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珊珊的聲音很小,就像蚊子一樣嗡嗡的響。

「長河師兄?」趙鈺叫到,但是沒有人回應。

來到了練丹室,室內空無一人,趙鈺皺了皺眉頭,走出去,看見院中的僕人,上前問到。

「長河大人哪裡去了?」

「長河大人一早就去上山採藥了,他說你們如果來了就去大堂等一下,他很快就會回來的」僕人說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珊珊帶著趙鈺走向大堂。

「上山採藥?這裡的藥材不是很多嗎,還用的著師傅親自去采,平時都是直接從其他人手裡買過來的,今天師傅是想不開了自己出去」珊珊撇撇嘴,看了看大堂,大堂上扔著一封書信,沒有署名,珊珊直接就拆開了,反正不管是誰寫的可以看看,這是她作為長河首席弟子的特權。

「趙鈺,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打開書信的第一句就是質問,珊珊手一抖,差點兒將書信掉在地上。

「怎麼了」趙鈺看著珊珊慌亂的樣子,難不成這書信里有什麼壞事?

「這是我師傅寫給你的信,他怎麼就知道你今天和我一起來向他辭別的,難不成師傅學會算卦占卜了?」珊珊皺了皺眉頭,將書信交在趙鈺的手上,趙鈺接了過來。

「趙鈺,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一年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的,所以你不要著急帶著珊珊走,她還需要待在我這裡,我還有一些練丹術沒有傳授給她,不能因為你的關係就讓我將唯一滿意的第子這麼帶走了,你也不會這麼自私吧,今天我去上山採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對於趙鈺你來說,我長河是很放心你這個師弟的,但是珊珊我放心不下,你好好勸勸她,她肯定很想和你回趙國,女孩子容易感情用事,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千萬別把我徒弟拐走了,切記」

看完後趙鈺轉過頭,喬珊珊的眼眶已經在打淚珠了,「師傅還是不放行啊,我不想再這裡練丹了真的很無聊很無聊的,每天就是不斷的重複練丹,我天天看著練丹室里的石頭壁我看膩了,不管了,反正師傅回不來了,我們先離開,來個不辭而別怎麼樣?」喬珊珊一臉期待的看著趙鈺。

趙鈺心裡正在糾結啊,不知道該怎麼辦,轉過頭看著喬珊珊,「我們先回去,商量一下在做決定」

「哦」喬珊珊已經知道趙鈺想說什麼了,明天就要離開了,今天趙鈺要當說客了。

「趙鈺,你是不是覺得我現在離開的話很對不起師傅他老人家的,是不是覺得你辜負了他對你的信任啊」珊珊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趙鈺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長河師兄既然和我做了一年約定,想必在這一年中有很多的東西要傳授給你,而且你首先是長河師兄的第子,其次才是我的娘子,剩下只有四個月的時間了吧,四個月對於我們來說一眨眼就過去了,你說是不是?」趙鈺轉過頭看著喬珊珊,喬珊珊的眼淚已經吧嗒吧嗒的掉下來了,趙鈺將珊珊欖在懷中,拍打著珊珊的後背。

「你的意思就是不帶我走了唄,我都扔下師傅不管跟你走了,你在忌憚什麼啊,我看你就是不想帶我回去,怕你家裡的那位,或者是帶來的這位,大不了以後我管你管的松一點兒得了唄」珊珊撇撇嘴。

「不是這麼個事兒就,我也想帶你走,但是你師父說的很清楚,還有一些東西沒有傳授給你,你是他最得意的第子,肯定希望你能夠繼承他的衣缽,接下來的四個月交給你的東西肯定是你這十幾年來最大的收穫,而且你不是很喜歡練丹,你肯定不希望自己半途而廢吧」趙鈺無力的辯解。

