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塵敷衍的笑了笑,心中難免有些困惑。

這白痴也是這個學校的?

不過轉念一想,也對。

這傢伙年紀跟自己相仿,應該正是在軍校上學的年紀。並且除了逃命求饒,狗仗人勢,出賣隊友之外,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本事。

在第三軍校上學也合情合理。

「你們認識?」

問出這句話的是香香。

她睜大雙眼,似乎有些驚訝。

「是啊,你也認識哦?」傅塵就有些奇怪了,聽香香這話,似乎她跟小樹也認識。

難道是一個班級的?

那還真是巧了,沒想到在這裡能碰上。

小樹則是禮貌的沖他口中的校長大人鞠了個躬,然後遞上去了一疊文件。

傅塵偷瞄了一眼,上面寫著「退學申請」四個大字。

「唉,可惜了……」麥爾布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

他單手接過這疊文件,平整的放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低頭沉默了起來。

只要他不出聲,沒有人再說話。

大概過了將近十秒鐘的時間,他這才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飯小樹,「你的情況……連續23天請假,竟然是因為重複的去做一個E級直播任務,這實在說不過去。教務處那邊一致決定,給到你退學的處分,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飯小樹聽后,認真的想了想,「校長大人能不能借我點錢?」

「啊?」

麥爾布聽后,老臉一綳,急忙捂住自己的口袋,「……還有沒有別的要說的?」

他雖然是校長,但終歸還是三環的人,根本沒別人想的那麼富裕。

而且,家裡的老婆管錢,他拿著死工資都是有數的,那點私房錢全都留著買煙了,怎麼可能借給別人?

這個不行!

萬萬不行!

小樹眼睛里滿是失落,「那我能不能重新回學校上學啊?」

他也很苦惱。

本來就一貧如洗的家裡,突然多了一位仙女,他這花錢的地方多著呢。

昨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兜里突然多了三百塊錢,昨天又獲得了幾位觀眾的打賞,這才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

只不過,這種生活持續下去可維持不了多長時間啊。

雖說可以去接直播任務,但以他的實力,不依靠別人的話,也只能做那種最初級的任務,剛好勉強夠自己吃飯租房用。

聽人家說的,以後還要買房,結婚,生小孩,合葬……

都得需要錢!

這可怎麼辦啊?

「其實原來是可以網開一面……」麥爾布拿著煙斗在文件上敲打著,「只不過現在畢業班級的名額已經滿了。按照規定,每個訓練營的畢業生不得超過600人。因為當初已經決定給你退學處分,所以學校統一決定又安排了另一名人員加入到了畢業班級,頂替你的位置。」

說到這裡,他將目光放到了一旁的傅塵身上。

後者一愣。

這老頭……

該不會是想讓我來這裡上學吧?

這可真夠精明的啊!

不費吹灰之力,就讓第三軍校擁有了一個三萬多粉絲,顏值與實力並存的絕世男主播。

以後再內定一個跟學校合作的軍團,為其效力。

少不了學校的好處。

原來這老頭喊自己過來還有這麼一個目的。

可問題是,自己還沒有答應呢好不好?

他就這麼有把握嗎?

「咳咳……」傅塵咳嗦了兩聲,「校長先生,您說天使軍團的人要見我,那他們人在哪裡啊?」

他故意岔開話題。

倒不是說他不願意來這個學校,而是想看看這老東西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

說了一堆話就是不說正題。

「是這樣,因為獵荒者軍團突然提前執行任務回來,一些軍團的高層都被派往城主殿議事了,所以也就沒有安排人過來。」老頭子雖然年邁,但是話還真不少,「等那邊結束,副團長大人會親自過來的。」

