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 第七十一章魏王來了

她總覺得這還不僅僅是完全的他,真正的他可能更加猖狂傲慢,就像一個……王者,狼群里的狼王一樣的存在。

兩人在偏房裡秀恩愛,那廂秦夭在門口只覺得身體都在發顫,但是很好的剋制著。

「來了,怎麼還不進來。」容墨突然說道。

嗯?秦夭在外面?那他們剛剛接吻的事情豈不是被知道了,顧久檸頓時羞紅了臉。

「容墨好生會享受,在這卿卿我我。」調笑著,秦夭對於容墨一言點破自己站在門口的事情毫不介懷,推門而入。

「我跟你嫂子情投意合,這可是好事。」容墨不以為然,依舊把顧久檸摟在懷裡。

顧久檸小臉臊得通紅,還好埋在容墨懷裡,不然她恨不得鑽到地里去。

「那魏王來了。」

「哦?那便讓他來吧,顧尚書死了,他作為親王,過來弔唁也無傷大雅。」玩弄著懷中少女的發梢,容墨依舊跟沒事人一樣。

「那你不出去見見?」秦夭撇過頭去,懶得看他們恩愛模樣。

「去,怎麼不去,走,檸兒陪本世子一塊去。」前一句是對秦夭說的,后一句卻是對顧久檸說的。

直接來了一個公主抱,顧久檸慌忙摟住他的脖子。

秦夭一臉促狹,跟在後面。

眼看著快到人群里去了,顧久檸連忙扯他袖子:「你快把我放下來,我自己可以走。」

「是嗎?本世子還以為你已經被吻得雙腿發軟,無力走路了呢。」容墨低聲道。

「……!」顧久檸的回答是報以狠狠地一掐他的胳膊,不想掐他倒是把自己擰的手疼。

容墨這才把她放下,然後扶著她走進去。

一眼就看到了魏王,那張臉和容墨倒是有兩三分相似。

擋在顧久檸面前,容墨和魏王打著招呼:「哪的風把魏王也給吹來了。」

「容世子跟秦王都來了,本王自然得來啊。」皇帝的基因還是不容小覷的,只是眼前人面從心生,一看就是反派模樣。

小心的瞥了眼這個魏王,顧久檸在心裡小小聲的腹誹,就是這個傢伙幾次三番的差點把自己的小命給折騰沒了,哼,列入黑名單。

幾個人心照不宣的打完招呼,就各自散開了。

秦夭貼近容墨,低語道:「這顧平生的死,只怕是和魏席脫不了干係。」

「顧平生之前弄丟了那些金磚,只怕是魏王早就疑心了,只是隱忍待發罷了。」容墨一副瞭然於心的模樣。

只是容墨本以為這個魏王會折騰點浪花,卻是一直規規矩矩,和旁人一樣,弔唁后不多久就離開了。

緊接著容墨跟秦夭也相繼離開。

「檸兒,跟我回並肩王府可好?」容墨有些不捨得把身邊的小人兒放在這群毒婦里。

搖了搖頭,雖然顧七璇和魏氏都在想著法子斗自己,可是相較於並肩王府里,這母女倆更好對付,根本不用太過擔心中招,畢竟自己和魏氏她們可以撕破臉皮,和並肩王妃……她心裡還是不願意和容墨的母親不對付的:「我留在顧府就行,何況我有舜英舜華陪著,你也不用太過擔心。」

