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不可胡說,你當年就是亂說話,再加上行為不檢點,才被打下凡塵的。如果你要救黃富,就按照冥界的規矩辦,否則立即離開冥界。」閻羅王道。


「好吧,為朋友兩肋插刀,為兄弟甘灑熱血!我就按照冥界的規矩闖十八層地獄救黃富!」江帆點頭道。

「嗯,陸判,你就領著青龍去十八層地獄吧!」閻羅王揮手道,他把生死簿交給了陸判官,然後離開了。

閻羅殿上只剩下江帆和陸判官,「青龍兄弟,你稍等片刻,我把生死簿放好了再領你去十八層地獄。」陸判官道。

「等等,陸兄弟,你能幫我查查我的女人生死情況嗎?」江帆微笑道。

「呃,這可不能隨便查閱生死簿的!」陸判官搖頭道。

「陸兄弟,你就幫幫忙吧,就當我欠你一份人情!」江帆拉著陸判官手臂道。

「好吧,我就幫你查查,可不要對外聲張哦!」陸判官悄聲道。

「謝謝,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江帆點頭道。

陸判官悄聲道:「你要查得女人名字叫什麼?家中何處?」

「梁艷,女,家中東海市,你幫我查查。」江帆道。

陸判官翻閱生死簿,「哦,找到了,梁艷!咦,陽壽怎麼消失不見了?難道她去了修仙界?」陸判官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距離事發處不遠,路面煙塵滾滾,不少拉着警笛的警車,軍隊的越野吉普車和救護車,成片地趕了過來。

秦海洋光着脊樑,吊着受傷的左臂,披着一件衣服,一把打掉了秦雲天遞過來的手機,不滿看了不爭氣的兒子一眼,怒道:

“我誰也不見,誰的電話也不接,你出面,把這些驢球玩意兒處理走!”

秦雲天面如死灰,灰溜溜帶着費雲和幾個沒受傷的工作人員,向遠處成片的警察和軍人迎了過去。

“小雨,快過來!”秦海洋慈愛地拉着同樣受傷的秦小雨,噗通一聲跪倒在龍江面前。

龍江正用手機爲“恬、不、知、恥”四具屍體拍照瞳孔,爲今後上論壇交任務做準備,見狀大驚:“老大哥,你幹什麼?”

“小雨代表秦家下一代,我代表華夏洪門,謝謝老弟救命之恩!”秦海洋說罷就要磕頭,被龍江急急攔住,嗔怪道:“大哥你這是幹啥?你這麼弄折我壽啊!見死不救也不是我性格!”

見拉不動他,老大哥執意要磕頭,龍江真急了,拍了最後一張照片,放好手機,對着跪了下去。

“秦大哥,你既然不起來,正好我也跪了,咱們共同敬天敬地,怎麼樣?”

秦海洋激動至極,白白的鬍子眉毛抖動不已,哈哈大笑:“好老弟,小雨,快去拿瓶酒,擺香案,對了,沒香案就擺香菸,我和龍老弟雖然結拜過,但不正式,今天正式結拜兄弟!”

秦小雨看着龍江似笑非笑的目光,臉色一紅,慌忙站起,跑着到車裏取了瓶茅臺,拆了包煙,點着了插在地上。

秦海洋抓一根點燃的香菸,鄭重看着龍江道:“秦海洋,72歲,洪門中人,現和龍江結爲生死弟兄,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天爲父,地爲母,天地可鑑!”說罷,將煙插到地上。

龍江依言也拿了根菸,一本正經說:“龍江,18歲,三江省柳原人,現在和秦海洋老先生結爲生死弟兄,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老天作證!”

光頭秦小雨遞過來一把小刀,二人紛紛割破中指,滴血入酒瓶,混合到了一起,你一口,我一口,不一會便將一整瓶茅臺喝個精光!

“哈哈,痛快,痛快!”秦海洋狠狠摔了酒瓶,和龍江緊緊握手到了一起。

“老弟!”

“大哥。”

“小雨,過來,把沒死的秦家人都叫過來!”

不一會,受傷的,沒倒下的秦家三代人陸陸續續集中過來,向端坐的龍江和秦海洋大禮參拜:“見過叔爺!”

