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好啊,那我現在馬上就休息!」說完不等紫語有機會調侃她,找了個樹蔭陰涼處就直接躺倒睡午覺去了!

下午差不多四點多的時候,六月份那火熱的太陽,收斂了些許炙熱,加上有瞭望仙峰那密林的遮擋,再來點兒涼爽的山風,吹走了夏日的酷熱,帶來一絲清涼。。

「出發!」整理好裝備,幾人又踏上了征程。

……………………………………………………………………………………………………

黎明的曙光,驅走了暗夜的黑,漸漸的照亮了這方世界。

在遠處看這時的望仙峰,整座的被籠罩在洶湧翻滾的雲海之中,頗為詭譎神秘,變幻莫測!

這時,慕辰他們已經來到瞭望仙峰半山腰的目的地了。

只見眼前有個足球場大的平台,平台之上長滿了雜草。偶爾會漏出草叢裡七八處的石雕像來!

「慕辰,我們這是到了嗎?」雅雅看著四周全部都是雜草,不是很確定的問道。

「這裡什麼都沒有,不會是這裡吧?」這下紫語也沒有心思調侃雅雅了,她現在對於這慕辰所謂的目的地有著很大的興趣呢。左邊摸摸,右邊看看的,不亦樂乎!

幾個男士很安靜,一路上都沒有說什麼話,但是他們所做的事情來看,全都是非常細心的了。

像是背包里的東西啊,都是先吃掉女士們背的包里的,然後他們在背著鼓鼓囊囊的一大包,繼續走著。

像是撿柴,生火,燒水,這些事情也是一路包干!

現在,終於到了目的地。但是那個傳說中的名叫天域的地下組織,真的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嗎?

「嗯,沒錯,就是這裡了!你們過來這裡站在一起!」

看他們都聚集到一起以後,慕辰就凝聚起靈氣,分別打向草叢裡漏出來的八座石雕像。。。

片刻之後,這八座石象嗡的就翻騰起陣陣濃郁的白霧,只一瞬間就遮掩住眾人,另人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色,入眼就是一片的白茫茫霧氣!

紫語她們也就剛開始那一會兒感到了不安,但是馬上又鎮定下來了。因為他們相信依依是不會害他們的,所以靜靜地等著事態的發展!

確實,差不多兩三分鐘的時間,圍繞著他們的霧氣就慢慢的消散開來,顯出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景色來了………

首先,我要在這裡給敬愛的各位親朋好友拜個年,祝各位親朋好友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第二就是家翁楊天幕於正月初八舉行六十大壽酒宴,恭請各位親朋好友大駕光臨。[愉快] 看著紅菱一臉的有恃無恐,慕辰也不著急。就這麼淡淡的說了一句話以後,就老神在在的等在旁邊,也不管紅菱她心裡是怎麼想的。

眼看著談判已經陷入了僵局,紅菱她是死活都不肯開口,非要等到橙子姑涼過來給她一點希望以後,她才肯開口說話。

所以依依也懶得跟她在這裡浪費時間,一起坐在這裡跟她大眼瞪小眼兒的,那還不如自己出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子。

在這樣跟她對峙起來,精神高度緊張,頭髮可能都會多掉幾根吧!

就這樣,橙子被暫時帶離會見室。而警察局長和小楊警官他們兩個人也相繼退了出去。現在會見室里就只有依依和慕辰兩個人。

「辰辰,你不是去找橙子姑娘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只是去找出她現在的方向位置而已,把她帶過來這的這個任務我交給雅雅小姑娘。我去的話還不一定能把她帶過來,可是雅雅去的話,就一定能夠把她帶過來的。

「所以我就把查出來橙子的大概位置地址給了雅雅,在讓文宇陪著她一起去了。以她們倆的速度,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大概應該一個小時就左右就能夠把她帶過來了。」

時間轉瞬即逝,感覺就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就已經過了一個小時多了。而雅雅他們也在慕辰預計的時間點,帶著橙子趕來了警察局內。

「依依小姐姐,你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事情啊?我已經幫你把橙子姐姐帶過來了,情況我都跟她說過了,她說一切都照著你的意思做,絕對不會壞了你的事情。」

雅雅進來一看到依依,就連忙跑過去將慕辰正在給依依消除淤痕的手腕,硬生生的從他手裡搶走了,還牢牢地抓在自己的手裡。

慕辰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這才懷疑自己讓雅雅過來這個決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的了。

