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冰兒眼珠一轉,停下腳步看著秦石。秦石有些發懵,正要開口詢問,卻聽冰兒道:「我這次找你,主要是擔心你的安危,如今看到你無恙並且實力提升如此迅速,我也放心了不少。」

秦石不懂她的意思,只好繼續聽著。

「之後這段時間,我也要加緊修鍊,內院有幾個上滄海宗的名額,我是一定要去爭取的。」

滄海宗是帝國最大的宗門,此刻聽洛冰兒這麼一說,秦石也有些驚訝。

「冰兒,你要上滄海宗?」

「嗯」,洛冰兒回答的十分堅決。


秦石有些茫然,不由心忖道:「這冰兒無緣無故和我說這些做什麼?莫非是要在走之前與我劃清界限?」想到如今的自己並不是以前那個秦石,冰兒或許早已看出,秦石心中一陣惆悵。

冰兒看了一眼秦石,輕聲說道:「我去了那處,你自己也要用心努力,帝國向來是男尊女卑,妻子可是不能比丈夫強了太多。」

秦石一愣,忽然聽出了其中意思。原來這冰兒竟然用著這種方法督促自己進步,他有些迷茫。

面對對手,秦石總能斬釘截鐵,一擊得手。可是面對女人,他卻有些軟弱無能。想到自己終究不是眼前美女的未婚夫,雖然身體是同一個,可是靈魂卻根本不同。

這件事在秦石心中始終是個心結,他微微咬了咬牙,打算趁著今天這個機會說說清楚,免得始終如鯁在喉。

「冰兒,其實……」秦石下定了決心,終於要開口說話。

正這時,身後一陣騷動,只見一個穿著青色外袍中年男子猛的躥出樹林,朝著秦石二人的方向狂奔過來。他身上數處受傷,那一身衣服被鮮血染的通紅。

「嗖」,男子身後,跟著飛出一個綠衫的美女,只見她手腕一抖,兩枚飛鏢一樣的東西猛的甩出,正好打在之前那個青袍男子的背上。

那男子一個踉蹌,撲倒在地,正好在秦石二人身前。他抬起頭,看到兩張錯愕的臉。

「救……救命!」青袍男子氣若遊絲,呼救道。

綠衫女子落在地上,美麗的鵝蛋臉上一雙精緻的大眼睛,卻看得秦石眼前一亮。只是那雙大眼此刻充滿了殺戮的氣息,卻不由的有些美中不足。

「死吧……」她大喝一聲,一對白玉似的手掌就要朝著男子身上拍落。

秦石一閃,急忙擋在青袍男子的前頭,喊道:「這位姑娘,你怎麼無故殺人。」

那女子杏目圓睜,瞪著秦石。

「滾開,你想和煉血堂作對?」她厲聲喝道,聲音卻是有幾分好聽。

煉血堂在這黑淵魔林名氣也是極大,與萬妖宮相當。只是萬妖宮的彩螟雖然實力高強,可是她平日里比較低調,收的弟子也是不多。可這煉血堂卻剛好相反,煉血堂堂主邢千山實力只是煉魂期,但是行事卻高調的厲害,手下也多,經常做一些不三不四的勾當。