「我不練丹了,很無聊的,大不了以後就靠你了反正你的練丹術比我高多了,有你在身邊比什麼都強」珊珊拉著趙鈺的胳膊。

「我也想,但是別忘了我和你師傅的約定,我不想違背那個誓約」趙鈺搖搖頭。

「一句話,要我還是要你那個誓約?」喬珊珊使出了殺手鐧,這個問題容不得有一絲考慮的時間。

「肯定是你啊,沒你了我還要那個狗屁誓約幹嘛,只是不想讓長河師兄太寒心了,辛辛苦苦培養了你這麼多年,眼看馬上就要培養出來了,轉手就被我給毀了,不行,不行,這次就不能帶你走了,珊珊你別怪我」趙鈺有些無奈。

「哼」珊珊狠狠的給了趙鈺一腳,讓趙鈺咧開了嘴,「疼啊,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

「死了最好,反正你也不帶我走,我就知道你,肯定外邊有人了」說完頭也不回的往喬家大院跑去,趙鈺搖搖頭,跟在身後追著。

一進房間就將門緊緊的關上,趙鈺在門外敲著「珊珊啊,你先開門,我們進去商量商量」

「沒什麼好商量的,本來帶你去的時候你就不情願,正好我師傅不在,還給你留下了書信,你正好有機可乘,我告訴你趙鈺,你就是個混蛋,你不帶我走我也不走了,我就一個人守在這裡一輩子,反正以前也是一個人的生活,就當你沒來過算了」珊珊不爭氣的掉著眼淚,趙鈺無力的敲打的門。

「唉,這個只是怕你師父寒心,你也不要意氣用事嘛,在有四個月我親自來接你,你看怎麼樣,四個月很快的,眨眨眼就過去了,到時候你師父也就沒有任何的借口和理由了,要是我現在就把你帶走了,這天倫之國我們以後可就再也回不來了」

「我不聽,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想帶我離開,我如你所願」珊珊抱著被子。

「長河師兄來了,這個珊珊還在生氣,不給開門」趙鈺好像在和誰說話,珊珊停止哭泣,擦了擦眼淚,師傅就這麼不放心自己還追到了這裡?想了想趕緊1下床,整理了一下,打開門,瞬間一個身影跑進了房間中,珊珊探出頭看了看門外。

「「」師傅呢?」珊珊扭頭看著趙鈺一臉的壞笑,「好啊你趙鈺,不帶我離開也就算了竟然還騙我,看來你是鐵了心的不想和我過日子了,你行,你等著你給我」珊珊指著趙鈺,趙鈺一臉無賴的樣子從身後將喬珊珊抱起來。

「我要是不這麼說的話,你肯定不給我開門嘛,別耍小孩子脾氣了讓我給你講講道吧」說完就將珊珊抱在了床上放了上去。

「你看,這裡是心,所有的不開心都是這裡引起的,所以有時候需要將這裡釋放一下,避免不開心積攢太多,這樣對你的身體不好」趙鈺的手開始不老實了,在喬珊珊的身上遊走。

「你別碰我,死開,我告訴你,以後你是你,我是我,反正你也不想帶我走,我以後就跟著師傅老老實實的練丹,不行我就去找一個荒山,到那裡潛心修道」珊珊咬著嘴唇,趙鈺笑了笑不說話,但是手上的動作可是沒有停下來。

「明天我就離開了,我會想你的,就讓我現在開始補償你,不能帶走你的遺憾,未來四個月要做的事情今天一天加晚上全給你提前報銷了」趙鈺的身體開始發燙,珊珊知道趙鈺想要幹嘛,推了推,但是沒力氣,根本就推不動,而且身體現在是極其的敏感,不知道是因為和趙鈺做的多了還是怎麼了,好像自己就是一個**。

「你別,我告訴你,這件事在你沒有解決之前休想胡來」可惜的是喬珊珊只能說,卻無力反抗。

趙鈺也不說話,就是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兩條**裸的身體滾進一個被窩的時候想不發生點兒什麼都難。


「我不要啊」珊珊哭了,趙鈺沒有搭理,像一個狠心的野男人。

「我要你快點兒」

「不行了,沒勁兒了」

「你別來了,放過我吧」

「還要來,你的腰行嗎」

……….

