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龍傭兵團的人分散開來,在茫茫大地上開始偵查,他們並不知道陳宇等人得到寶圖尋找密藏的消息,陳宇等人為了發財,也沒有把這些消息透露給血龍傭兵團,所以現在的他們毫無線索。

同樣的,青陽寨這邊,也臉色鐵青,就連旁邊的官方人員,都是一臉的鄙視。

「你們青陽寨可以啊,自己人的行蹤自己都不知道,你讓我們怎麼找?」

軍隊的幾個人,本就看土匪不順眼,要不是青陽寨巴結他們,每年上供給軍隊的軍官,他們都懶得管這事。

「不可能啊,他們的身上,應該都有我寨子裏的宗符,宗符可以追查位置,可他們五個人怎麼都把宗符扔了?」

這兩撥人,同時都懵了,這是什麼情況?要不是因為他們的命牌碎了,幾乎都要懷疑他們是不是已經畏罪潛逃了。 這兩天嚴禮都早出晚歸讓習晚覺得嚴禮很忙,所以她也沒有太打擾他。現在感情穩定的兩個人相處的比之前更好了。

夏七約了習晚周六去維納斯吃飯,夏七還是拿賀繁枝來當借口約她出去,這次習晚沒有多想便去赴約了。

到了維納斯后,習晚很詫異夏七居然在餐廳門口等自己。

「習晚!這邊!」

「我還以為你早上去了呢,你在這等我嗎?」習晚問著。

「沒,我也是剛到。一起上去吧。」

「好啊。」習晚笑着,和夏七手挽手走了進了餐廳。

剛進去的一瞬間,習晚愣住了,她偷偷問夏七,「今天這佈置得好像有人要求婚。」

「對啊。」夏七說着就慢慢鬆開習晚的手,然後只見桌位坐着的人都紛紛拿出一隻白玫瑰看着習晚。

習晚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她在心裏默默問著自己:難道這場求婚是我的?

這時夏七也將拿好的白玫瑰遞給習晚,讓習晚繞着空中餐廳穿過去,「過去看看。」

坐着的人都站了起來,習晚路過的時候大家都微笑着將白玫瑰遞給了她。這裏面的人有餐廳的工作人員,有馬明傑公司的員工和夏七叫過來的一些關係很好的明星朋友,收到最後幾朵玫瑰的時候,蘇晟和馬明傑看着習晚說了句,「有人在等你。」

習晚捧著玫瑰看見嚴禮突然出現在餐廳二樓的走道扶梯外,她這時十分激動,激動到臉頰和耳朵都在發燙。

嚴禮笑着伸出手等習晚走上二樓,在習晚快靠近他的時候他突然沒站穩摔了下去,習晚嚇壞了,一樓和二樓可是有好幾米高啊!她將手上的玫瑰扔在一邊奮不顧身地衝到扶梯旁,整個人往嚴禮跌落的一樓望去。

「嚴禮!」

習晚失聲叫出嚴禮的名字,突然看見他正趟在一個氣墊里,氣墊旁邊幾個英文字母發着暖白的燈光,那幾個發光的字母拼湊起來正是:MarryMe(嫁給我)。

習晚一下子控制不住情緒哭了出來。

嚴禮身旁的朋友見狀趕緊將趟在氣墊上的嚴禮拉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嚇到你了。」跑回餐廳二樓的嚴禮氣喘吁吁地安慰著習晚,他用紙巾輕輕擦著習晚臉上的淚水。習晚一個勁地用手打着他的胸口,一邊啜泣著說不出一句話來。

馬明傑看氣氛差不多了,拿着準備好的戒指給嚴禮。

其實嚴禮也很緊張,他拿到戒指,單膝跪在地上,然後打開戒指真摯地看着習晚,嚴禮的眼眶也逐漸泛紅。「你願意嫁給我嗎。」

習晚一時不知道該先接戒指還是先說我願意,大家都屏息看着他們。習晚努力平復心情,然後說出了大家都想聽到的話,「我願意。」

此時歡呼聲震耳欲聾,所有人都在替他們高興。

嚴禮聽見立馬將盒子裏的鑽石戒指取下來戴到習晚的無名指上,然後在她的手背上深情一吻,「謝謝你願意嫁給我。」

習晚扶起嚴禮,嚴禮在她臉上用力地親了一下,兩個人幸福地相擁在了一起。

而另一邊,賀繁枝默不作聲地注視着這一切,夏七靠近賀繁枝故作姿態地說着,「習晚真幸福啊。」

賀繁枝聽見了夏七的話,「你也會有的。」

這段時間和夏七的接觸,其實賀繁枝也感覺到了自己內心在悄然變化著。只是他不願意去面對這種變化,很奇怪,很神奇。今天見到習晚和嚴禮的求婚,他忽然在想自己是不是也會得到一份有結果的感情,想到這,他下意識往夏七身上看去。夏七當時正在開心地祝福嚴禮和習晚,夏七靈動的眉宇讓人看了特別舒心,她可真好看。 他在等。

