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夏熏染有些驚喜的看著蕭閻雲!

「當然!你是夏氏的二小姐,說起來還是我高攀了呢!」

「怎麼會!能跟蕭先生成為朋友是我的榮幸,我還以為……」

「你以為我跟夏熏溪的關係,會故意躲著你或者是仇恨你為難你?二小姐覺得我不是一個明智的人!」

「當然不是!」夏熏染有些緊張的看著蕭閻雲,有些為難的說到:「我只是擔心後面會給蕭先生帶來不便,而且對於我姐姐吧……她從小受過很多的苦。我只是希望她能夠快樂,我母親能夠快樂就夠了!」

「二小姐真善良!」

「是嗎?」夏熏染有些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後很是認真的看著他說到:「我知道我姐姐撮合你跟陳玉你肯定很生氣,但是她也不是心甘情願的,她只是不想看到自己在意的人傷心而已!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原諒她!」

「我想二小姐真的是誤會了!我跟夏總真是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而且關於這一次的緋聞事件,我相信夏總會處理好的!」 夏熏溪回到辦公室的時候,陳菲德正跟小雲兩個湊在一起討論什麼!看到從門口進來的她,齊齊站直了脊背,莫名的有些緊張!

夏熏溪不由的被他們下意識的舉動逗笑了。忍不住打趣到:「難不成我還是洪水猛獸不成,竟然讓你們如臨大敵一樣!」

「還笑得出來!看來你受的打擊也不是很大啊!」

陳菲德不知道從那裡弄來一顆棒棒糖遞到夏熏溪的面前,淡淡的說到:「吃點甜的,心情會好一些!」

「陳菲德!」

突然,夏熏溪一臉嚴肅的看著眼前的陳菲德,很是認真的說到:「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我……」

「可是什麼!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你會喜歡上我,上一次的話你就當我開玩笑的就行了!之後該怎麼樣還怎麼樣,如果不是當時太生氣,我根本就不想說出來!」

「那你最好是不要說出來!」小雲氣呼呼的瞪了陳菲德一眼,將他手中的棒棒糖給搶過來就拆開遞給夏熏溪!

然後就無限期待的看著她,看得夏熏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絲絲甜味在口中蔓延,將那滿心的苦澀給掩蓋掉的時候,夏熏溪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說到:「將那些緋聞都撤掉吧!不過……後面幾部劇的人員不變!」

「你這是給他們機會培養感情啊!」

陳菲德有些驚訝的看著她。以為她見過蕭閻雲之後,就會改變主意的!怎麼現在還……

「他現在排斥只是因為沒有看到陳玉的好,等他……」

「那你呢?」

「我?」夏熏溪有些無奈的看著陳菲德說到:「從我接任夏氏總裁的位置開始。這件事情從來都不是兩個人說了算!」

「我真是不明白,夏墨寒是你的爸爸,他那麼疼你,難道……」

「唉唉唉……好了好了!不要這麼生氣了!」

小雲嚇了一跳,急沖沖的跳了出來解圍到,將陳菲德給拉到電腦旁說到:「先下命令先!」

陳菲德很是不滿的看了一眼滿是糾結的夏熏溪一眼,最後還是妥協一樣的嘆了一口氣,開始行動!

只是命令下達下去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的時候,夏熏溪的電話就已經響了起來!

看著她微微變得氣憤的臉,兩人同時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有些擔憂的看著夏熏溪!

夏熏溪冰冷的沒有一點溫度的聲音,帶著幾分痛心!

「他們現在在哪?」

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只知道夏熏溪說了一句我知道了之後便放下了手機。站在原地沉默了許久,才氣呼呼急匆匆的樣外面走去!

陳菲德一見,有些緊張的對著小雲說到:「資料你先整理一下,緋聞的事情你看著處理,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你先去吧~」小雲猛點頭!

看著夏熏溪的背影,想了想,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便搖搖頭安心的開始自己的工作!

做夏熏溪他們這些人身邊的助理,要管住自己那一顆八卦的心,有些東西不該問的,就一定不能問!

陳菲德一路上看著夏熏溪氣呼呼的往蕭閻雲的辦公室走去的時候,原本提著的心不由的漫上濃濃的苦澀!

其實早就應該想到了,除了他,又有誰會讓這個在生死關頭都不眨眼的人變了臉色!