「你今天不是在上課嗎?怎麼聽了慕辰的話,就這麼跑出來?你就不怕成績落下來了嗎?」

想著雅雅正在上課呢,被慕辰一個電話就叫出來了,所以,依依這才擔心的問道。

「不怕,學習而已,對我來說就是小意思啦,以後隨便抽點兒時間就能夠補回來的。反倒是依依姐姐你讓我擔心,所以我要留下來幫你!」

聽了雅雅的話,依依的心裡卻甚為欣慰,不過卻還是不能讓她留下來。

「今天的事情我真的要感謝你,不過,留下來幫忙就真的不用了,因為我們這裡也不知道還要耽擱到什麼時候呢!所以讓文宇先帶你回去上課,畢竟學業為重嘛!」

依依說著,就示意站在身後的文宇上前來,將雅雅在送回學校去。

「那我就先回去了,依依小姐姐你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見依依鐵了心不讓自己留下來,雅雅也不在強留,跟著文宇就出了警局。

「依依小姐,不知道你找我過來有什麼事情要做的嗎?」

橙子被依依救了好幾次,所以難得她會有用的到自己的時候,自己當然要不遺餘力的幫她。

「你也不用做什麼?跟著我們去見一個人,然後在她面前解開你體內的靈氣封禁,但是,她知道你的靈氣是被散靈了的,所以你別說你的靈氣是被封禁起來的就行。」

依依怕橙子老實,然後就不打自招的說自己的靈氣是被封禁起來的,根本就沒有被散靈,那事情就大條了。

交代好橙子這件事情以後,依依她們這才又去見了紅菱。

那你們帶她一個普通人過來是為了給我證明什麼?」

紅菱看著眼前這個完全不認識的人,疑惑的向依依問道,也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你就這麼看著她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兒靈氣,所以你才說她是一個普通人。那麼,我可以好心的告訴你,錯了!大錯特錯,因為她也是你們那邊過來的人。

她現在雖然看起來沒有一點兒靈力,那是因為她剛開始過來這邊的時候,並不知道我們這邊跟你們上面有簽訂過協議里,說不能在這邊用靈氣攻擊傷害到我們這種平凡人。

那個時候她正好撞在槍口上了,才跟你一樣被我家辰辰散了靈。所以她現在看起來才會跟你我一樣,身上一點兒靈氣都沒有。

如果你對她的身份有懷疑的話,可以問她幾個問題,看她能不能答得上來。」

正所謂真金不怕火煉,既然依依都敢這麼自信的讓她檢驗,那麼她說的這些多半就是真的了。所以紅菱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多此一舉。

不過為了讓自己安心,紅菱還是淡淡的問了一句:「既然依依說你是我們異界的人,那麼我問你現在異界的哪一個地方最最令人嚮往?」

「那還用說嗎?這個當然知道了,現在異界最受歡迎的,不是盛產天材地寶的洞天福地,也不是人人嚮往的修鍊聖地,而是奈何軒!就唯獨那一座宅子里,才是我們眾多女修士共同的嚮往。」

橙子說著,一臉的熱切期盼跟嚮往。而邊上的紅菱居然神情憤憤,這一幕就讓依依感到奇怪了。可是現在的情況,可沒有機會讓她問個清楚,所以,這個梗就留在得空的時候再問好了。

對於這個梗,依依可以壓住心中的好奇不問出口,可是紅菱卻止不住心中的憤怒,憤然道:

「就憑你等這粗陋之姿,哪裡有資格配得上如謫仙般的五位聖使大人,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又是五聖使這個梗,依依覺得好像在哪裡聽說過。不過在一時間竟然想不起來了!

既然想不起來那就不想了,反正現在跟她沒有關係。

「哼,我們都是粗陋之姿,你百曉仙就真當自己是仙子了,不過就是一個消息知道的多一點的八婆!要不是你這個名頭,又有誰會理你!」

橙子要不是發生好友被殺害,自己又是被陷害這件事情,那現在她也算是家裡的掌上明珠,金寶貝疙瘩,又怎麼能容忍得了別人這麼擠兌她。

所以,當即就懟了回去。

「啊~~混蛋,你竟然敢說我是八婆?」聽了橙子的稱呼,紅菱再也端不住了,竟然歇斯底里的吼了出來。

「怎麼滴,你敢做,還怕別人說么?現在我就是說了,你又要怎麼樣?」

橙子暫時佔了上風,也沒有忘記自己過來的任務。「反正五位聖使大人也不是沒有眼睛的人,現在就算我們在這裡爭得在厲害也沒用,最後到底是誰入了他們的青眼,還未可知!」

聽了橙子似妥協又似威脅的話,紅菱重重的哼了一聲!「哼!暫時不跟你計較你對我無禮的這件事情,言歸正傳,你們到底要怎麼來給我證明些什麼?」

依依看到這裡,不得不佩服一下這個紅菱了,竟然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把暴怒的情緒平靜下來,不得不說這個養氣功夫還是非常厲害的。

「那當然是給你看一個你現在殷切期盼的消息跟驚喜的啊!你就瞧好吧,接下來就是見證奇的時刻。」

不得不說,這樣子皮一下很開心!

