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你會走很多彎路,甚至……會迷路。」瓦絲娜開口,「外海絕對不是你所看到的如此簡單,這應該算是經驗之談吧,這裡沒有爆發過什麼激烈的戰爭,但死亡每一天都會上演。」

憐看著瓦絲娜的側臉,「你在擔心族群不是么?如果索羅姆族群真的有所行動,早點準備不好么?」

「早點準備也無法避免,況且以索羅姆族群的實力,不是我們安迪那的對手。」瓦絲娜的笑容好不容易又回來了,「我沒有太擔心,走吧,是我鼓動你帶上我的,我怎麼可能自己率先走掉?」瓦絲娜咯咯一笑,「那憐,你有嘗試打開過在遺迹之內獲得的空間容器嗎?」

「有,但很遺憾,我根本無法撼動分毫。」或許在陸地上可以試試,但在這裡,那東西或許比室更難打開數倍。

「好吧,我真的很好奇那裡面到底有些什麼,也許是關於遺迹的一些秘密?」

憐呵呵一笑,「誰知道呢,只有打開才能窺伺到裡面的真正內容。」

「刷!」一道黑影輕輕的閃過兩人身後,停留在某個位置不動,待兩人往前行進了一段距離之後,黑影再次動身,維持著剛才的距離尾隨在兩人身後,黑影的一雙眼睛盯著憐,果然瓦絲娜身邊不是一個人,這個金髮女人……有什麼來頭?

「嗯?」憐猛然回頭,但什麼都沒有發現,瓦絲娜挑眉,「怎麼了憐?你在看什麼?」瓦絲娜也回頭看了看,什麼都沒有,憐的視線停留在某處好一會兒,「沒什麼,也許是我想多了。」兩人繼續前行,躲在巨大珊瑚礁之中的黑影忍不住呼出口氣,好靈敏的感官!

「嗡!」淡淡的海水波紋在男人的眼前顫動,男人的瞳孔狠狠一縮,這是元氣感知!

在將自己的元氣收回之後,憐內心的疑慮還是沒有消除,她剛才感受到了背後凝視的目光,好像一個人盯著你看,她的視野沒有看到人,她的元氣放出去也沒有感知到什麼異常,難道真的是她想多了?憐將心頭的疑惑壓下,或許是她真的想多了。

「呼……好險!」黑影再度長舒一口氣,看著兩人越來越遠的身影再也不敢輕易靠近,他還是再保持更遠的距離才最安全,那個金髮女人的感知能力不是一般的強,更為讓他心驚的是,剛才的那陣元氣波動,分明就是神之領域!

「神之領域……這麼說和我旗鼓相當,如果現在這個時候動手,我當然要吃虧了。」黑影喃喃低語,緊接著跟了上去,既然現在不能出手,那就繼續等,等到能出手的機會。

「憐,你到底怎麼了?怎麼一直看上去怪怪的?」瓦絲娜抬起頭,總覺得憐有心事,「你是有什麼擔心嗎?」

憐再一次回頭看了看後面,自從心中有了疑惑,就不可能再完全放心,看到憐和瓦絲娜再度停了下來,後面緊追而來的黑影不禁再一次皺眉,這金髮女人未免太敏銳了,他這麼小心翼翼,她竟然還這麼狐疑。

都市超級保鏢 我總感覺,有人跟著我們。」憐低聲開口,瓦絲娜有些驚訝,小姑娘特意回頭看了看,「沒有啊,我們後面根本沒有誰,你會不會是……錯句?」


憐皺眉,瓦絲娜握住憐的手,「我想你是太擔心了,會主動攻擊我們的也只有索羅姆族群的那些人,他們怎麼可能知道我們在哪兒,還有……如果要攻擊我們,不是早該下手了嗎?為什麼還要跟一路呢?」

憐覺得瓦絲娜說的也有道理,索羅姆族群不會這麼快知道她們的具體位置,就算能夠查到,也不會憋這麼久都不下手。「嗯,你說的不錯,也許是我真的多心了。」憐笑笑,瓦絲娜咯咯一笑,「如果真的有偷襲,我們這一次也不會手忙腳亂,因為都有了防範的意識。」

憐點點頭,「好,那我們走吧。」

兩人再度向前走去,跟在後面的黑影探出頭來,「原來那個小丫頭也不是那麼好對付,怪不得那些老傢伙讓我來,如果只有那小丫頭一個人的話,要殺她真是輕而易舉,只是那個金髮女人一步都不肯離開。」黑影低嘆一聲,沒辦法了,只有繼續跟上去,看看她們要去哪兒,要殺她,機會還會有。

