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樣疑問的聲音,藍星以為姜晨也不知道,但很快他又就聽到:「等等!木陣圖…不就是木之族的傳承聖物?藍星你哪聽到的?」

「木之族…傳承聖物?」藍星這是頭次聽說,當然不知道的:「我…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那你問啥?」

姜晨說完,習慣性的賣起關子:「那就讓哥來給你長點見識!」

「傳承聖物,是傳承勢力長久發展而來的特殊物品!比如木之族的木陣圖、盤古族的衍古盤、水之族的海神杖,金之族的龍蛇矛等…!這類物品往往能配合施展出傳承武技的最大威力,或是有著極其特殊的效用!」


聽到這些內幕,行進猛的停下……

藍星呆立在原地,久久沒反應過來,族中的衍古盤效用見識過,其他的可就聽都沒聽過,想必也是很強大!


「停下幹什麼?繼續趕路啊!」

雖是這麼說,但藍星驚到的反應,還是讓姜晨暗自偷笑,繼續以『你沒見過世面』的口吻說道:「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這類物品往往不是失傳、就是受損!你說的木陣圖,聽說好像是類陣法,具有強大的恢復效用!」


姜晨剛說完,聲調猛的提高,好像靈感突現的自語開來:「恢復效用?恢復效用!哦!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藍星!還記得跟你說過,每個武者的武氣,都是有特性的嗎?」

「恩!記得!若是非同源武氣,可能會產生排斥、損傷經脈的後果!」

「呀!記性不錯嘛!」姜晨難得誇獎一句:「武氣特性的不同,很可能是由於自身經脈、修鍊體質的細微差距產生!而木陣圖的作用,很可能就是消除這樣的特性差異!」

「消除…差異?」行進再次停下,沒等姜晨繼續提醒,藍星也反應過來重新動身。

「我說藍星啊!你從哪聽到的?怎麼什麼都不知道!木陣圖的施展,可能需要幾名強大武者共同進行,他們將自身武氣,通過陣法消除差異,匯聚於陣中;進入陣內的人員,就根本無需再經過心法轉化,直接就可以吸收利用,這樣具有很強的恢復、治癒效果!」

「嘖嘖!要是有這個東西,修鍊絕對火速提升、戰鬥也不懼消耗!唉,可惜了…!」

這次藍星特別注意,沒再停下行進腳步,不過內心的震驚還是很大!想起血煞堂可能關注這類消息,也就不忘提出血煞示意。

「血煞堂?這個新貴勢力,你不是說已經銷聲匿跡了嗎!」

從藍星的講述中,姜晨了解到那些,不過他也並沒在意:「這樣的情況,只能看他們總堂主的野心,大的話必定會捲土重來,小的話就不會再有後續!」

「現在傳出木陣圖消息,很可能還真的存在有!不過不用去在意的,沒有木之族的族員,拿到也施展不了!現今還有無木之族都不好說,畢竟傳承中的血脈衰落問題,在所有的種族中都普遍存在!」

行進再次猛的停下,天空又要下雨的樣子……

最開始本以為是影魂隨便說的,但現在確定木陣圖存在過,越來越感覺真的有什麼被遺漏,但就是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姜晨說了這麼多,感覺枯燥的很,也懶得再催促:「藍星!那百島城什麼時候到?這些天人影都沒見著,悶的不行!你再這樣磨蹭,信不信我直接先去!」

「快…快到了!明天應該就能到!」藍星也是沒辦法,東海的曠野荒蕪地帶,人煙本來就很稀少!

「那還不快點,趕路也是修行,別再磨蹭了!」

姜晨感到有些無奈,明顯不習慣這樣:沉睡小半年後醒來,環境突變到東海,根本沒什麼了解,只能聽從小弟意見,說去哪就去哪!這…這明顯不行的!

淡雨季的輕細小雨隨夜而來,徒步行進卻並未因此停下……

滴…百島城!重回!

這個東海最大的出海城池,在這幾個月的淡雨季期間,都會有著許多船隻的停靠。

『前段時間去往南沙群島,龍玲學姐本是好意陪同前往,自己卻沒有過多解釋的離開,把她獨自撇開在半路!』每次回想起這段經歷,藍星都覺得自己不應該,當時解釋下應該就可以的!

先前重回天海城,也有道歉的想法,可惜龍玲已經離去!

