條街從來就沒出現這麼多的豪車,更何況一次出現這麼多輛,特別是林曉雅開的那輛。

「這就是你的家?」林曉雅下車之後看著王旭東拿著鑰匙開著卷閘門。

「這不是他家,這是他家的店。」秦可欣在旁邊提醒著。

蘇婉琪也是第一次來這,對於皮鞋店她是知道的,但是在看到這個皮鞋店破舊的程度之後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唯一對這裡熟悉的除了秦可欣之外就數張曉芸了,當初調查刀疤案子的時候,這個門面她親自來過幾次,對於這裡她一點都不陌生。

「現在竟然還有這種皮鞋店,自己動手做嗎?王旭東,你這店也太久了,會有人買嗎?」林曉雅發出了疑問。

王旭東把門打開,走了進去,裡面再次散發出一陣霉味,王旭東再次用棍子把卷閘門給支起來,笑著道:「幾位,不嫌棄的話就進來站一會,我就不說坐了,因為實在沒地方坐。」

秦可欣提著王旭東在醫院的一些東西進了店鋪裡面,想了想,去了裡面的雜物間拿著抹布出來把僅剩的兩條凳子給擦乾淨。

蘇婉琪皺著眉頭審視著這個皮鞋店裡面的一切。張曉芸則看了一眼,沒有進去,站在了店門口。

只有林曉雅非常的感興趣,走進去左看看右看看,拿出一個玩意就喊著王旭東問著王旭東這是幹什麼的。

「這就是你的皮鞋店?王旭東,現在應該已經沒人做手工皮鞋了。」蘇婉琪走到王旭東身邊淡淡地問著。

「會有的,社會發展有社會發展的規律,你是學企業管理的,多多少少會明白一點,返璞歸真嘛。我想,是可以好好操作一下的,只是暫時沒想到要怎麼弄。」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要不你還是回公司吧,不是我打擊你,這個……你能養活你自己嗎?」蘇婉琪皺著眉頭問著。

「不試一試怎麼知道呢?先試一試吧,實在不行再說。」

「王旭東,你過來一下。」張曉芸向王旭東招了招手。

「張大警官,有什麼吩咐呀?」王旭東笑呵呵地走了出去。

「你的車你還記得嗎?」張曉芸問著。

「哎喲,你不說我都快要忘了,我還有車呢,我車還在碼頭那吧?」王旭東這才想起來自己車的事。

「你的車我早就叫人給拉到我們刑警隊里去了,那個也是證據之一,你那個車可不簡單,當天晚上你一共闖了二十三個紅燈,撞壞了無數的欄杆、花壇還有花木,要找你麻煩找你賠償的部門都好幾個,這些我都已經幫你處理了。問題是你的車,你的車拉到刑警隊在做完證據勘查之後,我讓我們車隊的修車師傅幫你看了一下,得出結論,你那個車基本報廢。」

「啊?這就報廢了呀?」

「你可能自己還沒去看你那個車被你撞成什麼樣子了吧?我們司機師傅說了,你那個車要全部修好的價格不比你重新買一輛那個車的價格低,所以建議你自己報廢給賣了。現在車還停在我們刑警隊裡面,你自己找個時間去處理了吧。」張曉芸道。

王旭東苦笑,點了點頭,人生中第一輛私家車就這麼沒了,加起來沒開幾天。

「行吧,找個時間去處理一下,開到報廢車去報廢了吧。」

「你這是準備接手你們家的百年老店,準備做皮鞋了?」

「是啊,以後有這個需要可以來找我,咱們老朋友了,你來做皮鞋我給你八折。」王旭東笑呵呵地說著。

「不好意思,我不穿皮鞋。行了,你自己好好養身體,我就先走了。你還是自己好好處理一下那幾個女人的關係吧,提醒你一下,那個姓秦的女人是真的愛你,我也看得出來,你愛她,不然你不會為了她這麼拚命,而且,你這次是真的下了死手了。別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大飛哥其實你可以不殺的,但是你還是殺了,我想,你是動了真怒。當然,這個話是我猜測的,在證據上,他是有殺你的動機你才正當防衛殺了他的。所以,好好去對待這個女人,別再到處沾花惹草了,你再這麼下去,遲早要把自己給弄死。走了,隊里還有一大堆事。」張曉芸對王旭東說了一通之後直接擺手拉開自己車門走了出去,也沒有與其它幾個女人打招呼。

