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查雲棟看到這一幕,心涼了半截。

他猛然轉身,向前方殺去。

雖然幻妖的力量使妖獸的身形隱藏了,但是那些實力驚人的妖獸,渾身煞氣驚人,還是能被高階修士所感知的。

錚!

查雲棟的利劍與爆裂戰虎的利爪相撞,迸發出刺耳的轟鳴聲。很快,環繞在爆裂戰虎周圍的倀鬼如潮水般洶湧而出,歇斯底里地哀嚎著,大有要淹沒查雲棟的架勢。

砰砰!

查雲棟迅速在手上劃出血痕,將血水散落四方。

血滴在空中與倀鬼相撞,化作血霧,隨即顯現出倀鬼的形狀。

殺!

查雲棟一劍刺出,激射倀鬼。

他身後的護衛也學得有模有樣,用血水勾勒出妖獸的身形,與妖獸激戰,穩住了一方局勢。

祝老四這些膽大的行商也牢牢圍在查雲棟四周,與他們並肩作戰。

「小心,那群白眼狼出動了!」秦楓提醒道。

「亮弩!」查雲棟一聲令下。

一眾護衛都亮出了靈弩。

秦楓登時心裡一熱。

他認出來了:這種靈弩正是南周皇朝軍隊的裝備之一。想不到查雲棟連這種東西都能買來!

「西南邊!」他再次提醒道。

「殺!」

查雲棟一聲令下。

數十架靈弩激發出上百道寒芒,直指白眼狼群。

很快,成片的狼群倒下,本來看著空無一物的地面多了一灘血水。

吼!

這時,又是一陣暴躁的吼聲傳來。

那些迅猛猿拍著胸口,殺過來了。

它們形如其名,速度迅疾,攻勢猛烈,沖入查雲棟的護衛中一頓廝殺。

不僅如此,秦楓還看到迷霧中還有其他的妖獸也衝出來了!

。 而這邊的張易某導演雖然在內心中對沈天賜的劇本沒有多大的信心,但他還是禮貌性的應了下來。

「什麼!?這……黃飛鴻?你是用人名做影片名嗎?」看到這個名字,張易某的心中就有些失望了。因為不管是在哪個世界里,影視圈裡,一般的情況下,都是不會用一個影視片的主角名字來做影視名字的,因為出於商業上的考慮,他們也都會盡量用些能突出賣點的名字,而這樣一來,沈天賜的這個影片的名字就落了下乘了。

苗譜此刻也是一臉好奇的靠了上去,然後開口說:「我說天賜啊,你這是真寫劇本呀?可是你,你真的會寫嗎?如果真的行的話,別忘了,千萬要記得給我一個女主角哦!」

此刻的沈天賜則是喝了一口咖啡,然後安靜的坐在一邊,他在等張易某導演看現在這個劇本,雖然沈天賜是對自己所寫的這個劇本很有自信,但是也不確定在前世經典的影片就在這個平行世界所行得通的,所以還是先讓張易某這個專業的大導演來審核一下才好。

這邊的張易某導演一邊看著面前的劇本,他的臉色也是一直在變著,他是從之前的失望,到後來的雙眼一亮,越來越激動……

而此刻的苗譜也是也有些看的入迷了,她是一邊看,一邊也是開口憤恨的罵道:「真是太可惡了,這些個可惡洋人怎麼能這麼壞啊!還有,這個黃飛鴻是真的好厲害啊,還有,這個是真的嗎?」

到最後,張易某導演忍不住的激動的讚譽:「好!很好!真是是太好了!這,這劇本……那個,天賜啊,這個劇本真的是你寫的嗎?!」激動的已經不知如何控制情緒的張易某導演,最後雙眼盯著沈天賜。

他身為一個導演,要判斷出一個劇本的好壞還是非常容易的,張易某大導演可接觸過無數的動作片的劇本,他也是對於動作片的了解那是更加的透徹。

在這之前,張易某導演還是覺得那個朱凱的劇本已經是非常的經典了,應該說是很難在被人給超越了,但如今他在看到沈天賜的這個創作的劇本的時候,他的眼前可又是一亮,因為沈天賜所創作的劇本和那個朱凱的劇本那完全就不是一種風格的!

