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蹲下來和兩個小姑娘湊在了一起。表面看起來依舊是兩個小姑娘在討論,周峰只是旁觀,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周峰的眼睛里有一隻鬼。


那是周峰利用寫輪眼抓捕或者說是收納的。

而通過小象牙的巫術和周峰的異化寫輪眼,表面上在現實中討論的三人,其實在虛擬的精神空間審訊或者說是詢問這個看起來像是鬼的奇特存在,因為這個東西非常配合的問什麼說什麼。

「你是誰?」

「我是阿木!」

「誰問你名字了!」

「我是……我是……我是阿木,是一個莫高利人。當年西王和南王爭權打仗,被我們的死敵黎齊人和翅鳥部乘機聯合襲擊。當時西王和南王正大的激烈,被他們突然襲頓時陷入混亂。他們乘亂圍殺我們的軍隊,但是還是有很多的勇士殺了出來組織大夥反擊阻擋他們但是失敗了。」

「他們害怕我們就屠殺我們,那天他們來到了我們村子,能打的大人們都衝上去阻擋,我們小孩也去幫忙,但是人太多了,打不過。大人們就叫我們各自逃出村莊,可是我受傷了跑不動,就進到了這裡躲結果因為受傷沒能通過考驗死在了這裡,然後就成了這個樣子。」

「好神奇呦!你現在這個樣子是鬼嗎?」小象牙一臉的好奇。

「這個……我也……我也不知道!有點像是傳說中的魂火,但我也不知道!」

「你之前對我說的都是真的?暗中窺探我們的是旅店那伙人?」周峰連忙將主題拉回正題。


「啊?我說的都是真的, 鑽石婚約之寵妻上癮 !我只知道最近幾年,他們一直想要闖進來,但是都沒有成功。但是他們通過一些奇怪的方法可以窺探裡面,我能感覺到很危險所以一直躲著他們。對了,他們的那種方法的氣息感覺與我現在的氣息還有些相似,但是不同。倒是和很多年以前那些人更像一些,不過最近有有些不一樣了。」

雖然這個阿木,自己也一知半解,但是周峰他們倒是差不多都懂了。他說的很多年以前的那些人應該就是被滅族的莫爾菲家族。只是旅店一夥的手段和他們的氣息相似?現在又有些不同了?這是什麼意思!

「那你就一直在這裡?」

「不是的,我也可以移動的。」

「哦!那你一定知道這裡面的情況嘍?」

「沒有!沒有!我也只敢在我活著的時候闖過的關卡移動,其他地方不敢去,萬一觸犯了機關怎麼辦!雖然一個人很寂寞但我還是不想死。」

「那你為什麼不躲著我們?還是你覺得我們不會發現你!」周峰皺著眉頭問道。

「因為我不想再孤獨下去了!而這位……這位……女巫大人懂得我們的文字所以想要試試看……能不能脫離這種情況。」精神空間的阿木看了看小象牙道,當然哪怕是處於精神空間的阿木,也只是一團扭曲的光影。這個看只是感覺層面的。

「這些你怎麼知道的?」

「我雖然害怕,但是太無聊了,每次有人闖關都會冒險偷偷查看的。只是不敢靠太近,有些那些讓我感覺到害怕的人。」

「這麼說來我們的感覺並不讓你害怕,所以你才敢跟著我們?」

「也有些害怕的,所以小心的跟著沒有敢露面。沒想到還是被大人發現了!」

「咳!」周峰尷尬的咳了聲,要不是太過無聊,又那裡會誤打誤撞的發現這個阿木。


「對了!這個陵墓是怎麼回事?」周峰繼續問道。

「這是我們村的血蠻統領的陵墓。那是我們的祖先。」阿木的回答中帶著濃濃的自豪。

「那就這樣進入陵墓……你覺得……額……好么?我怎麼覺得這些機關好像都留有一些餘地。」周峰問出了長久以來的有疑惑。

要是真的要殺死入侵者,這些機關完全足夠了,遠的不說,最近從浮島上掉下來。要是掉下來就是那隻凶獸的房間,不要留有其他的門戶,他們這些人又又誰能逃脫得了呢?周峰反正信心不大。

「你們進入確實不大好!」阿木猶豫的道,「這本來是考驗族人的機關,通過考驗的就有可能獲得祖先的傳承。」

原來如此!