他太熟悉混沌世界。

此世中,利益傾軋,利益網遍布。

一個新晉的神師,會對那些利益網,形成極大的衝擊,到時候,會有無盡的麻煩惹上來。

也許,那時候,才是他與林凡交情更進一步的契機。

當然,林凡並沒有使用真名,報的是木易這個名字。

拍賣會繼續,林凡一直靜靜看著,並沒有在對任何物品另眼相看。

只因,但凡他的目光凝聚在某一種拍品上,超過三秒,城主便會大手揮下,自然有人會去將這拍品拍來。

毫不遲疑,也毫不吝嗇。

價值最高的一顆三十萬年的彼岸花根莖,足足耗費了城主海無涯的三本帝級秘術,堪稱天價。

但也就因此,林凡對於城主海無涯的戒備也就越深。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個道理,林凡很明白。

拍賣會一直從午時持續到傍晚時分。

拍賣完后,閣主才笑眯眯的走來,還在門口,就道:「兩位請贖罪,這是總部定下的規矩,但凡天寶閣拍賣,閣主必須親臨。」

林凡與城主,當然不會說什麼。

之後,閣主親手將林凡應得的財富奉上。

哪怕林凡在如何不將所謂的財富當一回事,但也真的震驚。

就單隻是此次的拍賣所得,就足以讓神庭一隻三萬人的軍團武裝到牙齒,不說戰力,只以裝備來看,足以碾壓三千界任何一家的軍團。

「兄長是否忘了抽成?」林凡皺眉,他發現了,這些財富,都是拍賣價,這閣主竟然沒有收取任何一分的手續費。

「木易兄弟可是在打愚兄的臉?」閣主佯裝不喜:「兄弟在我這天寶閣拍賣,哪裡來的手續費?」

城主哈哈一笑:「你這支饕餮,竟然也有吐寶的時候。」

這是善意的嘲笑,城主看向林凡,道:「這老傢伙此次可算是誠意十足,就只是此次給兄弟你免的手續費,至少都足以在黑市上購買到一式神技了。」

「什麼?」林凡真的震驚。

震驚的不是所謂的多少手續費。

而是驚駭於,這混沌世界,真的好恐怖,竟然有神技出售!

神技啊,那是什麼?

就算是他,也只是知曉『生』,『死』符文而已。

「兄弟何必震驚?」閣主笑著:「其實上,這也非是愚兄我大方;實在是,有不成文的規矩,神師級的丹師,無論在哪裡的天寶閣拍賣,都不會被收取手續費的。」

城主海無涯哈哈一笑:「這麼說來,還是我想岔了。」

林凡心知肚明。

天寶閣,本就是生意場所,應該還不會大方到這種程度。

說到底,這是閣主的示好。

且,海無涯那般開口,在與閣主三言兩語之下,就讓他明白了,閣主的確做出了大犧牲。

這是在隱晦的告訴他,閣主出自真心的善意。

而之後,閣主的話語,則很明顯,是在給林凡說,不用計較這些東西。

但這也顯示,閣主與城主兩人相交定然極好。

「讓兩位兄長破費了。」林凡笑著:「但所謂長著賜不敢辭。」

撐住海無涯與閣主都笑著。

就怕林凡推辭呢。

只要不推辭,那就是天大的好事。

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最怕的就是因果,既然林凡領情,那就是接下了因果。

與一尊神級丹師接下因果,讓這神師欠下自己的人情,對於個人來說,付出再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小弟別無他物,便只有丹藥,還勉強拿得出手。」

林凡笑眯眯,捧出兩顆丹藥來。

兩人眼神都微凝。

這是要斬因果!

他們剛剛還因與林凡結因果而沾沾自喜。

但現在看來,是他們想多了。

海無涯道:「兄弟這是何意?且,你不是需要競拍先天靈根嗎?身上怎能沒有重寶壓陣?且,時間太短暫,怕是沒有時間,在讓兄弟你煉製更多丹藥,這東西,你收回,我不收。」

閣主也搖頭,道:「我也不收,你這是打臉嗎?還是說,你認為我與無涯,不配與你相交?」

話都說到這份上,林凡尷尬一笑。

但,他是真的不願意與這兩人有過多牽扯。

賣了個關子,歉意的賠笑后,這才道:「好吧,是兄弟自作多情了,其實上,這丹藥,我也只是僥倖才煉製出三顆來,足堪珍貴與逆天,當世怕也只殘餘這兩顆。」

「哦?這麼珍貴?」海無涯笑著,但他出身高貴,又不是沒有接觸過神師級別的丹師,所以也沒覺得什麼。

「兄弟,我與無涯兄不會接受這丹藥,你快快收回。」閣主也開口。

「真的很珍貴,兩位哥哥真的不肯收嗎?」林凡笑著。

「不收不收,打死不收,若收了豈非是自打顏面嗎?」海無涯連連搖頭,且與閣主相視一笑。

「好吧,本來這寄命丹也太珍貴,我也真的有點捨不得。」

林凡嘟囔,但寄命丹這三個字,竟然咬字清晰。

「什麼?寄命丹?」海無涯驚悚了:「你說的,可是那位至強者的獨有丹藥,寄命丹?」

閣主身軀都搖晃。

寄命丹!

那何止逆天?

須知,在哪位至強者無意闖入此界時,修為不過帝君之境。

但一路高歌猛進,直至殺到此界無人敢稱尊,殺到此界萬族臣服。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這寄命丹上。

寄命丹,顧名思義,可寄性命於他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