「翻過這道海嶺,就是第二個遺迹了,只不過第二個遺迹在山谷之中,我們翻越海嶺的時候要小心,海嶺連接山谷的是一道絕壁懸崖。」

憐不禁笑了,「若是在陸地之上,你剛才的擔心才是正確的,這裡可是海中,還會被摔死嗎?」

瓦絲娜搖頭,「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那道懸崖之下會有勁風,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卷到底下,不會再出來!」

憐的神情嚴肅起來,原來是這樣,在這個海底,尤其是空間力量完全受限、甚至身體移動都受限的地方,一旦被徹底捲入什麼地方,那和死亡也沒什麼區別了。「好,我知道了。」憐握緊瓦絲娜的手,兩人沿著海嶺蜿蜒崎嶇的道路而上,一路之上各種形形色色的珊瑚礁遍布海嶺,一些魚群游來游去,但都很默契的不靠近海嶺邊緣,剛走到邊緣位置,一股強風便迎面吹來,憐差點沒有站穩,瓦絲娜開口道,「感覺到了嗎?我們離這裡遠一點,去那邊吧!」

「好!」憐用力回答,兩人小心翼翼的沿著邊緣前進,風聲呼嘯,似乎在無盡的懸崖之低有著奇特猛獸,隨時等待著被風卷下來的口中餐。黑影遠遠的看著兩人,翻過了這座山嶺便到達了遺迹,他們難道要去的是遺迹?但那地方他可不想進去!想到這裡黑影狠狠皺眉,她們一旦進入到遺迹之後,他也就沒有多少機會,要動手的話,只能趁現在。

強風之中,兩人的移動速度都很緩慢,甚至腳步都有些不穩,黑影露出陰狠的笑容,這個時候不動手他都要後悔了!黑影的身影急速靠前,掌心翻轉,一柄長劍出現,直接朝著憐的背部砍來!

風聲呼嘯,震耳欲聾!但就算這樣,再細微的空間震動也無法逃離憐的感知,憐猛然回身,她的感覺果然沒有錯!鬆開瓦絲娜的手,憐身體一個閃躲,劈手就要朝男人攻過去,但男人的身形迅速躍起,速度極快的來到瓦絲娜身後,男人嘴角掛著陰冷笑容,手掌狠狠朝著瓦絲娜身後一推!

「呼!」風聲席捲而過,瓦絲娜的整個身體被推了下去!

「瓦絲娜!」憐一聲怒吼,縱身一躍也跟著跳了下去,小姑娘錯愕的看著跳下來的憐,憐伸開手臂,「快點!讓我抓住你!求你了!伸手!」

瓦絲娜的眼神閃爍,毫不猶豫的努力伸手,兩人的身體都在急速下墜,憐狠狠咬牙,一個向下抓住了瓦絲娜的手臂將她整個人都抱在懷裡,轉身,兩人都面朝著懸崖峭壁!

一道黑影站在上面,憐黑眸微微眯起,她不會忘記這男人陰狠的笑容,就算真的要死,也要拉你下來做墊背的!

另一隻手掌狠狠朝著虛空一握!瓦絲娜驚訝的看著憐的動作,只聽上面突然傳來一聲尖叫,一道身影也急速的墜落下來!偷襲的男人急速下落,正好和憐打個照面!

憐冰冷的眼珠看著他,緩緩的揚起嘴角,「小子,要死,也是你來墊背!」

男人瞪大眼睛,「你……!」憐的手掌再度狠狠一握,只見男人的背部空間發生扭曲,一股力量直接砸到他的背上,讓他的身體下落的更快,到了憐的下面!

「呼!」狂風自崖底旋轉,將三人的身體席捲而入,黑洞洞的懸崖之底,無盡深淵!

