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陽臉色一變,星靈草是他所得古城寶藏中的一種靈藥,有極大的價值,對修行幻術大有益處,他打算留著以後自己用,並沒有拿出去拍賣。

得到寶藏的事情只有自己一人知道,這個小女孩,是怎麼知道的?

葉陽臉色陰晴不定,他盯著十米外那神秘的小女孩兒,最終選擇裝傻:「小姑娘,你說什麼星靈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嘻嘻,大哥哥,你不要裝傻哦,靈兒已經聞到了你身上有星靈草的氣息。」

小女孩嬉笑著,將目光落在了葉陽腰前的儲物袋上。

「星靈草被我放在儲物袋裡,這個小女孩還能聞到氣息?」

葉陽心中駭然,星靈草他是不可能給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的,但眼前的小女孩著實有點詭異,看不穿對方的修為不說,對方身上,竟隱隱還透露出一種危險的氣息。

葉陽站在那裡沉默不定,心中思索該怎樣做。

就在這時,小女孩又傳來了聲音:「大哥哥,我勸你不要對靈兒動手哦,靈兒很危險的。」

聽到這裡,葉陽抬頭一看,只見小女孩的雙眸,竟然泛起了一絲絲妖異的紅芒。

「怎麼回事?」

看見小女孩雙眼內的紅芒,葉陽突然感到頭暈目眩,緊接著天地突然變暗了,頭頂出現一個巨大的紅色月亮,迷迷糊糊的,葉陽從儲物袋裡將星靈草取出,遞給了走來的小女孩。

「吱吱…」


葉陽肩頭的紅桃看見葉陽將星靈草遞給小女孩兒,驚叫了兩聲,想要將葉陽叫醒,但葉陽沒有半點反應。

「嘻嘻,謝謝大哥哥的星靈草。」

一個嬉笑聲,將迷迷糊糊的葉陽驚醒。

「怎麼回事?」

葉陽回想起先前的一幕,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他竟然中了幻術。

與小女孩雙目對視的那一刻,他就暗道不好,沒想到還是沒能從幻術中掙脫出來。

「人呢?」

葉陽看了看四周,此刻天空大亮,哪裡還有半點小女孩的身影。

「可惡,我的星靈草!」

葉陽氣得咬牙,無緣無故就被人奪走了一株價值連城的靈藥,這種憤懣不是常人能體會的。

憤懣之餘,他又有些慶幸,還好對方只是需要星靈草,沒有將他的儲物袋拿走。

在他陷入對方幻術的那種狀態下,就算對方要他交出儲物袋,他也只能照做。

「沒想到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兒,竟然是一個幻術師。」

葉陽滿臉駭然。

修行幻術的武者,還有另外一個稱呼,幻術師!

當然,並不是修鍊了一兩門幻術就能被稱為幻術師,只有對幻術擁有強大的造詣,才能被稱為幻術師。

直覺告訴葉陽,他先前所遇到的小女孩,肯定是一名幻術師!

「看來有必要,學習學習怎樣抵抗幻術了。」

葉陽心有餘悸,如若再遇見幻術師,很有可能對方一個幻術,就讓你變成行屍走肉,任由對方控制。

試想一下,你有意識,而你的身體卻被別人控制,這種情況簡直令人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吱吱…」