「哈哈!我就說嘛,有德者居之,也差不多嘛!」錢錢的得意的道。

「這個傳承怎麼獲得?」周峰沒有理會錢錢而是繼續問道。不過周峰並沒有指望獲得回答。

一則是不認為他們知道,要不然傳承也太容易獲得了。而且想想被獲得的血蠻盔甲和血蠻杖,再聯繫道所謂血蠻統領,周峰覺得他們這些族人也未必知道多少陵墓的秘密。

再則是,這畢竟是莫高利一族的傳承,阿木就是知道,他會說嗎?

但是阿木說了:「只要闖過所有考驗的關卡,最後繼續祭祀儀式,就有可能獲得傳承。」

「哦?這個祭祀儀式是?」周峰繼續問道。

阿木依舊給出了答案。

周峰開始懷疑了:「這是你們莫高利的傳承,你這樣也是可以的?」

阿木沉默了許久無奈的道:「因為,我不想這麼無聊下去。我想要獲得我想要的,就必須獲得你們的幫助,而且我知道的那個可能的方法,需要你們獲得傳承。所以其實在我跟著你們的時候我已經做出了選擇。而且……」

這次阿木又是沉默了很久才悵然的道:「莫高利一族已經消失了!不是嗎?」

「希望你不要撒謊!我隨時都可以……」周峰並沒有把話說完,但意思所有人都知道。

「周大哥,你不要嚇唬阿木啦!我覺得阿木是好人,不會騙我們的!阿木!你說對不對啊?」小象牙說道。

「接下來你們聊聊吧!看我們該朝那走?怎麼走?」周峰對兩個小姑娘說道。

小象牙和錢錢都在圖紙中有很大的收穫,即使沒有阿木,相必也差不多可以找出他們需要的路。而如果阿木真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在這一段很可能就會露出馬腳。

之後就是周峰所不懂得話題,不過很快他們就確定了下來,接下來就是驗證的時候了…… 「這個小女巫他們怎麼前進的這麼快,已經超過鬼面巫師走在最前面了!」旅店掌柜看著那模糊的畫面道。

「難不成他們發現了什麼……」旅店老闆皺著眉頭說出了其他人未說出口的猜測。

目前來看,阿木並沒有欺騙隱藏什麼,通過阿木提供的情報,結合錢錢和小象牙的推斷,他們的進展非常順利。這裡說的順利並不是沒有遇到困難,而是這些困難都在預料之中,是被自己掌控的,不會再出現之前狼狽的摔下密室的情況。

試試只要事先有心裡準備,哪怕是戰鬥中突然掉下去,也不會那麼狼狽。當然之所以說是順利,更主要的是錢錢憑藉她的異能發現他們接近目的地的速度非常快,雖然有時間反而會與寶藏味道最濃的地方背道而馳,但事實證明那是為了更好地接近目的地。

而之前只是憑藉錢錢異能指引時,雖然一直朝著目的地的方向前進在輔以小象牙的異能,但是有時候反而會弄巧成拙。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一處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的密室。但是他們卻知道這裡的不同,最後彼此眼睛對視,確定了一件事情,旅店那伙人此時並沒有窺視他們。

「快快快!抓緊時間,不要被他們看到。哼哼哼,竟然敢偷看我們!」小象牙叫道。

錢錢快速走到一扇門前,掏出她從黑袍魔法師傑姆那裡盜來的那件物品。同時小象牙掏出一塊綠色晶石,引出兩道能量分別注入到門上和錢錢手裡的物體。

錢錢手裡的圓盤亮起,和門上亮起的紋路相呼應,一道道能量在彼此之間自發的生成。那些紋路扭動,留下一個空白的圓形,中間凸起一個正方形。看起來剛好可以放入錢錢手中的圓盤。

錢錢沒有猶豫迅速的將圓盤安如其中,咯咯咯,圓盤自行轉動,好像打開一道鎖一樣。門微微一震之後緩緩自行打開,一條長長的走廊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莫高利一族的傳承看起來非常公平,誰都可以獲得,但是人難免有私心,陵墓的主人血蠻統領也不例外。他更希望自己親近的人獲得自己的傳承,比如血脈後人什麼的。為此他們會傳下一些信息和信物,交給後代或者朋友什麼的。利用這些東西在特定的地方就會打開密道。