最強山賊系統 夏熏溪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休息室的門,抬起的腳又默默的收了回來!

即便是不甘心,最後還是在沉默了之後露出了一絲苦笑!

沒有資格啊!真的沒有資格這樣做的!

夏熏溪深深的看了那休息室的門一眼,轉身又往回走去,只是這一次腳步沉穩了很多!

「給他助理打電話,讓他半個小時之後過來見我!」

「有什麼事情單獨問清楚不好嗎?你這樣……」

陳菲德有些氣急敗壞的看著夏熏溪,這樣優柔寡斷的她跟他認識的那個人完全都不一樣!

越是這樣有些深深的差別,越是讓陳菲德有些受不了!

「我能有什麼事情問他,他只是我們公司旗下的一個藝人而已!最多我也就是看出了他前途無量而已!」

夏熏溪嘆了一口氣!

所以,我又有什麼資格去質問他為什麼會跟夏熏染的關係那麼好呢!畢竟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要求他跟自己一樣恨著那些虛偽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但是……為什麼就不能給你一個機會。給他一個機會!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對他放手不是嗎?」

原本正要出門的蕭閻雲的手忍不住停留在了門板上,他們兩人的對話充斥在耳邊,他竟然也莫名的有些期待她後面的回答!

夏熏溪回頭毫無感情的看著他冷冷的說到:「是什麼讓你產生了錯覺!我說過了。我只是欣賞他而已!」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你為什麼一聽到他跟夏熏染在一起談了一個下午就那麼激動!」

陳菲德氣得要瘋了!她怎麼就能夠嘴硬到這樣的程度,到底我在你心中是什麼地位?連說一句真話都那麼難嗎?

「因為我討厭她!討厭那個總是搶走我生命中最重要人的自以為是的好妹妹!」

夏熏溪不受控制的沖著陳菲德吼道。心中的恨意就像是一條河一樣將她慢慢的吞滅,她快要窒息死掉了!

「就應該那個時候你母親救了她沒有救你!夏熏溪,是不是在你的心中任何人的命都比不上你自己!」

蕭閻雲毫無徵兆的突然拉開門冷冷的看著夏熏溪譏諷到!想到自己竟然會認為她是自己見過心靈最美的女人,火氣就莫名的開始瘋漲!

「夏熏溪!我曾經以為你除了嘴硬一點。其實還是一個明白大是大非的人,卻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自私!」

「自私?」夏熏溪冷漠的一笑,眼中閃著逼人的鋒芒!

「所以你在她那裡了解到了我這個人,就對我失望了是不是?現在覺得我是一個惡毒的姐姐,她是一個需要人守護的妹妹是不是!你在心疼她!心疼一個跟你說過沒有幾句話的女人!」

「是,我心疼她!我恨不得自己是她的哥哥,可以保護這個善良的女孩不受傷!」

蕭閻雲一句刺激的話一出,陳菲德感覺到好像整個空間都凝固了一樣!他只是有些擔憂的看著夏熏溪!

看到她慢慢的冷下了臉,一字一句對著蕭閻雲說到:「好!很好!我希望你能夠一直保護她!」 轉眼過了兩周,兩個小寶寶也不能整天待在醫院,現在有月嫂了,梁景銳和梁母就帶著寶寶們回家了,喬語也只好依依不捨地讓寶寶們先回家,誰讓她的傷口還沒好呢?

回到家,梁景銳遠遠地就看到等在大門口的唐婉婉,眼睛一眯,沒有說什麼!

剛一下車,唐婉婉就迎了上來,笑道:「梁總裁,你們可回來了,我能看看寶寶們嗎?」

說著,眼巴巴地看著梁母和張嫂子懷裡的小寶寶!

梁母笑著就要將孩子遞過去,梁景銳不動聲色地挪了下腳步,擋住了她的手臂,道:「外面太冷了,先進屋吧!」說完,抬腳就先往屋裡走!

眾人只好跟上,唐婉婉看著那個高大的背影,咬了咬嘴唇,眼中露出受傷的神色!

「早都告訴你要早點離開,你偏不聽,現在就等著銳哥哥收拾你吧!」橙子在她身後冷冷道。

唐婉婉聞言,轉身瞪著梁橙,冷笑道:「你別忘了,我有事,也不會讓你好過的!」

梁橙不以為然的笑了一下,道:「那我們走著瞧吧!」說完,越過唐婉婉,進了屋裡!

