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凌沒有絲毫意外,他挑在南宮承毅快要回到雲霄天城時再現身,就是為了現在能再演一場戲提升好感度。

【滴!姬柔遭遇危險,請在關鍵劇情做出選擇!】

【選擇一:令人尊敬的師傅,被南宮世家的高手打成重傷,然後攜姬柔逃走,在被南宮世家的高手追殺時不斷提升好感度(獎勵仙級武技萬物有靈,100氣運值,100形象值)】

【選擇二:霸氣側漏的師傅,直接展露身份嚇退南宮世家的高手,自行尋找辦法提升好感度(獎勵宗師級變化術,反派捲軸十張,氣運值1000,形象值1000)】

【選擇三:反派就得有個反派的樣子,號召徐家道極境強者,滅殺雲霄天城以及南宮世家數百萬人,由於無法對純白無瑕的女主動強,選擇這個方法會讓姬柔對宿主感到恐懼與失望,攻略她的難度將會提升數十倍不止(獎勵十萬氣運值,一萬形象值,道具卡一眼千年兩張)】

聽到系統提示音,徐凌不由得愣了愣,他都好久沒觸發選擇頁面了。

選項頁面一般給的獎勵都很豐厚,而且幾乎每次都會給技能,徐凌一直都惦記著什麼時候能再次觸發,今天總算是再次出現了。

首先是第一個選擇,這個選擇攻略姬柔成功概率可以說是百分之百,徐凌本來想的也是這個辦法。

只可惜獎勵實在太少,除去那門仙級武技,氣運值和形象值可以忽略不計。郝恆尷尬笑道:「周想,我給叔叔添麻煩了。」

周想淡淡的道:「行了,既然你有心找我,就註定給我添麻煩。」

郝恆臉上表情僵硬,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周父端來一大碗麵條,招呼大家一起吃。

「來來來,一人先吃一碗麵條,然後再添飯。」

見郝恆不好意思,還接過他的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523章郝恆 只是這話她不能說,但是臉已經微微紅。

秦淮心裏明白,此時揣著明白裝糊塗,他微微俯身湊近她:「寶貝兒,想什麼呢?臉怎麼紅了?」

木兮瞪着一雙濕漉漉的鹿眼,她鼓著腮幫子,溫吞道:「你別亂叫。」

「亂叫什麼?」秦淮啞著聲音,顯然不想就這麼放過她,他輕笑,「叫寶貝兒啊!」

木兮臉上的溫度「蹭蹭」的往上漲,她自知不是秦淮的對手。

她可是還記得他們之前沒有在一起時,他還把她堵在電梯里差點被他……親到……

「你別欺負我。」

面對秦淮,她還是不知道怎麼辦,只能老老實實的求饒。

殊不知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五個字,就已經把天不怕地不怕的淮哥給制服了。

秦淮眸子深了深:「欺負?」他喉嚨動了動:「你知道什麼叫欺負嗎?」

他的聲音帶着一絲沙啞,說不出來的性感。

搭配着他的一雙桃花眼,木兮覺得再好的景色也不過如此吧!

木兮別過臉,慢騰騰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到底是小了些。

秦淮揉了揉她的頭髮,彎著眸子:「沒關係,以後我會親自教你。」

「教我什麼?」木兮眨眨眼。

見她如此單純的看着自己,秦淮的心勾的痒痒的,他舔了舔上槽牙,啞著聲音低了又低:「教你,欺負我。」

木兮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但是肯定不是好話就是了。

她紅著臉甩開他的手,自顧自的往前走:「我才不要學!」

秦淮站在原地,看着那個慢騰騰的往前走着的小姑娘,他垂眸咧嘴笑了。

小姑娘,嬌的很呢!

他快走了兩步,手指輕輕的勾了勾,勾住某人的小手指,感到那纖纖細指縮了縮,他眯著眸子緊緊攥住,半點不容她退縮。

木兮抿著嘴彎了彎嘴角。

前面也不知道周一凡跟季楠走去哪裏了,已經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

「楠楠和周一凡呢?」她有些慌了,皺着眉幻視了一圈也沒見到那兩個人。

秦淮不見半絲慌張,悠哉悠哉道:「我們不跟他倆一起走。」

「啊?」木兮不明白,「可是我們不是要去小賣鋪買辣條的嗎?」

秦淮嗤笑一聲:「他們兩個去就好了。」

他是瘋了,才會浪費時間拉着兩個電燈泡。

木兮恍然大悟:「所以一開始你就是想好的。」

秦淮笑:「聰明的寶寶。」

木兮紅著臉撇他,這人真是沒個正形。

「那我們去哪裏啊?」

已經無事於補的木兮,也不再掙扎了。

而且她還因為要陪楠楠去買辣條,還跟她媽媽打電話說要晚回去一會兒。

所以,現在她還可以再多待一會兒。

恐怕這才是他起初會答應跟着一起來的目的吧!