存稿君再一次淡定的路過……若雪11月份才能回來,存稿君繼續陪伴大家,揮舞的小皮鞭還是很有用的,哈哈哈哈 風聲在耳邊瘋狂呼嘯,不斷有什麼東西自下面迅速往上,快速的掠過視野,越往下面墜落越是黑暗,除了黑暗還有無邊無盡的冰冷。

「憐,我們會死嗎?」瓦絲娜的聲音傳來,憐狠狠咬牙,當然不會!她的空間之力已經解鎖,如果她可以的話,如果機會允許的話,她們完全可以活下來!「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那個傢伙的目標是我,是我害了你。」瓦絲娜似乎是哭了,憐將她抱緊,「不要哭,我們不會死在這裡,要死,也是下面墊背的傢伙!」

憐用力翻身,狂風將她的身體狠狠抽打,憐死死咬牙,翻過身體才看見了眼前是如何的黑暗,一眼根本就望不到裡面!憐緊皺眉頭,這個懸崖真的是無底洞,下面有什麼誰清楚?「瓦絲娜,你能抱緊我么,我要鬆開手了。」憐低語,瓦絲娜看著憐凝重的表情立刻點頭,手臂緊緊環住憐的身體,「記住,不論等一下會有什麼衝擊,不論我怎麼樣,你要做的就是緊緊抓住我,聽到了沒有!」憐的低吼在瓦絲娜耳邊盤旋,瓦絲娜狠狠點頭,「知道了!」

憐深吸一口氣,冰冷的潮濕水氣直接灌入肺里,這樣的冰冷對於憐來說根本就是小意思,要知道,她可是忍受了體內的冰層長達數十年!那冰層釋放出的寒冷遠超過這裡數倍!

「來了!」憐一聲怒喝,雙手放開瓦絲娜的身體,雙掌朝著面前的無底深淵狠狠一握!在憐的瞳孔倒影中,眼前的世界儼然改變,如果她能用空間之力將那傢伙拉下來,她也能用空間之力讓她們停下!

空間節點散發著淡淡光芒,空間之力遍佈於這個世界各處,這也是附魔到了高等境界所代表的威力,操縱空間之力,可以做任何事情!兩個空間節點的空間之力猛然鏈接,憐的額頭已經冒出汗水,在如此情況之下,這是她所能做到的極限!

「嗡——!」短暫的空間鏈接構建成功,憐雙拳狠狠一個緊握!無盡的黑色之間猛然爆發而出漩渦與水花,一股無形力量在帶動水流不斷上升!瓦絲娜驚訝的睜大眼睛,這就是空間之力的能量!

「給我停下來!」憐一聲怒吼,水花將兩人迅速包圍,上升和下降兩股力量在不算撕扯,狂風猛然呼嘯,拼了命的要將兩人的身體向下拉去,憐狠狠咬牙,她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啊!」瓦絲娜一聲驚呼,整個人的身體突然被強行拉下,迅速自憐的身體上滑落!「瓦絲娜!」憐迅速探出手將瓦絲娜的手臂抓住,兩人的身體狠狠晃蕩了幾下,瓦絲娜一雙眼看著憐,「快放開我,憐,那個傢伙拽住了我的腳,我不想連累你,快放開我!」


憐的黑眸向下看去,瓦絲娜的腳踝處果然多出了一隻手,憐狠狠皺眉,那傢伙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小瞧了他!憐已經明顯感受到向下的力量在不斷加劇,如果只有她和瓦絲娜還好,現在多了一個重量,憐狠狠咬牙,那個墊背的,她一定要殺了他!

向上的空間力量讓憐她們的下降速度明顯減緩,憐額頭上已經大汗淋漓,她的空間之力被嚴重的限制,如果這是在陸地之上的話……「啾啾!」肩膀之上的小小黃髮出低喚,憐看了它一眼,「不行的,小小黃,這裡是海底……如果能夠飛翔的話,我也有翅膀。」

「啾啾!」小小黃輕啄了一下憐的臉頰,似乎很不滿憐的說法,它可不是一般的鳥!它是金魂鳥!

「小小黃,翅膀只會讓阻力更大,更何況你若是變回本體,會驚動這裡的什麼人,尤其是最下面的那個傢伙。」憐黑眸閃爍,金魂鳥在哪裡都是稀有品種,在外海更是如此!

小小黃啾了一下,突然從憐的肩膀跳到腦頂,憐生怕那麼小的小身體會被強風捲走,「回來!」憐放聲怒吼,但小小黃根本不聽,站在憐的腦頂上小小黃啾了一聲,瓦絲娜看的目瞪口呆,這隻小黃雞想要做什麼?

小小黃自憐的頭頂直接來到憐的背部,看準了一個地方,一陣光芒閃過,巨大的鳥爪出現!

