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賽娜扶著自己的額頭感覺自己真的是心累。「我是追著怪物過來的,你覺得呢!」

「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我們都能幫忙。」自從安娜從異形群裡面回來,她對於自己的實力有了一種蜜汁自信。

看著安娜走進了教堂之中,賽娜也不好阻攔。擁有女巫力量的魚人原本就不好對付了,加上裡面還有狼人和蟒蛇,賽娜現在頭疼得不行。

「我一個人保護不了你們……」剛走進教堂賽娜就發現安娜不見了,她那麼快就開始送死劇情了嘛!

「不用管她,她覺得自己的實力不錯,應該可以獨當一面了。」馬丁倒是不詫異安娜一個人行動的動作,反正她不是一次兩次了。

「先不管這個了,我追著怪物進來了。你小心一點,這裡有一隻變異的魚人,有腿的。」

賽娜簡單的把怪物的樣子和馬丁說了一下,防止過一會兒兩人走失了。她又暗地裡把黑蛇和樹妖召喚回來,免得不小心傷及無辜。

而安娜很快就會因為她的自信,付出慘痛的代價。在這個世界的第六天,主角團五人依舊存活著。而賽娜他們即將迎來嚴重的損失,主角團即將開始體驗死亡的樂趣。

。 掰掉了摩瑪鮮血淋漓的頭部,看見了裏面粗壯的透明吞噬管,管子連接腹部直通口腔。

姚窕拿下開關直接將摩瑪的頭部取下來,然後餘光定在穆勛的身影,他站的距離正是不妨礙她動手腳的距離。

十分鐘不到的功夫,穆勛的手下匆匆趕來,果然是速度快,將她要的東西一個不差的全都拿來了。

現在她就開始直接將摩瑪改裝成,黑科技格鬥型機械人,但是只聽她一個人指令的機械人。

只要機械人一旦改造完成,她立刻就讓摩瑪策反,然後與游輪上面的破爛殺人機器三代來個大對決!

「不知道穆總這次出行帶了多少玩具……不是,帶了多少殺人機器出來啊?我不會都要改裝過來吧?那是有點累人啊。」

穿着大衣的袖子擦了擦額頭,她假裝頭疼怕累的樣子。

姚窕一邊假裝整理機械人的零件,一邊試探著穆勛有關於殺人機器的數量。

因為她還有些拿不準,一台黑科技格鬥機械人,頂多對抗五台殺人機器。

力量上面這摩瑪的出廠配置本身就不是很高端,自然也是跟她在,帝都集團設計的那款黑科技機械人沒得比。

穆勛因為怕被染上人工血液,所以站在一旁。

他對姚窕的所有動作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只提了兩台過來,其中一台就是剛才那位先生買去了,原本是打算讓姚秘書出出意見才專門拿出來的,現在看來,正巧。」

「哈哈。」姚窕假笑兩聲應付著,內心卻是無比舒適。

搭上出故障的那台才兩台,等摩瑪改裝完畢,那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就可以衝出重圍,人類哪怕有小几百人,也是不敢冒然跟機器做對。

這樣一個殺人屬性的黑科技,肯定是人見人怕的那類,他人手再多也沒用。

只不過,她怕穆勛是在騙她,希望穆勛說的只有兩台是真的。

想要機械人摩瑪聽命於她,就要在機械人的頭部程序里,輸入初始密碼打開程序,然後設定專門的指示代碼。

就像是解開手機鎖屏一樣,去解開機器的指令程序,可以是密碼,也可以是指紋。

但是,現在最難的事情出現了。怎樣才能得到程序的密碼或者指紋呢?

密碼又在什麼地方?

知道的人又有誰?

姚窕低着頭,將一些剛剛拿來的材料放在顯微鏡下窺視着,此時她已經心事重重。

想要改裝摩瑪很容易,但是想要控制摩瑪卻有些難度。

如果只有穆勛才知道程序的密碼,那麼只能灌醉他,問出密碼,又或者,直接得到他的指紋!