而作為阿木他們村子的祖先,他們村子就掌握著更多的訊息,認出了錢錢手中的圓盤就是一個可以打開捷徑的信物。

為了不被旅店眾人發現,三人迅速的通過走廊,幸運的是再次期間旅店一夥的窺視並沒有突然的轉移過來。

但是周峰三人並沒有輕鬆起來,反而隨著前進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按照他們的推測走過這條長廊,他們就進入了陵墓的核心區域。而按照阿木所說,竟然從那裡開始就是獲得傳承的開始。

也是決定能否獲得傳承以及獲得的傳承的性質等級。當然這是阿木擔心的問題,而更讓周峰三人覺得忐忑的並不是能不能獲得傳承,而是會不會被發現他們這些人只是入侵者並不是莫高利一族的人。

讓三人願意冒險率先前來的理由是他們之前通過了一道道關卡而沒有出什麼問題,要麼是他們多心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問題,要麼就是莫高利人的血脈和正常普通人沒什麼區別,所以不好判斷。

所以當三人最終踏出走廊時,每個人手中都握著兩枚綠色晶體,引導者其中的能量籠罩身體,甚至在身體內的經絡中緩緩流轉。

周峰寫輪眼顯現放出阿木的氣息,小象牙拿出了血蠻杖,錢錢之前覺得太沉重而收起的血蠻盔甲也再次穿上。

沒有受到攻擊,三人才放下心來的觀察周圍。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空間,周圍有很多奇特的建築,也有許多的門戶通道。

三人在阿木的指引下開始進行準備祭祀,但是那種窺視的感覺又一次來到。三人裝作若無其事的觀察周圍。而對方對於他們如此神速的進度似乎很是好奇或者是警惕,停留的時間格外的長,轉走也很快的轉移回來。

這很不正常,卻又很正常。周峰等人能夠感受到被人窺視,他們也並沒有隱藏他們察覺到的事情。就像之前一老一少二人組的老者察覺到甚至看透旅店眾人的窺視,旅店眾人就在沒怎麼窺視他。旅店眾人知道周峰等人能夠察覺,所以並不會太過分的窺視。

不過周峰他們並不像老者那樣進度緩慢不怎麼看也無所謂,也不像老者那樣似乎看透了他們的手段。所以雖然控制窺視的程度想要他們不去窺視確實沒有這個可能,而周峰等人也就接受了這樣的狀況。

但是現在他們窺視的時間可是長太多了,這和之前比就不正常了,但是他們第一個到達這裡,他們如此做就是正常的。但是周峰三人就不能再接受下去……

三人四周看了一會後,小象牙很自然的支起了她的小帳篷,然後對於被窺視表示非常的不滿。這個表示也很直白,對著他們感知到猜測的窺視方向狠狠的做了幾個鬼臉后,開始大肆的布置巫陣,遮蔽對方的窺視。

這也是他們之前一直接受被窺視的另一個原因,由於不停地移動甚至戰鬥,小象牙不可能去布置巫陣,而不依靠巫陣對於小象牙來說消耗太大,反正沒什麼秘密就叫他們窺視吧!

而現在他們不能再讓旅店一夥這樣窺視了,不過為了不讓對方懷疑他們還是讓小象牙支起帳篷擺出一副要休息的樣子。至於對方信不信,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旅店老闆看著完全模糊的綠**塊道:「這個小女巫不簡單呀!」

旅店掌柜回道:「是呀!也不知道他發現了什麼?而且為什麼他們會前進的這麼快。」

「還記得那些探查不清楚,也無法進入的區域嗎?」旅店老闆思考著道。

「你是說那些是可以直接通入的密道?但是他們是怎麼進去的?我們也可是嘗試過的!」掌柜帶著一些疑惑。

「那個小女巫之前的手段你又不是沒有看到,或許是發現了什麼方法吧!不過想這些也沒什麼意義了!我們加快吧!對了再看一下鬼臉巫師到了哪裡了?」

明天要坐十幾個小時的車,可能無法更新。。。 周峰三人渾身沾滿了泥土,身上穿戴著滿是灰塵的裝飾物,這些東西都是在這裡就地取材獲得的。本來除了少數物品必須是用古墓中的特定物品,其他祭祀用品進入接受考驗的人會自己準備,不過周峰三人事先並不知道自然不會準備,幸好這些東西古墓中也有,三人也不講究這些,胡亂戴上就開始按照阿木所說的程序開始了祭祀。

