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巴布特名聲越來越響,整個人都有些飄了,他他們已經放出話來,巴布特將會參加一年後的世界格鬥大賽,如果拿不了冠軍,楚風的身價將一落千丈。

「推掉也好,正好公司替你聯繫了一個武道家,對方可是獲得過多次天下第一武道會的冠軍,答應訓練你一個月,原本約到了半個月後的,那麼現在就準備準備過去吧。」見到巴布特肯賞金,經紀人自然高興。

那個代言雖然錢不少,但是也不是非賺不可,而且為了一年後的世界格鬥大賽,他們已經將這半年內巴布特的通告減到了最少,就算全都推掉也損失不了多少錢。

「我現在不想去見什麼武道家,給我準備一些東西,我要立刻修鍊。」聽到經紀人的話,楚風直接回絕了對方,因為他此刻要做的是掌握氣,而不是去見什麼名不經傳的武道家。

根據記憶,現在所處的時間線楚風已經搞清楚了,龍珠漫畫開篇的時期,此刻小悟空應該還在深山之中或者已經和布爾瑪見面,踏上了尋找龍珠之旅。

也就是說,距離短笛大魔王被皮拉夫一夥從深海中找到救出,還有三四年的時間。

雖然不知道這次進入龍珠世界和之前進入的是一個世界,還是平行世界。

但是三年後短笛大魔王應該還會被皮拉夫一夥放出,上一次模擬時對方對武泰斗老師的戲耍楚風現在還是歷歷在目呢。

「你在開什麼玩笑,那可是柴巴王,你以為我們約到他很容易么?對方僅僅答應訓練你一個月!」經紀人聽到楚風拒絕,聲音不自然的就大了起來,通告什麼的推掉就算了,柴巴王這個老牌的格鬥家可是公司費了好大的勁才找到的關係。

像這種實力強悍的武道家,錢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柴巴王?」楚風聽到了這個名字,立刻一個黑色撒旦形象浮現在了自己的腦海里。

這個人的名氣很大,根據原著的說法,這個人在之前的天下第一武道會上,只要出現,就一定能夠獲得冠軍。

而且無論是樂平還是龜仙人,都認為他是小悟空的強敵,卻沒想到三年後的小悟空實力已經提升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如果是他,見見也可以,那就按照約定半個月之後吧,我先做些準備,還有,去幫我做一件事情,我修行要用。」楚風得知是柴巴王,立刻改變了主意。

半個月時間,足夠他將這具身體完全掌握,並且修鍊出氣並靈活運用,到時候剛好拿柴巴王當做驗證自己實力的一個對手。

「沒問題,我這就去辦。」經紀人看到楚風不再堅持,鬆了口氣,接過楚風寫下的東西后離開了酒店房間。閃電劈過夜空,恐要將雨幕裂成兩半。

驚雷緊隨而至,整間廠房都彷彿在轟鳴中震動。

雨越來越大,串聯天地。

路燈的光在雨中發生折射,忽明忽暗,像搖搖欲墜的燭火。

廠房高高的玻璃射出明亮的光,如同一座孤島,又像隨着海浪漂泊起伏的郵輪。

嘭——

所有

《我在諸天當體驗員》第八十四章結局早已註定 龍夜擎冷冷的反問了句,「難道我應該相信你嗎?」

凌若冰嘴巴很硬,「反正我沒做過,我不怕,喬安夏,是你自己心虛吧?我明白了,你這孩子根本就不是夜擎的,你為了掩蓋事實真相,害怕去做親子鑒定,所以趁着我跟你接觸過,故意摔了一跤,好毀滅證據,還能誣陷到我頭上,對不對!」

