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准奏!你就隨同一起去弱水之淵監督巨靈神執行!」玉帝點頭道,他也擔心江帆逃出了弱水之淵,看到江帆囂張的眼神就知道,他要是逃出牢籠弱水之淵,恐怕要搞得天翻地覆的!

弱水之淵位於仙界的北部,也就是山海洲的北部,三個多小時后,金翅大鵬、巨靈神、廣元大仙、哪吒等人押著江帆到了弱水之淵。

站在懸崖上,望著深淵中黑色的弱水,金翅大鵬一把抓住江帆的胳膊,「嘿嘿,江帆,你小子還想從弱水之淵出來!你知道什麼是弱水嗎?弱水就是很柔弱的水,柔弱得無法承受任何物體,就算是一片鵝毛也會沉入水中!你進入弱水之淵后就再也別想出來了!」金翅大鵬陰險笑道。

「金翅鳥人,這個不用你操心,老子自有法離開弱水之淵!老子出了弱水之淵第一件事就是拆掉你的金翅大鵬府,然後拔光你的鳥毛!」江帆冷笑道。

「哼,我不和你鬥嘴!我現在就把你扔下弱水之淵,我看你如何出來!」金翅大鵬一把抓起江帆,朝著黑漆漆的弱水之淵扔了下去。

江帆的身體迅速下墜,噗的一聲,弱水微微泛起一絲水花,江帆消失在弱水之淵。金翅大鵬站在懸崖上望了半天,沒有見到任何動靜,不禁哈哈大笑道:「江帆,你小子就吹牛吧!我看你如何離開弱水之淵!」

巨靈神望著弱水之淵,「呃,那個江帆不會真的可以離開弱水之淵吧?」巨靈神忐忑道。

一旁的廣元大仙捋著鬍子搖頭笑道:「那小子是絕對不可能離開弱水之淵的,別說他如此境界,就是天尊落入弱水之淵也無法離開!更何況他的手腳被玄陰寒鐵鏈綁著!」

哪吒望著弱水之淵暗自嘆息道:「哎,看來江帆兄弟是無法立即這弱水之淵了!可惜啊!一個真正的漢子!」雖然江帆法力不如哪吒,但是他不畏強權,在危險面前毫不懼色的氣概,這些仙界的仙人是無法比擬的。

「既然江帆那小子無法出來了,那我們回去交差吧!」巨靈神道。

「不忙,我們還是在觀察一會兒吧!」金翅大鵬不放心道,他想起江帆那種肯定神色,他還是有點不放心。

金翅大鵬等人在弱水之淵的懸崖上守侯了幾個多小時,弱水之淵沒有任何動靜,「呵呵,江帆那小子肯定是無法離開弱水之淵了,我們可以回雲霄寶殿向玉帝交差了!」金翅大鵬笑道。

隨即金翅大鵬、巨靈神、廣元大仙、哪吒等人離開了弱水之淵,懸崖上立即變得空蕩蕩的,彷彿什麼事情沒有發生一樣。

江帆此時已經沉入了弱水之淵的底下,他掉下弱水之後,身體就一直往下沉,足足下沉了一個多小時后才到了弱水之淵的底部。

江帆身上還綁著玄陰寒鐵的鐵鏈,他掙扎著站了起來,望著漆黑的弱水,「我靠,弱水竟然是黑色的水!真的沒有浮力?我試試看!」

江帆立即使出水裡游魚之術,雙腳蹬地,擺動雙腳,結果無法遊動,就像沒有空氣一樣的真空,無法前進半步。

「我靠,弱水真的沒有浮力,看來想游出弱水之淵還真的很難呢!」江帆驚訝道。

「嗯,先把身上的鐵鏈弄斷了再想辦法!」江帆立即喚出誅妖劍。

「誅妖劍,把我身上的鐵鏈給斬斷了!」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誅妖劍立即想飛起來,可是在弱水之中沒有絲毫浮力,也沒有阻力,誅妖劍無法飛起來。

「呃,主人,這地方太怪了,小的飛不起來了!」誅妖劍吃驚道。

「哦,我忘記了,這裡是弱水之中,沒有任何浮力和阻力,我們還是回到符咒世界中去把這鐵鏈斬斷了!」江帆點頭道。

一閃念,江帆進入符咒世界,「呃,還好,我可以進入符咒世界,如果無法進入符咒世界的話,那我就慘了!」江帆冒汗道。

「主人,讓小的把您身上的鐵鏈斬斷吧!」誅妖劍道。

「嗯,你來吧!」江帆點頭道。

一道青光一閃,誅妖劍飛了起來,接著俯衝而下,砰的一聲,誅妖劍劈在玄陰寒鐵鏈上,火星四濺,鐵鏈絲毫損!

「呃,主人,這鐵鏈好硬啊!」誅妖劍吃驚道。

「你再來試試!你只管盡全力一擊吧!我是金剛不滅之軀,沒事!」江帆對著誅妖劍道。

「好的,小的盡全力一擊試試看!」誅妖劍再次飛起,一道青一閃,誅妖劍劈在玄陰寒鐵鏈上。

砰的一聲響,江帆連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震得渾身發麻,可是身上的玄陰寒鐵鏈還是沒有斷!

