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璟煜的眉毛擰成了疙瘩:「有什麼好敘的!」

我把請柬拿出來:「送這個的!」 第558章當她死人呢

商璟煜看了下請柬道:「我自己公司的宴會還要給我送請柬?」

報告!萌妻要離婚 我好笑道:「那不是商總太忙了,怕你不去!」

商璟煜坐下道:「我可沒空!」

我笑了笑:「就當是陪我去好了,聽說有好多明星會來!」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你想去?」

我是有點想去。

「好,那就去!」



我們兩商量好,宴會就在第二天,我們去的時候還早,楚言就讓我們在貴賓室休息。

進了貴賓室,我吃著桌上的小吃,忽然想起剛認識商璟煜的時候的事情,有些失神。

「想什麼?」商璟煜湊過來問。

「想起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和董小宛在休息室的事情…」

商璟煜一愣,臉色有些不自然:「以前的事情不許提了!」

「敢做還不能讓人提了!」我說。

「就是不許提!」商璟煜作勢就要撲過來,我趕緊一躲:「商總臉皮這麼薄?不知道讓別人知道會怎麼看你!」

我笑嘻嘻的問。

商璟煜惡狠狠的親了我一下。

我正要推開他,忽然感覺一絲奇怪的氣息,我和商璟煜對視一眼,兩個人開門出來,就看見一道黑影閃過。

「剛剛那個是不是顧離?」我問。

商璟煜點頭:「感覺像他!」

「他來做什麼?」我問。

「不知道,我去找找他!」商璟煜說完就出了門。

我等了一會兒,他都沒有回來,這時候楚言來了,說是宴會開始了,我就跟他一起出去。

大廳里已經來了很多人,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出來的時候我就和楚言分開了。

楚言去應付那些達官貴人,我在角落靜靜的4看著一切。

楚言說的沒錯,這次來了不少人,而且很多我都認識。

比如現在意氣風發的陸尋正被一群人圍著,而離他幾米外一襲白裙,清純可人的白芊芊看著他時眼睛里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還有遠處,角落裡安靜坐著的嚴坤,以及在不遠處的陸子豪陸子君等人。

剩下的就是些娛樂明星,以及商界巨鱷,有的認識有的不認識。

我看了一圈,沒發現什麼異常就當看個新鮮了。

就在這時候,我在人群中看到一個人影,正探頭探腦的東張西望,樣子有些傻…

顧離?

我走了幾步,剛趕過去,他就走開了,我正要去追,卻被人一把抓住。

「凌安?你怎麼在這裡?」

這尖酸刻薄的語氣,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居然是白芊芊,白家旁支的一個女孩子,喜歡陸尋,一直對我心存敵意。

「放開我!」我說。

白芊芊這才放開我,一臉陰沉的問:「你怎麼在這裡?」

「我和商璟煜來的!」我說。

「真的?」白芊芊不是很相信。

我懶得和她解釋,正要走,白芊芊又道:「你就是陸尋在外面養的女人吧!」

我一愣,發現其他人都在看我,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芊芊,這個女人真是…

「不是!」我走開,再去看時,顧離已經不見了。

我不滿的看了白芊芊一眼。

「怎麼被我說中心事了是不是?」白芊芊說。

「芊芊,這麼多人看著呢!」白芊芊身邊一個穿著綠裙子,很清純的女孩子拉了拉白芊芊。

紅顏如流水:我與富二代千金悲情絕戀 「小靈,你不知道,這個女人放蕩的很,勾三搭四的,特別不檢點,她突然出現肯定不正常,陸尋在外面養的女人肯定就是她!」

白芊芊對一旁叫小靈的女孩說,眼神卻是凌遲般的看著我。

我看了一眼那個叫小靈的女孩子,長的甜美漂亮,看白芊芊的時候眼神有些躲閃,似乎又欲言又止的樣子,十分心虛。

難道,白芊芊口中,那個陸尋養在外面的女孩子就是她?