也不管紅菱現在怎麼想,依依現在已經走到橙子的身前。 「既然你已經同意了,那就讓你的猴子猴孫們退出這個大廳,別讓他們進來打擾我!假如你不放心的話,可以跟在我身後。」

慕辰說完就轉身就走,向著剛才那個猴子首領對著大聲吼叫的那個山洞走去。

猴族首領見這個人類竟然肆無忌憚的向著自家釀酒和儲存的重要地方走過去,猴族首領當然不放心,緊接著就跟了上去。

可是它就只見慕辰走到走到了一半,突然就停了下來。猴子首領疑惑了,這個人類到底是想要幹什麼?簡直就是一頭霧水摸不著頭腦。

可是先在慕辰卻不管它是怎麼想的,在這裡琢磨了片刻,又這裡倒弄一下,那裡倒弄了一下。不過片刻時間,這整個山洞通道里都布滿了慕辰的身影。

別看著慕辰溫和俊美飄逸,猶如謫仙下凡,這其實都是在依依面前的模樣。其實他自從有了天貓一族的傳承記憶以來,內里被卻被黑化了一樣,跟那些腹黑大boss有的一比。

現在看他這個樣子是在應該是在給這個山洞布下依依之前教給他的那個封禁陣法吧!

本來都已經走出去了,又故意折返回來一趟,就是為了給這個猴子首領布下這個封禁陣法嗎?答案是當然不是!

如果說依照他隱藏的腹黑性子來看,這個封禁陣法絕對不僅僅是為那個猴族首領布置下來的,更準確的說,應該是給他自己布置下來的吧!

原因有兩點,首先第一個是因為他剛才還沒有走完外面山壁的那個通道,就已經聞到了濃烈的酒香,所以才有了後來他臨時起意,和猴子首領用玄陰草交換美酒的這件事情。

既然自己能夠隔得老遠就聞到這濃郁的酒香,那別人肯定也能聞得到啊!所以他現在費盡心機的布置這個封禁陣法應該是為了杜絕別人的探查。

可是這個又關他什麼事情?這原因就應該在第二點上了!

第二點就是,既然現在這個地方已經被他找到了,所以出於貓咪的領地意識來看,這是應該是被他劃分為自己的勢力區域了,所以他才會想著將這個這麼好的地方隱藏起來,不讓別的發別人發現,就好像是之前那個溫泉一樣。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自己的玄陰草怎麼可能白白的就給了這些猴子,還不是看中了它們那高超的釀酒技藝。

既然它們已經能夠用普通的靈草靈果就能釀製出這麼香醇的美酒,那如果說是用玄陰草這種功效更厲害靈草釀製出來的美酒,那個效果,慕辰現在都不敢想。

所以說的話,為了防止自己的玄陰草給別人做嫁衣,所以他就憑著這一點,也要給自己的利益增加一重保障。

沒得一會兒功夫,當慕辰再放下最後一顆陣石的時候,整個山洞大廳內瀰漫起一層蒙蒙的薄霧。

不過片刻功夫,那些薄霧隨即又全數收斂起來不見蹤影。

就在這一瞬間,落後幾步的猴族首領臉色頓時大變,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它就落後在慕辰身後幾步遠的地方,看著這個男人這裡倒騰,那裡弄弄的。

隨後白色薄霧一收斂,自家猴子猴孫們釀的美酒味道竟然沒有了,這不由得不讓它懷疑是不是眼前這個男人動了手腳。

畢竟之前他大手一揮,大廳裡面那百十來壇美酒都不見了!所以有了這種神技在前,就不由得它現在不擔心。

因為那畢竟是自家辛辛苦苦釀造起來的美酒,就這麼讓一個人類全部都收了去,那還不得心疼死了。

有了這種擔憂以後,猴子首領怒吼著,哄的一下就像個小導彈似得朝著慕辰沖了過去。這個人類竟然敢在他的地盤上搞這種小動作,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這就是在挑釁自己的權威,就算是剛才他用那種無形的威壓鎮住自己,明知道自己的實力不濟不是他的對手,也是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準備把慕辰拍死在他面前。

可是穆成像是早就有了準備一樣,在它衝過來的那一瞬間,輕飄飄的往旁邊一讓,就讓猴族首領撲了個空。

就看著慕辰這麼輕飄飄的一讓,也沒有碰到這個猴子首領啊!可是那個猴族首領卻愣怔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而且它毛茸茸的臉上竟然能夠看出那滿臉不可置信的神情。

原來往前沖了幾步,衝到慕辰原來站著的地方以後,竟然又能夠聞到自家那釀酒的香味。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嘞?

