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瑤光和顧念奴並不知道宿命始祖是誰,所以她們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她們並不知道,宿命始祖,乃是中央星域第一高手,

魔族始祖和妖族始祖,以及神族其餘五大始祖,皆不是宿命始祖的對手,

莫愁沒有回答宿命始祖的話,因為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

「中央星域,除了我神族,以及魔族、妖族、天機老祖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成為半神……你的實力顯然已經超越了大帝境,」宿命始祖說道,


顧念奴和姬瑤光大驚,她們再不知道宿命始祖是誰,也能猜到宿命始祖的來頭非常之大,整個中央星域,只有那麼幾個半神,眼前此人便是其中一人,來頭豈會小,

「那又如何,」莫愁淡淡開口,

「嘿嘿,我想讓你跟我去神族走一趟,」宿命始祖笑道,

「如果我不去呢,」莫愁笑道,

「那本座就只好帶你走了,」

話音未落,一條條黑色細線從天而降,落向了莫愁,

這些黑色細線,全部是宿命之線,可以斬斷空間和時間,無視任何阻隔,

莫愁沒有閃避,她抬頭看著宿命之線,玉指做出拈花之式,頓時天地本源化作了一朵奇異的黑色花朵,化作一分再分,瞬間化作了三千朵,


三千朵花迎著三千條宿命之線飛了過去,與宿命之線發生了碰撞,看起無聲無息,卻使得星空撕裂開了億萬條細如蛛網的裂縫,

顧念奴和姬瑤光震驚不已,如此恐怕的破壞力,已經完全超出了她們的想象,

「呵呵,你果然沒讓本座失望,」

星空某處再次傳出笑聲,緊接著莫愁四周圍撕裂開的虛空中,居然身處了密密麻麻的宿命之線,似箭矢一樣疾射向了莫愁,

遠遠看去這一幕實在太過驚人,整個星空都瀰漫著宿命之線,融合東西只要一碰到宿命之線便化作了灰燼,什麼也沒有剩下,

這便是世間最強的道種,宿命道種,

任何道種和武者氣場在宿命道種之下都只能俯首稱臣,根本不是對手,

莫愁沒有道種,也沒有武者氣場,但是她卻擋住了這些宿命之線,只見她四周圍浮現出朵朵黑色花朵,這次的花朵也不知是由什麼力量構成的,強大無比,居然擋住了所有宿命之線的攻擊,

突然,莫愁拈花一指,一朵遮天蔽日的黑色花朵幻化而出,直接鎮壓向了遠處的星空,星空塌陷,出現了一個花朵的形狀,

遠處星空中,宿命之力幻化成了一條萬丈巨龍,撞擊在了花朵之上,

「轟隆,」

這一下撞擊,天崩地裂,整個中央星域都在震動,九天十地的人都感應到了碰撞,


顧念奴和姬瑤光若非受到莫愁的保護,早已經被恐怖的能量餘波絞成了齏粉,

「走,」莫愁突然伸手抓住顧念奴和姬瑤光,縱身一躍,剎那消失,

莫愁消失的剎那,天地間緩緩恢復了平靜,

宿命始祖的聲音回蕩在星空中:「好強大的力量,這個女人究竟是誰,這世上除了我們之外,不能還有這種人,不可能……究竟是怎麼回事,」

「此時太過蹊蹺,莫非她是自己修鍊到此種境界的,」宿命始祖驚疑不已,似乎無論如何也不相信世上居然還有莫愁這種強者,

這個時候,莫愁已經帶著顧念奴和姬瑤光來到了遠方星空中,她看著姬瑤光兩人,說道:「那人很強,我也沒有十成把握能贏他,不過他似乎沒有追上來,」

顧念奴兩人還是第一次見到莫愁的臉色如此凝重,那人確實很強,強到了她們已經無法理解的地步,

莫愁深吸口氣,看著前方,「前面不遠處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了,」 莫愁三人前方的星空泛起漣漪,像是水面一樣波動起來,這個波動很大,擴及到了萬里之外,