凌晨的一聲雞鳴,趙鈺無力的躺在床上,喬珊珊的嗓子都快破了,看著趙鈺,

「累死你,我都沒勁兒了,你怎麼這麼發瘋啊,這四個月的事情你還真想一天一夜就做完啊,要是以後不能在那個了你別怪我」珊珊趴在趙鈺的身上,趙鈺也太瘋狂了,相當於一天一夜啊,這個未免有點兒太不可思議了。

「睡會兒吧,我不行了」說完眼睛一閉打起來呼嚕聲,珊珊也累了,閉上眼都睡著了。

【專題】最熱連載小說搶先看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你給我過來」珊珊小手一勾,趙鈺慌忙跑了過去。

「怎麼了?」趙鈺伸出手將珊珊抱在懷中,喬珊珊看了一眼柳雲,趴在趙鈺的耳邊,「我告訴你,四個月之後你如果不來接我,我就跑出去找你,還有,如果你要是身邊再多一個女人,尤其是柳雲,我絕對會讓你做太監的,要是不相信你就試一試,記得我的話」

喬珊珊笑了笑,趙鈺的心裡卻發毛了,「絕對不會的,親親」

眾目睽睽之下喬珊珊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推了推,但是趙鈺的臉已經是貼了過來,狠狠的吻了一下,其他人紛紛側目,趙鈺似乎不盡興,又抱著吻了吻。

「你今天吃什麼,一股大蒜味兒」趙鈺又聞了聞,點點頭,「還真是」

說完哈哈大笑,其他人沒有聽到趙鈺說什麼,喬珊珊狠狠的錘了錘,這秀恩愛秀的要死,其他人都看不下去了,連國主也是一個勁兒的咳嗽,趙鈺就是故意要給他們看的,好讓喬珊珊能在這裡安心的練丹,也讓她安安心心的在這裡,不要吃醋。

「咳咳,趙王,你先過來一下」國主將趙鈺叫到一旁。

「怎麼了?」看著國主一臉小心翼翼的樣子,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辰家的女兒辰樂樂要跟你回趙國」國主說完,看著趙鈺的眼睛就瞬間變大了

「國主啊,這不是要我命嗎,你知不知道剛才喬珊珊跟我說什麼了,要是我在找一個女人,就直接讓我進宮了,做太監啊,我這還沒有離開天倫之國你就給我安排上了,不行不行,絕對不行」趙鈺搖著頭。

「我也不想啊,又不是我安排的,但是辰家女兒說你既然參加了招親,而且取得了魁首,這就意味著你已經是她的夫君了,辰家家主解釋了半天,辰家女兒也不聽啊,反正是認定你了,再說了,你在辰家也見過辰家女兒,長得怎麼樣我就不說了,你心裡清楚,現在趕緊過去認個錯,要不就偷偷的帶回趙國去,反正辰家女兒你是甩不了了,國主我也沒有辦法」

「國主,你不能這麼坑我啊,這辰家主也真是的,當初不是說好了,就算是我贏了那也是為了解救她啊,要不然就是半面人的勝利了,這丫頭怎麼就不知道感恩呢,還有你啊國主,你也不厚道的啊,我是聽了你的意思最後才上的,你不能不管我啊」趙鈺瞪著眼睛看著國主。

國主搖搖頭表示無能為力,「當初在宮中我說辰家女兒傾國傾城的時候你兩眼放光沒錯吧,後來我去喬府你不是著急的跑出來跟我去了辰家的嗎,這我也沒有逼你啊,都是你自願的對不對,現在辰家女兒硬要貼上來,你也知道辰家的勢力,我總不能對著干吧,再說了辰哲不還是你師兄,以後這更是要親上加親了,你別處理不好,注意分寸,還有一炷香的時間辰家女兒就應該趕來了,你注意啊」國主提醒到。

趙鈺瞬間清醒,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啊,三十六計跑為上,轉身走向喬珊珊,「珊珊,我要走了,我回了趙國會想你的,四個月之後我會來接你的,親親」說完再喬珊珊額頭上點了一下,珊珊昨天已經哭過了,今天沒有太情緒化。

「我們走」趙鈺大吼一聲,八個人的隊伍在國主的送別下浩浩蕩蕩的離開了,辰家主四下張望,自己的女兒沒有來,只有回去好好安慰一下了,趙鈺是個不可多得的才人,可惜了,女兒沒有這個福氣,本來這就是一場鬧劇。