可以說,朱凱的那個劇本的動作片,中心主要講的就是復仇,或者是那中門派與門派之間的內鬥,也或者是民間的那種武者與朝廷之間的復仇爭鬥,而眼前的這個沈天賜的劇本可是很明顯的上升了一個層次,這個層次可是非常的高端的,這是一種國家情懷的。

因此,張易某導演此刻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沈天賜,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個年級輕輕的人竟然能創作出這麼有深意的劇本來,而這邊的沈天賜在看到張易某導演的那種驚疑的眼神兒,也是淡然的一笑,不管怎樣,在這個平行的世界里,這個劇本的確是自己來「創作」的,點了下頭,就問道:「張導,你覺的這個劇本如何呢?」

而張易某導演在聽到沈天賜肯定的話語后,也是直接就震驚了,一旁的苗譜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沈天賜,她也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唱歌的沈天賜竟然還會寫劇本。

這邊的張易某導演也是直接就開口了:「好!真的是太好了!」

沈天賜再次開口:「那,張導,那你看,我的這個劇本可以用嗎?」

「肯定能用啊!毫不誇張的會所,你的這個劇本比那個朱凱的簡直是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了!」張易某導演可以說是這個平行世界里專業性極強的大導演,如今的他已經決定好了,那就是一定要將沈天賜的這個劇本把握好,因為他感覺到,這也許就會是他導演生涯中最巔峰的一部電影了。

在聽到張易某大導演的話后,沈天賜也是笑了,如此可以說,一切搞定了!同時,沈天賜也是看出來了,那就是經典的東西,不管是處於什麼環境以及什麼地方和空間里,那也都是處於經典的存在的。

這個時候,張易某大導演也是想了想,然後開口:「那個,天賜,我這裡覺得這個劇本的名字,你看,能否更改一下呢?我這裡覺得……」

在聽到張易某大導演的話后,沈天賜也是愣了一下:「劇本名字?」隨後,沈天賜就笑著開口:「張導,我可是沒有打算更改名字的,因為我可是打算要徹底的打響黃飛鴻的這個影視品牌的,因為,從開始創作的時候,我要將這部電影製作成一個系列的,這是第一部,後面或許還有第二部和第三部的,你說對不對?」

張易某導演在聽到沈天賜的這種說法,他的眼睛也是那麼一亮,是啊,這麼好的電影,如果真的有第二部和第三部那真的是……

「天賜,真的有嗎?」這一刻的張易某導演的神情和動作簡直就像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充滿好奇的小孩子。

而這邊的沈天賜也是一臉好笑著點頭了:「恩,如果觀眾買賬,票房好的話,那就是真的有!」

聽到沈天賜的話,張易某導演也是哈哈笑了起來:「哈哈!好!只要投資到位,票房你就不用擔心,這個劇本兒,我敢保證,一定能創國產動作片票房的新高的!」張易某導演說完話,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

對於張易某導演,沈天賜自然是非常的相信的,然後沈天賜就看著電腦上的劇本,隨後開口:「那既然這樣,這部影片的名字叫《黃飛鴻之壯志凌雲》吧。」

聽到沈天賜說到的這個名字,張易某導演也是呢喃了句:「《黃飛鴻之壯志凌雲》……恩,好,這是個好名字啊!華夏好男兒當有凌雲之志!好啊!天賜,你,簡直就是一個天才啊,沒想到,這樣的劇本你都能想到啊,哈哈!我看啊,這個黃飛鴻的形象,也就你來演是最合適的了!」對於沈天賜,他可是一眼看中了的,而且這部戲可是一部純粹的動作片,而且還是那種包含著國家大義的動作片,也就是這談話,張易某導演的腦中,那劇本里的關於黃飛鴻的形象也早已經與沈天賜的形象逐漸的重合了起來。