「發生什麼事了,」顧念奴和姬瑤光皆很疑惑,

莫愁朝著星空中的漣漪走去,顧念奴和姬瑤光相視一眼,跟了上去,

三人穿過漣漪,來到了另外一個洞天福地,這個洞天福地宛如仙境一樣,風景很是優美,三人走在山林中,沒多久便在山林中看到了九朵巨大無比的花朵,

這九朵花嬌艷無比,九色彩光絢爛奪目,

莫愁獃獃的看著這九朵花,不由自主的走了過去,顧念奴和姬瑤光想伸手拉住莫愁,卻被九彩霞光擋住了,

很快莫愁便走到了九朵花中央,她整個人都已經被九彩霞光籠罩住了,她閉目享受著九彩霞光,任由九彩霞光流入鑽入她的體內,

忽然九朵花都漂浮了起來,突然合一,化作了一朵花,依然在她頭頂上方旋轉,絢爛的九彩霞光灑在她身上,光彩奪目,

……

與此同時,輪迴星域,葉峰正在練功房裡面祭煉聖皇圖,他要把聖皇圖融入血肉聖胎內,與血肉神胎合一,

他已經控制了血肉神胎,對於血肉神胎非常了解,幾乎任何東西都能融入血肉神胎,提升血肉神胎的力量,

現在的他和血肉神胎已經不分彼此,提升了血肉神胎的力量,就等於提升了他的力量,如果他能屠戮億萬生靈融入血肉神胎,血肉神胎的力量絕對會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當然,他也不會做這麼喪盡天良的事,

他現在,只想把聖皇圖融入血肉神胎,

當聖皇圖融入血肉神胎的時候,血肉神胎的力量瞬間提升,葉峰馬上把血肉神胎融入了自己體內,他的力量也隨之飆升,

本來,他以前的修為大概只能媲美斬斷過四次宿命的大帝,但是現在即便不靠大劍,憑藉他自己的力量,他和大帝巔峰境的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我之所以沒有因果線和宿命線,難道便是因為我是天機老祖嗎,」葉峰自語,連他自己都已經認為自己是天機老祖了,

「擁有天鏡道種的人之,每次推算我,天鏡上都會出現天機二字,莫非也是因為我是天機老祖,」葉峰想到這兒,突然消失在了練功房內,

下一刻,他出現在了輪迴大陸,天鏡神宗宗主蘇千夜房間,

原本在打坐的蘇千夜猛的睜開雙眼,當他瞧見來人是葉峰的時候,他微微鬆了口氣,不過隨即他頓時震驚起來,他發現自己居然完全看不透葉峰的實力,

天機傳人的修為……提升的都這麼快嗎,蘇千夜心驚,

葉峰笑道:「蘇宗主,別來無恙啊,」

「葉小兄弟,你究竟去了什麼地方,」蘇千夜問道,

「去了個很遠的地方,不提也罷,」葉峰說道:「我這次來是有事想問你,」

「葉兄弟有什麼事儘管問便是,只要蘇某人知道的絕不隱瞞,」蘇千夜說道,

「你天鏡神宗對於天機門的了解應該很深吧,」葉峰問道,

蘇千夜一愣,不知道葉峰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不過他還是回答道:「我天鏡神宗的老祖宗曾留下關於天機門的典籍,只是那本典籍,只有大帝境以上的武者才能開啟,我……」

「把它拿給我,」葉峰說道,

蘇千夜心中暗驚,莫非他已經是……想到這兒,他咽了咽唾沫,不再耽擱,馬上去把封存在一個黑色盒子裡面的典籍取來,交給了葉峰,

葉峰當即開啟了黑子,取出了一本陳舊的典籍,

「果然是大帝境,」蘇千夜心驚不已,

葉峰並沒有注意到蘇千夜臉色的變化,他此刻已經翻開典籍看了起來,

典籍上果然有著天機門的記載,而且非常詳細,

天機門,連天鏡神宗的老祖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時候成立的,他只能大概推測,應該和神族一樣古老,