還是得到指紋比較容易一些,但凡他碰一下門把手,都能留下指紋。

她纖細的雙手戴上一雙乾淨的白手套,小鑷子夾着零件觀察著,終於可以一心一意開始搗鼓晶片了。

歷經兩個小時的時間,地面上一灘人工血液,最終摩瑪被成功改裝成了一個低配的,黑科技格鬥型機械人。

而穆勛第一件事竟然是走到她身邊,親手遞上來一塊白色手帕。

姚窕只感覺陰風陣陣。

「穆總,已經改裝好了,還請您讓專業的,人造血管師來處理一下。這個我不太擅長。」姚窕將摩瑪的頭放回原位后,接過那張冒着涼意的手帕。

說話時,姚窕的視線不經意間落到了穆勛的手上,看上去冰冷僵硬,死氣沉沉。

魅惑的眸子上一分打量之後,隨即便轉移視線,擦拭起臉上的人造血來。

而穆勛表情上平靜無波,看着姚秘書沒有絲毫情緒起伏的樣子,很是無趣。

姚窕清醒萬分,趕緊讓這個變態把之前的情婦事件忘記吧。

她訊速打開摩瑪的開機鍵,將穆勛的注意力轉移——

「我脫胎換骨了,充滿電量的我,這感覺真不錯。」摩瑪在原地轉了一圈,纖長的兩條大長腿在地面上投射影子,然後去牆邊的體態鏡前照了照,直角肩上面滿是人造鮮血:「我怎麼出了這麼多血,手術是誰做的?我怎麼想不起來了……」

摩瑪神經質的照鏡子自言自語,又或者姚窕和穆勛都沒有跟一個機械人溝通的想法。

「現在就可以讓摩瑪直接去銷毀那台壞機器,真是有勞姚秘書。」穆勛視線抓在摩瑪的身上無法移開,似是看着一輛嶄新的改裝車,眼底終於現出了一絲欣喜。

「是的,現在耗電時長已經在原有基礎上,多出了5個小時,因為摩瑪原身零件材料低劣,容易磨損的緣故,所以時間只能延長五個小時。」

「不然,正常情況下,其實是可以延長十二個小時的。」

「歐?可否將彩材料名稱都寫下來,穆某交給手下去採購?」穆勛再次將紙張放到姚窕面前。

「穆總想的可真好,可惜那就要看我願意還是不願意了。」沒理他,姚窕徑直走到衛生間里去洗手了。

穆勛手上的動作一頓,臉頰上驟然一抹陰笑,聲音陰沉:「我說過,姚秘書沒有選擇。」

姚窕甩着手上的水漬,若無其事道:「就是一些吃什麼喝什麼的小事而已,穆總要是連這也不願意就算了。」

「吃喝方面當然不會虧待姚秘書,為了款待姚秘書,晚宴早已經準備妥當。」

聲音從衛生間門外傳來,姚窕想起來,是自己先說晚安的,在此之前,她還沒有吃晚飯,那現在就去搞他的指紋不是正好?

上去直接把酒杯給他,讓他留下指紋就行了。

「咳咳。那謝謝穆總了,晚飯都忘了吃了,現在太餓了才終於想起來。」將純銅的水龍頭擰緊,姚窕將那副重新沖洗雪白的手套放在了大理石洗手台上。

纖細的腰身靠在輪椅的靠背上,輪椅突然滑動到了衛生間的門邊。她內心已經迫不及待了。

「今晚我要是能吃的盡興的話,我想我會為穆總寫一份清單出來的。」

兩人離開實驗室時,姚窕看到穆勛從來不用手去開門關門,全部是由手下代替的。

歐式風情的餐廳中。

姚窕和穆勛坐在一張桌子上面吃着飯,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海景,吹着海風,以及夜晚當空的明月。

,滿桌的飯菜還未來得及掀開,姚窕便舉起酒杯對着穆勛痛飲了一杯:「穆總。感謝您的招待,我先干為敬。」 葉長生對於眼前這個男人絲毫沒有感覺,一句話足夠對史蒂夫產生打擊。