見我看她,小靈有些心虛的低頭。

我頗為無語,陸尋還真是會玩。

「芊芊,你一定是誤會了,這位小姐看起來不是那樣的人!」小靈說著,聲音輕輕柔柔的,加上她欺騙性的長相,很容易讓人保護欲。

我看了一眼遠處的陸尋,原來他喜歡這一款。

我搖搖頭,正打算走。

白芊芊又拉了我一把:「你不許走!」

我一愣,然後笑著警告:「你想在這裡把陸尋的醜事都公布出來嗎?」

白芊芊放開我,眼神無比怨毒。

我有些無語,我一定是長得太美了,躺著也中槍。

「白小姐,我最後說一次,我和陸尋可沒有關係,我已經好幾年沒來首都了,至於你的懷疑,也許是對的,但是那個人不是我,不如從身邊的人找起看看?」我說轉身就走。

白芊芊看著我的背影若有所思,她不傻,只是最近該敏感了,想起我的話,她側頭看了一眼小靈問:「她是什麼意思?」

小靈正目光沉沉的看著我,忽然被白芊芊這麼一問,慌了一下,手裡的酒杯落地。

「啪!」

一聲脆響,頓時引來周圍人的注意。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靈匆忙去撿地上的碎玻璃,卻不小心劃破了手,她眼眶當時就紅了。

這一舉動引來一眾男人的憐憫,其中一個男士遞了一包紙巾道:「讓服務生收拾就好了!」

「謝謝!」小靈說著站起來,然後對一旁的白芊芊說:「芊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靈的話讓眾人浮想聯翩,紛紛以為是白芊芊做了什麼才讓小靈這樣,看她的眼光都變了。

白芊芊側頭,看著小靈楚楚可憐的樣子,然後又看了一眼遠處正往這邊看過來的陸尋,忽然就明白了。

小靈才是陸尋養在外面的女人。

她心裡忽然燃起一抹怒火,她為了陸尋做了那麼多,犧牲了那麼多,最後居然被最愛的人和好朋友背叛了。

真是狗血的讓人生氣。

「你跟我出來!」白芊芊壓抑著怒氣說。

小靈點點頭,走的時候還不忘楚楚可憐的看了一眼陸尋。

白芊芊更加生氣,當著她的面就勾引她的男人,當她是個死人呢?

小靈跟著白芊芊走了,我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陸尋,正好陸尋也正看著我,眼裡的目光十分複雜,讓我有些看不明白,我原以為他會很惱怒的。但是沒有。

我感覺到有些奇怪,再看時,陸尋已經整理了下西裝朝白芊芊的方向走了。 顧離也不見了蹤影,我站在原地,想了下,還是往陸尋他們走去。

走過去,就聽見一個響亮的巴掌聲,然後是小靈小聲委屈的啜泣聲,還有白芊芊的聲音。

「賤人,當著我的面表演給誰看呢?」

我拿出手機,按下了錄像鍵。

「你幹什麼?」陸尋有些生氣的看著白芊芊,抓著她又要打過去的手。

「幹什麼?你再外面養的女人就是她以為我不知道嗎?」白芊芊憤怒的看著陸尋,都到了這個時候,他居然還在維護這個小賤人,簡直是氣死她了。

「芊芊,你真的誤會了,我和尋哥沒有什麼的!」小靈小聲的說,又委屈的看了一眼陸尋,像一朵可憐的小白花。

陸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楚楚可憐動了惻隱之心,他拉著白芊芊說:「你給我回家去,有什麼事回家說,在這裡拉拉扯扯的被人看見很麻煩!」

「麻煩?」

白芊芊更加生氣,她有些不顧形象的說:「這麼久了,我為你做了多少?你卻一直不肯承認我的身份,還和這個綠茶婊不清不楚,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陸尋有些厭惡的看著她:「我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爭取來的!」

「你?」白芊芊冷笑:「就憑你?」

白芊芊的話極盡嘲諷,陸尋的火氣也上來了,但是到底顧及場合,他說:「我懶得理你這個瘋婆子!」

說完轉身就走。

出來時看到了門口拿著手機一臉微笑的我,陸尋的表情瞬間僵硬了。

「你幹什麼?」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問,語氣中海包含了很重的怒氣。

我最不怕他發怒。

裡面的白芊芊和小靈也聽到了,看到我,小靈低著頭楚楚可憐道:「凌小姐,請你不要這樣!」

白芊芊不做聲,顯然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我揚了揚手機:「聽說幾年前,陸影帝用我的一張照片換了不少東西!「

