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刻回國,來與您對接投資的事。」

見江山如此爽快,國王喜上眉梢。

果然,大老闆出手就是豪爽,闊綽。

不像其他那些投資者,投個百八十萬都扭扭捏捏的。

掛斷電話之後,江山緊跟着就撥通了國內高層的電話。

沒一會兒,電話就接通了。

「江同志有何貴幹吶?」

高層是知道江山的,平時沒電話,一打電話,那就是有大事。

至於這大事是好是壞,還未可知。

「是這樣的,我現在急需一批地質勘探方面的專家,人數越多越好。」

雖然江山知道,該國的礦產資源和石油資源豐富,但具體在哪,他也不知道。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地質勘探方面的專家,放眼全球,人數都是不多的。

而受制於國內各方面都還貧弱的環境下,國內這方面的專家,那就更少了。

基本上都是在國企部門任職的,金貴著呢。

要想用人,只能去找高層。

原則上,自然是多多益善,人越多,找到礦產的速度就越快。

聽到江山的訴求,高層那邊並沒有急着答覆。

「怎麼,你又想搞什麼啊?」

派專家給江山,小菜一碟,但前提是,高層得知道,江山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我想做礦產生意,這樁生意要是成了,於我於國內,都是很有益的。」

江山倒也沒什麼好藏着掖着的,直接把他的計劃和盤托出。

隨着國內經濟的高速發展,對於礦石的需求,將會直線激增。

不出意外的話,江山開出來的礦產,大部分也都是銷往國內的。

高層要是給了他支持,那到時候,他自然也是要給個友情價的。

「你想的倒挺好,不過,你怎麼就那麼肯定,你一定能開出礦來呢?」

高層還是持懷疑態度。

俗話說得好,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江山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但問題是,礦產行業,那是你說有就有,說搞就能搞的。

「我的眼光一向不會錯的。」

「只要您批准,專家們的酬勞,我直接按照他們單位上的十倍標準給!」

江山也不好解釋什麼。

難不成告訴高層,他是重生過來的,所以才知道這些?

這話跟別人說,別人可能不相信,但要跟高層說了,那可真說不準。

高層的思維,遠非常人所能及。

「好吧,就當是讓他們出外勤了。」

「不過,這方面的專家,都很金貴,任務也很重,一個蘿蔔一個坑,我儘可能的給你調,但能調多少,我也說不準。」

「你自己做好心理準備,能想想別的辦法,更好。」

礦產的事情,雖然江山胸有成竹,但因為沒有實質性的證據,高層是沒怎麼放在心上的。

之所以給江山調專家,完全是看在了江山的面子上。

江山的面子,現在可抵得上千軍萬馬。 「嗯?!」

飛掠之中的柳席,驟然間停下身形,踏立於虛空之中,微微皺眉,就在剛才,靈魂感知中捕捉到一句有意思的話語。

「……千年地黃精……」

地黃精乃是凝聚沉穩厚重的精純大地之力而生,大凡地黃精在生長到百年之後,就會因為能量的飽和,而不會再有絲毫的體積增長。

柳席一手摩擦著下顎,目中露出饒有興味之意,嘀咕道:

「一般百年地黃精便是極限,若是出現千年地黃精,那這地方一定有比地黃精更珍貴的天材地寶……」

眼中透露著些許好奇之色,柳席直接調轉方向,朝着西南方向飛掠而去,就在一千八百餘丈之外。

以柳席的速度,全速飛行也不過是幾十息的時間而已,狂風在耳邊呼嘯,眼前的景物飛速向後掠過。

遠遠的,就看見一位渾身肌肉高高隆起,手持一根精鐵鋼棍,滿臉猙獰笑容的漢子,握著人頭大小的一塊根莖類植物。

若不是這丹界之中,只有煉藥師可以進來,柳席認為此人一定是個劫道的漢子,實在很難想像,這暴躁的漢子可以慢條斯理,極富耐心的煉製丹藥。

在那漢子身旁,還有着幾人將前者圍在中間,似乎是意圖搶奪那千年地黃精,而那渾身透著煞氣的兇悍漢子,始終是猶豫着不敢動手!