藍星以為到了隱島那時,才會有機會再見到龍玲,沒想到來到百島城后,竟然打聽到龍島的船隻還停靠著的消息。

原來前段時間的討伐事件后,雷泰老人本想帶著龍玲返回龍島。怎料隱島出世將近,受到多方勢力邀請,只好在多停留片刻,然後共同前往。

打聽到龍島的消息,藍星便想著去會見龍玲,以便為先前的事道歉下。

豈料剛被船員引領上船,藍星就聽到姜晨自語的聲音:「這裡有…高等武王?看來是不能隨便混過去的了!嘿嘿…!那就去會會他!」

隨著這道話音的消失,姜晨虛幻的身影,快速的飄向海域。不多時,龍島的某個船艙中,有道老者的身影,從中閃出追擊而去!

在船頭的甲板上,藍星見到正望著海域方向、疑惑不已的龍玲。

見到她沒發現自己,藍星遲疑會後,還是決定上前:「學姐?學…學姐!上次我…我……」

當看到藍星的身影后,龍玲臉上立即露出驚訝神色:「天星?你…你怎麼會在這?」

「我…上次真的很抱歉!我不該就那樣離開的,感覺真的很…對不起!」藍星立即說出想好的道歉話語,對於龍玲的目光也是難以直視。

藍星這般窘迫的模樣,反倒引起龍玲的笑意,柔和的微笑,瞬間出現在柔白的臉龐上:「天星,我沒在意啦!其實我那時也正想去找雷爺爺的!」

龍玲說話的同時,想起那時藍星離開時的暴漲速度,便笑著問道:「如果…真的覺得過意不去,那就告訴我…你的身份吧?應該不是南嶺小國的吧?」

雖是質問的話語,但讓人感覺不到任何壓力,而且藍星也不覺得自己意外:當初小月向學姐介紹時,就說自己來自南嶺小國;現在繼續相處,會被發現是遲早的事!

面對令人舒服的微笑,藍星有想著要回答,但是…盤古族的身份肯定不能說、學院學員的身份也不再適用、小國的身份又已經被識破、靈族後裔?這個…不能再用!

「學姐!我…我不想再對你說謊,所以…!」藍星最後這樣說道,以搖頭沉默回應。

龍玲聽到后很是意外,沒想過會是這樣的回答。同時莫名的發現,自己好像很喜歡這回答:明明他什麼都沒說,自己為什麼…?是那句不想再對你說謊嗎?

「好啦!我也是隨口問的!」感受到氣氛有些尷尬,龍玲隨即問起別的:「對了!天星你怎麼會來這?不應該只是來道歉的吧?」

「恩!」

發現事情就這樣解決,藍星也暗自鬆口氣:「我這次來是想去…隱島!聽說那裡會有比試,就想去嘗試下!」

「這樣?恩!天星你現在…!」龍玲本想告知比試的情況,還有事先提醒下藍星。

『你現在中等武將的實力,去參與的話還是可以的,不過要想取得進入份額,難度可就不小!』

話語來到嘴邊,硬生的給停住……

那股若有若無的氣息感,比起上次的見面,肯定是有所增強:高等…高等武將了!?

『才半月多的時間,就又提升一階,而且還是小階瓶頸!這可是武將階,不是武者、武士階啊!』

這時龍玲也清楚的認識到:有些人…僅憑表面實力去衡量,絕對會是錯誤的!而天星…就是屬於這類人!

「天星你…我想你可以的!」發現其他的話語提醒,已經沒有任何意義,龍玲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藍星有莫名信心!

「謝謝學姐!不過我剛來這裡,不知要做些什麼!」這樣尋常的詢問,讓剛才的驚訝感覺消散不少,龍玲也很樂意的講解起來:

「現在是…等各方船隊集結好,然後就出航前往龍島,因為那裡距離陸地最近!那裡可是我家哦,到時…天星我帶你四處看下,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呢!」

「聽雷爺爺說,會在龍島休整兩天,然後再共同前往翼島,比試是在那裡進行的!」

『出航、龍島、翼島……』

藍星暗自記下這樣的路線,正尋思著該怎麼去,龍玲卻已經發出邀請:「天星!你說你剛來,那肯定沒地方休息。這樣吧,我讓人給你安排個休息船艙!」

「恩!那謝謝學姐了!」藍星也沒有推脫,覺得這樣是最好辦法了。

越是發現龍玲學姐照顧自己,藍星心裡就越為當初的離開感到過意不去:感覺單靠語言的道歉是不夠的,很想做些什麼來彌補下……

滴…時間推進,還是龍島船隻的船頭甲板。

「小妞!你好啊!」這般略帶調戲意味的聲音,讓站立此處的龍玲直接嚇到。

輕呼一聲后,看向聲音來源,看見是道虛幻的身影?不仔細看還真容易忽略!