這部的沈天賜在聽到張易某導演的還后,也是微笑著點了下頭,也正如張易某導演的話,沈天賜在創作這個劇本的時候,他也是想著自己來出演這個男主角黃飛鴻的,不為別的,就是單純的喜歡,不論是他的那個世界還是如今的這個平行世界。

而張易某導演說完話后,一旁也是饒有興趣的苗譜也開口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劇本里的那個十三姨就由我來演怎樣?!」

而在聽到苗譜的話后,沈天賜和張易某導演也是不由回頭,隨後就是一臉古怪的看著一旁的苗譜,那個……她?十三姨?苗譜?

看到沈天賜和張易某導演的表情,苗譜也是一臉得意的開口:「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難道我來演不行嗎?對了,天賜,這部戲,你不是打算讓我來投資的嗎?我可是沒有多少錢,投資的事情還是需要讓我來給我爸爸說才可以哦。」說完這句話,苗譜也是大咧的笑了起來。

十三姨的角色就是那種活潑和大膽的,而苗譜的這種自來熟的性格也是和十三姨的性格相吻合,於是沈天賜和張易某導演幾乎是同聲的開口:「對,沒錯,就是你了!」隨後,倆人微微一愣,然後大笑了起來。

而苗譜聞言也是一愣,隨後她的嬌美臉龐上也是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啊!?是真的嗎?真的是讓我來參演十三姨嗎?」

沈天賜也是笑著看了一眼張易某導演,然後點頭:「對,是的!」

苗譜在聽到沈天賜的這個編劇的話后也是立馬興奮的跳了起來,隨後就情不自禁的對著沈天賜的帥氣臉龐親吻了一下:「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天賜,姐姐愛死你了哦!」說完,苗譜就伸出藕白的手臂拍了一下沈天賜的肩膀。

而這邊的沈天賜也被苗譜的這一舉動給驚得愣住了,這個苗譜姐姐,也真是活潑的可以啊,簡直和心目中的十三姨一樣的性情啊。

而沈天賜這邊也是再次開口:「好了,這劇本看來是沒問題了,現在我們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需要解決的!」

聽到沈天賜的話,一旁的苗譜立馬開口了:「我知道!是不是找投資啊?你就放心吧,本小姐我現在就帶你去找我老爸去!」

這件事情,苗譜的閨蜜也就是沈天賜的經紀人雪雪已經在電話上告訴她了,另外在她來到這裡,看到沈天賜所創作的這個劇本后,她也非常的喜歡,而且比她之前看過的任何一部動作片都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呢。同時她也相信這樣好的電影,她的老爸也是一定會進行投資的。

在聽到苗譜的話后,沈天賜和張易某倒也是互相的一笑,是啊,劇本如何再好,執導的導演再如何的厲害,你沒錢,那不也是白忙活嘛。

那麼說行動就開始行動了,於是一行三人就這麼快速的離開咖啡店朝著苗譜的父親所在的娛樂公司行駛而去。

來到苗譜父親的娛樂公司后,三人就在苗譜的帶領下,直接朝著董事長的辦公室走去。

因為時間是晚上,整個公司的員工都已經下班兒了,而唯獨董事長的辦公室還亮著燈。

苗譜一邊走也是一邊開口:「唉,最近公司的那名導演突然的離職,導致公司的一部動作片擱淺,如今我爸爸常常為此煩惱,並且每天也是很晚才回家。」

在聽到苗譜的話后,沈天賜也是開口:「什麼,也是一部動作片嗎?」

而這邊的張易某導演開口:「苗譜的父親苗鐵山的方可娛樂公司一直致力於音樂和電視上面,但是要想讓公司快速發展起來,成為國內的一家龍頭公司,影視方面自然是不可缺少的,而如今苗董開始拍攝動作影片,估計也是處於一種投石問路的心態。」