一聽對方是「煉血堂」的,秦石鼻子里「嗤」了一聲,「好端端一個姑娘,卻加入了煉血堂,真是作踐自己。」


「找打」,那女子一聽秦石侮辱自己門派,頓時大怒。那嬌柔雙掌用力一揮,兩抹綠色氣勁猛的朝著秦石而來。

秦石大驚,那女子的實力竟然遠在自己之上,差不多是在煉脈期的五層。而且這雙掌上的功法,詭異無比,他從未見過。

「小心!」洛冰兒上前一步,一抹冰勁對上那青色手掌,只聽「嘭!」一聲,那煉血堂的女子猛的倒退回去,落在地上。

「好俊的手段!」女子冷冷的說道,言語中充滿著怒意。

冰兒面無表情,「你不是對手,何必自找沒趣。」

女子反手身後,用力揉了揉刺痛的掌心。她咬了咬牙,憤恨說道:「地上的人已經中毒,活不長的。不如你們讓開,就當我煉血堂欠你一個人情。」

秦石聳了聳肩,依然站在那裡,臉上的表情就想寫著,「我不走開,你咬我啊。」的字樣,看的那女子咬牙切齒。

「若再不讓開,就是跟我們整個煉血堂作對,你們可千萬想好。」女子冷冷說道。

冰兒在旁,秦石哪肯就此慫了「煉血堂視人命於草芥,人神共憤,姑娘大好年華,不如棄暗投明的好。」他義正言辭的說道。

女子狠狠的看著秦石,心裡卻是極度不甘。「好,好。我們還有機會見面的,到時候你們不要後悔。」她冷冷說道。

「後悔?你若不走,現在就叫你後悔。」秦石狐假虎威似的叫囂了一句,洛冰兒識相的伸出雙掌,一股冰勁就要朝著那女子而去。

女子大驚,急忙身形一閃,極不情願的朝著遠處掠去,瞬間不見了蹤影。

秦石吁了口氣,忽然想起身後還有個重傷的男子,急忙轉身去查看。

「你怎樣了?」秦石問道。

青袍男子伸手入懷,顫顫巍巍掏出一塊令牌狀的金屬物塊,有氣無力的說道:「黑……黑淵魔林西……幻月……」

秦石大驚,「那女子追殺你就是為了這塊東西嗎?」

一句話沒說完,男子也不回答,只是咽下了最後一口氣,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了。

「喂,你說完再死,喂……」秦石用力搖了搖那青袍男子,卻發現他已經死透。

「那個女子殺他,應該是為了這東西,難道這是什麼寶物?」秦石心忖,疑惑的拿起手中的令牌。

輕輕一摸,他胸口之處忽然一熱,驚的秦石急忙伸手去捂。

掏出一看,發熱的東西竟然是自己那一片九聖螭龍璧碎片。九聖螭龍璧神秘詭異,如今發熱,定是和這令牌有著什麼關聯。

秦石追查這東西已經好久,此刻忽然有了線索,他神情忽然緊張起來。

洛冰兒湊著小腦袋在邊上偷看,冷不丁的插嘴道:「這令牌看上去有點像一把鑰匙,不知道會不會是和某種東西有聯繫?」

秦石搔首頓足,拿著令牌不禁罵道:「他娘的,那傢伙說話只說一半,弄的老子心裡癢死了。」

看著他滑稽的樣子,洛冰兒紅唇一扁,不由笑了一聲。那溫柔的笑聲,那秀美的笑顏,卻讓秦石的雙眼不住流連。

「剛才那姑娘追的應該就是這令牌,而且肯定有什麼要緊東西。之前那個人說什麼魔林西,幻月什麼的,應該是指黑淵魔林的西面。我們回去打探一下,或許能夠打聽出什麼消息。」

聽了洛冰兒的解釋,秦石「嗯」的應了一聲。此刻天色不早,二人也都著急回去,便草草將這男子掩埋,第一時間朝著學院方向而去。

【作者題外話】:感謝土渣渣嘚嘵瀦的打賞,大鍋今天晚上8點加更一章為土渣渣嘚嘵瀦童鞋,謝謝你。 接下去的時間,秦石一邊等待師父恢復實力,一邊勤奮修鍊,爭取在內門比試中奪魁。只要師父實力恢復,他就能幫忙找到玉佩,也能幫助自己進入內門。

冰兒在內門的修行一飛衝天,這多少也讓秦石有幾分羨慕,更何況內院還有一條龍魂,聽墨凌霄說有這東西的幫助,對於尋找他父母有著極大的助力。

石頭門的事物,秦石完全交給了葉濤天和慕容幽幽管理,他對盟會的管理本就不算內行,如今只要有他作為活招牌,石頭門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此刻,冰冷的山洞裡頭,篝火的旁邊。秦石和小山正在用心修鍊,兩人的臉上都掛著認真堅毅的表情。

就算師父不再住在這裡,可秦石和小山依舊習慣來這裡修鍊。這地方是他們的第二個家,這一年來由太多的回憶。

小山自顧自忙碌的煉丹,小龍在一旁自顧自玩耍,而秦石則不停端詳著手中那一枚戒指,「師父說上面有封印,可是我研究了兩個多月依舊無法解開上面的封印。」

這戒指越神秘,封印越難解開,就越勾引著秦石的內心,讓他欲罷不能。

「這一定是個寶物,一定是。只要解開這秘密,我一定能再一次提高層次。」秦石再次閉上眼睛,體內龍氣凝在指尖,灌向那戒指裡頭。

努力了半天,可那戒指依舊是原來的模樣,一動不動。

秦石有些沒了耐心,將戒指扔到一旁地上,「這破封印,過了那麼久依舊沒法解開封印,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戒指落地,「叮」的一聲滾向遠處。

小山正好跑進洞里,手裡拿著一枚丹藥,胖乎乎的臉上掛著傻獃獃的笑容,「石頭哥,別想了。來,這是剛煉好的融心丹,用完這最後一顆,你就吸收光所有的血紋魔核了,看看能不能晉級。」