剛才自己不過是落後兩步,都沒有聞見自家釀酒的香味,可是現在不過是往前走了兩步,就又能夠聞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猴族首領似乎不信邪似的,又往後退了兩步。然後左聞聞,右嗅嗅,這是聞不到啊!這裡真的是沒有了自家釀酒的香味。

然後猴族首領它不信邪似得,又在往前走兩步,就在這裡,就是這裡了!它在這裡是又能夠聞到了的。

慕辰對於猴族首領剛才的冒犯,一點兒也沒介意,抄著手立在旁邊,看著它神經質似的往前走,往後退!又往前走,往後退!這裡聞聞那裡嗅嗅,簡直像是一個神經病一樣!

嗯,它現在這個模樣落在別人眼裡,恐怕會以為它是得了什麼怪病吧!

可就這麼一會兒功夫,猴子首領正在這通道里玩兒的不亦樂乎的時候,大廳外面卻聚集起了很多的猴子,將整個大廳門口包圍得水泄不通的。

看來它們似乎都是因為這飄逸在這山洞大廳里的陣陣酒香消失而趕來。

看到這裡,慕辰皺了皺眉!他返回來幫它們弄一個封禁陣法,是心血來潮,可不想被這群猴子堵在這裡出不去!

所以,他趁著猴族首領還沒有緩過神來的時候,就悄悄的溜走了。

或許是有了收穫滿滿,又或者是有了之前翻過山脊的豁然開朗!這次慕辰循著之前看到的地方,竟然很輕易的就回到了之前的那個懸崖邊上。

等到慕辰回到懸崖邊,哪裡還有之前那些人的身影?

慕辰看著自己懷裡因為吃飽果子睡過去以後的奶娃娃,為難的皺了皺眉頭。

這孩子……

自己帶回去吧!照著自己不喜歡應付的性子,而且自己這一時半會說不清楚!

不帶回去吧!擱他一個人在這大山裡那肯定是不行的! 華箏還沒有想通,依依身上放著的那個東西怎麼會沒有搜出來的時候,監考老師已經來到她身前了!

聯想到之前依依那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后,華箏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然後一臉的不可置信,為什麼那麼好的計劃就這麼被破壞了!怎麼可能,她是什麼時候發現的?那東西到哪兒去了?

突然想起來,依依要求老師全班同學都檢查,難道說…

看著來到自己身邊的老師,努力的鎮定下來。

「華箏同學,請配合她們檢查一下。」老師開口,讓華箏僵在原地,愣是不讓她們動手。

也是不敢讓她們動手,如果那東西不在依依那兒,就肯定在自己這兒了,不然依依根本不會提議全班都一起檢查!

但是華箏根本沒有機會了,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外。本來以為穩贏的局面,怎麼會這樣大逆轉呢?

不敢阻止,也阻止不了!就這樣被彈到書桌里的東西,一下子就被發現了!

全班嘩然,居然真的有人作弊!

「居然會是華箏,那不是華家默認的私生女么?怎麼會做這種事呢?」

「平時看著挺高傲的人,沒想到考試還要靠作弊啊!」

「她不是成績一向挺好嗎?怎麼會作弊呢?莫不是好成績一直都是這樣來的么?」

一時間教室里沸沸揚揚的,開了鍋一樣!

找出了作弊者,這讓老師的臉色很不好看。畢竟在自己眼皮底下作弊,這是在挑戰自己的權威啊!

「這次考試結束,作弊這事,我會如實向校長彙報,其他同學可以交卷了!作弊那位同學跟我一起去校長室。」

華箏沒想到,作弊的居然變成了自己,怎麼會這樣子,事情不應該這樣發展啊!當時看依依的笑容就知道可能要出事,要早知道就不動手了!

這下要怎麼辦,好不容易考進XX大學,可以讓母親在阿姨面前能夠抬頭做人,但是現在一切都被自己毀了!自責,懊惱,悔恨交織在她心頭!

顯然,現在她怎麼後悔也沒有用了。對於作弊,每個學校都是不允許的,更何況是XX這種世界級的知名大學。更是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這裡!

這樣華箏的下場就顯而易見,除了退學沒有其他的退路!

這不是依依心狠,而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而已!

作弊風波過去,沒了故意使壞的人,接下來的考試一切順利。

校長室里,依依看著辦公桌對面的認真檢閱試卷的人,心中很是平靜。

結局早就可以預料,除了有一道討論題可能會丟兩分,其他的都應該是全對!

議論題,只是雙方大表的觀點不一樣,但依依會那麼回答,那她一定會認為那樣答是對的。

但是,如果在別人看來,那就可能會是離經叛道!

果然,校長對於這道題的評價就是如此!

其他的都是漂亮的滿分,唯獨那道議論題,依依一下子就丟了兩分!意料之中,依依並沒有在意!

仍淡定的問到:「你輸了,准我請假,一個星期!保證月考,半期,期末成績不掉」

「好了,同意了!就一個星期。下個星期一準時上課!」

校長無奈了,只好答應了,畢竟人不能言而無信不是?

在依依走了不久之後,校長辦公室里又來了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