張易某導演涉足娛樂圈兒已經很多年了,因此他看問題也是看的非常的透徹,在經過張易某導演的這一番解說,沈天賜也是一臉的恍然,於是沈天賜也是微笑著開口:「那麼我如今前來,豈不是有種雪中送炭的行為了呢?」

在聽到沈天賜的話后,張易某導演和苗譜也是微笑了起來,尤其是苗譜此刻也是激動的開口:「哈哈哈,天賜,我想等咱們見了我父親,得知了這件事後,我相信我父親肯定會非常的高興的。」

而此刻苗譜的父親苗鐵山正一臉愁容的在辦公室里坐著,先如今的他,也是正如張易某導演所說的那樣,他玩娛樂圈這麼久了,也是深深的感覺到自己的公司在發展的趨勢上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瓶頸期了,而要突破這個瓶頸期,想要進一步的發展,那麼他就要改變一下發展的策略,拍攝一部影視作品,而確切的說應該是一部電影,而經過他的認真熟慮的思考,拍攝一部動作電影來進行投石問路是最好的。

原本呢,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可是在關鍵的時刻,他公司的那名動作導演竟然突然的來了一個辭職不幹了,雖然國內的一些有名氣的動作導演是不少,但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哪裡正好有空餘檔期的導演呢?不死心的苗鐵山也是聯繫了幾個,也正如他所擔心的那樣,都是檔期拍的滿滿的,如今的他真的是非常的苦惱和犯愁了。

正在苦惱的苗鐵山這個時候也是在想著,實在不行的話,那就改拍其他的電影?「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辦公室的門兒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坐在辦公椅子山過的苗鐵山開口了:「進來吧。」

苗譜直接推門兒走了進來:「爸,我一猜你就在這裡!」

看到進來后的寶貝女兒,苗鐵山也是一臉的驚疑:「苗苗?你,你怎麼這麼晚來這裡了!」

聽到父親的話,苗譜也是開口:「我不來能行嗎?身為你的女兒,自然是知道父親非常的苦惱,所以呢,你的女兒我為了讓我的父親不在苦惱,費了很大的力氣,找來了我的兩個很厲害的朋友過來幫你了。」苗譜是一邊雙手叉著腰,一臉得意的開口說著。

而在聽到女兒苗譜的話后,苗鐵山也是一臉的無語,對於自己的女兒,他自然是知道她的脾性的,就當他剛要開口說不要在來胡鬧時,就看到了苗譜身後的沈天賜和張易某導演,在看到這兩個人後,苗鐵山的臉色也是陡然的一變:「張,張易某導演?沈,沈天賜先生!?」

對於張易某導演,苗鐵山不是沒有想過打電話邀請他過來的,但是想到自己這部動作片只是一個小成本的電影,而張易某導演則是圈內有名的大導演,讓這麼一個大導演來拍攝這麼小的動作電影,那真的是有些「侮辱」的意思了。

可是他沒想到,如今張易某大導演竟然和當今最火的沈天賜一起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正在苗鐵山發愣的時候,張易某導演就一臉微笑的伸出手:「苗董,你好,這麼晚來到你的辦公室打擾你,不要介意啊。」

聽到張易某大導演的話后,苗鐵山也是一臉驚喜的擺手開口:「哎呀,哪裡哪裡,你和沈先生來到我這裡,簡直是我的榮幸啊,其實先前我還想著和你通電話呢,沒想到,你就這麼突然來了,來來了,二位快坐下!」苗鐵山一臉驚喜的說道。