什麼?!感受到背後傳來的抓力,憐知道那是什麼,那是鳥爪!部分原型化,小小黃竟然有這樣的能力嗎!「刷!」一雙金色的羽翼突然出現,瓦絲娜看的瞳孔狠狠一縮,「憐!你的背後……翅膀!金色的翅膀!」

「呼——!」強大的上升力量直接將憐往上抓起,憐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急速上升,瓦絲娜不可思議的看著,「天啊……」

周圍的景象再度變化,而這一次,是在快速的遠離黑暗!憐手掌再度用力,她知道小小黃在逆風之中往上是多麼的不容易,如果可以,她自然要幫一把!空間之力形成的漩渦迅速向上,憐帶著瓦絲娜迅速向上,在脫離了黑暗之後,最下面的傢伙也顯露了出來,不過憐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什麼都要等到回到上面再說。

「小小黃,去那個山谷!」憐說了一句,感覺方向改變,憐黑眸看著抓住瓦絲娜腳踝的傢伙,眼中出現殺意!

海嶺連接著山谷,到底山谷之內已經安全,小小黃一路奮力將憐帶到山谷之中,等到了平地之上才收回翅膀和鳥爪,三個人同時落地,憐瞬間起身,手指朝著男人的咽喉而去,剛剛碰到,男人不緊不慢的開口,「你殺了我,也等於殺了瓦絲娜。」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憐微眯雙眼,手掌已經牢牢鎖住,手指扣住,男人的咽喉被狠狠勒住,瞬間,瓦絲娜發出痛苦的叫喊,小臉突然由白色轉為青紫,憐錯愕不已,猛然鬆開手,瓦絲娜的呼吸似乎才順暢,男人呵呵一聲低笑,「你現在對我如何,同樣的疼痛都會施加到她的身上,你若是不信的話,可以再試試看啊。」

瓦絲娜因為剛才窒息的痛苦跪在地上,憐連忙跑過去看瓦絲娜的情況,小姑娘的脖頸處清晰的出現了五指痕迹,憐瞳孔一縮,這個男人……!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現在給我解開它!」憐再一次來到男人面前,男人呵呵一笑,「解開?我不要命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你眼中的殺意?」男人不是傻子,誰能想到這金髮女人能這麼陰他,為了活命,他也只能這麼做了。

憐狠狠皺眉,手掌不自覺的再度握緊,瓦絲娜站起身,「你是索羅姆族群派來要是我的人,你現在這麼做,要怎麼完成任務?」

男人也站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脖頸,「我又不傻,當然是保命最重要,瓦絲娜,只能怪你太多管閑事。」

憐看著男人,現在她不能對他如何,一旦動手也會強加在瓦絲娜身上,男人看了看四周,「不過你們還真是有膽子,遺迹也敢這麼闖進來,你們到遺迹來,到底是為了什麼?索羅姆族群暗懷鬼胎,你們也好不到哪兒去。」

「我們做什麼,同你沒有任何關係。」 星際第一女神:御廚駕到 ,帶著瓦絲娜朝前走去,男人也跟在後面,憐頗為惱火,「你跟過來做什麼?」

「我為什麼不跟過來?這裡可是遺迹!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男人狡猾貪婪的眼睛閃爍,笑容更是讓人噁心,「所以,你們就好好在前面為我探路吧。」

「真是令人噁心。」瓦絲娜低聲開口,男人哈哈一聲笑肆無忌憚,「如果不是怕傷害到你,他早就死在外面了。」憐冷冷低語,「哼,他要跟著就跟著,我就不相信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等這樣的情況接觸……」憐的眼中殺意再起,別人不主動來招惹,她也不會怎樣,但一而再再而三的繼續,她能忍才怪!


海中山谷並不大,一扇緊閉的大門就鑲嵌在山牆之內,大門緊閉,上面有著眾多獨特的紋理和刻紋,似乎是一種十分古老的圖騰,憐和瓦絲娜靜靜站在大門面前,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喂!你們還在等什麼?推門啊!」身後跟著的男人似乎知道自己現在沒有任何威脅,也變得更加肆無忌憚起來,憐回頭看他,男人詭異一笑,「推門!你不推門的話,我就傷害我自己,怎麼樣?」

憐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男人明顯已經將這個當成要挾的手段,憐伸手就要推門,瓦絲娜連忙攔下,「憐!」