龍玲這般被鬼嚇到的反應,也是讓姜晨覺得…自己的魅力依舊啊!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當初學院那時,隱匿在藍星體內,是見過幾次龍玲小妞,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呀!

終於…姜晨明白過來,那不是驚喜的反應,而是被嚇到的反應。

心情當即不好起來,看向旁邊滿臉驚異的藍星,語氣也不是那麼和善:「藍星!你愣著幹啥,還不趕快介紹!」

「藍星?」龍玲奇怪的轉向藍星,這還是她首次聽見這個名字,而且也已經覺得…藍星與那虛幻身影是認識的!

『唉…!』藍星無奈的嘆口氣,真的很想跟姜晨商量下:晨哥…我是有用化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萬山嶺被你說漏嘴…就解釋了半天,現在又…唉!

姜晨可沒管藍星有如何想法,趁著他彼此介紹的時,就暗自對藍星說道:「藍星!那老傢伙已經搞定,其他的…待會再說!」

雷泰老人這時也回到甲板上,急忙的把龍玲拉到旁邊講述著什麼。

這樣的畫面,看的藍星很好奇…姜晨是如何搞定那位王級強者的!

接著龍玲面對姜晨時,也明顯有些不自然起來:雷爺爺說那人是位強者,還讓對他的態度要恭敬些!

當聽到姜晨率先自稱是藍星大哥時,龍玲根本就沒反應過來!想到自家的大哥,再看面前的那兩人,怎麼感覺都不像!

『剛聽雷爺爺那樣說,還以為是前輩來著,沒想到…大哥!?』

經過好幾天的時間,龍玲才完全接受姜晨是藍星大哥的說法。同時也發現他們的關係,並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樣普通,而是…總感覺很另類!

隨著藍星進入龍島的船隻中,各方勢力的集結也正在進行……

幾天後,集結完畢!

龍島!出發! 海上的船隊,已經行進兩天。

這般活動有限的出航,對於首次出海的人員,不免會有些沉悶感!

藍星此次前往的目的,主要是參與比試那些,對於島上材料,沒有什麼興趣。但是龍玲不知道這點,出於好意就私下找到藍星,詳細告知前來的各方勢力人員。

這次的隱島出世!

東海方面只有海域的三大島群,雲海宗與天海帝國並沒有讓人前來。

天海帝國這輩的年輕子弟,並沒有特別突出的武者人員,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雲海宗並未派人前來,就有些耐人尋味,不免讓人猜測是否擔心子弟再次遇害!

南嶺方面沒有任何勢力子弟前來,這次來的多是中州方面的幾個勢力,主要是世家聯盟與武神殿!

「武神殿!?」

世家聯盟藍星聽說過,但是武神殿倒是頭次聽說,所以當聽到龍玲說起時,就不免浮現些疑問。

「其實這個武神殿,我也不太清楚,中州我也還沒去過!這次來的……」

這時船艙中驀然響起另外的聲音:「不清楚?那問哥啊!」

虛幻的身影,飄出來船艙,反應過來確實還有這位怪大叔時,龍玲已經被他無良的嚇到。

看到藍星平靜的模樣,龍玲就猜他應該是早已習慣,倒對自己的驚訝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知道的,可實在難以適應。


「武神殿,想必是個新興勢力,大概就是曾經出現過皇級強者,然後傳承下來!要知道皇級強者,只要不隕落,都能傳承上千年!實力越強,壽元越久!這也許是實力提升帶來的蛻變:活性、強度提高;衰老、死亡減緩!」

龍玲聽到后,立即小嘴微張,滿臉的驚異:這怪大叔說的好像很懂的樣子,但不知是否在亂說……

也難怪龍玲會有所懷疑,誰讓某人沒有前輩的樣子!

「小妞,發什麼呆!南嶺…真的沒人來嗎?」關於南嶺方面,姜晨下意識覺得有些不對勁,便想要確定的詢問道。

「恩,確實沒有!」龍玲肯定的回答道:「其實所謂的材料那些,並非定要派人前來,還可以通過交易等渠道獲得的!」


「原來…是這樣?還有呢!」姜晨繼續發問,藍星這時很明顯的被晾在旁邊,不過他也聽得有些好奇:晨哥咋會對這些那麼上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