幾人坐下后,同樣坐在沙發上的苗鐵山就開口了:「張導、沈先生,你們一起這裡,是不是來京城有什麼工作?」

聽到苗鐵山的話后,張易某導演和沈天賜互相看了一眼,隨後沈天賜就笑著開口了:「苗董,實話實說,我和張導一起來這裡,是有求於你。」

苗鐵山聽到沈天賜的話后,也是一臉的疑惑:「恩?求我?」隨後苗鐵山就一臉疑惑的看向了一旁的張易某導演。

這邊的張易某導演也是微笑著開口:「哈哈哈,事情是這樣的,苗董,我這裡呢已經和我的前公司解約了,對於這件事,想必苗董也是知道了吧?」

苗鐵山也是點了下頭:「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也正因為是這樣,我才想著和張導你通個電話,因為我這裡也是有著一部動作片想要麻煩你過來看看!」

而張易某導演聽到苗鐵山的話后,也是直接擺了下手:「苗董,在我和前公司解約了后,沈天賜先生就已經給我打了電話了,而且所談的事情也是關於一部電影的事情。」

苗鐵山在聽到張易某導演的話后,也是微微一愣,隨後一臉驚疑的開口:「怎麼?沈先生你要拍攝電影?你不是歌手嗎?」

苗譜在看到自己父親的驚訝的神情后,自然是也明白父親擔心的事情,於是就開口了:「哈哈,我說老爸,你不用緊張,事情是這樣的,如今天賜創作了一個動作影片的劇本,而且我和張導也已經看了,這個劇本張導和我也是非常的喜歡,但是如今就少了一個投資的,所以呢,在我的建議下,張導和沈天賜就來到了這裡了。」

在聽到自己寶貝女兒苗譜的話后,苗鐵山也是終於明白了,原來張易某導演和沈天賜先生來他這裡,是希望自己來進行投資的,不是,話說,沈天賜自己創作的劇本?他不是歌手嗎?怎麼還會寫劇本?

於是,苗鐵山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沈天賜:「沈先生對於的創作能力,我是非常的佩服的,你的每一首原創歌曲,我也是非常的喜歡,話說,你也會寫劇本?」

聽到苗鐵山的話后,沈天賜也是笑著開口:「苗叔叔,關於劇本的事情,我話不多說,您先看看劇本,看看能否入引起您投資的意願,我的願望也是一直想拍一部屬於自己編寫的電影,無奈就是資金短缺啊,哈哈哈。」沈天賜說話的同時,也就再次將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拿了出來。

而這邊的苗鐵山也是一臉驚疑接過筆記本,同時心中也是想著,這麼年輕的人,而且還是歌手,能創作出一個什麼樣的劇本來,於是,苗鐵山也就認真的看了起來。

這邊的張易某導演和沈天賜也以及苗譜也就在一邊坐著,同時也是微笑著看著此刻正在認真讀著劇本兒的苗鐵山,在他們的內心裡,他們也是有著絕對的自信,那就是苗譜的父親苗鐵山在看了這個劇本后,肯定會選擇投資的。

苗鐵山一點點的,並且還是認真的看著屏幕前的劇本,他的神情也是與先前張易某導演第一次看到時一樣,從開始的不相信到雙眼那麼一亮,在到最後的不可思議,最後他用那震驚的眼神看著沈天賜,開口問了起來:「那,那個,沈先生,這,這個劇本兒可真是出自你之手?」

苗鐵山在看完這部劇本之後,他的內心在除了震撼之外,就真的再也沒有其他的想法了……

作為在這個圈兒里這麼多年,身為老總的他,真的是看過不少的動作電影,也著實看過不少的相關的劇本兒,不過那些劇本兒真的就是千篇一律的內容,可以說只要看一下看頭,就已經知道劇本的結尾了,而如今在看到沈天賜所創作的這個劇本兒后,立馬就有了一種特別一亮的新鮮感覺。

這絕對是迄今為止所看到過的最為好看的劇本了,可以說絕對的經典之作了!並且,苗鐵山也是絕對的能肯定,如果將這個劇本拍攝成電影的話,那絕對是一個經典之作!