陸尋的表情鬆動,知道我的意思了,他笑了下:「沒想到你這麼記仇!沒錯,幾年前我是用你的照片跟商總換了一個機會,那麼今天,你想用照片換什麼?」

我想了想問陸尋:「我們能不能單獨聊聊!」

陸尋點頭,看了一眼白芊芊和小靈。

小靈含情脈脈的看了一眼陸尋才走出去,白芊芊看我就簡單粗暴多了,滿眼的嫉恨和怨毒,就差一句賤人沒說出口了。

「白小姐怎麼變成這樣了?我記得幾年前她和小靈很像的!」我說:「看開陸影帝的品味一直都是一樣的!」

陸尋笑了下:「我就喜歡這一款的!」

說完又問我:「你想知道什麼?「

我笑了下:「耿季輝在哪裡?」

「誰是耿季輝?「陸尋問。

「少裝蒜,你會不知道?」我看著陸尋,想從他眼底看出些什麼,然後我失敗了,陸尋畢竟是影帝。

我把手機拿出來,道:「陸影帝介不介意多增加點曝光率?」

陸尋沉了沉眼睛。

「別這麼看著我,我膽子小,不經嚇唬!」我很欠揍的說完,故意拉長了語調又說:「還有啊,我現在是商璟煜的女人,你老闆都得聽我的,陸影帝要是識相,就對我客氣一點!」

陸尋看了我幾秒,忽然笑了:「他沒有聯繫我,但是小靈是他的人!」

「你怎麼知道?」我問。

「你以為我看不出她是什麼人嗎?」陸尋說完補充:「剛剛有一點說錯了,我不喜歡小靈那一款的!」

我起身要走,陸尋看著我眼光複雜,但是什麼都沒有說。

等出了休息室,外面依舊熱鬧,我又找了一圈沒有看到顧離,就連商璟煜也沒有看見。

到是楚言走過來,告訴我,商璟煜有事辦事去了。

應該是和顧離一起走了。

我也沒多想,在角落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

「你在看什麼?」楚言問。

我示意他看陸尋。

「拋開他的身份不錯,他是個不錯的演員!」楚言說。

「他身邊那個小靈你了解多少?」

楚言看了一眼,笑道:「怎麼?你不喜歡他?」

我樂了:「你把我當什麼人了,我只是好奇,感覺他和陸尋關係不一般!」

「那個女孩子也是劇組的,之前在影視劇里演一些小角色,後來做了陸尋的助理。

「助理?」

楚言點頭。

陸尋的衣食住行都在這個小靈的監視下了,而且從陸尋的反應看來,他和小靈是逢場作戲,這麼說來,陸尋也不是很情願被耿季輝掌控的。

我這麼想著,小靈已經和白芊芊出去了。

等到宴會快結束到時候,商璟煜都沒有回來。

「用不用送你回去?」楚言問。

我搖頭:「不用了!」

我自己出了門,就感覺有人跟蹤了我,我不動聲色,自己開車往家裡走,走到一半的時候,前面忽然出現一個鬼影,我停下車,看了一眼,那個鬼影又不見了。

我上車,繼續開車。

好不容易到了家,那種被跟蹤的感覺更明顯了。

進了院子,商璟煜還沒有回來,屋子裡靜悄悄的,我看了一眼屋外。

「誰?出來!」

這時候,陰暗處飄出來一個人,或者說一隻鬼。

「是你!」



商璟煜跟著顧離到了城外的廢棄廠房,廠房從外面看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是細看之下就能發現不對勁,商璟煜小心的摸進屋。

高木天和米建國都不在,只有十幾個房間里的那些女孩子們各自目光獃滯的坐著。沒人說話。

商璟煜轉了一圈,沒看出個所以然來,他出了廠房,還是沒有看見顧離,只好先折了回來,再派人盯著廠房。

他走後,顧離從暗處走出來,他也去廠房看了一圈,發現米建國和高木天不在。 鳳舞隋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