最後跳著古怪的祭祀舞蹈,一蹦一跳的向前走。這些舞蹈狂放古怪,感覺彆扭怪異。雖然沒有外人圍觀,但是周峰依舊覺得很是尷尬,怎麼覺得像是笨拙的小孩過家家學大人跳舞,結果學了個四不像才跳出這種動作。

錢錢和小象牙卻跳的很起勁,似乎覺得還蠻好玩。突然間,走在前面的小象牙和錢錢突然身形模糊了起來,周峰大驚,就要停下腳步看個究竟。

「不要停,就要進入祭壇之路了!」被困於周峰眼中的阿木叫道。

周峰略一猶豫,身體的動作依舊在下意識的動著。在周峰做出決定前,眼前的景物突然一晃,隨著身體的擺動,那些東西景物拼接成新的景物,周圍的花紋隨著晃動拼接成嶄新的紋路,好似一條虛幻的大道。

錢錢和小象牙的身體變得凝實起來,這時兩人已經舞動著身體踏上那條虛幻的紋路大道。周峰心裡一緊,動作未停,但是寫輪眼已經催動了起來。

「阿木!你最好不要搞什麼鬼!」周峰對著精神空間中的阿木冷冷道。

「我沒有,這是進入祭壇獲得傳承的必經之路。」阿木回答道。

此時催動寫輪眼的周峰看到的景色更加清晰,那條虛幻的大道並沒有像周峰想得那樣被看穿而是變得更加的清晰,真切!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是真實的並不是幻覺?

不對!等等……

周峰很快發現不同,這條大道雖然更加的清楚但是周峰依舊可以看到內里一絲絲的紋路,符文,而且還在不停地流轉。莫非……

周峰更加用力的催動寫輪眼,那些紋路變得更加的清晰,那一絲絲紋路,一個個符文的形狀,以及一絲絲流轉的軌跡都倒影在周峰心底。如此種種,莫名的吸引著周峰讓他忘記了所有。


就這樣沉淪在其中,身體在潛意識的前進,周峰不知道的是他的動作慢慢地有了一些細微的變化,透露出不同的氣息,臉上的表情也豐富變幻,就像一個狂熱的舉行祭祀的信徒,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周峰自己也漸漸覺得奇怪起來,自己在看什麼?這些是什麼?為什麼他這麼想看?而且好似讀懂了什麼一樣,但是又確定自己一無所知。他就這樣陷入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狀態,好像無比清楚卻又什麼都不知道,好像看到了所有的紋路變化卻又什麼都沒有看到,好像全身心的投入卻又無思無覺,好像洞悉所有卻又一無所知。

突然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見,路已經到了盡頭,周峰站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圓形祭壇之上。前面錢錢和小象牙搖晃著身子,似乎也剛剛停下來,扭頭四下打望一下后,看向中心的圓形。


「然後就是站到那裡就可以了?」

這個疑問是問向周峰的,因為阿木就困在他的眼中,但周峰卻一臉恍惚的沒有回答。周峰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一時間顯得有些愣神。 重生魔道仙俠 ,木木的點了點頭。

「周大哥?你怎麼了?」這麼明顯的異常連小象牙都發現了。

「你們剛才走上來是什麼感覺?有沒有一種……一種……一種很……很奇怪的感覺。」周峰想了半天卻想不出如何描述。

「什麼奇怪的感覺呀!我就是跑啊跑,然後……然後就到了這裡了!」

「不對不對,之前我們在的那裡可沒有什麼祭壇!我記得跑啊跑,然後,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條奇怪的路,然後跑啊跑就到了這裡!」

「對對對!是紋路編製成的大路,可好玩了!」

周峰不甘心的問道:「只是看到大路,有沒有一些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時間停止,模糊又清晰,還有那些紋路好像全都……卻都記住了一樣!」說道這裡周峰自己都愣了愣。記住?就在剛才回想那種感覺時,那一幕幕,如同流水一樣在腦海中迅速的流過。

那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一次出現一樣只是沒有那麼的強烈,但是自己真的好像記住了那些東西一樣。這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