唐婉婉氣憤地跺了跺腳,只好跟著進去了!

一行人進了屋,首先要安頓好兩個小寶寶,嬰兒室就在梁景銳和喬語房間的隔壁,空間很大,有各種各樣的玩具和好看的圖畫,還有一個雙胞胎專用的嬰兒床!

小心地將兩個熟睡的小傢伙放在床上,梁景銳讓張嫂子和母親看看還有什麼要準備的,吩咐完,就出了房間!

來到書房,看著桌上周立送來的堆積如山的文件,嘆了口氣,只好認命地批了起來!

嬰兒房裡,梁母看著兩個乖孫,笑著對張嫂子道:「這倆兄妹,哥哥好動,一刻都不得安寧,妹妹心眼多,像個鬼精靈,都是聰明的好孩子!」

張嫂子笑了笑,雖然她也不覺得在兩個20天左右的小嬰兒身上,怎麼會看出鬼精靈和聰明的,但是她見多了這樣的家長,總以為自家的孩子是與眾不同的,特別可愛,特別聰明。所以她只是理解地笑笑,然後贊同道:「是啊,梁老夫人可真是有兒孫福的人,梁少爺夫妻這麼出色,孫子也這麼優秀,將來可有您的後福呢!」

梁母聞言,立即高興地眉開眼笑!

張嫂子整理好孩子的東西,看了看物品,拍了下大腿道:「孩子的紙尿褲用完了,我去買一些吧!」

梁母點點頭,道:「你了解,知道要買什麼,我讓司機送你去吧,趁孩子睡著,你快去快回,我一個人能行的!」

張嫂子答應一聲,不敢耽擱,快步出了門!

梁母看著兩個小寶寶,給小心地掖了掖被子,還沒起身,就聽到門口傳來敲門聲,抬頭看去,原來是唐婉婉!

「林阿姨,我能來看看寶寶嗎?」她小心地問道。

梁母笑了笑,道:「當然能,來,你看吧!」

說著,讓開了位置。唐婉婉欣喜地來到妹妹右右的嬰兒床邊,仔細看了看,不由得讚歎道:「好漂亮的孩子啊,不愧是梁總裁的孩子!」

梁母得意地笑了笑。

唐婉婉伸出手去,輕輕碰了碰嬰兒嬌嫩的臉蛋,果然是嬰兒,皮膚好好!然後又看了看嬰兒的長睫毛,:「好漂亮的眼睛,雖然她還閉著,但是這麼長密的眼睫毛,眼睛肯定很漂亮!」

說著,手指摸了摸那眼睫毛,誰知,可能是一連串的動作騷擾到了孩子,右右小嘴一撇,立即大哭了起來,一個一哭,另一個也跟著大哭!

一時間嬰兒房裡哭聲四起,梁母立即手忙腳亂地抱起哥哥,低聲哄著,唐婉婉也笨拙地要抱,可是小孩子軟軟的小身子,讓她不知從何下手!

看著怎麼都哄不好的孩子,梁母急道:「婉婉,你先看著,我去給他們弄點奶粉,有可能是餓了!」說完,房下孩子,唐婉婉還來不及阻止,梁母就已經出了門了!

唐婉婉頭大的看著一哭起來就沒有停息的孩子們,只覺得這比最複雜的食物都要難弄!

總裁,娶我媽咪請排隊 可是這樣哭下去也不行啊,唐婉婉看著已經哭得嗝起來的妹妹,急地不知道怎麼辦好,突然,她想起表姐說的,小孩子哭不是餓了就是拉了尿了!

於是立即解開孩子的小被子和小衣服,孩子光溜溜地暴露了出來,雖然現在還沒有到冬季,但是天氣已經是冷了,唐婉婉看孩子沒有拉也沒有尿,正要給拉好衣服被子時,突然,門口傳來一聲怒喝聲:「你在幹什麼?」梁景銳大步地走了過來,一把拉開了唐婉婉。

話說梁景銳批了會文件,不放心孩子,想著過來看看,誰知,剛到門口,就隱隱聽到孩子的哭泣聲,然後就看到一個孩子扯著嗓子大哭,另一個的衣服被子都被解開了,小身體暴露在了冷空氣中,而唐婉婉正好在旁邊!

