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約會……約會該準備些什麼呢?」蘇薄淺在嘴裡一直念叨著,卻這是她人生第一次約會,所以她也不知道該準備些什麼……此時,正在開車回家的姚boss,心情特別好,他應該要給眼前的這個女人一次獨特的約會,不只是吃飯逛街看電影這麼簡單,她還要讓她更出奇,成為第一個浪漫的女人……

蘇薄淺走著走著來到了一家服裝店,是專門做禮服的店,服務員看到蘇薄淺,眼前發亮,她看到了她一直崇拜的偶像,amber!「amber……真的,真的是你耶!」

「嗯,怎麼了?」

「天哪,我崇拜的偶像竟然會來我的店裡選禮服!」

「小姐?小姐?」

「呃,嗯,我在的,amber小姐,請問我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的?」

「幫我選件約會穿的衣服吧。」

「好的,跟我來。」

服務員小姐,內心卻激動但是也不能亂了陣腳,她要為amber親自選最漂亮的禮服走出去,穿著自己家的品牌,那麼自己的店肯定也會跟著走紅的!!!!!!

「amber小姐,這件禮服,怎麼樣?水藍色的禮服,腰間掛著幾顆珍珠,裙邊托底穿出門外,很吸引人的眼球,保證你驚艷所有人,您看……怎麼樣?」

「那就這件吧。」

「嗯,還有配這雙白色帶毛絨球的舞鞋,會更好看的。」

「知道了,一共多少錢?」

「九千二百。」

選完禮服,走出門外,逛回家裡,開著電腦,開始寫著小說,恐怖小說,是蘇薄淺最擅長的一件事情,(12月24日,我跟蘇晨一起出去玩……今天我們很開心……

12月30日,蘇晨等著我,千萬別死,我會飛過來看你的!

1月6日,我新交了一個男朋友,叫蘇熙,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第一次約會,內心一直碰碰的跳!

1月18日,蘇熙,你和我在一起為什麼我們兩個都被車撞了,我卻活了下來而你沒有……)等等,蘇薄淺寫到這裡,便開始繪畫著恐怖的畫,掛在牆上,所有人看到這些話都不敢進房門,她的這些話,是要給仇人的,用一個陌生號碼來恐嚇他們……

為了下午的約會,蘇薄淺,你要加油阿!絕對不能讓那個男人看扁了!蘇薄淺丟掉畫板,倒在床上,休息了一下,漸漸的沉睡了…… 蘇薄淺突然醒來,想著問題說道「呃,幾點了?」看著牆壁上的掛鐘,已經一點半了,這讓蘇薄淺忙的有些不知所措,約會,約會,約會!人家約會不遲到,那麼自己也不應該遲到!拿起包包,飛速的閃下樓,坐上車,開往地點。

到了華夏門口,卻發現還沒有見到見到姚止晨,蘇薄淺一看到沒有人,就後悔自己這麼早來了,在背後,幾個男人悄悄捂住蘇薄淺的嘴巴,綁架了蘇薄淺!蘇薄淺知道,即使自己會跆拳道也沒用,這幾個男人的技術比自己還要高,怎麼掙脫也掙脫不了,只能認命的被拖上車……

車開往了一座後山,幾個男人把蘇薄淺扔到後山后,就走了,消失的速度非常快,過了幾分鐘,蘇薄淺睜開雙眼看著眼睛的一切,她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這個地方就是人間仙境嘛!自己都沒想到,這麼繁華的城市還有人間仙境真是稀奇阿,再自己想想,別人綁架都是王廢場帶,自己被綁架往人間仙境帶,什麼情況,是自己眼花了么。而且抓自己的人也不見了!

蘇薄淺走著走著一不小心就踩到了機關,機關開啟,地動山搖,最終一個樓梯呈現在蘇薄淺的眼前,蘇薄淺也是抱著一份僥倖和探險的心裡走了進去,心裡卻一直在想著,這裡不會有寶藏吧,如果有寶藏什麼的,自己一定要拿回去收藏起來!

結果自己一下去便後悔了,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她繼續往前走,聞到了玫瑰花的香味,突然,蘇薄淺眼前一黑,蘇薄淺立馬保持隨時戰鬥的狀態,卻發現,有一道燈光像自己照來,蘇薄淺迎著燈光走像裡面,裡面竟然還是一個密室!

