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可是這隻猛獁的血被這隻蟒蛇給吞了,所以……」

胡龍一臉失望,「哎,那我們現在去殺幾隻妖獸吧。」

「這麼晚了去哪裡殺妖獸,回去隨便吃點吧……」唐絲絲用手捂著嘴,打了一個很響亮的哈欠。

唐絲絲困成這樣,胡龍還有什麼好說的,只能悻悻的跟在唐絲絲身後。

「都怪我不好,耽擱了大家吃飯。」葯魂也很無奈。

三人一邊閑聊一邊接近帳篷區域,葯魂突然停下腳步並拉住胡龍的,唐絲絲也是停下。

「怎麼了,魂哥,隨便吃點東西我不介意,不用再專門去捕殺妖獸了。」胡龍一臉疑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唐絲絲看了看密封的帳篷,湊到胡龍耳邊,用極低的聲音道:「帳篷里有人!」

聲音小語氣卻又極其氣促和詭異,這一句話就直接把胡龍嚇尿。

「你說我們帳篷里有人,這怎麼可能?那帳篷里只有被單而已,怎麼會有人?他圖什麼?」胡龍一臉駭然,他還想拉開密封的帳篷布然後進去躺一會兒呢。

鑽石豪門:輕男鬥御姐 三個帳篷裡面都有人……」葯魂解釋道。

嘩——

「竟然敢雀占鳩巢,看我不弄死他們。」胡龍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把劍,沖葯魂和唐絲絲遞了個眼色,示意兩人陪他包抄。


葯魂和唐絲絲都把他拉住。

「你幹什麼?還想要殺人?」葯魂小聲道,「你別忘了我們現在是有隊友的,萬一是他們找到我們紮營的地方然後跟我們開個玩笑呢。你沒有搞清楚情況衝過去是想要捅隊友?」

「那還能怎麼辦?隊友應該不至於吧……誰會開這麼惡俗的玩笑,現在天色也不完了,如果真是嚇人的玩笑,打開帳篷還被他們給嚇死……葯菲兒?她應該沒有這麼無聊……」胡龍也用很小的聲音道。

「所以呢,現在不能暗著去,要明著來。告訴他們我們發現他們了,叫他們不用再藏,如果是隊友,這樣也可以免掉誤傷。」葯魂一臉謹慎。他認為是隊友的機會幾乎為零。

葯同,上官碗月?躲在裡面難道想要把大家之間的矛盾鬧得更大?

葯菲兒,葯奇偉和葯浩更加不可能,這三人完全不像是開這種低俗玩笑的人。

葯意,葯雲?葯意是導師,會這麼無聊嗎?葯雲,他敢這樣做就真的是在找死,他體內還有毒丹,只要不給他解藥,他連哭的時間都沒有……

會是誰躲在帳篷裡面,這幫人盡量隱藏氣息肯定是有所圖,最大的可能就是劫財,他們三人在地底空間拿了不少魂晶和中品元氣石,這筆財富,在淬體境修士眼中是筆極為巨大的財富。搶到手,說不定能突破各種瓶頸。畢竟一塊中品元氣石贊同於一千塊下品元氣石,誰不想要?

缺少修鍊資源已經到了飢*渴地步的人,你看他想不想……

葯魂上前一步,用周圍幾十丈內的聾子都聽得到的嗓音道:「朋友,出來吧,別躲在帳篷里了,有什麼事我們不能出來站在一起說說嗎?」

帳篷里一片沉默,沒有人走出來也沒有人說話。

胡龍有些納悶了,葯魂還唐絲絲兩人不可能同時看錯啊,裡面真的有人?

幾息之後,葯魂又道:「難道要我們進來請儲位,你們才肯露面嗎?」

兩息后,小小的帳篷有了劇烈的抖動,三個帳篷布同時被打開,從裡面走出十七八個——矮子!