香香聽后,終於忍不住了,「校長,為什麼天使軍團會對傅小……傅塵這麼重視?」

「啊,香香,你也在這裡啊!」飯小樹終於發現了還有別人的存在,於是禮貌的打起了招呼。

香香瞪了他一眼。

「不瞞你們說,天使軍團向來以貢獻為主,實力為次,所以對於一名主播粉絲的要求是十分看重的。傅塵在一個B級直播任務之間,突然增長了三萬多粉絲,這實在有些驚世駭俗了,很難不引起他們的注意。」麥爾布輕笑一聲,「只是做一下簡單了解,並沒有什麼壞處。」

「阿塵好厲害!」飯小樹開始舔了起來。

「天使軍團是不是想招攬他?」香香接著問。

這是她最想知道的問題。

「這我就不清楚了。」麥爾布搖搖頭,看向傅塵,「但如果想去三大軍團的話,必須要有訓練營的畢業證明。」

「是嗎?」傅塵望著香香。

這個他還真不知道。

「是的。」香香回應,「所有的入團儀式,都是要在畢業考試後進行的。軍團的負責人會對考試人員進行評估,現場表明自己的招攬意向。最後決定去哪個軍團是由考生決定的,他們要從那些招攬他的軍團中選擇一個加入。這是天落城定下的規矩,為了防止軍團間私底下挖人導致人員變動。」

「這樣的話,我想加入軍團還必須要先從訓練營中畢業了。」傅塵思索起來。

麥爾布笑著說道:「怎麼樣,年輕人?要不要來我們學校?」

這老狐狸,拐彎抹角說了一堆屁話,不就是想讓自己來上學嗎?

傅塵心中吐槽,表面平靜,「這個嘛……」

「好啊好啊!」香香倒是在一旁替傅塵答應了。

她求之不得好嗎?

「這未免有點太草率了吧?」傅塵看著她。

他是個謹慎的人,這種大事難道不應該慎重考慮的嗎?

「得了便宜還賣乖,你知道多少人想來都來不了呢。」香香在背後偷著掐了這小狗一下,「別覺得自己有幾個臭粉絲就了不起,看我馬上超過你!」

之前的拘束已經蕩然無存,香香聽到這個消息后也變得有些亢奮了起來。

她從內心裡,是希望這個傅小狗能來這個學校的。

但具體有說不出什麼原因。

飯小樹站在原地,努力的想著什麼東西。

他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還是要聽一下當事人意見的。」麥爾布用那雙充滿期待的眼睛看著傅塵,「一般來講,想要去畢業班級也是需要經歷種種考核的。而你,可以破例直接來畢業班級,跟他們一起參加畢業考試,這可是第三軍校史無前例的事件了。」

經歷種種考核……

傅塵才不會相信這老狐狸的鬼話。

就拿飯小樹來說,這種人像是經歷種種考核去畢業班級的人嗎?

但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在目前看來對自己沒有壞處,只有好處……

「求之不得。」他咧嘴笑著,漏出整齊的牙齒。

「瞧給你得意的。」香香伸出胳膊肘來撞了他一下。

臉上也掩飾不住的露出開心的笑容。

此時,他們已經完全把心灰意冷的飯小樹遺忘到了一旁。

「校長大人!」飯小樹一臉不甘,「不是名額已經滿了嗎?」

「這個……」

麥爾布尷尬的看著他,「是的,就在剛剛名額已經滿了。」

「我知道了,原來代替我的那個人就是阿塵。」飯小樹終於反應了過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沒什麼了……」

語氣中充滿了心酸與欣慰。

「校長先生,畢業考試有小組賽吧?」傅塵突然問道。

他雖然不太了解具體的考試項目,但一些基本的考試規則還是聽過一些的。

麥爾布不太清楚對方為什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但還是如實回答了他:「是的。」

「幾人蔘賽?」

「三人。」

「正好。」傅塵一拍大手,「校長先生,我有個不情之請。」

「儘管說就可以了。」麥爾布笑容親切。

這是個好苗子啊!

第三軍校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學生能夠考入三大軍團里了,眼下他的粉絲數只要能夠保持住,哪怕實力一般也將會是最有潛力的一個!

如果真的能夠順利進入……那說不定可以給學校帶來一大批的物資支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