張曉芸走了之後,蘇婉琪與秦可欣打了招呼之後,也走了出來,看著正拿出煙準備抽的王旭東皺了皺眉頭:「你這剛從醫院出來又開始抽煙了。」

「這不是沒辦法嘛,醫院不讓抽,特別是秦可欣,打死都不許我抽煙,好不容易出來了,我都多少天沒抽了。」

「你就不能戒了?已經這麼多天沒抽了索性就不要抽了呀,你這身體都沒恢復好呢又開始抽煙。」

「那不行,頭可斷血可流,煙是萬萬不能戒的,我都已經混成這樣了,要是再把煙給戒了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啊?」

蘇婉琪搖了搖頭,然後問道:「你就真的打算住這裡了?」

「對啊,這本來就是我家,我覺得這挺好的呀,以後有什麼皮鞋的生意幫我介紹一下,我可以給你打折,你介紹朋友來我可以給你回扣。」

蘇婉琪給了王旭東一個白眼,道:「要不你還是回家裡住吧。」

王旭東知道蘇婉琪說的家是什麼意思。

「我怎麼去?可欣現在肯定得加班加點的來照顧我的,我去你那住怎麼對她說?不用擔心我了,我住這裡挺好。」

「我要回去開會,我就不跟你多說了,等我下班了之後我再來找你,到時候再跟你說吧,我先走了,好好的對可欣,這些天可欣為了你整個人都哭傻了,你要是敢對不起她我對你不客氣。」蘇婉琪警告著王旭東。

「實際上我已經對不起她了,而且,對不起她的不止我一個,還有你。」

「你……這個事情我會處理好的,但是,現在還沒想好怎麼跟她說,而且,現在越來越不知道怎麼跟她解釋了,不過我會想到好辦法的,但是,你現在千萬不能跟她說聽到沒有?我還沒有做好準備。」

「我也不敢啊,我要是現在跟她說我跟你早就結婚了,我怕她真的會殺了我。」王旭東苦笑著、

「我先走了。」蘇婉琪說完之後也開著車走了。

王旭東轉身就見到了店裡面的兩個女人,一個正在幫忙打掃衛生的秦可欣,一個對王旭東店裡面這些做鞋的玩意很感興趣東拿拿西放放的林曉雅。

看著這兩個女人在這裡他都有些頭疼,最主要的是林曉雅,林曉雅只要一碰見秦可欣就像是瞬間產生了化學反應一樣。

「放這吧,沒什麼好弄的,這些我自己來就行了,你都在醫院照顧我照顧了這麼久了,好好休息一下吧。」王旭東看著秦可欣在忙著,心裡感動的不行,連忙把秦可欣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然後把秦可欣手裡的掃把給拿了開。要知道,秦可欣平常在家裡那可是都是過的小資生活,平常一個人的家家裡的衛生都是請的鐘點工,她也是個對生活挺講究的人,但是這次為了王旭東,她在醫院裡面任勞任怨地照顧著王旭東,什麼臟活累活都在干,現在還在主動幫王旭東打掃這個破舊的小店。

「你真準備住這裡了?」秦可欣問著。

正問著,林曉雅走過來,一把把王旭東從秦可欣身邊拉開。

「你幹嘛啊你?你跟她挨這麼近幹嘛?男女授受不親你不知道嗎?」林曉雅說著王旭東。

「我……」王旭東竟無言以對。

秦可欣無奈地搖了搖頭,站了起來,看著林曉雅說道:「林大小姐,現在呢我給你個選擇,是你留在這裡照顧他呢還是我留在這裡照顧他,要是你留在這照顧他那我就走,要是我在這照顧他,那你就走,好不好?」 「當然是我在這裡啊。」

「那行吧,那就你在這裡照顧吧,我回去上班了,正好我那還有一大堆事要做。不過,我可警告你,不要以為你媽是郭鈺你就了不起,既然你答應了照顧他,那就麻煩你照顧好。」秦可欣直接對林曉雅說著,然後提著自己的包準備走。

「喂……這……」王旭東倒是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辦了這是,追著秦可欣走了出去。