胡龍愕然,葯魂和唐絲絲也是微微動容。

有人,而且不止是一個,是十七八個,他們躲在三個帳篷內連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而且這麼多人躲在三個帳篷里,就真的一點也不擠嗎? 「你們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躲在我們的帳篷裡面!」空氣凝滯兩息之後,胡龍怒氣沖沖的道。

十幾個矮子一聽這話炸開了鍋,有人拖著比他身高還要高的刀就要衝上來,但還是被一旁的人拉住,顯然現在還沒到交手的時候。

「你罵我們是東西?你又是個什麼東西,肥豬!」矮子中跳出一個人來,年紀不大,與葯魂三人相仿,他一臉蠻橫,「你這頭死肥豬。」

葯魂上前一步,委婉的道:「我們三人和你們沒有什麼交集,你們拿著刀劍躲在我們帳篷裡面,總該不會是想和我們打聲招呼交個朋友吧……」

最中間的矮子輕哼一聲,向前走出一步,道:「我們拿著刀劍躲在你們帳篷裡面,當然是不是要和你們交朋友聊天,交出你們身上的儲物袋再跪地求饒,我可以饒你們不死,如果你們不老實,當然也要人們的人頭。不過這個女娃要留給弟兄們玩樂,聽說人族的女子的身體構造和我們矮人有些不同,我們也早有興趣研究一下,來到這裡一個多月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標緻的女子,」

說話的矮子二十七八,氣焰卻最囂張,顯然是這一幫矮子軍團的首腦。

「喲,你們年紀不大,說話的口氣倒是不小,」唐絲絲也不生氣,只是俏臉上浮現出一抹戲謔之色,「看你們的樣子也就七八歲吧,怎麼說起話來就像能要把天頂破了似的。」

「誰她娘的告訴你我們才七八歲的?!」年齡最小的那個矮子年少氣盛,看唐絲絲的年紀與他相仿,他怎麼受得了唐絲絲的臉上布滿的戲謔。

「如果你們不是七八歲,怎麼會只有小孩子那麼高。」唐絲絲差點被自己的話激得笑出來,強行忍住。

胡龍就沒有那麼能忍了,直接笑出聲來。葯魂站在一旁,一臉肅然,這一幫人態度囂張,而且來意明確,就是要搶*劫他們,對方人多勢眾,不怯一戰,恐怖今晚要掀起腥風血雨了。

「你——」那年輕矮子名叫阿洪,實力不弱,在矮人傭兵團里即便三四十歲的前輩也都對他禮讓三分,至今為止侮辱過他們的人——都已經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甚至很早之前就沒有再見過太陽。

阿洪氣得嘴角直抽,看向唐絲絲的眼色之中充滿了狠厲之色,彷彿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阿洪,」傭兵團的團長阿龍對阿洪道,「你確定就是這個女娃和這個胖子修鍊時曾用過中品元氣石和魂晶嗎?」

阿洪點點頭,對阿龍極其尊敬,「是的,老大,我看他們身上的修鍊資源不少所以才第一時間通知老大的。這個胖子一次性就用了兩塊中品元氣石。」

「真是怪了,」阿龍一臉疑惑,「別人是來歷練的,我們是來歷練的,聽說有鑽地鼠的那片葯田裡有很多的元氣石,我們去了,一塊都沒有找到,看他們的模樣年紀輕輕就有那麼多的修鍊資源,想來是在這水雲澗里找到不少,那塊葯田想必他們也去過了。」

「老大,這不能怪我們,」阿洪面上閃過一絲無奈,嘆道,「怪只怪那些鑽地鼠跑得太快,我們抓不到也是情也可原。」

「不是鑽地鼠跑得太快,那是你們手太短,所以才一塊元氣石都沒有弄到。」胡龍聽了矮子的話,戲謔的道。他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笑,說出這話,胡龍覺得自己就是嘲諷專家。

這幫矮子藏在他們的帳篷裡面想要劫殺他們,多幾句嘲諷的話也經是最輕描淡寫的回擊了。

唐絲絲輕笑出聲。

葯魂沒有笑,他不想殺這幫矮子,這幫矮子實在是太有意思了,如果坐在一起吹牛打屁場面一定非常熱鬧,不過如果對方執意要取走他們三人身上的資源,葯魂也不會有絲毫客氣,一定會用雷霆手段解決眼前的所有矮子,因為他說過不會讓唐絲絲再受到任何傷害。

阿洪的面色抽搐,嘴角一撇,旋即道:「老大,我們矮人傭兵團來到藥王山脈附近紮根,提升實力是很重要的事,如果不搞大把資源在手,又怎麼發展壯大?伏擊不成,我們明著來,憑我們的實力一定可以把這三人通通殺掉,只要殺了他們,他們的儲物袋自然就是我們的了,又何必跟他們費那麼多話。」