秦淮自然知道她在想什麼,也沒有反駁,勾著唇:「隨便走走。」

「對了,今天那個測試題,」秦淮彎着眼睛看着她,「你覺得准嗎?」

木兮本來在他面前就不願意玩那個遊戲,但是被楊琳和季楠纏的沒辦法才答了幾道題的,沒想到他還提這件事。

她紅著臉嘟囔道:「都是亂說的,做不了真。」 第374章像暴發戶

看了看那些銀票的面值,蘇招娣忍不住笑了,望着南玉清道。

「世子殿下,你這花錢的模樣,很像暴發戶」

「暴發戶?」

南玉清開始是有些不太明白,但很快便反應過來,竟然難得的不自在的摸摸鼻子。

「那個……我以前不會這樣,你……我母親說讓你買喜歡的東西,我不過也是在執行她的命令而已。」

蘇招娣笑笑,「好,今日多謝世子殿下了,還耽擱了您……」

「老闆,你怎麼回事啊?我要的那套面首不是已經打出來成品了嗎?為什麼說沒有了?你到底把我的面首給誰了?這難道不講究個先來後到嗎?你這樣還怎麼做生意?」

下面這道聲音越來越大,慢慢便能清晰的聽到上樓梯的腳步聲了。

蘇招娣把銀票都給秋月收著,然後看着桌上這些首飾盒子,眼眸深沉,唇角卻又隱隱帶着幾分笑意。

剛才那道聲音她可是聽的清清楚楚,很熟悉,目光朝樓梯口看過去,果然見賀語嫣一身大黃色衣裙快速沖了上來,嘴上也沒停。

「老闆,你趕緊把我的面首給我,我看哪個膽大包天的竟然敢搶本小姐的東……」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那裏的南玉清。

她臉色變了變,趕緊上前行禮,「不知道世子殿下再次,賀……賀語嫣多有冒犯,還請世子贖罪。」

南玉清只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並未理會,而是看着蘇招娣問道。

「可還有要選的?或者需要打造的東西,現在定製還是來得及的,能在婚期準時完工。」

蘇招娣也沒有理會那個無腦的賀語嫣,看着於記的老闆道。

「今日我挑的這些物件都按照兩份送到寧王府吧,其他也沒什麼需要的了。」她說完便站了起來。

那老闆看向南玉清,見他點頭,便歡歡喜喜的說道。

「世子妃放心,肯定給您準時送到,您跟世子殿下先回府就成,我稍後便派人送過去。」

南玉清也站起來,對老闆道。

「到了寧王府找管家結賬便可。」

「是,是是……」

南玉清依舊跟剛才一般牽着蘇招娣的手,便要離開。

賀語嫣一直都尷尬的站在那裏,可是卻不敢亂動,因為世子並未說她可以離開了,可是看着蘇招娣如此揮霍時,還朝她看了一眼,就讓她怒不可遏,覺得蘇招娣是在嘲笑她。

在蘇招娣要從她身旁走過時,賀語嫣忽然跪了下來,當然,跪的不是她,而是南玉清。

「世子殿下,小女有事想告訴你。」

南玉清腳步一頓,回頭看着賀語嫣。

「你是誰?有何話說?」

賀語嫣為世子殿下不認識自己而感到黯然,更多的是嫉妒,憑什麼這個阮湘雲就可以讓世子殿下牽着走,憑什麼她一個這種破爛身份的人居然能成為世子正妃,按道理來說,她這樣的人連給世子做妾都不夠資格的。

賀語嫣鼓足勇氣,大聲說道。

「世子殿下,這阮湘雲根本就不似她表面表現出來的這般和順,她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之前在桃花鎮時,幾次三番的跟着她兄長出來跟我們相聚,還……還勾引盛褚玉公子,盛公子品性高潔,對她這種人不齒,她才沒有成功。」