這裡面不會真的有寶藏吧,真正走到裡面的時候,牆上卻用光寫出了幾個字(蘇薄淺與姚止晨的第030章拍,蘇薄淺被這一切吸引住,身後一個男人,抱住他,在他面前展示了一朵玫瑰,那個男人,就是姚止晨,姚止晨握住她的手,在玫瑰上輕輕拍打,玫瑰花已經綻放,蘇薄淺長大了嘴巴,看著這朵玫瑰,竟然在自己的手掌下開放了,真的好神奇…… 男人從後面轉向前面,單膝下跪在蘇薄淺的面前,男人把玫瑰花再次合上,然後再次打開,玫瑰花里多出了一枚戒指,蘇薄淺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說著「喂,姚止晨,你要幹嘛?」

「女人,當我的女朋友吧。」

「憑什麼當你的女朋友?」

道界天下 不憑什麼。」

「讓我再考慮些時間吧。」姚止晨不等她的話說完就給她帶上了戒指,隨著一絲邪邪的微笑說著「女人,這枚戒指就是我們的定情信物,不能弄丟哦。」

「哦……」

「嗯,乖。」

「我餓了,能不能先吃東西。」

「沒問題,吃吧,上桌吃吧。」兩個人上桌吃牛排后,姚止晨打開了紅酒就往被子里倒,實話說,蘇薄淺不太擅長喝酒,只是小小的抿了一口,就已經開始吃起了西餐,突然蘇薄淺問了一個問題「喂,這麼漂亮的地方你是在哪找到的?」

「這個地方是被我們家買下來的,當時很多人看到這塊地方都想在這裡蓋一座公寓,但是我覺得蓋了公寓或許會影響這個地方的仙境,於是我就把這塊地方買了下來,在地下建造了這樣的地方」

「哦……想不到,你還挺用心的嘛。」

「你喜歡?」

「嗯,我從來不知道這裡有如此仙境的地方。」

「呵呵,沒事可以長過來看看,這裡很漂亮的,等一下吃過東西后,我再帶你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嗯……現在還不能告訴你。」

「什麼地方,還搞神秘。」


「nonono,保持神秘感,才會有驚喜。」

「沒想到姚boss竟然如此浪漫?」

「沒什麼。」

「是嗎?」

「嗯,我這個不輕易許下諾言,我認定做我的女朋友,自然有我的理由。」

「什麼理由?」

「現在,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

「……」

其實,是姚止晨自己的意願,當他看到蘇薄淺的第一次就感覺到她身上的氣質,她沒有千金大小姐的那種嬌氣感,卻又千金大小姐的氣勢,她平時很冷淡,但是笑起來卻如沐春風,給人一種率直爽朗的感覺,因為,她不做作。

「吃完了。」

「好,拿著這個黑布,把眼睛蒙上。」

「幹嘛?」

「你蒙上就是了。」

「可是蒙上了,我就不好走路了,我怕會撞到某些地方。」

「沒事,我牽著你走。」

「哦……那蒙上好了。」

「嗯,走吧。」

姚止晨牽著蘇薄淺走著,來到了一個更大的地方,有類似於風車的房子,那個地方有著動物的氣息,類似大草原,卻又不是大草原,因為,有熱氣球,而這一切,蘇薄淺並不知道,只是任由他牽著走,原來,一開始綁架自己的目的,是這樣的,也許,姚止晨真的是一個浪漫的男人。

但是,自己也不能忘記復仇的計劃,但是現在這一刻,真的好想讓自己放鬆,姚止晨看見她現在的樣子,雙手附在她的雙肩上,彷彿是在告訴他,別害怕,有我陪著你…… 「到了嗎?」蘇薄淺瞎摸的問著。

「快了,再等等。」

終於,到達了熱氣球上,蘇薄淺走上熱氣球,與其說她現在還不知道是熱氣球,但是她發現,腳底感覺要離開了地面一樣,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飛起來了嗎……

「喂,為什麼我感覺我要飛了?」

「待會你就知道了。」

熱氣球飛向了高空,姚止晨摘掉了蘇薄淺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蘇薄淺慢慢的睜開雙眼,她竟然驚訝的睜開了嘴巴,原來,自己真的飛在高空上……這是她,第一次笑的這麼開心……發自內心的開心……

「看那邊,看地面。(平南文學網)」姚止晨用手指指向地面,地面寫著,amber伴你1314,這幾個字還用愛心包圍了起來……

「喜歡嗎?」姚止晨寵溺的說道。

「嗯。」她知道,姚止晨是個浪漫的男人,但她不知道姚止晨是個如此浪漫的男人,她其實想和他交往,只是,心裡卻有著絆腳石在絆著她,心裡其實是有原因的,一來,為母親報仇,二來她怕這個男人會隨時離開自己,所以,她不能依靠任何一個人,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會不會隨時隨刻的離開她,她害怕,原諒她的害怕……

姚止晨的確是個浪漫的男人,這些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他說過,他要給自己喜歡的女人一個獨特的約會,如今,他做到了,他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但是,這是他第一次為一個女人花心思做這些,心裡的一顆愛的種子,已經開始發芽了……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姚止晨牽著她的手來到了山上,煙花燃放,綻放在空中,蘇薄淺看著空中的煙花,不經意的又笑了起來,煙花綻放在空中,是一個笑臉,那個笑臉她熟悉,是她的笑臉,這個男人,真的能給自己帶來許多驚訝,是不是,自己應該放棄仇恨,來愛他呢?也許這麼做很愚蠢吧,但是一想到父母的仇,她就忘不了,忘不了那該死的男人是怎麼害死母親的,她會讓那個男人嘗到痛不欲生的代價!