「沒事,大門而已,我們能夠走到這裡,就代表暫時沒什麼危險。」憐說完,手掌貼到了冰冷的巨門之上,沒有用力,巨門已經自動打開!陰冷的風自裡面吹來,憐握緊瓦絲娜的手,「還等什麼,快進去!」後面的男人叫囂,憐黑眸深沉,牽著瓦絲娜走了進去。

巨門之後是一個悠長的走廊,走廊的地下有著顏色不同的磚石分佈,呈一條直線,每一種不同顏色磚石之間都有黑色磚石包裹,牆壁之上同樣有著十分特殊的記號,憐看著走廊上那些不同顏色的磚石,沉思良久。

「這些顏色的石頭是怎麼回事?」跟在後面的男人開口,憐冷冷一笑,「我不清楚,你可以過來試試。」


「你們上去踩!每一種都要踩一下!快去!」男人低吼,瓦絲娜忍不住將憐的手握緊,低聲開口道,「憐,我沒事的,先解決掉他再說!」

憐深吸一口氣,帶著瓦絲娜向前走去,男人則是在後面等待,一雙眼帶著邪惡笑意看著她們,真的有什麼事情他也有替死鬼,如果她們兩個要是死在這裡,他也就省了心思,至於連帶效果……男人陰笑,他自然會在瓦絲娜死之前解除掉。

「啪!」兩人踏上了第一個紫色磚石,沒有任何反應,憐帶著瓦絲娜繼續向前走去,兩人已經距離男人越來越遠,憐低聲開口道,「瓦絲娜,他可以將傷痛連帶給你,我在想……這種連帶反應只是單向的。」

瓦絲娜抬起頭,憐看著她純真的眼睛,「你相信我嗎?」

瓦絲娜點頭,毫不猶豫的點頭,憐輕笑,將瓦絲娜的手握緊,「將這瓶治癒藥劑喝下去,我不會讓你死的,絕對不會。」瓦絲娜接過憐遞過來的藥劑,二話不說猛然灌了下去,憐深吸一口氣,帶著瓦絲娜突然狂奔起來!

「啪!啪!啪!」所有帶有顏色的磚石在兩人的腳下被踩過,但什麼都沒有發生!憐帶著瓦絲娜跑過通道迅速轉彎,男人一見,也立刻抬腳跟了上去,然而——!

「滋滋滋!」空空如也的通道之內,突然出現了無數條銀白小蛇,將這條通道完全填滿!這就猶如第一個遺迹中的通道一樣!男人反應不及,身體正巧處在其中,銀白色小蛇扭曲的瘋狂舞動,纏住他的身體,拚命的要往裡鑽下去!

「啊——!」任何一句肉體,當承受無數雷電鑿擊的時候,都是難以言喻的傷痛,更何況是這些雷電拼了命的要鑽進去!男人的身體不斷的抽搐,面部和身體上的肌肉在瘋狂扭曲,「啊!快來救我!該死的!快來救我啊!你難道就不怕她死嗎!」男人的嚎叫傳遍整個通道,但不見憐的身影出現,在通道的轉角處,瓦絲娜整個身體蜷縮在一起,她的小臉蒼白無比,此刻也承受著雷電帶來的傷痛!

憐緊緊握住瓦絲娜的手,感受著她的肌肉不受控制的在不停收縮,男人更為凄慘的嚎叫傳來,似乎是到達了承受的邊緣,他的身體表皮已經焦黑,甚至散發出來肉被烤熟的味道!男人的眼珠忍不住往上翻起,看起來十分甚人!

「你就不怕她死嗎……我死了……她也別想活……!」男人的整個身體已經扭成了詭異的姿態,乾巴巴的嘴唇張開,聲音已經沙啞,一口青煙直接自他的口中吐出,他的裡面已經被烤熟了!

布滿通道的雷電消失,男人已經焦黑的身體倒在地上,發出很大的聲音,瓦絲娜也自痛苦之中醒來,她面色蒼白、渾身大汗淋漓,泛開的皮膚在治癒藥劑的強大力量下不斷癒合,瓦絲娜睜開雙眼,整個人虛弱不已,「結、結束了嗎……」

憐摸了摸她的臉蛋,「結束了,那傢伙已經死了,你真的很勇敢。」

瓦絲娜勉強扯開了一抹笑容,直接暈倒在地,憐將她抱在懷中,她的身體忽冷忽熱,在剛才的連接作用下,完好的皮膚不斷自動翻開,雖然有治癒藥劑存在,但對於這樣一個小姑娘來說是怎樣的痛苦。瓦絲娜在憐的懷中昏睡,至於那個已經焦黑的屍體則無人關心。