凡是修鍊過奧義九字的武者,都可以被稱為天機傳人,

天機傳人相互吸收對方的奧義之力,提升自己的修為,自相殘殺,但是天機門依然不倒,屹立於人世間,

天機門究竟是誰創立的,誰也不是很清楚,天鏡神宗老祖宗曾經聽說,創立天機門的人,乃是天機老祖,

天機老祖是誰,誰也不知道,也幾乎沒有人見過,據說只有神族、妖族和魔族的始祖見過,

據說天機老祖掌握著一種可怕的力量,令妖族、神族和魔族的始祖深深的忌憚,但是這種力量究竟是什麼,誰也不清楚,

「難道是吞噬之力,」葉峰心想,

還有傳說,天機老祖有一把至強之劍,此劍即便不依靠天機老祖的力量,也足以輕易斬殺大帝巔峰境的強者,如割草芥,

看到這裡,葉峰更加相信天機老祖便是自己,

可怕的力量……指的必然是吞噬之力,至於那把至強之劍,必然是自己手中的大劍,

一代天機、二代天機、三代天機……無論他們有多強,在遇到那把至強劍和那神秘的力量之後,都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典籍裡面記載,

葉峰看到這兒,不禁想起了曾經遇到過的天機傳人,確實沒有任何天機傳人能抵擋住吞噬之力和大劍,即便強大如天邪子也是如此,

另外,典籍上還有記載,神族和魔族的始祖都想殺掉天機老祖,但是妖族始祖卻想活捉天機老祖,這很令人奇怪,誰也不知道原因,

還有,人族之內有傳言,當天機老祖出世的時候,就是天下大亂,人族滅亡的時候,所以,人族各大勢力的人也想出掉天機老祖,

當然,儘管人人都想殺掉天機老祖,但是卻沒有任何人能找到天機老祖,更別提殺死了,

看完關於天機門的種種消息,葉峰輕嘆,自己是天機老祖的事實,恐怕無論如何也抹殺不了了,

他不明白,自己是其他世界來的人,為什麼會變成了天機老祖,難道,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的前世便是天機老祖,

(今天很高興,新書前兩萬字的草稿寫好了,傳給了編輯,按照現在的進度,五月份應該能夠寫好新書,另外,這久完美劍神更新的少,每天一章,但是不會斷更的,大家放心好了,)

(完美劍神已經快到結局了,這個月就能寫完,) 漆黑的夜間雖有一輪圓月高照,但是爺黑沉沉的,有時候發出簌簌的聲響,膽子小的人早已經抱着自己的老婆或是孩子入睡了,更有甚者膽子大點兒的還在輕輕的敲打隔壁王大姑娘家的木門。

“親愛的,是我,我的乖乖,快開始。”

“嗯,我的寶貝,快等死我了……”


“我讓你白天偷看張寡婦那那玩意,今晚我就要你把精力全部抽空,我看你還有沒有精力來偷看王寡婦。”

“啊……”


一段熱鬧的夜生活之後,世界彷彿陷入了寂靜,一道黑影正在街道上快速的穿梭者,如同鬼魂般。

那道黑影周身,繚繞着一股濃濃的殺氣。

最後黑影停留在一間房子面前。這道黑影就是劉笑天。

“先不要進去,房子附近有一個人。”無良師傅提醒道。

劉笑天透過黑夜看去,在漆黑的夜色中,劉笑天看清楚這人正是蕉嶺。此時,一片月光柔和的月光灑在蕉嶺的身上,蕉嶺坐在劉笑天也要進去的房間上,搖晃着一對美腿,彷彿美天鵝在月光中跳舞,看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這小妞的修煉天賦貌似比你強大,只可惜不能煉製丹藥,有點兒可惜,”無良師傅輕輕嘆息道。

“無良師傅,這小妞的修爲我感受不到,此刻只感受到她的氣息特別的強大。”

“她的修爲確實強大, 溺愛成婚:早安,冷先生 。”

“應該是的, 仙俠踏天 ,劉笑天哭笑不得。”

“這小妞也是一個特別執拗的人,認準的事情別人用十頭牛也拿不回來啊,劉笑天搖搖頭輕輕嘆息道。”

“呵呵,這小妞,那個驢嘴馬臉的傢伙敢惹這小妞,也是自己人生中估計犯得最大的錯誤。”

踏踏……不多時間,在劉笑天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那個白天在街道上調戲過劉豔和蕉嶺的那個劉笑天稱作路嘴馬臉的不知名的何家請來的高價煉藥師。

這時候的蕉嶺, 極品小郎中 。如果是白天,劉笑天一定可以看出蕉嶺那突然變爲殺意的臉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