而同樣讓苗鐵山感到震驚的就是,這麼一個可以說是經典之作的劇本竟然是眼前這個三十齣頭的年輕人創作的。

這邊的沈天賜在聽到苗鐵山的話后,也是微笑的額開口:「苗叔叔說的不錯,這卻是我花了幾乎一整天的時間創作出來的。我和張導演打算將這部劇本拍攝成電影,您看看如何,如果可以的話,這投資發行就交給苗叔叔您了。」其實,沈天賜在看到苗鐵山的神情和不可思議的問話,他就已經知道,苗鐵山已經願意投資了。《封程,一個資本孵化的產物,當代偶像的典例》

最近封程這兩個字可謂是鋪天蓋地出現在任何你能看得到的地方。微博、抖樂、D站甚至QQ看點,想屏蔽都屏蔽不過來。

是的,我承認,他是有一張好看的臉,有時候我都想多看幾眼。

可這恰恰就是他吸引資本的地方,只需要一張臉,其他的?

《從男團開始的全能巨星》第一百九十五章從我做起 拍攝電影自然需要一個好的劇本,對於劇本沈天賜自然是不發愁,那隨心所欲系統里的多的是,但是要拍攝出來,就要將劇本給整理出來。

於是剛剛回到家的沈天賜,才想著家裡好像還沒有一台筆記本電腦,「去工作室?」想了想,沈天賜決定自己還是自己去買一台電腦好了,如今工作室那裡涉及到工作室的升級應該都很忙碌,在哪裡也是根本就靜不下心來去整理劇本。

電腦商場。

沈天賜購買電腦主要是用於工作,所以對電腦的配置並沒有多大的要求,於是來到一個櫃檯對著一位售貨員開口:「我要買台電腦,能否推薦一款,主要用於辦公。」

服務員立馬微笑的開口:「好的先生,如果您是辦公的話,我就推薦您買這台聯想筆記本電腦……」服務員微笑著給沈天賜介紹著。

通過服務員的介紹,沈天賜便選中了一款實用的聯想筆記本電腦,其配置不僅適合辦公,還能簡單的玩一些遊戲,但沈天賜也是想著自己玩遊戲的機會並不是很多,當沈天賜將付完款,拎著包好的筆記本電腦要離開時,一個意外就是這麼突然發生了。

「媽的,都他媽的別動!不然的話我立馬就殺了這個小姑娘!」一個兇惡的聲音傳了過來。

沈天賜隨後就聽到了一個小女孩兒的哭泣聲,隨後回頭一看,沈天賜的臉色也是瞬間陰沉到了極點。

一共是三個一臉凶神惡煞的中年人,旁邊還躺著一個保安,一個凶神惡煞的中年人控制著一個小女孩兒,另外一個中年人則是警惕的看著周圍而他的手中也控制著一個婦女,雖然手不老實,但是那個中年婦女卻也是不敢吱聲,最後一個男子則是正用一個布袋對一個收銀員的女子大聲的喊著:「快,把錢交出來!」

此刻,整個商場都是一副驚慌失措的局面,有的人也是大聲的喊著:「快報警啊!」

「誰敢報警的話,我現在就立馬將手中的這個小女孩兒給宰了!快,快將你們錢全部交出來!」那個中年男光頭惡狠狠的喊著。

而此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先生,你別衝動,如今都是二維碼支付,並沒有多少現金的,你看看有沒有其他需要的,我們這裡盡量可以滿足你,你看你能否先放了那個小女孩兒和她的媽媽呢?」商場的一個經理也是一臉急忙的跑了過來,擦了擦頭上的汗,說著好話。

「去尼瑪的,什麼二維碼不二維碼的,趕緊的把錢給我交出來,在啰嗦的話,老子可就動手了!」光頭漢字直接將手中的匕首逼近了小女孩兒的脖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