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夢也想不到這裡竟然會有一頭血眼狼,那可是一級巔峰玄獸,相當於人類魂玄境的高手,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小的靈玄境所能抵抗的。

嘴裡雖然在說跑,但雙腿卻是有些不聽使喚的下意識慢慢後退,而那血眼狼則是一步一步的緊逼而來。

當他們退出十來米的時候,曾智的腳步陡然停住,有些艱難的扭過頭看去,月光之下,一頭純白色的妖狼在不斷的吞吐鼻息,在它的額頭之上,似乎有一個赤紅色的月亮若隱若現。

「赤,赤月妖狼!」

大樹之上,穆凌則是有些好笑的看著樹下的這一幕,曾勇和曾智兩人被兩頭妖狼前堵后截,此刻想走都是沒有任何機會了。

不過他卻是有一種感覺,這兩頭妖狼似乎並不會對他們二兄弟出手。

事實也印證了他的想法,兩頭妖狼驟然仰天哞叫,然後沒有任何猶豫的衝撞而去。

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兩兄弟此刻似乎已經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他們僅存的意識就是這兩頭妖狼將自己兩兄弟當成了口中的獵物。

不過想象之中的疼痛並未傳來,艱難的睜眼,卻見兩頭妖狼此刻已經廝殺在了一起。

帶著空間游清朝 ,不過緊接著,他們的耳邊卻是傳來了另一道聲音。

「兩位,剛才可真是有驚無險啊!」

我的搭檔是財神 ,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海哥哥,等等我”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叫道。

“詩薇,快點,爹孃該着急了”一頭藍髮的小男孩回道。

兩個小孩在滄桑的小路上蹦跳着,好不快樂,彎曲的古道通向一個小小的村落——蔚藍村。

而這兩個小孩是村子裏的居民,男的叫藍海,女的叫林詩薇。他們生長在一片神奇的大陸“靈魂大陸”,在靈魂大陸上,沒有絢麗的魔法,沒有神奇的鬥氣,只有屬於他們自己的精神力,也就是所謂的念力。當然一些武技還是有的。

每一個人都擁有念力,不過大小區別罷了,而相對能力的念力階段是氣態,液態,固態,以及最後傳說中的返璞歸真,每個階段又分爲三段,最後只有一階,共十階,每一個階段均被稱爲階段念師,固態階段又被稱爲聖念師,而最後一階傳說中的階段則被稱爲神念師。

傳說每個神念師都可以斬破虛空,飛昇仙界,但是靈魂大陸已經近一千年沒有出現神念師了,目前大陸最頂端的存在就是九階聖念師端木楓,被稱爲最接近神的存在,綽號“無影”以其超絕的速度冠絕大陸,其次是四大門派青龍,白虎,玄武,朱雀,以及教廷“和教”邪門“搜魂社”的各大掌門人均爲九階聖念師,還有就是一些稍次一點的門派掌教,當然不少九階散修過着閒雲野鶴般的隱居生活。

而蔚藍村只是靈魂大陸一個小小的村落,這裏的人們樸實善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着悠閒的日子,村子裏最多隻有三階念師的村長。但因爲其獨特的地理位置,也從未遭到強盜洗劫,但今天卻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當兩個小孩回到家裏時,眼前的景象着實恐怖,小孩的父親已經倒在地上,幾個紅衣人慢慢的逼近他的母親……

“小海,快,快跑……”母親不知哪來的力氣,本來攤在地上的身體一瞬間跳起來抓住爲首的紅衣人,雖然這看起來微不足道,紅衣人念氣一掃,終究二品難敵強大的紅衣人,母親瞬間被掃飛。

這時藍海不知哪裏來的勇氣,一個鏰子竄到母親的面前,小小的身軀擋在母親的面前,雖然在顫抖着,卻仍然像釘子一樣釘在紅衣人的面前,他知道,或許以他的力量根本不足爲懼,但他若不這樣做一定會後悔。

