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這種做法,已經給千百度蒙羞了!」

「業界的恥辱!」

「你真給楚小姐丟臉啊!」

拍賣行的工作人員,都趕緊離林晨遠遠的,免得拉低智商。

林晨皺了皺眉頭。

他之所以沒說話,是想聽聽看這「燒火棍」說話。

可,這貨居然不吭聲了,似乎生著悶氣呢。

他嘬了嘬牙花,有些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幻聽。

這東西,真的一文不值?

當然,心裏這麼想,嘴上卻硬的很。

「誰說我給楚小姐丟臉了!」

「我告訴你們,這可是個大漏!」

話音落下,場上驟然一寂。

隨後,一陣哄堂大笑,爆發開來。

「他居然說這個是漏?」

「我的媽呀,他以為漏這麼好遇上?」

「到底還是年輕啊,不知道這行的深淺。」

「林晨啊,我告訴你,不懂不要亂說,小心丟人現眼。」

「這東西要是漏,我把他吃了!」

鬨笑聲中,幾名拍賣行的同事,也都羞愧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看向林晨的眼神,幾乎要噴出火來。

今兒這臉,可是丟大了啊!

誰都沒有注意到。

一輛紅色保時捷緩緩停靠在路邊。

車窗落下,一張清麗絕倫的臉。

見到林晨手中的「燒火棍」后,她先是一驚,旋即大喜!

風風火火地下車,高跟鞋踩得咯咯作響。

古馳的包包甩在胳膊上,香奈兒的香水,清淡而雅緻。

「這塊木頭,我出八十萬收!」

「行不行,給個話!」 洛景煜仔細看了信件內容,沉思片刻,道:「這信里言語確實奇怪。」

明落昔隱隱覺得這不像是惡作劇:「信裏面說,我今年已經十七歲了,到了藏劍的年紀,還讓我速速去……去天乩閣?這是個什麼地方?」

「不曾聽說過,這信件上是倉龍的國徽,會不會是你父皇所寄?」

明落昔搖頭:「不會,我每月都會和父皇通信,上頭都有我皇家印記,可這信上只有倉龍國徽印記,只能代表這信是從倉龍國寄來的。」

「既然看不懂,那就別看了。」洛景煜將信收入袖中,「我們去用午膳。」

很快,明落昔將這件事拋在了腦後,但過了三日,這封無名氏的信又來了。

信中內容明落昔越看越覺得奇怪,眼下洛景煜正在軍中議事,她只好叫上凌璇去了天山。

「璇,你說會不會是有人寄錯了?」二人御獸在高空之上,明落昔拿出信來。

凌璇粗略的看了一遍信的內容:「你說這是第二封,第一封呢?」

「被洛景煜拿走了,但內容我記得,說是讓我去一個叫天乩閣的地方,可奇怪的是連書之靈都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明落昔收了靈力降落到天山之巔。

凌璇緊跟其後:「或許師父會知道,我們去找他老人家。」

「嗯!」

凌璇敲了敲木門:「師父,我與阿昔來看望您了。」

裏面傳來溫和的男聲:「進來吧。」

二人行了禮,落了坐。

「師父,我連收了兩封奇怪的信,想來請教師父,是否聽聞過這幾處地方。」明落昔拿出那封無名氏的信來呈了上去。

溫神醫見后,坦然一笑:「阿昔,你之前說擔憂你母親的處境,如今,你母親主動找上你,怎麼還不去相認啊。」

明落昔驚訝道:「我母親?您是說這是我……我母親寄給我的?」

凌璇瞧了明落昔一眼,道:「還請師父明示。」

溫神醫不急不緩的的說道:「阿昔是天族血脈,聽聞天族女子到了十七歲便要參加藏劍大典,將所契約的最優秀的一把劍取出,把其中一抹靈氣藏入天乩閣之中。」

明落昔倒是不在乎什麼藏劍,只想知道母親的下落!