在場的每一雙眼睛裏全都是震驚,其中也包括蘇招娣自己。

勾引盛褚玉?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絕對不可能是她,但是這賀語嫣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在南玉清面前造謠,那便是這個阮湘雲是真的勾引過盛褚玉。

蘇招娣忽然想到那日盛褚玉見到她時的神色,雖然看起來並無什麼太大情緒波動,但明顯不太願意沾染。

老闆在聽到賀語嫣的話后,趕忙急匆匆的下樓了,速度非常之快,看來是真的很是聰明。

秋月跟夏蟬則一臉惱怒,夏蟬直接說道。

「賀小姐,請你不要造謠詆毀我家小姐名聲,我家小姐之前從來都是大門不邁二門不出的,怎麼可能會跟着你們聚會,你怕是認錯人了吧?」

賀語嫣冷笑,「就算她那時矇著面紗,我也認得出來,就是她,殿下,你若是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找盛褚玉公子問問。」

南玉清目光只是在蘇招娣身上掃了一眼,隨後便對賀語嫣道。

「如此喜愛搬弄是非之人,我覺得你不宜再出門,來人,把這位賀小姐送回府中吧,告訴賀大人一些,女子還是在閨閣中坐坐女紅,讀讀女則比較好,若是再如此不知禮數的詆毀我的世子妃,那本世子就替賀大人管教。」

賀語嫣不敢置信的看着南玉清,大聲喊道。

「世子殿下,你不相信嗎?我說的都是真的,這個阮湘雲她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之前的事情知道的不止是我,那時候一起去桃花鎮的……」

她大聲喊著,卻被南玉清的兩名貼身侍從給拖下了樓,那兩人也毫無憐香惜玉之心,一人一邊架著賀語嫣,下樓時,她的鞋子都丟了一隻。

下面零零散散的站了幾個人,之前的那些客人有些精明的被老闆一提醒,便趕緊離開了,絕對不來這裏圍觀。

可還是有幾人很喜歡聽這種事情,也忘了這可是世子家的事,不是他們該聽的。

所以在南玉清下樓后,目光掃過那些人時,眼神便迅速變的冰冷。

「怎麼?都想留下來看戲?」

那些人這才都反應過來,全都臉色變了變,便想灰溜溜的離去,可是南玉清身旁的幾個侍從卻迅速過去,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有年輕女子害怕,跪下來小聲說道。

「世子殿下,我們什麼也沒聽到,求世子殿下饒命,世子殿下饒命啊!」

南玉清沒有理會那女子,而是沉聲說道。

「本世子不希望這些謠傳繼續傳播,若是讓我知道從誰的口中傳出去,那以後你們就不用再說話了,連自己的嘴都管不住,那不如徹底不能開口。」

那些人全都跪了下來,保證,發誓不敢出去亂說。。 「看這個球……唉?往後門柱!球進啦!!!」詹駿大吼一聲,他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這個球進了!

「gooooooooal!!!上帝!這個球進了!我……的天吶!」在演播室的萊因克爾差點就一句不可描述的詞語脫口而出,再紳士的人也無法抑制習慣,不過萊因克爾的專業性讓他硬生生把就要脫口而出的卧槽給憋了回去,而這個時候,大部分解說員都面臨這樣的專業型考驗。

確認這球越過門線之後,齊策跑到埃克托面前,轉過身,然後拉了拉自己的球衣,讓他看清楚自己的名字和號碼,而喀麥隆人還沉浸在震驚中無法自拔。

這球……真就進了?

看上去運氣爆棚的一粒進球,但考慮到齊策在此之前對自己說的那句話,還有沖着邁爾大吼「他給我們一粒進球!」這樣的話語。

他就真的實現了?

埃克托根本無法理解!

他當然無法理解。

他不知道的是,現在切爾西落後一球,又給到對方一粒自由球,如果齊策願意,這個球必進無疑!

華麗謝幕!

在齊策特意跑到埃克托面前慶祝之後,齊策也吃到了一張黃牌,主裁判認為這個慶祝動作主觀性太強,就是為了挑釁埃克托,儘管埃克托還在震驚中沒反應過來。

黃牌,可能不怎麼華麗,但現在,齊策的這粒進球卻堪稱華麗無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