看到小山,秦石的懊惱心情稍稍平復了一些。接過丹藥,他心頭一暖,急忙拿出最後一顆血紋魔核,用了起來。

一連幾天,秦石不眠不休,前前後後已經吞噬了十二顆血紋魔核,自己也隱隱感覺自己的實力到達了煉脈期二層的頂峰。可是不知為何,晉級的時機卻還遲遲未到。秦石只能感嘆練脈期的武者升一級,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又花了好幾個時辰,秦石才吸收完這最後一顆血紋魔核。細細感知,那根骨依舊沒有變化,實力也依舊是煉脈期二層的頂峰。

吸收完了血紋魔核,也沒有了丹藥吞食。至此為止,秦石算是黔驢技窮了。


「看來這煉脈期三層還真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坎。」秦石自嘲的笑了一下,一臉無奈。

一層到二層要九顆大約血紋魔核,二層到三層用了十三顆還沒晉級也算是正常,可是接下去如果是靠吞食天靈丹來升級的話,只怕秦石每天當飯吃,也要好久才能升到三層。

小山托著腦袋,思索了一會說道:「石頭哥,不如我開始學著煉製仙靈丹吧,我覺得我應該可以了。」

秦石心裡一跳,「仙靈丹?」

仙靈丹是比天靈丹更加高級的一種丹藥,屬於二階高級丹藥。雖然它蘊含的真氣沒有血紋魔核多,但是它的好處是隨時吞食,煉化快,不用像血紋魔核這樣要配上融心丹並且花上小半天的時間。

「只不過仙靈丹的材料比較稀有,我也不知道能收集到多少。」小山自言自語道。

「材料啊!」秦石「哈哈」一笑,拿出一個黑色袋子。

「給」,袋子遞了過去。

小山打開一看,幸福的快要暈過去了。

「這……這東西你哪裡來的?七十個魔晶,這……」

秦石裝逼似的一笑,說道:「這些應該可以買一點材料,等你煉製上了軌道,那麼拿丹藥換材料也能換到很多。」

小山用力點了點頭,如今身懷異火的他,煉丹對他來說,簡直就跟享受一般。

「如果還是不夠,我再刻制一些冰凍之星魂紋,上次那些魔晶就是賣這些東西賺到的。」秦石笑道。

小山急忙說道:「石頭哥你別浪費時間,安心修鍊就好。內院比試沒幾個月了,聽說巨龍幫的人一個個都挺強的。」

秦石感受到小山的關心,心裡一暖,「小山,你這樣每次煉丹卻都是給我,那你自己怎麼辦?」

小山「嘿嘿」一笑,「我可是要做神階煉藥師的人,區區二階丹藥我才不會看在眼裡。況且煉藥師的天職就是輔助,而我輔助的人,只會是你石頭哥一個。」


秦石用力拍了拍小山肥厚的肩膀,腦子裡想起了他曾經看過一本小說里主角的一句台詞。

「一世人,兩兄弟。」

……

正在洞里一片濃濃基情的時候,獨自玩耍的小龍,忽然找到了一個好玩的玩具。

那玩具圓圓環狀,上頭有一顆血紅的寶石,非常璀璨。

小龍和孩子一樣,頓時玩心大起,將那圓環撥來撥去,甚至套在爪上,含在口裡。

只是這圓環有點奇怪,上面有著討厭的白白光芒。那層光芒似乎隱隱有著討厭的力量,拒人於千里之外。

小龍越玩就越喜歡那戒指,也越討厭那白光,它忽然橫下了心,張口一吞,將那白光生生吞下肚裡。

白光消失,戒指忽然泛出一股子神秘力量。

秦石坐在一旁,第一時間感受到了這力量。他轉過頭去看到這戒指被小龍叼在口中,上頭的禁制已經完全消失。

再次拿回戒指,秦石心裡猛的一驚。之前覆蓋在戒指上面的那一層淡淡的白光,此刻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強大的神秘力量。

「這到底是什麼?」

秦石抑制不住心頭激動,急忙再次灌注真氣在戒指之上。那真氣流轉,戒指表面忽然閃出淡青光芒,那淡青光芒再次化成一道禁制,覆蓋在戒指的外頭。


「這是,認主?」此刻這戒指雖然再次有了禁制,但是這禁制卻是來自於秦石。也就是說,這戒指今後除了秦石,就沒有人可以使用。

「寒月戒指,下品神器。功能:空間功能。」才一認主,秦石的腦海里就閃出這個信息。

秦石大驚,「空間功能,神器。」

無心插柳柳成蔭,之前是那六道輪迴盤,如今是這寒月戒指。如果此刻那賣東西的老頭在秦石面前,他簡直就要上去狠狠的親上兩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