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利切邊喃喃自語,邊不情願的從碗櫃里試圖找一個不怎麼乾淨的玻璃杯子。

但他失敗了,

凱瑟琳包辦了晚餐的家務。

一般來說,如果她看見克利切洗的動作不用心,她不會對克利切說任何話。

但可憐的克利切,

卻必須硬生生看著被放入碗櫃里的餐具被重新排隊從水籠頭底下再塗抹泡沫洗一遍澡。

凱瑟琳的家務魔法明顯是練過的,反正又不用真的自己洗,她也樂得做家務。

魔法瀝乾的效果太贊了,她甚至不需要額外花時間把碗一股腦堆在那裡,等過一段時間讓克利切幫忙收碗。

雖然一句話沒說,但侮辱性極強。

而今天,

凱瑟琳甚至還是搶了克利切的工作,讓他委屈巴巴的吃東西。

「傻克利切,下次食物做好自己就先吃一點。」

「這叫嘗味道,懂不懂?」

「咱們家就沒有下廚的人自己吃不上飯的道理。」

克利切想到原封沒動過的,凱瑟琳餐盤裡特意給他事先留下的雞腿,

心情瞬間又變好了起來。

不過一會功夫,哈利的面前就出現了一杯溫牛奶和一杯橙汁。

一般情況下休息日的第二天大家都是不睡到日上三竿都不可能從被子里動彈一下的。

尤其所有人昨天都玩high了熬了夜,

不論小天狼星順便等凱瑟琳一直同雙胞胎兄弟玩魔法牌玩到了凌晨五點。

兩兄弟都是學校里的搗蛋王兼業餘夜遊高手,小天狼星則是之前的掠奪者。

三個人的氣場很合,就算在家裡凱瑟琳有的時候都會放心不下。

因為頗有探索精神的三人不僅會夜遊,可能還會習慣性拆家並遇到危險。

走的時候,

她甚至特意請克利切幫忙鎖了幾間房間的門才敢放心去上夜班。

羅恩拿著新得的玩具,想要一遍又一遍的試用各種效果更是拖著哈利不放。

為了能讓自己唯一的棋友不那麼快打退堂鼓,他甚至不惜故意輸了兩盤棋讓哈利小小高興了一下。

然後,

他就體驗到了什麼叫做自作自受。

哈利就有些輸得紅眼了,像個輸光了所有身家的賭徒一般,愣是越輸越勇。

到了後來,羅恩是真的輸了。

因為比夜遊,他真的鬥不過越晚越興奮的哈利。

他平時的生物鐘都是到了某一個點,就開始特別想睡覺了的。

講真,

同一個日常修仙的人比精力充沛,羅恩真的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羅恩,我想去看看你們家飛車,」

哈利的生物鐘是被他自己調整過的,天天都這個點起來看書,就算遇到放假,這個點也是會醒一下。

本來他還想再睡,但又想著正好趁次機會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聽說已經被停在了低下停車庫,你去不去?」

羅恩:zzz

「好吧,我一個人去。」

「不過是你一個成年人,和一群孩子,我還養得起?」

「我怕韋斯萊家的車會攻擊我,所以才穿的隱身衣。」

「所以,

家裡,其實一直是…妹妹在養著的嗎?」

小天狼星還未徹底從凱瑟琳不告而別的狀態下反應過來,就看見隱身衣被撤出了一個腦袋的部分。

哈利的像詹姆斯一樣毛茸茸的亮黑色腦袋從裡面伸了出來。

他知道偷聽不太對,

但對面是教父,他也不是真的在問教父問題。

「我不知道,我以為克利切能從我的布萊克家族的金庫里拿錢。」

小天狼星並沒有迴避問題的打算,但很快哈利波特就給他澆了盆冷水。

「這是不可能的吧,」

自從知道妹妹為了保護他中了伏地魔的黑魔法,還一度成為高位截癱人士起,

哈利學會了凡事先用自己的腦子。

「畢竟,

你覺得家養小精靈可以用什麼樣的名義上報他的支出?」

「我好像做錯了,」

哈利一點埋怨小天狼星的意思也沒有,只是對自己的不懂事的悔恨,

「我不該把羅恩、赫敏和雙胞胎兄弟帶來的。」

這是這個月波特家金庫的收支,

哈利指了指手裡昨天晚上降臨在房間窗外差點凍成冰棍的貓頭鷹給的信。

「自從凱瑟琳·波特的名字被血緣魔法認定為波特家的繼承人後,每個月古靈閣都會給身為另一個繼承人的我發一封信。」

「上個月金庫有一筆不小的開支,但這個月竟然都補上了。」

「教父,」

「一根魔杖要七金加隆,

房間里這些新換上去的牆紙、地毯、完全不符合斯萊特林審美的裝飾品。」

哈利皺著眉頭看著小天狼星,

「我不太清楚魔法世界的物價,但聖芒戈實習的兼職就真的這麼賺錢嗎?」

「聖芒戈的工作賺不賺錢,我不太清楚。」

落魄貴公子小天狼星·布萊克說,

「但她剛才的表現明顯不正常,

一般來說,女孩子被冤枉和委屈以後不都該眼裡蓄滿淚水向人據理力爭,還不忘回嘴的嗎?」

「我不知道,我沒女朋友。」

「我也沒有。」

哈利見小天狼星眉頭皺得死緊,但凡當中有一隻活著的蒼蠅這會兒肯定已經被眉頭夾死了。

他從未看過這樣的教父。

「那像是大腦封閉術?」

「是的,大腦封閉術。」

「她表現得太僵硬了,如果是大腦封閉術大師使用這個魔法,即使是鄧布里多當面也可能沒有辦法辨別出來。」

小天狼星·布萊克說,

「我曾經認識的一個人…」

哈利沒聽教父再說下去,因為他直接給了結束語,

「怎麼可能是鄧布利多安插在食死徒里的卧底?」

「很多時候,我覺得他一定成功欺騙了鄧布利多。」 假的凱撒將除外的怪獸一張一張的亮了出來。

「我將場上的嵌合超載龍,除外的3張電子龍,2張嵌合狂暴龍,兩張電子龍核,兩張電子龍四式,一張電子龍芯一共11隻怪獸返回卡組,融合召喚!」

「出現吧!第二隻嵌合超載龍!」

機械的轟鳴自場中響起,一個機械核心出現在了假的凱撒前方,他每念出一隻怪獸的名字,那機械核心便生出一顆機械龍首。

不消片刻,一隻有著恐怖威猛的11頭機械奇美**場,雖然同樣是嵌合超載龍,但剛才作為跳板的那隻跟現在這一隻比起來就像是玩具一般。

「嵌合超載龍的攻擊力和守備力是融合素材數量×800點!」

嵌合超載龍ATK:?→8800

「凱撒亮選手開著他的輪椅衝上了賽道!」

沙雕們唯恐天下不亂的歡呼著,讓人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哪頭的。

畢竟這可是塞巴多拉貢啊!

「這就是我最後的掙扎!戰鬥了!嵌合超載龍攻擊元素英雄·日出俠!」

機械奇美拉的11可龍首積蓄著毀滅的光束,向著日出俠噴射而來。

「這個瞬間!手牌中的栗子小球的效果發動!對方怪獸的攻擊宣言時,把這張卡從手卡送去墓地,那隻攻擊怪獸變成守備表示。」

「納尼?」假凱撒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