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出身名門,又生了溍王和公主,娘家勢力龐大,朝臣依附者眾多。作為皇帝,難道不會對這樣的兒子心生忌憚?」

「我不過是在信中稍有暗示,把此次葛橫勾結土匪之事與鐵石勒的死放在一起提了提,以皇帝陛下的睿智,安能不會想到其他?」

聽到這,駱鳳羽總算聽明白了,不由一拳敲在他的肩膀上,「哎呀,你這也太滑頭了!」

這樣一來,別說皇帝會怪罪他了,心裡感謝他還來不及呢。

果然,沒過幾天,喬啟睿便接到皇帝的旨意,讓他即刻回京。

同時收到秋爽寫來的長信,信中將京中形勢詳細地給他說了。

總之,形勢一片大好。

皇帝順水推舟,把此次剿匪的功勞都算在了他頭上。

想必,當初皇帝之所以派原主隨鐵石勒出兵剿匪,便是想讓原主跟著分點功勞的,只是後來鐵石勒死得突然,又有溍王的人在他耳邊吹風,才讓他起了疑,而隨著此次葛橫勾結土匪之事敗露,葛橫又被他自己人所殺,皇帝的疑心終於轉了方向。

喬啟睿第一時間把這消息告訴駱鳳羽。

「阿羽,不是我自私,實在是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我不放心你一個人留下。」

「我又沒說不去?」

「那你是要去了?」

「還沒想好。」

「那…繼續想…其實…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是什麼?」

「是想天天看到你。」

「哦,那我去吧。」

以上對話不過短短半刻鐘,對彼此雙方來說,卻都是很重要的決定。

聽說她要走,店裡的小孩們都慌了。

之前駱二哥走了,不久福掌柜也走了,現在連駱姐姐都要走,那他們怎麼辦啊?

駱鳳羽雖然很捨不得這群孩子,但比起喬啟睿來,他們在她心中的份量到底差了些。

她一向是個很瀟洒很乾脆的人,對待感情也是。

喬啟睿心悅她,她也喜歡喬啟睿,彼此雙向的奔赴,是個很好的開始。

當然,比起好的開始,她更希望有個好的結局。

至於過程,穿書人終究要經歷十災八難的,那便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要說服這些孩子們,其實也沒那麼難。

因為,有楊嘯山這個早熟的大孩子在。

剛才喬啟睿把他叫到一邊,單獨做了思想工作的。

而在醉美茶歇店沒收留他們之前,楊嘯山便是這群孩子的主心骨,領頭羊。

這會兒自然就站出來了,三兩句便將這幫孩子訓得服服貼貼,不吵不鬧。

看到這情形,喬、駱二人頓時放了心。

不過走之前要回桃花谷一趟。

對於駱家兄妹,駱鳳羽是有愧疚的。

之前不知他們的具體身世,心裡還沒那麼愧疚。

後來先知道了他們的,之後又知道了自己的。

想想若不是那場內亂,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吧…

此次二人帶回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要多幾倍的生活用品和糧食。

幾個孩子只顧著高興了,根本沒想到其他。

福爺卻想到了,他面上的神情倏忽變得沉重。

駱鳳羽在溪邊的大柳樹下找到他,開門見山道:「福爺,我要走了。」

福爺看著她,長長地嘆了口氣,「我猜到了。」

「所以谷里的事都要拜託您了。」駱鳳羽朝他鄭重一禮。

福爺嚇了一跳,慌忙避開。

駱鳳羽正色道:「應該的。我不但自己感謝您,還替我爹感謝您,替所有被您守護的他們感謝您。」

「這…」福爺快被她的話給繞暈了。

駱鳳羽繼續道:「我知道,我的選擇您可能不贊同,不支持,但沒辦法,人生在世,總有些事是我們想躲卻終究躲不掉的。」

這個道理,福爺其實比她更明白。

因此什麼也沒說,只長嘆了一聲道:「您就放心去吧。願您歸來之時,這桃花谷還是今日之桃花谷。」

請大家記得我們的網站:()桃花美人願更新速度最快。。 「等你以後出院了再說吧,我今天就是過來跟你說說謝謝的,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路棉心跟在場的那些長輩們道了別便離開了。