趙鈺回回頭揮手告別,眼神落在喬珊珊的臉上,兩行清淚留個不停,趙鈺也有些難過,也許分別之後是為了更好的相聚吧,四個月的時間,讓華南學院在趙國穩穩的立足,其他的幾個學院命運如何就看天意了。

「柳雲,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為了什麼?」趙鈺看著柳雲冰冷的側面,竟然浮現出一抹微紅,看來她又是想歪了。

柳雲沉默不語,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知道你也不往其他的地方想,男人女人在一起,不僅僅是為了睡覺,除了睡覺還有很多,在珊珊的面前,我是她的唯一,所以她像保護自己一樣,生怕會有人來分享,她可以無條件的全部付出給我一個人,而我卻不能將所有的愛都給她一個人,我曾經也以為自己一生中只會愛一個人,但是現在將兩個女人放在我的面前讓我抉擇,我很難判斷,我哪一個都不想放下,所以我盡量給她們最大限度的愛,心怡懂我,知道我想什麼,要什麼,珊珊依賴我,讓我有一種保護欲,兩個女人我都愛」

柳雲笑了笑,「恐怕不止兩個女人了」

趙鈺聽了抬起頭,睜大眼睛,都已經出了洛陽城了,眼前又出現一行人,趙鈺真想掉頭就跑,但是自己跑了柳雲她們也還是會帶回去的,只好停下馬來。

「辰樂樂,我在你家裡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我出手時因為幫你,而且得到了你父親的同意,在你家裡你不是也沒有看上我嗎,咱們互不相欠,你就放了我吧」趙鈺不敢直視,因為辰樂樂的容貌看久了他的心也就跟著走了,對於美女只能是視而不見。

「你以為我想啊,我辰家在天倫之國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我招親之事全國都知道,而且都知道有那麼一個人已經成了我辰家的女婿,你就這麼走了,讓我一個小女子被別人說三道四?我寧願遠走他鄉,還有,你是趙王,你怎麼能如此兒戲,我辰樂樂也不是非要粘著你,在我找到喜歡的人之前,你必須要待在我身邊,我不想讓別人說我已經被人休了,我還沒進門啊!」辰樂樂說了一大堆,趙鈺似乎明白了,也有些糊塗,什麼叫在找到喜歡的人之前我必須在她的身邊,難不成等回了趙國,她找到了喜歡的,然後踹了自己,那傳出去自己的臉也不好看啊。

「辰樂樂,咱不任性,你還小, 甜餅直播間 ,是不是?」 全球穿越時代

「沒事兒1,我從小待在這裡,我也待著膩了,也該出去看看了,我要走的消息我父親早就知道了,國主也知道了,難道你不知道?我父親知道我跟你走了會很放心的,好歹趙王你也是天倫之國的傳奇人物」辰樂樂看著趙鈺。

「你這是何必呢,路上極其的兇險,而且長路漫漫,你說你一個嬌弱的小女子,何必受這麼大的苦呢」趙鈺搖搖頭,估計是不行了,不過這事情還有緩,沒有說非要認定自己1不可可,自己只是個備用的,實在找不著了才跟自己,趙鈺心裡就祈禱著那個人早點兒出現,雖然辰樂樂很漂亮,但是自己的身邊兩個女人已經讓自己頭疼了,在多一個的話自己以後得生活會是什麼樣,趙鈺不敢想象。

「趙王,帶路吧」說完辰樂樂的隊伍讓開了一條路,趙鈺咽了咽口水,「走」說的極其無力。

「趙大花花公子,我就看不出你哪裡好了,這麼多的女人跟你,你的手段可以嘛」柳雲讚歎道,更像是譏諷。

「唉,長得這麼帥不是我的錯,對女人溫柔也不是我的錯,她們愛上我也是天意如此,但是我偏偏琢磨不了,眼前的這個女人,難不成是天生讓我頭疼的嗎,我回去該怎麼和心怡交代啊,出來一趟,和你結伴而行還好一點兒,知道你不喜歡男人,但是我喜歡女人啊,命運啊,為什麼要這麼折磨我,難道就是嫉妒我的才華,我的容貌嗎?」趙鈺自戀的向天問,柳雲心裡深深的鄙視著,真不要臉啊,連自己都騙!