阿龍不是不想直接用雷霆手段轟殺眼前三人,這三人中的女子和胖小子實力只有淬體境五重,和傭兵團里幾個成員的實力相仿,想要對付不會太難,但站在最邊上一直沒有怎麼說話也不笑的人他卻看不穿,那裡實力只有淬體境六重,遠低於他的淬體境八重,但不知為何,對方身上隱隱傳出一種懾人的威壓,讓他心中微微悸動。若是對方降低實力扮豬吃老虎,矮人傭兵團可能就毀在他手上了。

傭兵團里的幾個高手有了動手的意思,不過被阿龍擺手壓下。

他不是不想馬上動手,而是正在考慮,葯魂的存在是讓他遲遲不敢動殺心的原因,如果他們還躲在帳篷里,對方進入帳篷,直接亂刀砍死,哪裡還管什麼氣勢和實力的問題,可是雙方走出帳篷對峙,可以看到葯魂的實力和氣勢,反而讓他不敢貿然動手了。

這時葯魂向前一步,一臉和善,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眉頭大皺,「諸位都不是人吧……」

唐絲絲和胡龍直接笑噴,胡龍更是笑彎了腰,最後止住,對葯魂伸出大拇指,大讚道:「魂哥,好樣的,真是殺人不用刀,不過你罵人也用不著這麼直接吧,罵他們不是人……我還是有先見之明的,他們果然是東西——不是人!」

阿洪有些怒了,他不知道團長為什麼遲遲不敢下手,這三人的實力不是太強,兩個淬體境五重一個淬體境六重,他們十七八人對付起來綽綽有餘,就算有傷亡,也不會太大大,對方不但對他們的身高各種嘲諷,現在更是說他們不是人!這簡直是**裸的侮辱!

他不知道為什麼老大到了中域后膽子變得這麼小了,也許是出門在外小心為上的顧慮吧……可是他們是山賊,不殺人越伙還是山賊么;也有可能是考慮到強龍不壓地頭蛇,可眼前的三人也不是什麼地頭蛇,只是三個年齡與他相仿的愣頭表,這樣的人很難被稱為地頭蛇吧……那團長的顧慮又是什麼?

矮人族人傭兵團說到底只是一個旗號,不想名頭太難聽而已。

葯魂撇了撇嘴,胡龍這小子聽話只聽一半,還有唐絲絲,兩人都沒有聽他把話說完就開始狂笑,還有那幫矮子,看向他的目光里充滿著怨恨,這下雙方的仇恨被一句話和一通笑越拉越大。不過原本雙方之間就會暴發激半,別人來搶東西,張口就要人頭,還要留好朋友給他們享用,能放他們走么?不能!至少目前看來是不能。


葯魂眼瞳微縮,如他沒有看出,這幫人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從他們的言談穿著和舉止他們不是人的結論極有可能是真的。

葯魂咋了咋嘴,吸了一口氣,旋即道:「我沒有看錯的話,諸位應該是矮人吧……」

聞言,剛剛才止住笑聲的胡龍又笑了起來,「魂哥,你真是太逗了,他們是矮人不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的嗎,你不用刻意強調我們都看得出來,哦……哦哦……我懂了,我懂了……」胡龍誇張的拍了拍大腦袋,一副了解藥魂言語中暗含意思一樣。

葯魂瞥了瞥嘴,這小子在瞎叫喚什麼,他懂什麼了?

矮人們看向葯魂的視線里多了一些的火熱,有一種撕碎葯魂的衝動,這人直接說他們是矮人,這不是當眾揭他們的傷疤么?