「皇上已經下旨為我搭建世子府,待世子府建好,我就接你回來。」只當是顧久檸不習慣在並肩王府里被拘著,所以也就不再強求。

待這些弔唁的人一一離開,顧久檸這才由著舜英攙扶著,準備離開。

沒成想還沒有邁開幾步,魏氏就出聲發難:「你要去哪?」

「小姐眼睛不適,需回房歇息了,何況天色已晚,自然是得讓小姐去屋裡吃飯。」在顧久檸開口前,舜華先一步開口。

「我和你家小姐說話,哪裡輪得到你這個做下人的插嘴。」魏氏惡狠狠地瞪了舜華一眼。

然而看到舜華跟冰棱似的眼神,只能作罷,繼續對顧久檸道:「那你就先回去用了晚膳,然後再回來,」

「回來作甚?」顧久檸回頭道。

「你父親過世,你不守夜?」魏氏一臉理所當然的說。


呵,她一個外室之女還要給顧平生守夜?他們有把自己當做過自己的女兒嗎?只是把自己視作棋子,現在居然讓自己一枚棋子來守夜,未免可笑:「那顧七璇呢?」

「她自然也會去守,你先去用膳吧。」不欲跟她過多糾結顧七璇是否去守夜的問題,魏氏匆匆離開。

璇兒殺了老爺,她哪裡敢讓顧七璇去守夜。

他們還是很迷信封建的,相信有鬼魂之說,但是若是連個守靈的都沒有,更加是說不過去,在風靈國是一向看重孝道的,並且規定得由子女守靈。

「小姐,你還真要去給那顧平生守靈嗎?」看著顧久檸一言不發的攪和著碗里的粥,舜英忍不住說道。

「守也無妨,這個顧平生也算的死的凄慘,活了大半輩子,結果賺的錢有命賺,沒命花,連個兒子都沒有,死後也沒個真心給他戴孝的,呵,活成這樣,真是可憐又可笑。」

「小姐,你這是同情他呀?你可別忘了當初他怎麼對小姐的,可是當作眼中釘肉中刺呢。」

撅著個小嘴,舜英為顧久檸不平。

「沒有什麼同不同情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看了看這些粥,不知道怎麼了,顧久檸只覺得難以下咽。

「小姐,怎的不吃了,可是想咱們爺了?」舜英膽子大,調侃道。

「哼,誰會想他個醜八怪。」顧久檸死甲鳥子嘴硬道。

不想一個聲音悠然道:「哦,本世子很醜嗎?那你還想嫁給我。」

顧久檸被嚇了一跳:「你怎麼來了,你這還真當顧府是你的私宅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

兩個婢女在看到容墨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福了福身子,有眼力見的退出去了。

「你若是喜歡,何談一個顧府,你便是要天下,我也給得。」容墨的眼神裡帶著一抹邪肆,讓顧久檸難以去懷疑真實性。

她忍不住眼皮一跳:「你可別亂說。」

看顧久檸有些擔心的模樣,容墨這才斂下剛剛那陣氣勢,將顧久檸抱在懷中道:「讓你剛剛說我是醜八怪,故意嚇嚇你。」 第七十二章守靈

氣的顧久檸踩了他一腳:「你這個沒良心的,你嚇唄,小心傳出去了,讓你掉了腦袋,到時候可不要怨天尤人。」

她只想這個大豬蹄子好好地,可不曾想過坐擁天下,她也不想他變成一方霸主,現下三國鼎立的局面很好,她只想安安逸逸的過著。

還記得當初閨蜜陳潔問她:「你最希望以後過上什麼樣的日子?」

她回答道:「可以在暖暖的午後,看幾本書,晒晒太陽,逗一逗懷裡的貓。」

她的想法還被笑成了是老年人生活,但是她一直不以為意。

「傻瓜,我只是想讓你知道,你想要什麼,我都願意給你。」緊了緊臂膀,懷裡的傻女孩是真心在為自己擔憂,他感覺得到,又怎麼忍心讓她擔憂呢,只是母親那裡……


「對了,魏氏讓我去守靈,快到點了,我得過去了。」

「我陪你。」牽住顧久檸的手,容墨毋庸置疑道。

「唔……那你得偷偷藏起來,不然傳出去說我父親靈堂之上私會男子,只怕傳到並肩王妃那裡,著實不好聽。」她自己倒不是十分在意名聲,只是那玲瓏氏看起來對自己意見頗深,總是加劇也著實不好。

「好。」本想說怕什麼,但是看到顧久檸認真的眼神,容墨不由心中一暖。

這便是愛屋及烏吧。

跪在靈堂里,顧久檸只覺得陣陣寒意襲人,心中胡思亂想,話說今天居然沒有看到魏殊言那個變態。

本來已經將顧府這一家子都得罪光了,從她接受容墨幫助,選擇去萬寶閣的那一刻,她就和這個家註定再無瓜葛,可是當她跪在那靈堂前,顧久檸卻能夠感受到她身體里的悲傷緩慢的流淌著。

這是「顧久檸」在難過嗎?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這個時代的「顧久檸」應該是十分敬愛她的父親的吧,一心以為父親會幫助她,愛護她。

卻不知道顧平生一家子只是想讓她成為顧七璇的替代品,嫁到劉家去罷了。

如今顧平生慘死,倒是喚起了「顧久檸」的觸感,心臟有些負荷不住這縷殘魂的悲傷,只得用手按壓在胸口:「顧久檸,你父親的死已經板上釘釘了,我也無力改變,你還是早些投胎去吧。」

顧不上暗處的容墨是否會聽到這些,顧久檸只覺得胸口絞痛異常,跟自己在現代心臟病複發一樣,莫不是自己這個病根還跟著來到了這裡?