紅桃趴在葉陽肩頭,斜睨著葉陽,對葉陽進行鄙視。

「咳咳…」

葉陽咳嗽了一聲,他剛才迷迷糊糊的狀態下,感覺到了有人在耳邊吱吱吱的叫自己,但自己沒有半點反應。

如若當時聽見紅桃的聲音,被紅桃叫醒的話,那株星靈草,就不會損失了。


面對紅桃的鄙視,葉陽這一次有些心虛,沒有底氣再像之前那樣揪住紅桃的尾巴。

「吃一塹長一智,星靈草,就當我沒有得到吧。」

葉陽搖了搖頭,離開了小巷。

「老闆,有沒有關於幻術的書籍?」

葉陽來到一個店鋪里,對老闆詢問道。

「沒有,我這裡專賣雜具,你難道沒看到門外的牌匾嗎?」老闆搖搖頭。

葉陽無語,就在他想要轉身離去時,櫃檯上擺放的一顆顆水晶球,突然吸引了他的目光。

這些水晶球能有雞蛋大,並不是普通的水晶球,而是一種記憶水晶球。

通過元氣的運用,可以將周圍發生的事記錄下來,這就是記憶水晶球的作用。

通常一些大宗門,為了讓門下的精英弟子更好的掌握武技,就會令長老演練一番,記錄下來,供弟子來回觀看。

這就是記憶水晶球的妙用,如傳音玉簡一樣,由神氣的天外來石煉製而成。

「老闆,這些記憶水晶球怎麼賣?」

他又開口詢問道。

「記憶水晶球,一顆三千元石。」老闆看見葉陽居然識貨,臉上出現了笑容。

「來兩顆。」

最後,葉陽買了兩顆記憶水晶球,以備不時之需。

隨後,他又去其他店鋪逛了逛,想要買一些關於幻術的書籍,然而,他幾乎將小鎮里的店鋪都逛了個遍,也沒有買到。

「看來,只有等回到炎陽宗,到奇門閣,找能找到關於幻術的書籍。」

葉陽嘆了口氣。

奇門閣,裡面放有各種各樣的書籍,如煉丹之法,煉藥之法,煉器之法,武魂百科全書,武魂大全等等。

時間一晃,又是三天後。

葉陽在小鎮上逗留了三天,終於離開了小鎮。

「炎陽宗,我葉陽回來了!」

葉陽如一頭怒馬,狂奔在大道上,帶起一陣塵煙,消失在天邊的盡頭。

帶著強烈的自信與期待,他踏向了回炎陽宗的路。

此時此刻,距離楊雨上門收取元石期限的到來,還有五天。 炎陽宗。

後山懸崖之上,站立著一道身影,是大長老齊如天。

此時的齊如天憂心忡忡,似乎在擔心著什麼。

「江永春那傢伙已經離開宗門二十餘天了,怎麼還不回來?」

齊如天臉色顯得有些陰沉,他想到了一個很不好的可能:「該不會,江永春追殺葉陽那小雜種,失敗了吧?」

「不可能,江永春一個築基八重,兵氣境的武者,追殺葉陽那小小的築基六重,怎麼可能會失敗?」

齊如天搖搖頭,覺得自己太過擔心了,極有可能江永春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這才沒有第一時間回宗門。

「葉陽啊葉陽,我就不信你這個小雜種,在江永春的追殺下還能活命!」

齊如天看看天空,眼中閃爍著陰狠之色:「為了以防萬一,這幾天我再去聯繫聯繫天雷教的人上門,徹底執掌炎陽宗的大權!」

……

嗖。

這是一處相隔炎陽宗千里的大道,一道身影快速掠過,是全速趕回宗門的葉陽。

「再有三天,我就能回到宗門。」

葉陽默默趕著路。

時間一晃,轉眼到了三天後。

這天,是一個月期限到來的前一天。


這天深夜,天空漆黑如墨。

炎陽山的山腳下,突然出現了一道人影,是葉陽。

「終於回來了。」

葉陽臉上帶著激動,這次他回來,就是要將炎陽宗重新洗牌。

嗖。

他如一道魅影竄了出去,神不知鬼不覺的就進入後山。

他並沒有走正門,而是走後山,打算在暗中看看如今炎陽宗的形式。

然而,就在他剛剛進入後山時,一陣刻意壓低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里。

「什麼聲音?」

葉陽雙耳一動,將氣息內斂,循著聲音快速接近,行動之間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

走出一百米后,葉陽就看見,三道身影聚集在樹林之中。

借著昏暗的星光看去,葉陽發現,那三道身影,竟然是齊如天的兒子,齊如龍,以及天雷教教主的女兒,楊雨,還有一名,則是一個月前跟隨楊雨一同欺上門來的天雷教神氣境長老,李長老。

「齊如龍,楊雨!」

葉陽看著樹林中的三人,緊了緊拳頭,果然如他所想,這幾人暗中有勾結。

「對了。」

他眼前一亮,將儲物袋裡的記憶水晶球取出,在暗中記錄樹林里的一幕。

「齊如天,你父親怎麼還沒來?」

此時昏暗的樹林之間,楊雨一臉不耐的對齊如龍道。

「楊雨小姐,明日就是一個月的期限,我父親還在跟門內的長老,商定廢除葉陽那小子少宗主之位的事情呢。」


齊如龍臉上帶著笑容:「葉陽那小子有三長老出手追殺,他就算有十條命也死定了。還請楊雨小姐稍安勿躁,答應過你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兌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