紅衣人明顯楞了一下,顯然沒想到這麼小的孩子哪裏來的這麼大的勇氣,在他巨大且邪惡的念力驅動下,仍然挺立着,但他顯然不會因此而放過他們,手上的勾魂鎖慢慢的降了下來。

“你們爲什麼這麼做”林詩薇大喊着,她不明白,藍海的父母都是好人,爲什麼會遭到這樣的殺害,但是這一切在紅衣人的面前都顯得那麼蒼白,小孩的力量太弱小了……

“小海,記住,千萬別錯過生命中的每一個人,不管是什麼形態,還有,你要變強,變得最強,就算不能爲我們報仇,也要做到不會被他們殺害。”母親說完提起僅有的念氣將藍海送走。

“不~~~~”伴隨着清脆和慘叫聲,藍海已經躺倒在了地上,冷汗浸溼了藍海的衣服,他大喊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紅衣人,看着母親的魂魄被生生的抽了出來,他卻無能爲力。小女孩哭着抱着藍海。

“小海,我愛你,你的父親也愛你,記住,變強……”母親最後一絲魂魄被抽了出來,只留下一具毫無思想的屍體。


此刻的藍海渴望擁有能力拯救父母,可是他沒有能力,畢竟他只是一個6歲的小孩,這麼大的小孩能有什麼能力呢?

路邊的楓葉隨風飄搖,終於被風吹落在地上,光禿禿的楓樹顯得格外刺眼,一地的落葉好像預兆着什麼,映着藍海早已駕鶴西去的父母,更紅了……

“你們……完了……只要……我活着,必將以你心頭之血祭奠我父母……”藍海眼睛瞬間變成火紅色,這本來只可能出現在火系附加五品念氣師身上的事,發生在了藍海身上。

“哼,怕你是等不到那天了,動手。”爲首的紅衣人雖然疑惑,但並不憐憫。

只見隨着紅衣人的動作,藍海的魂魄慢慢的脫離了身體,但是誰也沒注意此時藍海的手心亮了一下,一顆小小的胎記慢慢的變紅,魂魄也脫離的極其緩慢……


“不~海哥哥?”林詩薇慘絕人寰的喊着,但是此時的喊叫顯得格外無力

大風起過,天上竟然下起滴滴小雨,雨水打在落地楓葉上“沙沙”的悅耳,和詩薇的慘叫應和着,悅耳麼?不,此時的樂曲披上一層格外悽慘的面紗

“咦?”紅衣人疑惑道“小孩的靈魂怎麼如此難收?”於是加大了力道,魂魄很快就完完全全脫離身體了,但是魂魄卻極其慘淡,“真晦氣,這小子天生殘魂”

“嘿嘿,到你了,臭丫頭”

“你們都是壞人,我會叫我爹爹殺了你們的。”

“就算你爹是聖念師也救不了你了,上路吧……”

此時風起雲涌,大風吹斜了小雨,天邊竟然出現陣陣彩雲,如此美麗,果然……

“混賬東西,你給我死來……”遠處傳來一聲巨響,一道龐大的身軀飛了過來。

“林羽堂……”紅衣人打了一個冷顫。 聽到穆凌的聲音,這二人臉上心有餘悸的表情陡然轉化為了一絲莫名的怨毒,剛才自己那一幕幕的醜態可是被穆凌一覽無餘。

這種形象一旦被穆凌傳到整個學院,他們以後只怕是沒有任何臉面再在冥荒學院待下去了。

兩人心中的想法,穆凌自然是明白的,對此,他卻似乎並未有任何的擔憂。

「二位,兩頭狼讓你們僥倖活下來了,可惜我不是狼!」

曾智猛然一驚,起身一步飛速踏出,他也是將速度發揮到了目前的極致,可惜穆凌卻是早有防備。

「現在才反應過來,不晚嗎?」

話音落下,曾智只覺一股灼熱的氣浪從身後衝撞而來,太快了,兩人還沒從兩頭妖狼的餘悸之中脫離出來,加上穆凌早有準備,根本無法反應過來穆凌的攻擊。

這前前後後說話的功夫其實也不過就是兩個呼吸間的功夫。

但此刻穆凌的出手可謂快如閃電,早已蓄勢的攻擊完全匯聚於他的右掌之上,紅色的火焰點亮了周圍的黑暗。

儘管曾智竭盡全力避開這一擊,但奈何穆凌早有準備,再加上剛才的事情,曾智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聽砰的一聲,他的身軀猶如斷線的風箏朝前一個踉蹌飛了出去。