「龍哥,還不殺他們真是天理難容。」阿洪完全受不了此時的氛圍,沒人能嘲諷他們,否則只有死路一條,眼前的三人,正在自尋死路。

「諸位是不是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你們是不是異族矮人族的人?如果是的話,我說你們不是人並沒有說錯,你們的確不是人,而是精靈!」葯魂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分堂理論成績排名第一的人見識不是吹的,而是一張試卷一張試卷考出來的,煉丹可以偷懶,可是這學習分數卻作不了假。

阿洪輕哼一聲,看向葯魂的眼神不再是充滿憤怒,而是多了一分自傲和欣賞:「算你有點眼光,知道我們是精靈,是矮人族出身,所以我要是你們的話,趕緊放下手中的儲物袋,再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在我們沒有後悔沒有趕盡殺絕之前逃得遠遠的。」

聞言,葯魂目光陡然間變得凌厲起來,「即便你們來自南荒域,就算你們是精靈族那又怎麼樣,這裡是藥王山脈,是葯族的領域,你們想要搶我們的東西,就是和葯族為敵,你們傭兵團才幾個人,你們真的想要這麼做?」

葯魂的話產生了效果,一部份人在聽聞葯魂三人是葯族人後,有了退卻的意思,畢竟這裡是葯族的地盤,強龍不壓地頭蛇,眼前三人獨闖水雲澗? 天價婚約,隱婚總裁超完美! ,他們肯定還有同伴。

而剩下的人則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態,葯族又有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是人族中的一幫煉藥極為出色的人群而已,精靈族則是不同,他們精靈族是異族,天生魂力修鍊速度驚人,能召喚各種異獸和異種出戰,魂力的攻擊和防禦也被他們演繹到極致,可謂是魂力一道上的頂尖存在。

所以如果從範疇上來區分葯族和精靈族的話,葯族屬於人族,而精靈族是並列於人族的,兩者不在同一個等階上。

這樣一比,自然可以比出優越感。 矮人傭兵團團長阿龍輕輕一哼,「小子,你嚇唬我們嗎?山高皇帝遠,現在你們只有三個人,而我們有十七八個人,你以為我們殺了你們,葯族人會查到我們身上?你想得會不會有些天真了?」

「你以為你們真的能搶走我們的東西?別忘了,你們躲在帳篷里我們三人可是沒有進來的——」葯魂面沉如水,一臉輕鬆的道,「如果你們真的想要動手,我們完全可以奉陪。」

「老大,別跟他們廢話了,直接動手吧。」阿洪有些急了,這個時候還磨什麼嘴皮子,直接把這三人滅殺了,搶了儲物袋走人就行。

阿龍瞥了阿洪一眼,示意他住嘴,眼線在葯魂身上掃了一遍,「小子,你還真有種,三個人想要和我們十七八個人交手。我們在這藥王山脈里行走不是一天兩天了,早聽說葯族人有火焰武魂,霸氣犀利,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不知有沒有這個機會?」

「如果你們想要見識,我們自當奉陪,我也很想要看看你們矮人族有什麼高招,竟然敢打我們葯族的主意。」唐絲絲俏臉含怒,這幫矮子咄咄逼人,如果再不還擊,他們還真當葯族無人了。這個時候唐絲絲站出來是考慮到葯魂沒有火焰武魂,而且胡龍的蠟燭武魂也罩不住,所以想要把對方的火力往自己身上引。

葯魂見唐絲絲也要與對方交手,心中雖是感動不過還是感嘆唐絲絲想得太過天真,這幫矮子人數眾多,隨時有三人出戰,他們又怎麼可能用一次戰鬥來決定葯族和矮人族的高下?

「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們三人還算有氣魄之人,今晚我們也閑著無事,既然你們有勇氣要與我們切磋一下,那我們兩方各派三人交手,可以使用一切手段,不過不能傷對方性命,三打兩勝,你們看怎麼樣?」阿龍興緻勃勃,看他的樣子,似乎想要親自出手。

只要對手實力未達先天境,葯魂都不會太過顧忌。

「三打兩勝?那我們就陪你。」葯魂上前一步,氣勢懾人。

「好,」阿龍一口應諾下來,「如果你們能勝了我們,我們馬上走人,今後再也不找你們三人的麻煩。當然,你們能勝我們,也證明葯族實力超群,如果以後看見葯族族人也絕不敢上去找麻煩,除非我們想要自討苦吃。如果你們輸了就把身上的中品元氣石和魂晶交出來,然後讓我們離開。」

「這可不行,這樣的條件對我們不公平,你們輸了,每人出兩塊中品元氣石方才能夠離開,否則就別怪我們先禮後兵了。」輸了就想甩甩手離開這種條件葯魂不會答應,想走再怎麼也得讓他們出一點血。