「不許去。」林曉雅喊著。

「別鬧了,你就少說兩句會死啊你。」王旭東呵斥著,然後追著秦可欣走了出去。

「生氣了?」王旭東走過去趴在秦可欣的車窗邊問著。

「沒有,只是心裡煩。既然她要在這照顧你那就讓她照顧吧。」

「別跟她一般見識,她就是個小孩子。」王旭東連忙說著。

「我沒跟她一般見識,我煩的不是她,而是你。」秦可欣轉過臉看著王旭東。

「我……我……這跟我沒關係呀,是她……這個……」

「那你到底是準備怎麼處理跟她的關係的?那你又到底是準備怎麼處理跟我的關係的?你覺得我們倆到底是什麼關係?換成是你,我身邊成天跟著一個男人跟你抬杠你會怎麼想?你心裡會好受嗎?」秦可欣直接問著王旭東。

「我……」王旭東被問的說不出話來。

「你都願意為了我去死了,難道都不願意正大光明地對我說一聲讓我做你女朋友嗎?王旭東,我之所以煩就是因為我整天被一個小破孩懟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凡你對我說一聲我是你女朋友我也有底氣說話。我絕不會跟一個小孩子一般見識,她願意賴在你身邊就賴在你身邊,我保證一點都不生氣,我秦可欣這點自信還是有的,可問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個什麼身份。」

秦可欣說完,王旭東沉默了,他倒是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自己也覺得你身體好了,你也不願意去我那住,我也沒辦法照顧你,成天跟你這也沒什麼用,既然她願意在這照顧你那就讓她照顧吧。公司那邊我壓了一大堆事,得去處理了。晚上我再來吧。我先走了。」秦可欣說完之後直接發動車子走了。

王旭東獃獃地站在那,然後再次點了一根煙。

「終於走了呀?」林曉雅走了過來,看著秦可欣開走的車,笑嘻嘻地說著。

「就你多事,事都是你惹出來的,你這一身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啊你。」王旭東給了林曉雅一記白眼,然後走了進去。

「什麼叫我多事?多事的是她好不好?我早就跟她明白說過了,你是我的男人,讓她離你遠點,她偏不聽,這能怪我嗎?」

「我什麼時候是你的男人了?我身上刻了你的名字還是怎麼的?別在這胡說八道了行不行?我看你就是閑的。要不你還是去那個飯店去當服務員吧,那樣我還清凈一點。」

「你嫌棄我了是不是?嫌我煩了是不是?」林曉雅癟著嘴,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有點。」

「你……」

「哼,她有什麼好?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就知道,你心裡肯定是迷上她了。你告訴我,她哪點比我好?胸比我大嗎?腿比我長嗎?」林曉雅挺著胸伸著腿問著。

「我的大小姐,你腦子裡成天都在想些什麼東西啊這。敢情我在你眼裡我成天看女人就全在看這些東西了是吧?」

「那你告訴我,你看什麼了?」

「我……好吧,你這麼理解也沒問題,但是,這只是一個方面好不好?」

「我知道,她的底細我查過了,她,從小就是個學霸,現在是非常出名的設計師。」

「我靠,你這功課做得夠足的呀,竟然還學會調查別人了。」

「用的著嗎?她那麼出名,在網上一查就全部出來了。得過很多獎,在設計這一塊非常的牛逼,從小讀書就是學霸。跟我不一樣,我是個學渣。不過我告訴你,王旭東,我也就是不想讀書,我要是想讀書絕對比她厲害,我以前小學初中我都是學霸,我還得過年紀第一呢。」

「你逗我了吧你,就你,還學霸,還年級第一?我怎麼這麼不信呢我。」

「你……好,你給我等著,我跟你說,我都已經想好了。過完年開始,我就開始去學校上學,白天去學校上學,下課之後,我讓我媽去請整個東海市最牛的老師到家裡來給我輔導補課,我要把這兩三年來我缺的課全部補上,我告訴你,我媽老師都已經請好了。明年我就參加高考,不就是東海大學嘛,行,我就考東海大學了,我也當學霸,別讓你總覺得我是個沒文化沒素質的文盲小太妹。」林曉雅越說越生氣。