路棉心從頭到尾一直都舉止很優雅,說話的態度也非常謙和,並沒有像路偉和江雲那樣撕心裂肺的說一些難聽的話。

而且剛才江雲還打了她一巴掌,再結合剛才路一鳴說的那些話,家裡面的這些長輩們更是心疼這孩子。

那些長輩們連看都不願意看江雲和路偉一眼了,有這樣的親戚簡直就是丟人到家了。

那些長輩們對路一鳴說道:「一鳴你好好休息,有空我們再過來看你,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那些親戚們就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路棉心走出醫院的時候,家裡面的親戚都追了出來。

「棉棉,你等一下!」

聽到有人叫她,路棉心才停住了腳步,一回頭就看見那些長輩們全部都走了出來。

其中一個姑奶奶走到了她的面前,拉住了她的手,「棉棉剛才在病房裡我們也沒有跟你聊太多,你現在住在哪裡呀?過得怎麼樣?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沒有你的消息,我們都擔心死你了,你爸媽一直都說你在國外讀書,我們還真就信以為真了,前段時間我們去看你奶奶,還有提到過你,你奶奶還說你這幾年杳無音信,也是有些擔心的,有空回去看看你奶奶吧,她那麼大的年紀了,現在身體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這不是前段時間剛從醫院住院出院嗎?如果你再不回去看,恐怕以後就沒有多少機會了。」

路棉心和奶奶的感情算是比較一般的,因為奶奶是比較重男輕女的,相對於家裡面的男孩子,女孩子都是沒什麼地位的。

可是她又偏偏是家裡面唯一的一個女孩子。

按道理說家裡面男孩多,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女孩,應該算是比較吃香的。

可是整個家族裡面也就只有爺爺一個人把她當成寶貝而已。

小的時候,奶奶連看都不願意看她一眼。

雖然有過一段時間,她是生活在爺爺奶奶身邊的,但是奶奶對她的態度總是那樣,冷冷淡淡的。

所以在她的心裡,奶奶似乎就跟陌生人沒什麼兩樣了。

而且當初的事情,她覺得奶奶應該是知情的。

可即便如此,也沒有阻止她父母做的事情。

「或許奶奶也沒有那麼想看到我,看見我現在這個樣子,她的病情會加重也說不定呢!」

長輩們都深深的嘆了口氣,都心疼這丫頭有這樣不好的遭遇,而且怎麼偏偏這麼倒霉,就生活在這樣的家庭裡面呢?

在她小的時候,她的學習成績是所有同輩孩子里最好的一個,也是所有孩子裡面最懂事的一個。

長輩們其實都挺喜歡路棉心的,都說自己如果有這麼個乖巧的孫女,可都要回家偷著笑了。

只可惜是個女孩子,如果要是男孩子以後繼承家業,那麼還怕家族不會吐氣揚眉嗎?

可誰也沒想到這麼優秀的一個孩子,竟然被她的親生父母給毀了。

「你也別那麼想你奶奶,她現在年紀大了,很多事情都想開了,性格也發生挺多改變的,我們都看得出來,她其實心裡還是挺擔心你的,要不這樣,我們互相留個電話。」

紫筆文學 白星塵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沒有說一句話。片刻之後,默默的鬆開了自己緊握的拳頭。貌似已經釋懷了的樣子,也是,從小到大自己聽到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句話,早就應該習慣了才是。

蘇月影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輪椅上的人。帷帽之下,看不清他是個什麼樣的表情。這種沒有一絲波動的感覺讓蘇月影已有一些心疼。看着眼前肥頭大耳的人心裏面更是不爽。