強大的火焰玄氣作用在了他的後背,曾勇的反應也是格外的迅捷,可惜他還是慢了一步。

「你們二兄弟,不想死就乖乖的滾回你們的西院,以後動我南院的弟兄還是稍微掂量著點吧,至於想要拿小爺我的東西,那就看你們是不是嫌自己活夠了!」

「穆凌,你這個雜碎,老子活剝了你!」

曾勇的雙眼似乎已能噴出火焰,一絲凌厲的殺意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在學院里,他們兩兄弟似乎是第一次吃這種大虧,而且還是在他們看來就是一個廢物的穆凌手上。

他已經被穆凌完全激怒,根本沒顧旁邊還在廝殺的兩頭妖狼,體內的血氣和膽魄完全被激發了出來。

狂暴的玄氣破體而出沒有絲毫的保留,腳步如疾風涌動,拳頭之間帶著摩擦空氣的爆破聲呼嘯而來。

曾勇也不愧是早已進入靈玄境初期的好手,這般手段,怕是靈玄境中期都不敢小覷。

「蠢貨,你不想活了,我還不想死呢!」

穆凌可沒有和他再繼續交手的打算,旁邊那兩頭一丈有餘的龐然大物還在交戰,一旦它們回過神來,這裡的人絕對會成為它們口中的食物。

曾勇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穆凌可不會傻傻的繼續在這裡戰鬥。

玄氣灌輸雙腳,早有準備的穆凌再一次消失在了曾勇的視線之內,後者拳頭被自己捏的吱吱作響。


他很想去追擊穆凌,但一旁的曾智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加上身旁兩頭妖狼的打鬥聲,他終於是被驚醒恢復了冷靜。

深吸一口氣,抱起曾智沒有絲毫猶豫轉身沖妖狼森林的外圍狂奔而去,今日和穆凌交手,他們可謂是一敗塗地。

暫時曾勇還不用擔心此事會被外界知曉,畢竟一旦穆凌說出此事,他去北院偷取續靈草的事同樣也會被學院知道。

不過這件事,這二兄弟是絕對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一旦有機會,他們必定會狠狠的將穆凌踩在腳下一雪前恥。

「兩個蠢貨,希望你們以後別再做什麼傻事才對!」

穆凌在暗中看著曾勇離去的身影笑了笑,學院的人大多數都不過是些沒經過世面的校園高手而已。

而穆凌的年紀雖然不大,但經過煉獄一役,他似乎明白了這個世界上的很多東西,更重要的是。

穆凌小時候有一個神秘的老爹,他曾經教會了穆凌很多,很多即便是成人都無法知曉的一些知識。

「不過今日倒也有些僥倖的成分在裡面,沒有那兩頭妖狼的話,想要輕易的驅走這兩兄弟似乎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

穆凌並不自大, 搶婚盛寵,傲嬌妻不乖 ,靈玄境中期的戰鬥力,穆凌目前還是沒有把握的。

「對了,那兩頭妖狼!」

穆凌眉頭一展,旋即身影猶如靈猴騰躍,幾個呼吸的功夫再一次來到了剛才他們戰鬥的地方。

這裡,兩頭妖狼還在忘我的撕咬戰鬥,只是雙方似乎都有些力竭,戰鬥力明顯不如剛開始那麼雄渾。

「真是奇怪了,這兩頭妖狼實力差之不多,為何會進行這種生死搏鬥,莫非是在搶奪地盤還是寶物?」

穆凌知道,這種玄獸對自己的領土是格外敏感的。

「不對,這裡是妖狼森林的最外圍,郝主任曾說過,一級巔峰的妖狼一般是不會出現在外圍的,這裡更不可能是它們兩個之中的領土,那也就是說…」

想到這裡,穆凌的眼神之中劃過了一絲火熱,既然不是領土之爭,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這血眼狼和赤月妖狼在爭奪某種能令一級巔峰玄獸為之心動的寶貝。