而後,儘是在那兇悍漢子的威懾下,幾人接連逃離此地,前者見狀得意一笑,就將手中的千年地黃精收進納戒。

就在這時,身如鬼魅,迅如流星的柳席,徑直從遠處天際掠來,而後驟然降下身形,落在那漢子邊上不遠。

柳席的突然出現,也是讓那漢子嚇了一跳,明明感知之中沒有察覺絲毫異常,手中鋼棍飛速旋轉,擺出一副戰鬥的架勢。

「小子,你是誰,敢管老子的事,也想跟老子搶著千年地黃精……」

直到看清柳席的面容之後,手持鋼棍的漢子突然面色一變,雙股戰戰不敢動彈。

啪!

鋼棍直接掉在地上,那漢子忙不停的彎身道歉道:

「柳……席先生,我,小的真不知道是您啊,這千年地黃精小的不要了,只求您饒我一命!」

柳席瞥了一眼那地黃蟒,又看了看眼前的坑洞,根本不在意那漢子的話,只是隨意說了一個字:

「滾!」

那漢子明顯愣了一下,本以為柳席也是沖着千年地黃精來的,結果現在這麼簡單的就讓自己滾了。

不對勁啊……

突然那漢子狠狠打了個寒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柳席的背影,不敢再往下想了,怕再想就無法活着離開了。

扒拉起地上的鋼棍,那漢子轉身就跑,頭也不回,似是背後有妖魔鬼怪追趕一般,帶起一溜煙的黃沙。

「千年地黃精的底下,會不會是那件東西呢!如果是,那不就爽了……」

手掌探出,曲成爪狀,掌心一股吸力爆發,瞬間攝起大量的泥土,揮掌將其遠遠拋灑至一旁。

柳席直接化身挖土機,不停的攝起泥土,並拋灑至一旁,之前那不大的坑洞,也是隨着其不停地挖掘,迅速的擴大。

一丈,兩丈,三丈……柳席極其富有耐心,手掌翻飛的同時,在兩側堆起一座小土山,而柳席身前則出現一個六丈有餘的坑洞。

就在此時,坑洞之中總算出現異於泥土的東西,無法像泥土那般輕易攝起,柳席微微一笑,縱身一躍,跳下深坑。

打個響指,一朵青色火苗,便是出現在柳席的指尖,為這漆黑的坑洞之中,帶來一抹光亮。

穩穩落在地面之後,柳席低頭看去,那異於泥土,難以攝起的東西,竟是一塊晶瑩剔透的玉石,現在不過露出一個頂端,其下都深埋在泥土之中。

「地心玉母!」

柳席輕吐一口濁氣,目光之中,逐漸變得火熱起來,地心玉母是寶,藉助其修鍊可調理體內鬥氣,加快修鍊速度,與青年地心火的蓮座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有一寶的價值,尚在地心玉母之上,那就是地心魂髓,一種極為罕見的天才地寶,其最大的價值就在於鍛魂。

也就是說,地心魂髓可以使人之靈魂洗盡鉛華,獲得本質性的提升……

就是現在的柳席,這地心魂髓依舊大有用處,想到這裏,眼中的火熱之意再也掩飾不住。

伸手抓在那暴露在外的玉石之上,雙腳略微分開,一聲厲喝,手掌用力直接將其提起,頓時泥土四濺,那地心玉母終於是完整的出現在柳席眼前。

這東西約莫半丈之高,寬約一臂之長,這般體積的地心玉母,在外界,幾乎是很難看見之物。

「既然如此特殊的地心玉母已經出現,那麼更為珍惜的地心魂髓呢,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看着眼前的地心玉母,柳席目中閃過一抹炙熱之色,將地心玉母先行放置在地面,指尖的青色火焰開始變幻。

一把薄如蟬翼的火焰刀刃,出現在柳席的手中,揮動的這火焰刀刃,如同刀切豆腐,輕而易舉的在地心玉母之上,切下拇指厚薄的一片。

露出一個核桃大小的孔洞,隱隱有着淡淡的白色霧氣飄出,嗅到這股白色霧氣,頓時靈魂都是輕飄飄的活躍不少。

「果然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柳席手中火焰刀刃連連揮舞,一片接着一片的地心玉母被切割而下,而那股淡白色霧氣,也是越發的濃郁。