看到顧久檸不太對勁,容墨本準備現身,不想聽到顧久檸說的話,愣了一下,那顧七璇已經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了出來。

而且手拿匕首。

「顧久檸,終於讓我逮到你落單的時候了。」顧七璇一臉陰冷。

平日里顧久檸不是有容世子伴在身側,不然就是舜華舜英兩個丫頭跟著身後,那兩個丫頭身懷武功,可不是她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閨閣女子能比擬的,難得今日守靈,按照規矩,外人不得入內,這才給她鑽了空子。

想起今日被容墨無情的拒絕羞辱,她就氣憤難當,對顧久檸恨之入骨。

「你幹嘛,這裡可是你父親的靈堂……」強忍著不適,顧久檸向容墨使了使眼色,暗示他先不要出來。

「哈哈哈,父親?什麼父親,不過就是一個對我棄如敝履的人,對了,顧平生也是你的父親呢~」顧七璇帶著面具的臉,此刻在夜色映襯下顯得猙獰扭曲:「忘了告訴你了,顧平生是我殺的,哈哈哈,在書房裡,被我一刀斃命,那個老不死的,不為我尋個好親事就算了,居然還想一直把我關在府里,我怎能容忍,我可是因為他才毀容的。」


說到這裡,顧七璇晃了晃匕首,月色反射的光照在她的臉上:「不對,也不能說是因為他,你,顧久檸才是罪魁禍首。」

「是你……咳咳,是你自己點的火,我受你連累,反倒得了眼疾,你怎麼不說。」得知了顧平生是被顧七璇所殺,顧久檸體內的那縷殘魂更加悲傷了起來,顧久檸可以聽到她在哀哀的哭著,聽聲音就是一個溫婉可欺的女子。

「那是你自作自受!你搶誰的男人不好,你搶我的男人,你先是回了顧府,躲我嫡女名分,搶我家產,又勾引容世子,明明容世子心裡裝的人是我,卻因為你迷惑了他,害得他對我視若無睹。」

「哈哈哈,你不是瞎了嗎,那這眼珠子留著也無用,不若我幫你取了如何。」

說著顧七璇就毫無預兆的撲向顧久檸。

還好這時容墨出現,直接握住她的手臂,將她往旁邊一扔。

顧七璇趴在地上,看到容墨,眼裡閃現過迷戀,隨即則是陰毒:「世子!你來了,你幹嘛要為她傷我,我那麼愛你。」

「可惜,我對你這種毒婦絲毫不感興趣。」說完,容墨就準備抱起顧久檸離開。

他能感覺到顧久檸此刻身體極為不適。

顧七璇卻是恨極了眼,拿起匕首就去捅容墨,當即被容墨踢飛了出去。

就在容墨準備帶顧久檸離開的時候。


「顧久檸」說話了:「殺了顧七璇,為我爹報仇,不然我就永遠不去投胎,然後吞噬你的靈魂,佔據你的身體。」

聞言,顧久檸忍不住皺了皺眉,然後跟容墨道:「殺了顧七璇。」

詫異的看了一眼顧久檸,但是並無多言,準備將顧久檸一掌斃命。

這時候魏氏磕磕碰碰的跑了進來:「不要,不要殺我璇兒,我求求你們了。」魏氏此刻哪有當初意氣風發的模樣,一直跪地求饒,不停地磕頭。

看到魏氏這麼「沒出息」的樣子,顧七璇不屑的撇過頭,這種人怎麼配當她的母親。

「殺人償命。」容墨只是這麼一句,就直接一掌襲了過去。

沒成想這魏氏不是個好女人,卻是一個好母親。

直接擋在了顧七璇身前,生生受了那一掌,整個人如同飄落的羽毛飛了出去。

然而即便如此,魏氏還是不停地在為顧七璇求情:「原諒她吧,她本性善良,是我做母親的,沒有教好她,咳咳……讓她跟著我學壞了……放過她吧……」 第七十三章好自為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