經過了幾天的睡眠,瓦絲娜悠悠醒來,蒼白的臉色已經恢復紅潤,一點都沒有先前痛苦的模樣,她睜開眼的瞬間,便見到了一片金色,忍不住伸手去摸,當摸到了柔順的頭髮之後,瓦絲娜笑了出來,「憐。」

憐呵呵一笑,「你醒了,我真的很好奇,安迪那是怎樣的種族,你們難道受傷過後都只需要睡眠便能全康復嗎?」

瓦絲娜咯咯一笑,「我也不清楚,但基本上說是這樣的,只不過睡眠的長短和受傷程度有關,如果不能一擊致命的話,安迪那似乎就不會死。」

憐驚訝,這樣的身體素質可真是得天獨厚,不論受到什麼樣的傷都能靠睡眠來進行自我恢復,不得不說這是一種十分強大的自愈力量,恐怕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種族,都沒有這樣的能力。

瓦絲娜站起身看了看,通道之內還躺著那具焦黑身體,憐也站起身,「你昏迷的時候我沒有移動,這裡的機關遠比第一個要多。」

瓦絲娜點點頭,「只不過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過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而他過來的時候,卻遭遇了電擊?」

憐冷笑,「也許是上帝的旨意,他太倒霉了。」

「也許吧。」瓦絲娜也有種快意,那男人那麼可惡,死了也是活該!

憐看著四周,她簡單的查看了一下,經過外面的通道他們現在是一個很小的平台,平台的兩端有著兩排向下的階梯,通往著下一個地方,瓦絲娜看了看下面的樓梯,兩人走了下去,樓梯的連接處是一個小平台,平台的一側有一扇大門,大門面前站著的是兩尊高大的石像,憐和瓦絲娜都不由得站住腳步,這石像可一點都不陌生,在第一個遺迹之內,兩人已經深深體會這些石像的難纏和威力,瓦絲娜鬆口氣,「還好還好,這裡看不到海面,不會有魂光的出現,它們是活不過來的。」

「這可不一定。」憐迅速將瓦絲娜拉到身後,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一束詭異紅光,直直照射了進來!石像的眼窩突然泛紅,瓦絲娜大吸一口冷氣,好吧,她說的那句話收回!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憐自然知道不能等石像完全動作之後再出手,沒等石像完全蘇醒,憐已經縱身一躍往石像的雙眼轟了過去!「嘩啦!」一尊石像就此崩裂,倒塌在地上,詭異的紅光迅速籠罩在另一個石像身上,憐已經來不及出手,只看見石像的手臂已經高高舉起!

「轟——!」一道紫色閃電直擊襲擊上石像的腦袋,石像雙眼中的紅色瞬間消失,高高舉起的手臂維持在原有的姿勢上,直直的倒了下去!

憐回頭,瓦絲娜喘著氣收回手掌,憐走過來笑道,「乾的漂亮,眼睛是他們的弱點。」

瓦絲娜嘿嘿一笑,她多少也能幫上忙是不是?憐推開門,映入眼前的景象讓她心頭狠狠一沉,瓦絲娜張大嘴巴,「天啊,不是吧……」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前庭,前庭的盡頭是兩排向下的台階,這個大廳之內,擺放的全部都是石像,其密集程度似乎就是一支軍隊!大廳的任何一個角落都是石像沒有遺漏!

詭異的紅光照了進來,而這一次,並非是籠罩在單獨的石像身上,而是有慢慢擴大的區域!

「瓦絲娜,在魂光將更多的石像復活之前,我們要摧毀掉它們!」憐怒吼一聲,瓦絲娜點點頭,「一人一邊,我知道了!」

憐和瓦絲娜一起沖了出去,兩人一左一右,朝著那些還沒有復活的石像展開攻擊!紅色的魂光在不斷擴大,兩人的破壞速度也在加快!

「嘩啦啦……嘩啦啦……」石像被毫不留情的粉碎,沒有復活的石像等同於木頭樁子,一點都沒有反抗能力,更不會躲閃,所以破壞最完全也是最簡單的。憐和瓦絲娜兩人此起彼伏,在漫天的塵土和硝煙中石像紛紛自兩人身邊倒下,碎石塊滿地,兩人的身影如風,不出一會兒,大廳之內的石像竟然已經毀去了三分之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