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要不要一起去吃個火鍋?」倪秋軒漫不經心的建議道。

向禕辰沒有說話,甚至連個眼神都沒給他…繼續在電腦上操作著。

「哎,不去拉倒,不過,我看小葵花好像吃的挺開心的…所以…」

「你說誰?」向禕辰聽到『小葵花』三個字便馬上從位置上起來,邁步到了倪秋軒身邊。

千億爹地寵妻忙 倪秋軒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殺氣襲來,整個人蜷縮到了沙發的一旁。

「啊?啊!那個,我看到雜誌社的同事發了朋友圈,和小葵花一起去吃了火鍋。」倪秋軒避重就輕的解釋了一句。

「同事,男的女的?」向禕辰沒有發現自己吃醋的模樣是多麼的緊張。

「女同事…不過…」

倪秋軒說道女同事的時候,向禕辰鬆了一口氣,但是又說了不過…

向禕辰覺得自己的心好像是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

「不過什麼…」

「不過好像有同事的哥哥一起…」倪秋軒正襟危坐,這是哥的場子,怎麼能慫呢,不能。

「同事的哥哥?」向禕辰皺眉,示意倪秋軒將朋友圈拿給他看看。

「你和小葵花吵架了嗎?」倪秋軒沒有動作,而是繼續開口試探道。

「沒有…」

「那你怎麼搬回來了?」

「我…想結婚…」向禕辰臉上出現了一絲紅暈,是難以預見的害羞的模樣。

「握草…什麼情況禕辰?結婚?和誰?我嗎?」倪秋軒整個人都不好了。

按照他的邏輯,這傢伙想結婚了…竟然來自己這裡住,這不是想和自己結婚是什麼?

「嚓…」向禕辰再一次覺得自己交友不慎,為什麼會和這種腦殘做兄弟這麼多年。

「啥?難道我分析的不對?」倪秋軒的眉頭簇成了一坨…他可能是有女神的人…不搞J.

「母親想讓我去蘇斯菡,我拒絕了。」

向禕辰沒有時間和他打哈哈,便一口氣將事情說了一次,「我拒絕了母親,並告訴她我已經結婚了。所以我現在需要一個結婚的對象,當然這個人不會是你。」

聽到向禕辰的話,倪秋軒鬆了一口氣,不過又有難題出現在了眼前。

「你想娶田七葵?」倪秋軒覺得自己問了句廢話,但是還是得到了顯而易見的答案。

「她同意了?」倪秋軒得到向禕辰輕點額頭當做答案之後,便繼續追問道。

「還沒有…」

「哦…那你可要加油了,想追他的人,看來不少…」倪秋軒說著便將之前在陸庭歡朋友圈看到的照片在向禕辰的面前晃了晃。 照片中的少女只有一個背影,似乎是在思考吃什麼這個嚴峻的問題。

而少女身邊的男人…即使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是卻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絲愛情的酸臭味。

「這男人是誰?同事的哥哥?」向禕辰記得倪秋軒之前說的話。

「嗯,是陸家的公子。」

「陸家?」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家族,已經落魄很多年了。

「雖然陸家不及當年,當時在很多人眼裡,也算是名門了。」倪秋軒看到了向禕辰眼眸中輕蔑的模樣,提醒了一句。

「那又怎麼樣?他有資格和我搶女人嗎?」

「嗯…沒資格。」忠言太逆耳,倪秋軒覺得此刻還是要順毛。

向禕辰沒有管倪秋軒後面的話,而是拿出手機,不受控制的撥打了田七葵的電話。

此刻的田七葵看著翻滾的火鍋,心裡滿足。

電話聲響,其餘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田七葵的身上。

田七葵看了一眼號碼,是向禕辰打來的…

她有些奇怪,卻還是接了起來。

「下班回家了嗎?」

「還沒…」

「哦?在幹嘛?」

「和同事在外面吃飯…」

「不要喝酒…」

「嘿嘿,當然不會喝酒了…」

田七葵似乎忘了身邊有人,就這樣旁若無人的和向禕辰聊了起來。

「吃過飯後怎麼回去,這麼晚就不要騎車了。」

「嗯,我晚點會打車回去的。」

「那你回到家打給電話給我….」

「啊?」

田七葵突然回過神來,感覺兩個人的對話似乎太過曖昧了…

好像是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

「我有份文件忘在家裡了,需要你幫我掃描發來。」

向禕辰的反應很快,便胡亂編了一個借口,最終的目的他只想知道田七葵是什麼時候到家…

「好的,沒問題。」聽到和工作有關,田七葵便爽快的答應。

「那你早點回去。」

向禕辰說完,便掛了電話,但是心裡卻還是有些擔心。

「那家店的地址你知道嗎?」一直在旁邊聽著向禕辰打電話的倪秋軒,已經覺得整個人都玄幻了。

這麼多年了,他從來沒見過如此溫柔的向禕辰。

「知…道啊…」倪秋軒回過神來,說了一句。

「走…」說著向禕辰便拿起車鑰匙,拉著倪秋軒出門了。

餐廳內。

喲,好 「七葵,你不是說你沒有男朋友嗎?」陸庭歡聽著田七葵剛剛打電話的模樣,不由得撇撇嘴,本來想把小可愛介紹給哥哥的…

「啊?不是男朋友…」不知道怎麼的,田七葵的臉竟然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不是男朋友?」

「庭歡…」陸庭瑄聽到田七葵打電話聲音軟軟的,但是心裡卻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氣悶。

「打聽同事的私事,是沒有禮貌的。」陸庭瑄帶有苛責的語氣說了一句。

「不是,歡歡也是關心我,其實是我的室友問我什麼時候回家…」田七葵解釋了一句,她可不想兄妹倆因為自己一個電話而吵起來。

「哦…室友呀!」陸庭歡似乎並不在意自己被吼了,聽到室友兩個字,心情有好了起來。

室友,肯定是女的呀!