蘇月影壓住了自己的火氣客氣的說着:「實在不好意思,主要街道上的人實在是有些太多了,一時間沒有注意到。只不過也希望你能注意你說話的措辭,我希望你也可以對他道歉。」

那人整了整自己浮誇的衣飾,似乎是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佩戴在了身上,也不管搭配不搭配。看到蘇月影的一瞬間眼睛發光。

「呦,我倒是沒注意。原來是個身段這麼漂亮的小娘子,不然這樣吧,你把你的面紗摘下來。讓我瞧瞧你長什麼樣子,我就跟你的這個小相公道歉怎麼樣?如果你要是長得漂亮的話,不如你就跟你這瘸腿的相公,哦!不是不是…跟你的相公和離算了,跟着我黃德勇包你一輩子吃喝不愁。」

街道上的人全都停下了自己忙碌的腳步,全部都圍成了一個圈,看着圈子中心的三個人議論紛紛。

「哎呦,真是好倒霉的小娘子啊,偏偏遇見了這個傢伙,這下好了,怕是又要被搶走了。唉,可惜呀!」

「就是說呀,看起來這一家子人也是可憐人。偏偏用遇見了黃德勇,這下可完了。」

….

不遠處正在茶館里跟丞相陸林喝茶的白星澈,同樣也聽到了街道上嘈雜的聲音。兩個人也失去了說話的興緻,全都看向了窗外。

陸林把玩著扇子,漫不經心的說着:「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不是你的弟弟嗎?怎麼這次出來就一個人身邊連個侍衛都沒有,你弟弟被欺負,你也不準備幫幫忙?」

白星澈轉了轉手上的扳指,這次好不容易把丞相約出來一起喝茶,可是剛在準備進入正題的時候,偏偏白星塵就出來壞自己的好事。

白星澈壓住火氣,淡淡說到:「怎麼會不管呢?不管怎麼說也是我弟弟,看起來今天出來的比較着急,身邊連個人都沒帶。那我們下去看什麼情況吧,反正天色還早,剛好我們還可以一起去吃個飯。」

陸林眯起桃花眼笑了笑:「喲,我還以為你們互相之間都沒什麼感情,沒想到太子殿下跟兄弟們的感情都很不錯嘛。」

白星澈笑了笑,似乎聽不出對方說的話里的陰陽怪氣。

「怎麼會呢?除去了我的這個身份,其實也和平常百姓差不多。只不過生在帝王家,身上肩負的東西很多,每天自然都是很忙碌的,也就很少聯繫了,不過彼此之間出了什麼事兒的話,自然還是會出手相助的。」

陸林撇撇嘴,這太子殿下好像從小就戴了一副完美的面具,不管看任何人都是笑嘻嘻的一副非常好親近的樣子,其實從自己見他的第一眼起,光從他的眼睛就能看得出來,此人是一個城府極深的人。

這種官腔的話,自己實在是聽的太多了。突然覺得有些無趣。本來對於這一次的見面,還是有一絲期待的。這三言兩語下來,一直在打官腔,突然對過會兒一起吃飯的事情也興緻缺缺了。

…….

白星塵冷冷道:「什麼黃德勇,聽都沒聽說過,你這意思是要強搶民女了?」

白星塵拍了拍自己肩膀上蘇月影的手,像是在安撫的樣子。轉動了一下輪椅,把蘇月影整個的護在自己的身後。雖然說認識對方並沒有多長時間,可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發生這樣的事,也根本做不到坐視不管。欺負自己,辱罵自己都無所謂,可是不尊重蘇月影,這讓人實在是難以忍受。

這時候,黃德勇的幾個手下也蠢蠢欲動。眼神絲毫不帶任何隱藏在打量著蘇月影,似乎根本就沒有把白星塵放在眼裏。

「老大!該說不說你這個眼光是真的好光從身段上來說比你那十幾個小妾可強多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