喬安夏感覺眼前這女人多看一眼都噁心,「夜擎,讓她出去!我不想看到她,更不想聽她說任何話!」

龍夜擎冷眼看着凌若冰,「出去!」

凌若冰嚇了一跳,「夜擎,連你也這麼對我?」

「我再說一遍,出去!」龍夜擎語氣是冰冷的,還帶着些許狠厲。

凌若冰不敢再停留,跑出病房,找到龍老爺子又是一番哭訴,咬定喬安夏懷的是牛高的孩子,因為怕事情敗露才故意摔跤的,還冤枉她,她並沒想到龍九會在這個時候去做鑒定。

龍老爺子是明白人,「到底是怎麼樣的,你心裏很清楚,龍家血統不容混淆,但也容不得任何人詆毀!安夏流產的事我會查清楚,若冰,你好自為之吧。」

凌若冰感覺老爺子也不相信她了,「爸,我……」

龍老爺子冷聲道,「回去!」

秦牧去了趟酒吧,然後,來了醫院,把龍夜擎叫到外面的走廊上,「我調取過監控了,大少奶奶和張雨跟安夏接觸過,可能是說了什麼話惹怒了安夏,被安夏潑了杯酒,還將大少奶奶推倒了,然後,安夏沒站穩自己倒了下去,肚子撞在沙發扶手上,又滾到了地上。」

「你覺得是這樣的嗎?」龍夜擎看了一遍視頻,「有沒什麼破綻?」

秦牧說道,「表面上看起來畫面很連貫,沒什麼破綻,也正是因為太連貫了,所以覺得有些蹊蹺,從大少奶奶的為人來看,她不像是那種被人推過後能忍氣吞聲的人,視頻有可能做過一些剪輯,但暫時還沒找到證據。」

「剪輯過的視頻能接回去嗎?」

秦牧說道,「幾乎是不可能的,對方技術很高,處理的很乾凈,這件事,很有可能是跟大少奶奶有關,當然,並沒有確切的證據。」

龍夜擎眼眶泛紅,雙手捂臉使勁搓了幾下,「繼續查。」

秦牧說道,「你好好安慰安夏吧,這次對她肯定打擊挺大的,牛高母子還在醫院,她們一會一個說法,她們的話不可信,安夏已經流產,龍少,你還懷疑她嗎?如果懷疑,可以用胎兒的取樣去做鑒定。」