「轟隆」天空之上雷鳴陣陣,趙鈺直接翻身下馬,抬起頭,「老天爺,我就開個玩笑,你別當真啊,最近你都劈了我好幾次了,我告訴你我是不怕劈的,但是你要有個度啊」剛說完腳下蹦出火花,一道閃電連接天地,趙鈺向右跳著閃躲。

「看到了吧趙鈺,人呢有時候不要太自戀,別以為全天下的人都像你一樣瞎」柳雲哈哈哈大笑,趙鈺扭頭跳上了柳雲的馬,穩穩落下,抓著柳雲的腰。

「有一種患難叫生死與共」趙鈺也哈哈大笑,「等我趙鈺有天能夠踏足三界之頂,絕對要將你這片天扭轉,你憑什麼稱為天,你憑什麼要在我的頭上!」趙鈺狂吼一聲,聲音蕩氣迴腸,響徹天地,柳雲驚異的看著趙鈺,趙鈺的趙鈺的身後為什麼會有一個模糊的影子在動,不知道是什麼妖獸,正在仰天長嘯。

辰樂樂掀開轎子的門帘,伸出頭看著趙鈺正抱著柳雲,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說出那般話,而柳雲明顯的感覺到趙鈺身上的氣息在改變,越來越沉重,好像有著吞吐萬物之勢,趙鈺的頭頂之上,雷鳴轟動,但是沒有一道閃電在落下,好像和趙鈺在傳達著什麼。

「趙,,,,趙鈺,你現在怎麼了」柳雲顫抖的問著,心裡有了一股莫名的恐懼,好像趙鈺的氣息下掩藏著恐怖的東西,隨時要爆發一樣。

趙鈺的吼聲已經讓他的靈魂顫抖,他現在不屬於他了,而是他內心靈魂的呼喊,整塊大地頓時顫動,時間很短,但是已經讓無數人驚呆了。

【專題】最熱連載小說搶先看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你們看,發生了什麼事?」古族中人都看到了天邊的異樣,紛紛使用寶器窺探,可惜看到的只是天空中的一團黑乎乎的雲,卻不知道這雲彩之下的趙鈺。

「天空發生異樣,肯定有什麼事情發生,我們速去查看」墨家的人前往天倫之國,這裡是他們的領地,或許又有什麼類似於虛空境的上古空間存在,要是這樣不知道又會得到多少的寶物。

趙鈺吼完一嗓子后回過神來,自己的手現在還在柳雲的腰上抱著,不過這已經不是一兩次了,縱身跳下,走到自己的馬前,看著還在發愣的眾人。


「走啊,趕路,你們都在發什麼愣,看見寶貝了?」趙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柳雲身上的壓制解除,看著好像沒事人一樣的趙鈺,不知道他剛才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情。

「大家都趕緊的,我們出來的時間挺長了,免得夜長夢多,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我們,所以我們盡量少休息,只要馬走的動,我們就不休息」這句話可把辰樂樂的僕人們嚇著了,走這麼遠的路,辰樂樂還是轎子,這八個轎夫是人啊,能追的上馬的體力?

「辰樂樂,等到了下一站你立馬換馬,照你這速度趕回去,不知道已經要多久了,還有路上不許矯情,能省去的麻煩就省了,我可不會憐香惜玉,看看這個女人就知道了」趙鈺指了指柳雲,不過辰樂樂沒有看,而是想著一些事情。


「趙鈺你什麼意思你,我怎麼了我,別以為我打不過你你就可以一直欺負我,我告訴你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柳雲的限度很低,你別惹我」柳雲揮著鞭子,在地上狠狠的抽打,一道深深的鞭痕出現在大地上。

趙鈺嘿嘿一笑,「別發火,我就是打個比方,也是誇你,比一般男的都厲害,不矯情,活脫脫的漢子,我敬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