「師父,那我母親……」

「放心,既然能找到你,那你母親說不定也在天族之中。」

明落昔又問:「師父,那這第二封信的意思是……讓我回倉龍國去寒極淵?」她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又要和洛景煜分開了,她捨不得。

是的,她越來越沒出息,越來越離不開他。

「阿昔,你命格曲折,又受天地之命契約了神器,註定這輩子不平凡,去吧,勇敢面對,逃避……」溫神醫頓了頓,感慨,「終究逃不掉啊!」

「是,徒兒知道了。」

回去的路上明落昔沉默不言,盯着一個地方發獃。

「怎麼?怕?」凌璇敲了下她的頭。

明落昔老實回道:「不是,我捨不得洛景煜,現在日子很平靜,不是嗎?」

「可你註定不是小河塘里小舟,你是汪洋大海中的巨輪,註定要與狂浪糾纏。」。「黃金分割?」

「你怎麼起來了。」

克勞斯長大最揉了眼屎,走了過去。

「出來上個廁所,順便看看你們進度怎麼樣了。」

「最近準備教你迴旋的lesson2,也和黃金分割有關。」

喬斯特聽到這個立馬跟了出去,興奮地說道:「我可以學lesson2了?」

《我的替身最沒用了》第四十七章黃金迴旋 京城,國主府。

項城已經按照陳寧的要求,老老實實的將他所掌控的龐大財富,全部上繳給國家。

國主黃乾也沒有食言,答應予以黃乾從輕發落,終身監禁。

黃乾望著面前蒼老得不成樣子了的項城,漠然的道:「來人,將他送到監獄。」

「是,國主!」

侍衛押著項城離開。

一名國主府內務辦事員,將另外一份來自內閣的重要文件,呈交給黃乾,恭恭敬敬的道:「國主,還有一份緊急文件,內閣不能斷,他們把這位文件送往大都督府,想讓大都督決斷的。」

「可大都督今日不在京城,所以都督府的人把這份文件,送到您這裡來了,說是請您批示。」

黃乾聞言有點錯愕:「軍部的文件,怎麼拿來給我批示了?」

他拿起來一看,然後就明白了。

原來,這位出自內閣,請求大都督決斷的文件,內容是和陳寧有關的。

米國跟高盧東瀛等國,聯合向華夏提出嚴重抗議。

他們抗議陳寧在聯合演習中,暴力斬殺西蒙麥迪文等人,要求華夏方面嚴懲陳寧,給他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黃乾看完之後冷笑:「呵呵,真是有趣,他們來我們家門口找茬,被陳寧狠狠收拾,現在反而跑來像我們抗議了,趙明呀,你說這搞笑不搞笑?」

趙明便是眼前這位國主府內務辦事員。

趙明可不敢亂說話,尤其是這種國家大事上,而且他也很清楚,國主有自己的決斷,一般人還是少發表意見的好。

但國主已經開口,他不答上兩句也不合適。

他便笑道:「現在國內很多人都還不知道陳寧便是大都督,外國人更無從曉得。」

「他們以為陳寧不過是個過氣戰神,以為陳寧在軍中早就不受重用了,因此才氣勢洶洶的要求我們懲罰陳寧吧!」

黃乾點點頭:「也是,如果米國他們知道陳寧是大都督的話,他們現在抗議的就不是陳寧,而且抗議我們華夏了。」

「說起來,陳寧是替我們華夏出了力,又給咱們華夏背了鍋呀。」

趙明微笑的道:「屬下有個不成熟的想法,國主可以公開宣布懲罰陳寧,但是同時也公開獎賞大都督。」

「懲罰陳寧,可以敷衍米國他們的抗議,敷衍一下他們。」

「獎勵大都督,則是讓大都督安心,國主你還是堅定不移支持他的。」

黃乾笑道:「好,你這建議甚好,就按你說的來辦。」

很快!

國主府內閣跟軍部,聯合發出兩個文件。

一個文件是對陳寧的處罰,文件上說陳寧率領戰龍艦隊參加七月流火演習,與外國演習部隊發生衝突,外國演習部隊死傷嚴重,特對陳寧做出懲俸三年的懲罰。

另外一個文件是對大都督的嘉獎通知,國家為了表彰大都督做出的貢獻,授予大都督英雄勳章。

很快!

這兩份文件,傳示了全國各個重要部門。

最後,身處中海的陳寧,收到了這兩份文件。

陳寧看完兩份文件,國家又獎勵他,又罰他俸祿,他真是哭笑不得,不過他也了解其中緣由。

旁邊的宋娉婷就傻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