龍夜擎愣了愣,「算了吧,如果真去做鑒定,就表明我是不相信她的,我相信安夏。」

秦牧嘆了口氣,「你嘴上這麼說,心裏如何釋懷?」在龍夜擎頭上拔了兩根頭髮,「我拿去做。」 一會兒,夥伴端來八碗豆漿,分別給大家上了一碗。

黑山對大家介紹道:「你們試試這碗湯汁味道怎麼樣?再猜猜是用什麼做成的,這可是皇貴妃和琪公主親手做的。」

大家拿起調羹喝了一口,始皇帝眼睛一亮,說道:「真好喝,冰涼香甜可口!」

「好香!」「好甜!」「好像有豆子的香味」大臣們紛紛讚歎道。

始皇帝乾脆端起碗,一飲而盡,讚歎道:「爽快!再給朕來一碗。」轉頭又問王貴妃,「別賣關子了,是什麼做的?」

王貴妃拿起手帕,幫皇帝擦了擦嘴角,笑道:「瞧你這吃相,真把自己當成莊稼漢了?御廚做的菜從來沒有見你要過第二碗!不急,後面還有好多小吃呢!我怕你撐不下!」

一會兒,夥計又上了第二道菜,每人一碗豆花,再上一碟切碎了的蔥花,一碟醬油、一碟蜂蜜。

王貴妃又介紹道:「喜歡甜的放蜂蜜,喜歡鹹的放醬油,蔥花隨意!」說完,幫始皇帝加上一勺蜂蜜,一小勺蔥花,攪拌了幾下,說道:「再試一試這道菜!」

眾人紛紛根據自己的喜好,加上調料吃了起來。又是一陣讚不絕口。

緊接著又上了油炸豆腐、小蔥拌豆腐、麻辣豆腐,連豆渣也拌些玉米粉用油煎成又香又脆的豆餅,讓大家吃得讚不絕口。

隨著吃飯的時間點的到來,客棧的大堂逐漸熱鬧起來,許多客人看到這一桌吃的飯菜與眾不同,紛紛湊過來問道:「朋友,你們吃的是什麼菜呀?好吃嗎?」

始皇帝看了一眼身邊的王貴妃隨口答道:「這菜好好吃得很,一般人吃不著,叫貴妃豆腐。」

「貴妃豆腐?這名字聽起來都讓人流口水,小二,也給我們來一桌貴妃豆腐償償!」

「我也要貴妃豆腐!」

「我們也要吃貴妃豆腐!」

食客們紛紛喊道。

黑山暗想,要是始皇帝知道後世吃女人豆腐的含義,他定會將這道菜命名為貴妃豆腐悔得腸子都青了。

一會兒,耳邊傳來一陣陣讚賞貴妃豆腐好吃的聲音。也難怪,這個年代無論食物的品種還是烹飪的方法,都十分匱乏。豆腐絕對可以算是一種美食。

正在這時,傳來隔壁桌几名商賈模樣的人在聊天。其中一個身穿絲綢長袍的胖子說道:「現在街上人擠人,把所有的客棧都住滿了,老子大老遠趕來即墨,本想一睹皇帝的風釆,沒有想到都十天了,連遠遠望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皇帝有什麼好看!趁現在城裡人多,多做些生意才好!咱這十幾天已經賺了以往兩個月的利了!賺錢才是硬道理!皇帝再威風還不是兩個肩膀頂一個腦袋?」另一個瘦說道。

「皇帝的長相可不一般,那些讀書的士子們都說:「皇帝是鬥雞眼、塌鼻子、雞胸,他一瞪眼,大臣們都嚇得發抖,一開口,那聲音比野獸還恐怖!」另一個滿臉麻子的說道。

「你們知道嗎?聽說皇帝正派他們的衛士四處轉悠著,見漂亮的女子,全部抓走來送到行宮供他享樂!現在行宮裡的美女已經多得裝不下了,就把他玩過的女子直接扔進海里餵魚。現在有點姿色的女人都不敢出門了!」又一個小眼睛的商人說道。

黑山聽了,火冒三丈,正要起身去質問他們,卻被始皇帝用眼睛制止。

那胖子又說道:「拉倒吧,那都是謠言!你看隔壁桌的兩個女子,雖然穿著不怎樣,樣貌美若天仙吧?皇帝身邊的妃子都沒她倆漂亮,人家怎麼沒事啊!」

那瘦子聽了,本能地往黑山這邊看了一眼,卻發現黑山也瞪著他,急忙轉身說道:「吃飯了吃飯了,別扯遠了!小心妄言罪抓你們去修城牆!」

那幾個商人這才安靜下來吃飯。

待大家吃飽喝足以後,始皇帝若無其事地問道:「今晚的菜到底是什麼做的?」

王貴妃笑道:「還是讓安南侯來回答吧!」

眾人都看向黑山,鄭國說道:「入秦之前,老朽常以豆飯為食,今天的菜該不會是黃豆做的吧!」

黑山肯定地點點頭,說道:「今天每一道菜都是黃豆做的,只是做法不同而己!」

「你好大膽,竟敢讓陛下和貴妃吃豆飯?這可是罪犯和牲畜才吃的東西!」李斯聽了,小聲罵道。

「哎,李斯兄言重了!人有貴賤之分,食物哪裡還能分等級?以前大家不喜歡吃豆飯,只是因為它的味道難於下咽。現在做成如此關味的豆腐,從今以後,恐怕這豆子也要成為王公貴族、豪商巨賈們的盤中珍饈了!」右丞相馮棄疾說道。