煙花總是那麼快的放完,兩個人下了山,今天是蘇薄淺和姚止晨最快樂的一天,眼見也快到了晚上八點鐘,兩個人的肚子也叫了起來,於是就去吃了火鍋……店裡很是熱鬧,這也是蘇薄淺蘇家旗下的一名產業,鴛鴦鍋底,這家店的東西也非常乾淨,俗話說顧客是上帝,店長連忙一看是蘇家的大小姐,立馬以禮相待,上最好的酒,最好的菜,以及最好的鍋底。

「這是我們家旗下最好的店,很乾凈,不像別的火鍋店,我們這家火鍋店乾淨而且漂亮,沒人一見火鍋房,安靜,環境也相當的優雅,鋼琴曲,小提琴曲,都有。」

「的確是個不錯的火鍋店阿。」姚止晨不停的讚歎到。

「那是,我們蘇氏旗下的產業還會輸給別人么。」

「當然不會。」

「嗯。」

兩個人吃起了火鍋,談起了工作的事情,這兩個人真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是約會,偏偏變成了談工作的事情?真的是如此么…… 吃完火鍋,是夜晚九點鐘,姚止晨把蘇薄淺送回了家,兩個人還依依不捨的停留在門口……

「今天的約會,很有意義。」

「你喜歡就好。」

「那……明天見。」

「明天見,對了,下午讓你當我女朋友的事情,記得考慮哦。」

「嗯,我知道了。」說完,蘇薄淺轉身離開門外,回到了家,走進房間,一個人的房間,雖然蘇薄淺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環境,但是,內心多少還是有些寂寞的,她很少跟別人說心裡話,有些痛苦,只有自己明白,看著這些自己畫著的恐怖話,立刻打了電話給愛倫……

「喂?誰阿,大晚上不讓人睡覺還打電話給我?」愛倫懶洋洋的說著。

「是我,蘇薄淺。」

「哦,是你阿,小淺淺想我了?」

「我現在有樣東西交給你。」

「可我還在法國。」

「沒關係,我用傳真遞給你。」

「好,傳過來吧。」

那幅畫已經傳到了愛倫的手裡,愛倫看著眼前這幅畫,渾身不禁的哆嗦,多麼恐怖的一幅畫,現在能想象到蘇薄淺是個多麼恐怖的女人了。

此生何求-唯你 收到了嗎。」

「嗯,這個要怎麼處理?」

「把這個發給姜朱榮,記住要以陌生人的身份發送出去,不可暴露任何信息。」

「知道了,我會發,不過我還是想知道,你發這個做什麼?」

「你總有一天會明白的。」蘇薄淺冷笑著。

「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冷,我剛剛看到那副畫的時候我渾身就已經很冷了,還是amy好,我去找我的amy去了~」

「哦,對了,說到amy,你們兩個人怎麼樣了?」

「很好阿,amy不僅漂亮,而且漂亮,而且漂亮,又溫柔,適合當家庭婦女。」

「你不會想娶我家amy結婚吧?」

艺文世界 嗯……有這個想法。」

「……你別把我家amy帶壞了,否則我不饒你。」



「不會的不會的,頂多也就是吃飯逛街看電影,晚上一起睡覺。」

「嗯,amy待我如姐妹,我現在把她交給你,你要照顧好她,不準出任何差錯,否則,你懂的。」,愛倫的背後又是一整冷風吹過,總感覺……冷颼颼的……身為愛氏小伯爵,也會有這種感覺,這個女人真可怕,還是他家的amy好,溫柔動人。

「好啦,我要睡覺了,冷死了。」

「才什麼時候你就睡覺?」

「你看看阿,已經十點鐘了,我家amy等下還要打電話來給我問候下呢。」

「amy,amy有了女人,忘了兄弟是不?」

「這個……小淺淺阿,雖然兄弟重要,但是呢,我還是需要女人的,我也是個男人,需要女人是很正常的,懂么?」

「嘖嘖嘖,得了吧,什麼樣的好話到你嘴裡就是吐不出象牙。」

「小淺淺阿,你哪裡是我兄弟阿,明明就是我損友嘛,哪有這麼說話的。」

「快滾,睡你的覺去!」

「好的,我滾了,小淺淺晚安~」

「安。」

掛了電話,蘇薄淺的確也夠累的,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有潔癖,她覺得再次洗個澡躺在床上會比較舒服點……於是,再次衝進了浴室里……

「呼……洗了個澡就是舒服。」蘇薄淺自言自語著,不過想起來,真的很開心,今天的約會,這個男人沒有讓自己失望,想著想著,蘇薄淺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了,嘴裡再次嘀咕著「哎呀,該死,自己到底再想些什麼阿,不許在想他了,蘇薄淺快睡覺!」

於是立刻倒頭就睡了起來……睡覺的時候,嘴角還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早晨,窗外的陽光格外的明媚,小鳥已經飛到窗戶喳喳直叫,和睦的夏風吹到蘇薄淺的臉頰上,很是舒爽,就在這時,一個電話,突然打來……

「喂?誰阿?」

「amber,不好了,你父親他……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

「好像……是被人用球棒給打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