不知道為什麼,陸庭瑄兩兄妹都是這樣認為的。 因為是自助餐,這一餐吃了一個多小時才吃完。

陸庭歡摸了摸圓鼓鼓的肚子,打了一個飽嗝才算圓滿。

而田七葵吃的並不多,即使是自助,在外人面前,她還是覺得有些放不開。

「田小姐,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出了餐廳門之後,陸庭瑄便客氣的問道。

「不用了,我自己叫車回去就可以了。」田七葵連忙擺手拒絕道。

「這麼晚了,當然要我們送你了。」陸庭歡拉著她的手繼續解釋道。

「是啊,開車很方便。」陸庭瑄一邊說,一邊示意陸庭歡拉著人去到了車上。

陸庭歡很機靈,便拉著田七葵去到了去向了車邊。

向禕辰趕到的時候便看到的就是兄妹兩個和田七葵拉拉扯扯的一幕。

小妮子明明已經在拒絕了,卻還是被拉上了賊車。

「禕辰,你可別激動,要按照計劃行事啊!」剛剛在車上,向禕辰已經將『騙婚』的計劃和倪秋軒說了一遍。

倪秋軒不得不感慨,同樣的年紀,為什麼向禕辰卻如此『老奸巨猾』?

陸庭瑄的車子啟動,倪秋軒便開著車子緊跟在後面。

看到車子是開往鳳凰灣方向,向禕辰便鬆了一口氣。

車子停穩。

陸庭瑄紳士的下樓幫她打開了車門,有些受寵若驚的田七葵頻頻點頭致謝。

倪秋軒將車子停靠了在隱蔽的位置,向禕辰看不到田七葵的表情,卻可以正好看到陸庭瑄。

陸庭瑄謙謙君子的模樣,看的向禕辰有些心煩。

很快田七葵和陸庭瑄及車裡的人打了招呼,便跑上樓去。

陸庭瑄站在樓下,看到樓上的某個房間的燈亮了起來,才轉身上車,離開。

「握草,暖男啊!」一切都看眼裡的倪秋軒不得不承認,陸庭瑄的這個小細節確實有些感人。

向禕辰沒有說話,等到陸庭瑄的車開遠了之後,他便下了車,依靠在車門上,抬頭望著樓上的房間。

田七葵到了家…打開燈。

房間里空無一人…

「喵嗚…」七喵有些萎靡不振…連每天的貓撲都沒有了,只是軟綿綿的趴在自己的食盒旁邊。

食盒裡是滿滿的貓狼。

田七葵皺眉,按照這個量,七喵似乎並沒有吃飯…

「七喵,你不舒服嗎?」田七葵端起食盆,放到七喵的旁邊,示意它吃一些。

七喵試探在鼻子下探了探,然後轉頭走了…

「七喵…」田七葵叫了兩聲,但是七喵卻沒有什麼反應。

她無奈搖了搖頭,便去了向禕辰的房間,找他所謂的文件。

向禕辰的辦公桌上很乾凈,連張紙都沒有,更別說是文件了。

田七葵想了想便拿起手機撥打了向禕辰的電話。

電話鈴聲響,向禕辰望向樓上的目光收回,面色變得溫柔。

「魚神,不好意思打擾你了。」田七葵的聲音軟糯糯的,聽得向禕辰一陣的暖意。

「沒事,你說。」

「那個,你說的文件,我沒有找到,可以說下具體的位置嗎?」

田七葵手裡拿著電話,眼光則不停的在房間里尋找這所謂的文件。 晚風拂過窗帘,打在女孩的身上,有些冷意。

田七葵裹了裹身上的外套,腳步挪向窗子。

「魚神,你在聽嗎?」田七葵一手拿著手機,另一隻手裹著外衣。

「沒有就算了…」這本來就莫須有的文件,在向禕辰的口中變得無足輕重。

「啊?」 滿庭芳:穿越之紅顏天下 田七葵有些意外。

「你到家了嗎?」向禕辰有些明知故問,女孩的聲音很甜,他有些眷戀不想掛斷電話。

「噗…到了呀…不然怎麼知道文件不在桌上。」

田七葵嗤笑了一聲,這向禕辰的智商怎麼不在線?

如果此時向禕辰知道她心中所想,定會告訴她,自從喜歡上的她的那一刻,他便迷失了所有的心智。

「沒有就算了,文件也不是很急…」向禕辰抬著頭,看著女孩朝著窗子挪動的身影,有些驚喜。

「你冷嗎?」向禕辰突然開口。

「啊?」田七葵有些意外。

「有點…今晚的風有點涼….」

「晚上蓋好被子,早點休息…」

狩獵好萊塢 「好…」田七葵對於向禕辰的囑咐,有些意外,但是還是機械的應好。

簡單的對話結束,兩個人卻都沒有掛斷電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