「回頭你把豆腐的製作方法寫下,讓御膳房的廚子們好好學學,朕以後每天都要吃到豆腐!」始皇帝說道。

「諾!」黑應道,見大家已經吃得差不多了,給店裡的掌柜使了個眼色。

掌柜會意,立即讓夥計們搬來一張長案放在餐桌旁邊,案上擺放著筆墨紙硯等文房四寶。

黑山小聲地說道:「稟陛下,這豆腐是琪公主和我歷經一個月才製做成功。陛下既然為豆腐命名,更應該留下墨寶,用來賞賜我和琪公主辛勞!」

「這豆腐當真是你和琪公主發明的?」始皇帝問道。

「借我們一萬個膽也不敢欺騙陛下。不過今天的菜皇貴妃也出了不少力!」嬴琪答道。

「陛下!你就給他們題一下字吧!這麼好吃的菜,有陛下的題名,很快就會傳遍天下,億兆黔首都會感激陛下的!」王貴妃撒嬌道。

始皇站了起來,大家也跟著一起站起來,注視著他踱著方步走到桌案邊。王貴妃急忙上前,熟練地磨起墨來。旁邊的食客聽到眾人喊這個身材高大魁梧的漢子陛下時,都詫異的看著這邊,有幾個好事者也圍過來看熱鬧。

始皇帝拿起筆,沾了沾墨水,運筆如飛,勢如游龍,頃刻間,「貴妃豆腐」四個篆字便躍然紙上。

「好字!」「好字!真是氣吞山河!」旁觀的人紛紛喝彩。

如皇帝並沒有停手,又沾了沾墨水,在落款處寫下「嬴政」兩個字。

旁觀的人看到這個落款都驚呆了,都不敢相信面前這個高大威武的漢子就是傳說中的虎狼秦王嬴政。

始皇帝又寫下「大秦三十年夏」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大聲喊道:「小高子,拿璽印來!」

在門口的趙高聽了,立刻跑了過來,又膝跪地,將玉璽高高舉過頭頂,大聲說道:「請陛下用寶璽!」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的食客都圍了過來,驚訝地注視著始皇帝。

始皇帝旁若無人,拿起玉璽,蓋在落款處,剛提起手,「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鮮紅的篆字格外醒目。

有幾個比較醒目的人立刻跪下,高聲喊道:「草民拜見皇帝陛下!大秦皇帝萬年!」

周邊的人如夢方醒,也紛紛跪下,高聲喊道:「大秦皇帝萬年!」「大秦皇帝萬年!」再也沒有人敢抬頭看。

「哈哈哈哈!」始皇帝此時心情大好,說道:「不要怕,怕都抬頭好好看看,朕就是大秦始皇帝!像不像你們聽說的塌鼻子,凸眼,雞胸?」

隔壁周那幾個商人此時已經嚇得趴在地上瑟瑟發抖,頭也不敢抬,哀求道:「皇帝恕罪!皇帝恕罪!」

馮棄疾大聲說道:「皇帝陛下讓你們起來,就是不想和你們計較!睜開你們的眼睛瞧瞧,皇帝陛下是他鼻子鬥雞眼雞胸嗎?到即墨十天了,抓過哪一個美女,殺過哪個人?只要你們能說出一個人,我,右丞相馮去疾,還有他們幾個都是九卿重臣立即自裁謝天下!」

這幾個商人此時頭都不敢抬,只顧著磕頭求饒,哪敢起來。

黑山大聲對眾人說道:「皇帝視天下百姓如子侄,這幾個商人,當面毀謗陛下,陛下尚不忍治罪與他們,何況平民百姓呢?大家以後再聽道誹謗皇帝陛下的謠言,我希望你們能憑自己的良心辯解一二,不要被一些有意製造謠言的反秦分子利用了!」

「大秦萬年!皇帝萬年!」幾個商人如夢初醒,激動得高聲喊道。

「大秦萬年!皇帝萬年!」大堂內,所有人都跟著喊了起來!

……

客棧還未來得及更名,始皇帝微服光臨客棧的消息連夜傳遍全城,在客棧發生的事情也成了人們口口相傳的佳話。一些對始皇帝不利的謠言也不攻而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