「我這一次回來,就是為了你。」

「我知道你們公司為了這兩個人新人付出了多少心血,所以我才一定要把他們搶過來。」

史蒂夫這副樣子,讓葉長生很是厭惡。

葉長生直接站起身來,不在多看他一眼。

但是那個男人的聲音卻在背後響起。

「怎麼着,是不是你怕了?」

「做了虧心事的人,總歸是會心虛的。」

葉長生冷笑一聲,不再理會,直接走了出去。

史蒂夫看到葉長生對於資金如此無視的樣子,更加生氣。

葉長生看到史蒂夫這個樣子,就知道,只是通過普通的方式進行協商的話,一點用也沒有。

於其在這裏浪費時間,倒不如想想,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才能夠徹底的挽回局面。

但是葉長生不知道,休也接觸到了星海娛樂公司的人。

只不過,他接觸的是一個高管。

「你也知道,這兩個藝人,之前就是我們公司的,現在被你們挖走,不符合行業規矩,如果說我們要對你們進行封殺的話,你們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別的我不敢保證,但是這兩個新人,以後休想接到任何資源。」

休說出這話不是看玩笑,眼前的這個高管,對於這件事情,也是知情的。

看到休這個樣子,他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我在這個圈子裏混了這麼久了,怎麼會不知道這個圈子裏的規矩呢,只不過,現在的情況比較複雜。」

「我們現在剛來上任的總裁,好像對於你們的公司意見很大,之前不止一次說過,要把你們公司作為競爭對手來着。」

休皺了皺眉頭,有些難以置信。

要知道,在這個城市裏,從來沒有人敢和葉長生作對。

富豪殺手這個名號,絕對不是空穴來風,而且自己也親眼見識到了葉長生的可怕。

艾弗德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你們若是真的也葉先生作對,那麼你們這個娛樂公司可是休想再這個城市裏繼續呆下去了。」

「你們總裁雖然說是剛從國外回來的,但是也不至於說,連這些道理都不懂吧。」

「再說了,他不懂,你還不懂嗎?」

休實在是難以想像,這個叫做史蒂夫的人,到底有多的的本事。

還是說,只是一種噱頭,根本不清楚葉長生的勢力,所以才敢做出這樣的行為。

「之前我也勸過他了,可是他根本就聽不進去,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啊。」

那個高管很是無奈,若是葉長生真的針對他們公司的話,那麼他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而且這些高管,一般再這個時候,是最害怕失業的,所以不敢做這麼冒風險的事情。

史蒂夫不聽勸,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是無能為力。

「你這麼說,我也算是了解事情的經過了,你找個時間,把那兩個新人給我帶出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好好的問問他們。」

休一邊說着,一邊把自己口袋裏的支票拿了出來。

「你放心好了,既然我是讓你來幫我做事情的,那麼我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那個高管看着休遞過來的支票,有些遲疑,但是看了一眼上面的金額,瞬間眼前一亮。

最終還是沒有能夠抵抗的了誘惑,點了點頭。

「你就放心好了,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絕對沒有問題的。」

「之前我就勸告過他們,他們這樣的做法不合適,於其再這裏這個公司沒有資源,倒不如說換個公司呢。」

看到這個高管這麼聰明領會了自己的意思,休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好,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說完之後,休就離開了,但是再門口的時候,沒有想到,剛好看到葉長生和一個男人在一起說話,兩個人看起來年紀差不多大。

按照休得觀察,兩個人之間得交談似乎進展得並不是很愉快。

休不想被葉長生髮現自己得行蹤,於是就躲了起來,等到葉長生離開得時候,這才出現。

眼看着那個男人就要離開,休立刻就伸出手拉住了他得胳膊。

「這位小哥,我想問一下,你認識剛才得那個人嗎?」

史蒂夫抬起頭,看着休,眼神裏帶上幾分警惕。

「你是什麼人,問這件事情幹什麼嗎?」

休露出一個笑容,在他的面前坐下。

「是這樣的話,我剛才看那個人有些眼熟,是不是之前傳聞中的葉長生,我也是想着,有機會可以認識一下呢。」

「你想要認識他?」

史蒂夫明顯帶着幾分試探。

「不過是一個商人,你想要認識自己想辦法。」

「我這不是沒有機會嗎,希望你能夠幫我引薦引薦,放心吧,事成之後,我是不會虧待你的,你就放心好了。」

休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伸出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

史蒂夫的眼神里明顯帶着幾分嫌棄。

「我和你不熟,誰要幫你的忙了,就他那樣的德行,我和他才不熟悉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