看到臉色陰沉的梁景銳,唐婉婉急急解釋道:「她哭的都打嗝了,我就想看看孩子是不是拉了或尿了!」

梁景銳立即拉好孩子的衣服,然後蓋好小被子,抱起孩子,道:「多謝唐小姐了,不用麻煩你了,你沒有照顧過孩子,還是不要做這些了!」

唐婉婉委屈地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卻不敢說什麼!

這時,梁母立即走了進來,安撫道:「寶寶不哭,吃的來了!」

梁景銳接過奶瓶,和母親一人一個餵了起來,兩個小寶貝果然是餓了!

喂完奶,梁景銳將孩子安撫好,對著還站著的唐婉婉道:「唐小姐,請跟我來!」

帶著唐婉婉來到書房,梁景銳揉著額頭,現在家裡多了兩個小寶貝,而且他還要在醫院照顧小語,實在是不能再時刻盯著她們,即使有人暗中監視,可是他也不敢冒險!

想到這裡,梁景銳果斷道:「唐小姐,當初你能來家裡幫小語,我很感激,可是後來你做了一些不恰當的事情,所以,現在,我想請你回去,離開梁家!看在兩家的情分上,我對你做過的事既往不咎,但是和唐氏的合作會到此為止!」

唐婉婉本來不安的心在聽到梁景銳的話時,如晴天霹靂,急道:「梁總裁,請你把話說清楚,什麼不恰當的事情,我做了什麼,你要趕我走?」

梁景銳看著還裝傻的唐婉婉,眼中冷色愈重,冷冷道:「螃蟹,還需要說的再清楚些嗎?」

唐婉婉一楞,眼神一縮,但隨即強硬道:「那和我有什麼關係,不都是陳琪做的嗎?」

「哦,唐小姐,好像沒人說過我帶走陳琪是什麼事吧?你怎麼知道陳琪是因為螃蟹的事被帶走的呢?」

唐婉婉一噎,心下一急,道:「我是聽橙子說的!」

梁景銳點點頭,道:「好,確實橙子是知道這件事的!那,你要怎麼解釋這個呢?」

說著,從桌面上推過去一張銀行的匯款證明,匯款人是唐婉婉,收款人是陳琪!

看清桌上的東西,唐婉婉臉色一白,渾身顫抖了起來,極力解釋道:「這是,是,是我借給陳琪的,對,借給她的,她說要給她媽媽治病,我看她可憐,就借給她了!」唐婉婉越說越堅信自己的說法!

梁景銳冷笑了一聲,道:「那還真是巧啊,就在陳琪被帶走的早上錢剛匯過去,中午她就被帶走了,還堅持說螃蟹是她放在小語的湯里的!可惜啊,唐婉婉,用錢收買的口供,你說她能堅持多久?如果我告訴她說企圖謀害梁氏總裁夫人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你說看在梁氏的面子上,法官要判多少年?再如果說我告訴她,如果她能說實話的話,我會給她更多的錢,你猜,她會不會改口說實話呢?」梁景銳戲謔地看著神色慌亂的唐婉婉,只覺得和這樣的自作聰明的女人對戲,都有點浪費自己的時間!

唐婉婉只覺得心裡亂極了,她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也許梁景銳早都知道了一切,只是在等著她主動往下跳?此時,她很後悔沒有聽梁橙的話,如果她能早點離開的話,也許就不用面對這麼可怕的梁景銳了!

梁橙,對,所有這一切都是梁橙出的主意,憑什麼這時候她可以置身事外!

想到這裡,唐婉婉抬頭急道:「是梁橙,都是她出的主意,我只是,只是喜歡你,想接近你而已,可是所有的主意都是梁橙出的,和我沒關係啊!」

梁景銳看著亂了心神的唐婉婉,嘆了口氣,怪不得不是橙子的對手,就這心態!

「哦? 定製婚寵:少帥,請矜持! 那要不要把橙子叫來對對質?」梁景銳反問著。

聽到梁景銳提到橙子,唐婉婉才反應了過來,梁橙現在是梁家的女兒,是梁景銳的妹妹,他們才是一家人,所以他才叫著梁橙的昵稱,可惜自己為什麼現在才明白,竟然還想威脅梁橙!

一切都完了!