「每人兩塊元氣石?十八個人三十六塊……」阿龍嘴中喃喃道。似乎在想身上的元氣石有沒有那麼多。

胡龍見阿龍遲疑,馬上道:「如果你們沒有那麼多元氣石,可以先去湊,我們想要休息了,別耽擱我們的時間。」

阿龍哼了一聲,「三十六塊中品元氣石我們還有……」

葯魂從袋裡拿出一百塊中品元氣石扔在地上,「這是一百塊元氣石,當然這還只是一小部分,如果你們贏了,我們三人的中品元氣石和魂晶都給你。但也請你們現在把三十六塊中品元氣石拿出來,由我的戰獸看管。」

「你的戰獸?」阿龍沒有想到葯魂竟是一個召喚師。

葯魂身邊出現一本青銅寶典,隨手一招,一條十餘丈長的血蟒出出現在草地上。血蟒現身後把那一百中品元氣石卷到了一旁,吐著蛇信,凶神畢露的逼視著這幫矮人。

阿龍手中白光一閃,三十六枚中品元氣石飛到血蟒身旁,「三十六枚中品元氣石交給這條血蟒保管,我就不信你們這麼大的能耐能把我們的元氣石拿走。」

「能不能拿走那就是我們的本事了。」胡龍怒氣沖沖的道,三十六枚中品元氣石算是便宜他們了,他知道就算他會輸有子母鳳環的唐絲絲不會輸,魂哥,更加不可能,他讓血蟒看管元氣石已經不打算讓血蟒出手了,就算用其他手段也足夠打得這一幫矮人找不著北。


葯魂也不想大開殺戒,換種解決衝突的方式也是不錯。今天是下山歷練的第三天,進入水雲草原后,他和唐絲絲、胡龍為了取得藥草和妖丹一路斬殺妖獸,被夢蘿樹妖迷惑再到地底迷宮以及後來收服血蟒他都花了不少精力,雖然修鍊凝魂訣后他不太需要睡覺,不過他真的有些累了,這一天經歷的事情太多,強度有些大,讓他精力頗為疲倦,如果可以不用拼個你死我活,用武學把這幫矮人打發掉也是不錯。

葯魂是召喚師讓這幫精靈對他刮目相看,而那條戰獸血蟒已經接近先天境,葯魂卻讓他出來看管元氣石,顯然是不打算讓它出戰的了,這倒讓矮人心裡有了一些想法,這樣強大的戰獸放在一旁,這人還會還其他不得了的本事嗎?

「請容我們商討一下,找三個最佳陣容出來。」阿龍也不敢小覷,這次他們的對決相當於葯族和矮人族的一次交鋒,贏了就是在給自己種族長臉。

阿龍說完后,就招手把一幫手下聚在身邊,用矮人族的話嘰嘰喳喳的說了一通,葯魂他們一個字都沒有聽懂。


阿龍指著阿洪,「我們第一個人由他出戰,你們派誰?」

唐絲絲正想走出去,胡龍攔住了她向前走了幾步,「讓我來領教一下矮人的本事。」

阿洪沒有想胡龍第一個站了出來,他早就看這個胖子有些不順眼,之前笑話他們時這胖子就是笑得最誇張的一個,現在他還還敢第一個站出來,就把他打成個豬頭為矮人傭兵團拿下首勝,接下來團長出門一定可以拿下一局,到時這三人輸了還是要把他們身上的儲物袋交出來。

想到這裡,阿洪面露喜色的走出人群,站在胡龍面前,目光不善的掃了胡龍兩眼,這個胖子會有什麼本事,看他來勢洶洶頗有自信的樣子難道他的火焰武魂很厲害不成?

胡龍更是沒有把眼前的小矮子看在眼裡,這種小矮子能有什麼本事,一腳就可以踹飛,還三打兩勝,一個打三個都沒有問題,還不如讓矮子傭兵團直接上三個,打完收功得了,還非得一個一個交手,就算他贏下一場也不能連續作戰,還得換下一個人……真是麻煩吶……

從遠處看胡龍的小眼睛感覺他的眼睛沒有眼開,因為他正在俯視站在他面前半丈處身高奇矮的矮人,從遠處看眼睛就像闔上來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