王旭東瞪大了眼睛看著林曉雅。

「你是在認真的沒跟我說笑話吧?」

「我是認真的,不過你得跟我約法三章。」林曉雅道。

「怎麼個約法三章?」

「只要我明年考上了東海大學,你就必須做我男朋友。」

「你這什麼狗屁約法三章啊,你考上大學了跟我有個屁的關係啊,我憑什麼要犧牲色相去做你男朋友。」

「你……你混蛋啊你。」林曉雅忍不住罵著。

「問題是我沒好處啊。」

「得了我這麼好一個女朋友這不是好處啊?」

「算了吧,這種好處我還是留給別人吧。」王旭東一邊笑著,一邊又掛上了皮圍裙帶著皮手套開始在那準備做鞋了。

「王旭東,你上次是不是從我媽那借了五千萬?」

「呃……是有這麼回事,錢不是你拿過來的嗎?怎麼?這麼急催著要還了?那我可告訴你,你現在就算殺了我我也沒錢還,錢還在公司裡面壓著呢,要等到公司的銀行貸款下來了才能還。」

「你傻不傻啊你,你只要做了我的男朋友,那五千萬就不用還了啊。」林曉雅開始用利益去勾引王旭東。

「呃……你這腦瓜子到底是怎麼轉的?你從哪聽來的做了你的男朋友就不用還錢的?你這是哪裡得來的邏輯?」王旭東大汗。 「當然不用還了呀,你是我男朋友,到時候我們是要結婚的,我們結婚了你是我的丈夫,我媽就我這一個女兒,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媽所有的財產以後就都是你的了,既然她所有的都是你的,那你這五千萬還用還嗎?而且,不僅不要還這五千萬,連帶著以後整個華海集團都是你的,你想想,那是多少錢啊。現在你還覺得做我男朋友沒有好處嗎?」林曉雅問著王旭東。

「這可是大大的好處啊,按照你這麼一說,只要做了你的男朋友,我這馬上就是屌絲逆襲,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的節奏啊。」

「知道就好。所以啊,咱們約法三章,只要我考上東海大學,我考上大海大學的那天就是你做我男朋友的那天,好不好?」林曉雅逼著王旭東。

「這個……等你考上了再說,好不好?」

「不行,你必須要先答應我。」

「我這……好好好,我答應你答應你,實在不行真有那天先答應再分手也行。」王旭東自言自語著。

「什麼啊?」

「沒說什麼,我說好。」

「那可就一言為定了。」林曉雅非常的高興。

「好好好,行吧,為了你能改邪歸正考上大學我就犧牲一次吧。」王旭東小聲地嘆氣。

「另外,你必須要保證,在我考上大學之前的這段時間,你不能跟她在一起,要與她保持距離,最好是不能跟她見面。」林曉雅又道。

「她是誰啊?」王旭東明知故問。

「除了那個姓秦的還有誰啊?」

「那不行,你這要求太苛刻了,算了,那還是別約法三章了,剛剛就當我沒答應你啊。」王旭東擺了擺手搖頭,繼續做鞋。

「不是……你為什麼不答應啊?王旭東,你都答應做我男朋友了你當然就不能跟她有聯繫了呀,你個混蛋,吃著碗里的還想著鍋里的,你想腳踏兩條船是不是?」林曉雅急了。

「不是……我怎麼就腳踏兩條船了?我現在還在岸上呢,一條船我都沒上呀,我上哪踏兩條船去?」

「那你為什麼不答應我的條件?」

「我怎麼答應你啊?首先,你憑什麼不讓我與她見面不與她交往啊?即使我跟她不做情侶我跟她也是朋友啊,怎麼了?我連朋友也不能有啊?你這是準備找個籠子把我關起來還是怎麼滴?其次,你的條件是你考上東海大學之後我做你男朋友是不是?那萬一你沒考上呢?而且沒考上的可能性很大呀,要是沒考上我怎麼辦?我就不能找女朋友了,我就打一輩子光棍呀?所以啊,你要說前面一個條件我可以答應你,但是,後面這個條件我不能答應。我有我的人身自由,交友、戀愛這都是國家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力,你不能剝奪我的自由。你要剝奪我的自由,那這個人生巔峰我不要了,我是個有理想的人,聽過一首詩沒有?」王旭東一邊在木製鞋楦上面用鉛筆在那勾勒著鞋的樣子一邊隨口對林曉雅胡說八道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