唐婉婉渾身一軟,無力道:「不用了!」反正對了也是白搭,人家是兄妹,和梁橙對質,只是讓自己的死的吃一點罷了!

最終黯然道:「梁總裁,對不起,我會離開的!」說完,勉力撐起自己,緩緩地走出了書房! 看著唐婉婉出了房門,梁景銳靠在椅背上,唐婉婉好處理,可是,還有一個梁橙~該怎麼辦呢?

想得頭疼,梁景銳起身準備出門,剛一開門,就看到梁橙端著茶杯站在門外,轉頭看著唐婉婉消失的方向出神,隨即眼神一冷,問道:「你在這裡幹什麼?」

梁橙立即回頭,神色慌亂,吶吶道:「銳哥哥,我,我看你和唐小姐在書房談事,所以想給你們端杯茶的!」

梁景銳心下冷笑,也不拆穿,想道:不過來的正好。於是轉身道:「拿進來吧!」

「哦!」梁橙跟著梁景銳進了書房,放下茶杯,手足無措地站在地上,也不敢開口說話,似乎很怕他,渾身都綳地很緊,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

梁景銳冷冷地看著她,道:「都聽到了?」

梁橙急急擺手,抬頭道:「銳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無意間聽到了一些!」

「聽到更好,橙子,既然我母親把你帶回來,她也很喜歡你,那麼我梁家也不缺你這口飯吃,如果你能老老實實的,那麼你就是外人眼中的梁家小姐,但是,如果你有什麼別樣的心思,尤其是敢對小語和孩子們動心思,那我會讓你試試我真正的手段!」梁景銳氣勢凌厲,冷酷地道。

梁橙臉一白,顫聲道:「銳哥哥,不會的,我怎麼會對嫂子和小侄子小侄女有什麼心思,他們都是我的家人啊!」

梁景銳冷笑一聲,沒有說話!

不知道為什麼,梁景銳的這個冷笑反而讓梁橙受到的打擊更大,看著他冷冷的輕蔑的眼神,這一瞬間,梁橙突然明白了,梁景銳從來沒有把她當做家人,他一直叫著自己橙子,不是因為親昵,而是她根本沒有資格冠上樑這個姓!

橙子彷彿站立不穩地後退了一步,咬著嘴唇,死死地讓自己不要尖叫出聲,低下頭掩住了自己的眼神。

「橙子,你有沒有把我們當家人,你自己心裡清楚,我只能告訴你,如果你將我們當家人,我們也會拿你當家人!」

可惜此時的梁橙已經聽不進去梁景銳的話了,她的心裡漸漸湧起一股恨意,而且隨著梁景銳的勸說,那股恨意越來越強烈,等到梁景銳停下時,橙子已經很好地掩蓋了自己的內心,乖巧道:「我記下了,銳哥哥!」記下了今天你給我的警告,然後終有一天會還給你!

梁景銳淡淡點點頭,對他來說,梁橙能聽進去更好,聽不進去,等著她的只有他的所有手段!

出了書房,橙子心情煩悶,看到梁母也簡單地敷衍了一下,就道:「媽,我有事出去一下!」

梁母點點頭,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見橙子直接出了大門,奇怪地道:「這孩子怎麼了,怎麼看起來心情不好?」搖搖頭,沒工夫管她,直接進去看自己的孫子了!

梁橙走在安靜地別墅區里,路過的都是各種豪車,她羨慕地看著那些人,期待有一天可以像他們一樣!

可惜,她不敢叫梁家的司機,這裡又沒有計程車,梁橙只好自己走出這裡,好不容易出了小區,伸手攔了輛計程車,司機問道:「小姐,要去哪裡?」

梁橙看著車來車往,不知道要去哪裡?隨口道:「哪裡熱鬧去哪裡!」

司機一笑,道:「熱鬧的地方啊,一個是遊樂園,一個是酒吧,你要去哪裡?」

「去酒吧!」她要好好的放鬆一下,也許唯有酒才能讓自己忘記那些恥辱。

而已經上了車的梁橙沒有注意,她坐著車剛走,就見身後不遠處的車裡,一個女人拿著手裡的照片看了看,笑道:「梁橙嗎?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於是啟動汽車,跟上了梁橙的車!

梁橙站在本市最大的酒吧的門外,看著那豪華的門牌,本能地瑟縮了一下,但是一想到梁景銳的話,心下一冷,直接走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