秦小雨粉頸通紅,看向龍江的眼神羞羞答答,沒了大姐大的威風。

秦小山依舊哆嗦着,滿臉鮮血,不知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看向龍江的眼神充滿了畏懼。

只有甦醒過來的秦小軍滿臉不服,梗着脖子,嘟囔:“草,一個窮比,憑什麼叫他叔爺?”卻被聞聲而來的家主一個大嘴巴,扇的沒了脾氣。

遠處的屍體和汽車殘骸被警察和消費隊員快速清理走,也不知道秦雲天如何運作,不到一會兒,現場乾乾淨淨,傷員都上救護車,聞訊而來的各級官員也被一一勸走,僅僅剩下秦家子弟八九個人和三個活下來的保鏢。

八月的夏日熱了起來,經過剛纔的戰鬥,不少人面容狼狽、汗流浹背,唯有龍江不見一顆汗珠,看得大家暗自稱奇。

“小雨,你沒事吧,下次我一定把那個**子保鏢帶來,好好保護你。”秦小山晃着滿頭黃毛,陪着笑湊了過來。

“滾開,窩囊廢!”秦小雨沒好臉。

“聽到沒有,雨老大讓你滾,把褲子洗乾淨再說話,哈哈。”身體壯壯的秦小軍幸災樂禍。

“你……”

秦海洋舉了舉手,滿場皆靜:“好了,今天我有事宣佈:第一,雲天,你把海天的拍賣行交給小雨打理,執掌四成股份。”

秦雲天臉色一黯,今天表現不佳,明顯弱了親生女兒後面,拍賣行雖然不是海天最核心的業務,但是十分重要,今天易手,應該是父親不喜自己的表現。

秦小雨臉色一紅,叫了聲:“爺爺!”被秦海洋舉手製止。

“第二件事情,龍江是我的結拜兄弟,我贈與他海天拍賣二成股份,費雲記錄,下週發股東會公告,告訴各個股東周知。”

“什麼?”衆人都驚呆了,海天拍賣行每年海量的流水交易,二成股份意味着光是分紅就是一筆巨大至極的財產!

不少敵意嫉妒甚至是瘋狂的眼神看向了龍江。

就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秦小雨,也被爺爺的大手筆震住了。

龍江對於海天股份沒有任何感覺,對於錢財也不太敏感,見狀淡淡一笑,毫不客氣接受了:“謝謝大哥。”

秦海洋滿意地看看結義小兄弟,寵辱不驚,好兄弟!

龍江舉了舉手:“我也有事情要宣佈,既然秦大哥這麼偏愛我,我答應一件事,今後免費爲秦家直系親屬治病一次。”

剛纔格殺了恬不知恥四大殺手,系統贈給了近2萬善能,有些積攢,說話也有了底氣。

“切,裝什麼裝?免費治病,你以爲你誰啊?”

“就是,神醫華佗還是扁鵲?”

下面人不敢高聲公開議論,紛紛交頭接耳,被龍江聽個正着。

龍江笑不以爲意,眯眯道:“秦大哥,老弟今天心情不錯,你讓秦家人挨個到我面前,我給大家一份禮物。”

見龍江如此,秦海洋大喜,鬚髮皆動,激動連聲叫好:“老弟,先從老哥來吧,被那個胖子打了一下,胳臂好像有點問題,不瞞你,真特麼疼!”

龍江微笑不語,輕飄飄按摩了幾下:“好了, 筋肉撕裂,已經沒事了,下一個。”

秦海洋輕輕活動了一下手臂,滿眼舒暢。

光頭女孩秦小雨扭着白腰走了過來,揚起臉道:“喂,叔爺,你看我哪有毛病?”

“你的頭和腰都不太好。”龍江看了秦小雨幾眼,輕聲道。

“你胡……”秦小雨眼睛一瞪,剛要發作,被龍江小聲一句話堵了回去:“你痛經!”

大姐大的小臉一紅,連帶脖子都有些紅了,今天也怪了,竟然紅的臉比一輩子都多。

……

龍江看了看周圍,笑嘻嘻道:“還有誰沒過來?”

秦雲天見周圍人面色狂喜,有的還偷偷向外打着電話:“爸,我發現個神醫,手一摸,我傷口就癒合了,真特麼邪了……”

尤其看到女兒秦小雨呆呆摸着光光的頭,驚喜莫名的樣子,不禁暗自心癢難耐,扭捏着走了過來,囁嚅道:“龍,龍,龍叔,你給我也看看吧。”

不料龍江瞄了他幾眼,說了句讓他目瞪口呆的話:“你的病這裏治療不方便,得脫褲子才行。”

“你怎麼知道?”秦雲天滿臉通紅,無法矜持,急急過來抓住龍江的手,急急道:“你要是治好我的病,價格任你開!”