「打吧打吧,我倒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能令你們斗的死去活來!」

穆凌思考之間,兩頭妖狼已經交手數十回合,奈何兩方實力接近,誰也無法討到好處,幾個回合之後,雙方的身上再一次增添無數傷口。

突然,血眼狼的雙眼泛起一絲紅光,一絲奪目刺眼的光束照亮了周圍數十米的森林,就連穆凌都是忍不住眯起了雙眼。

不到三息的時間,紅色的光芒終於散去,睜開雙眼,面前的一幕令穆凌目瞪口呆,赤月妖狼的脖子已在血眼狼鋒利的尖牙之內。

雪白的毛髮已被鮮血染的通紅,一絲絲不甘的嘶吼從其嘴中傳來,但卻也掩飾不住它生命隨著鮮血飛速流逝的結局。

「好手段啊,沒想到這血眼狼竟然還有這種本事!」

雖然穆凌並未看到過程是如何,但他已經猜到了大概,血眼狼正是利用那刺眼的血光使赤月妖狼暫時失明,然後利用它強悍的奔跑速度和咬力直接置赤月妖狼於死地。

看著眼前赤月妖狼漸漸的沒了動靜,血眼狼終究是放開了它的屍體,然後托著格外疲憊的身軀一步步蹣跚著往妖狼森林內部走去。

這一刻,穆凌猶豫了,妖狼森林內部的危險是眾所周知的,可是他卻又不願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就來看看這妖狼森林裡究竟有何不凡之處!」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大哥,難道他是羽堂門的掌教林羽堂?”其中一個紅衣人問道。

“沒錯,羽堂門僅次於四大門派,現在我們不宜與之結仇,否則計劃就全亂了。”紅衣人頭領道。

遠處天邊一人乘風而來,身着亮麗羽衣,手持金光寶劍而來……

“呵呵,原來是林堂主啊,久仰久仰,不知林堂主此次前來所爲何事呀。”紅衣人笑道。

“哼,你們還知道我林羽堂,我若晚來一步,怕是連我女兒的性命也讓你們取走了。”來者原來是林詩薇的父親,也是羽堂門的掌教林羽堂。

“爹爹,唔……海哥哥他……他被那些壞蛋抽走了魂魄,求求你救救海哥哥。”林詩薇呼喊着,聲音好不悽慘。

林羽堂看着自己的女兒,又看看躺在地上的藍海一家,心中不禁怒火滔天,臉上瞬間冰冷下來,威勢則越來越大,林羽堂怒了,地下躺着的是自己多年的好兄弟一家,身邊最親的女兒哭着,喊着,這一刻,林羽堂好想化身爲執法者,將眼前七人絞殺,不留餘地的絞殺……

“呵呵,林堂主都是誤會,我們只是找那藍月天一家而已,卻是決計不會傷害到令千金的。”爲首的紅衣人一看林羽堂以處在暴怒邊緣,連忙說道。

“畜生,你當我聾子麼,不要以爲你們是搜魂社的人,我就不敢動你,傷了我女兒,我今天就讓你們陪葬,還有這藍海是我女兒指腹爲婚的男人,如今叫你們連魂魄都抽走了,難道要叫我女兒如此年紀就經歷這些麼,你們,都該死。”

“哼,林羽堂,你一個小小的羽堂門掌教,也能留下我們搜魂社“邪風七兄弟”麼?”

“閉嘴!!”紅衣人頭領喊道,“林堂主,今日之事,我們確實不知道是令千金,但是這藍月天與我們有些過節,如有不到之處,還請海涵,至於那藍月天之事,就此罷了,你看如何。”

“哈哈,說的好,就此罷了,哈哈。”終於林羽堂爆發了,心中充滿怒氣,路邊的落葉也隨着林羽堂的怒火飛起,無風的起飛,無聲的抗議,林羽堂瞬間展開念力,如猛虎下山般衝向紅衣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