就在柳席將玉石切割一半之後,終於是出現人頭大小的一個玉坑,而玉坑之中正有着淺淺一層的乳白色液體。

「地心魂髓,蕭炎用來突破靈境靈魂的機緣,如此珍貴的地心魂髓,竟然只是用來突破靈境靈魂,實在是暴殄天物……」

柳席輕笑着搖了搖頭,手中火刃翻轉,將那玉坑切割而下,製作成簡易的玉盒模樣,將這玉盒以及剩下的地心玉母統統收進納戒。

「最近修鍊淬魂訣,讓我的靈魂力量朝着靈境高級穩步前進,或許這地心魂髓,可以讓我跨越時間的等待,直接突破到靈境高級靈魂,這丹界不愧是煉藥師的寶地。」

做完這一切,柳席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腳尖點地,身形一躍而起,朝着坑洞之外飛掠而去。

7017k 踏入空天戰機后,彭海龍才發現,空天戰機的機艙內,除了中間還留有一條剛好可以讓他通過的小走道外,全部堆滿了核彈頭和鎢棒。

彭海龍腳步停頓的瞬間,一道機械聲在戰機內響起。

「士兵,請不要驚慌,這些核彈頭都上了安全鎖,沒有指令,即便是發生了劇烈碰撞,也不會發生核聚變反應。」

「請通過走道行走到駕駛艙駕駛位坐上,一號將會為你著裝。」

彭海龍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沒想到自己還有被人工智慧「鄙視」的一天。

按照一號人工智慧的指示,彭海龍坐到了駕駛位上。

沒看到航天服,彭海龍還琢磨著是不是工作人員遺忘了,沒有航天服,這怎麼著裝啊。

下一刻,彭海龍瞪大雙眼,開口就是一聲驚呼。

「我giao!」

從彭海龍的雙腳開始,金屬黑色的納米機器人順著彭海龍的腿不斷的覆蓋,直到覆蓋彭海龍的全身。

還沒等彭海龍反應過來,著裝就已經完成,同時彭海龍發現自己居然還可以透過著裝看到戰甲外的情景,在彭海龍眼前,更有一個透明的屏幕,實時的顯示著一些數據。

「牛批!」

憋了半天,彭海龍只能用牛批來形容自己內心的震撼。

活動活動身體適應戰甲,彭海龍哈哈大笑。

「要是讓他們知道還可以穿上這麼高科技的戰甲,肯定說什麼也要登機。」

「士兵,一號空天戰機物資補充完畢,隨時可以起飛,是否立即起飛,前往攻擊目的地?」

彭海龍詫異的詢問一號人工智慧。

「不用等待命令,同時出發嗎?」

「不用,一號接收到的指令是,從士兵進入到空天戰機的那一刻起,聽從士兵指揮。」

彭海龍搓了搓手掌,興奮的說道,「那還等什麼,我們先去轟炸一波,讓外星人知道我們人類可不是吃素的。」

「起飛指令收到!一號空天戰機開始斷開和母艦連接,自動飛行軌道設置完畢。」

「一號空天戰機,起飛!」

一號戰機尾部的主電漿發動機,在一號說出起飛的同時,瞬間噴出藍色的尾焰。

一秒鐘后,一號空天戰機已經在一萬千米之外了。

所謂一秒萬米加速也不過如此。

百萬千米的距離,對升級后的空天戰機來說,也不過是分分鐘的事兒。

大角星人發射個核彈,耗費了將近十天,才進入攻擊範圍,可對於空天戰機來說,這十天的路程,兩分鐘不到便可抵達。

空天戰機的優勢便是速度快!空天戰機的速度之快,就連諾亞方舟六十號宇宙飛船也追趕不上,因為諾亞方舟六十號宇宙飛船的質量太大了。

一號空天戰機上,彭海龍被緊緊的貼在駕駛位上,若不是有戰甲,彭海龍懷疑剛剛的一瞬間,自己就會被壓力壓成餅。

好在一號空天戰機提速的時間不長,速度上來后,一號空天戰機開始做勻速運動,彭海龍感受到的壓力也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