“價格?錢你自己留着花吧,我不過是答應秦大哥出手一次而已。”龍江甩開了手,摸了摸鼻子,錢當然是好東西,可這個時候談錢合適嗎?

秦海洋熱切的看着龍江,激動道:“老弟,我兒子自從車禍後,唉,我們秦家基本就絕後了,我年紀又太大,力不從心,你要是真的治好了這個不爭氣的東西,我,我……”他語氣激動,眼涌淚水,再也說不下去了。

“哈哈,秦大哥,我們一起看看那個老頭去?”龍江撓着頭,轉移了話題,生怕這個熱血老大哥一高興再跪了。

“啊,對對,特麼的,光顧着高興了,忘了正事了。”

那兩輛豐田吉普已經被警方拖走,現場扔了一具擔架,上面躺着一個半死不活的老頭,滿頭辦法,穿着破舊衣衫,孤零零躺着。

秦海洋穿好了襯衣,激動地蹲下,一把撕開老頭破爛散發着酸臭的汗衫。

“胸前有三顆痣!”他手微微哆嗦,命人將老頭翻了個身。

老頭一頭白髮,表情昏沉,不知是病的還是餓的,任憑周圍人翻動。

衣服撕開,後背一道陳舊的交叉成十字的紅色傷疤露了出來!

秦海洋聲調都變了,一把扯掉了老頭的褲頭,露出了那條和黃種人截然不同顯得格外碩大的傢伙,現場幾個圍過來的女客都轉過頭去,只有光頭秦小雨湊過來,驚訝地瞪大眼睛道喊了句:

“我去,好大一條!”

女漢子被他爹秦雲天一腳踢了出去。

秦海洋雙目赤紅,若瘋若癲,不顧諾大年紀,一下跳了起來,開心地抓住龍江手臂,仰天狂呼: “就是他!就是他!我終於找到他了。我終於找到他了!”

龍江手臂一緊,這老哥好大的手勁。

“老弟我找到他了!是他,是他,化成灰我都認識他!”秦海洋一頭跪倒在地,頭磕到路邊泥土裏,放聲大哭:“爹啊,娘啊,你們就要要消息了,兒子馬上就會看你們去!嗚嗚。”

見家主跪倒,周圍人不明所以,跟着跪了一片,現場唯有龍江矗立。

“秦大哥,這裏氣溫很高,不太合適,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把這個傢伙弄醒再說?”龍江扶起激動2萬分的秦大哥。

平素鎮定無比,叱吒風雲的秦海洋,此時手足無措,依言站了起來,滿臉的淚水和沾上的泥土糊到一起,他不停點着頭,向着周圍隨從大吼道:

“我龍老弟說的對,弄醒他,快弄醒他!” 「是的,梁艷去了修仙界,怎麼了?」江帆驚訝道。

「哦,原來如此呀!只要去了修仙界的人,他的生死就無法確定了,因為修仙之人壽命很長,他們的生死是未知數,所以修仙之人生死簿上的陽壽會自動消失的。」陸判官道。

「不會吧?這生死簿有這麼神奇?」江帆詫異道。

「呃,這生死簿可不是普通的本子,這是天地誕生之後,就誕生了這本生死簿,這可是天地靈寶!只要是三界之人名字都在這裡,除非跳出三界外,他的名字就消失了。」陸判官解釋道。

「哦,什麼人可以跳出三界外呢?」江帆驚訝道。

「那只有修佛之人,比如如來佛祖,還有地藏王菩薩,他們都跳出了三界外!」陸判官道。

「哦,原來都是修佛的人呀!」江帆點頭道。

「是的,當然還有那些得道之人也跳出了三界之外,比如太上老君、原始天尊、太乙真人等等。」陸判官補充道。

「陸兄弟,你再幫我查查涼水村的孟水根和李桂花吧!」江帆道。

陸判官又翻閱生死簿,念道:「孟水根陽壽是八十一歲,李桂花陽壽是七十二歲。」


「什麼!才這麼點點呀!你幫我把他們的壽命改長點吧!」江帆道。


「呃,這可不能亂改!這可是天地常規,不能亂來的!」陸判官頭搖得根撥浪鼓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