「呃,主人,小的砍不斷!」誅妖劍頹喪道。

「我靠,這他媽是什麼鐵鏈,竟然如此堅硬?」江帆驚訝道,他眼睛骨碌亂轉,突然驚呼道:「哎呀,我怎麼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來了呢!」

求月票,打賞!推薦朋友新書《校園邪少縱橫》,大家去支持下,來個收藏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江帆突然想起自己無相不滅分身還揣著月光寶石呢!誅妖劍不是有三道封印嗎,先解開一道封印,然後再讓誅妖劍斬斷鐵鏈試試。

江帆立即調出自己那個無相不滅分身,一道金光一閃,無相不滅分身立即出現在江帆身邊,手拿著月光寶石,「誅妖劍,吸收月光寶石的能量,解開第一道封印!」江帆對著誅妖劍道。

「是的,主人!」誅妖劍突然變得耀眼起來,劍體變大,發出一道青光照射在月光寶石上面。

月光寶石遇到青光的時候,突然發射出白色的光芒,如同月光一樣。緊接著,月光寶石從江帆的無相不滅分身手中緩緩飛了起來,嗖的一聲,沒入誅妖劍之中。

誅妖劍立即抖動起來,如同坐在顛簸馬車上一樣,劍光越來刺眼,猛然間咔的一聲,如同什麼裂開了似的,誅妖劍表面上掉落一層碎片下來,露出了銀色的劍體。

「哦,主人,小的換衣服了,小的感覺到自己好強大啊!充滿了力量!」誅妖劍歡快地叫道。

「那還不快把我身上的鐵鏈斬斷了!」江帆立即想試試看,打開第一層封印的誅妖劍威力如何。

「好嘞!小的來了!」誅妖劍歡快地應了一聲,呼嘯地飛了起來,一道銀光一閃。

咔的一聲,誅妖劍斬在玄陰寒鐵鏈上,噌的一聲,玄陰寒鐵鏈立即被斬斷!

江帆一抖手,鐵鏈掉落下來,「哈哈,打開第一層封印的誅妖劍威力果然不同凡響!」江帆喜悅道。

江帆一招手,誅妖劍飛到手中,仔細端詳誅妖劍,原來青色的劍身變成了銀色,劍身上還有一道古怪的符文。


「呃,這是什麼符文?」江帆驚訝道。

「主人,小的也不知道是什麼符文,只是感覺到這符文蘊藏這十分強大能量!」誅妖劍道。

江帆手摸著符文,突然符文閃爍起來,一道銀色光飛入江帆眉心之中。江帆腦海里立即出現了影像,是誅妖劍的影像,誅妖劍懸浮在空中。

接著誅妖劍動了起來,在空中劃過數道十分詭異的軌跡,如同颶風一迅猛。江帆頓時看呆了,這是在演示劍招,這劍招比「天下無妖」威力大多了!

劍招演示結束后,江帆終於看到這招的名字「爆裂旋風斬」,江帆的手只要摸上符文,腦海里就會演示爆裂旋風斬的招式。

江帆立即拿著誅妖劍練習爆裂旋風斬,不知道練習了多久,江帆基本上掌握了爆裂旋風斬,「嗯,我試試爆裂旋風斬的威力如何!」

江帆握著誅妖劍,身子飛了起來,暴喝一聲:「爆裂旋風斬!」符咒世界里如同颳起了旋風一樣,那些金色符球瞬間破碎,砰的一聲嗎,地面上出現一個大坑。

「我靠,這招爆裂旋風斬果然厲害!」江帆喜悅道。

「嗯,還是去弱水之淵看看有什麼辦法可以離開!」江帆自言自語道。

江帆出了符咒世界,回到了弱水之淵,他再次嘗試著使出筋斗雲,結果發現筋斗雲無法使出來,因為弱水之淵中沒有雲彩,更主要的是沒有浮力,無法借力。

「我靠,弱水沒有任何承載,根本無法離開!」江帆搖頭道。


於是江帆在弱水之淵底下到處走,雖然無法上行,但是在弱水之淵底下可以行走。江帆越走越吃驚,弱水之淵地盤太大了,他走了兩個多小時,也沒發現任何地穴,也沒有看到出口。

「哎,要想出弱水之淵,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還是去神仙府看看大家吧!」江帆搖頭道。

隨即江帆回到神仙府中,進入客廳之中,江帆發現靜悄悄的,打開天眼穴透視,原來大家都在修鍊室中修鍊呢!

突然納甲土屍從地下冒了出來,「主人,您回來了!小的可想您了!」納甲土屍笑呵呵道。

「切,你這馬屁精,最近修鍊進展如何?」江帆搖頭道。

「主人,小的快突破了,只要突破,小的就是僵神了!小的也算是仙人了!」納甲土屍得意笑道。

「呃,你們殭屍成為僵神之後,你還在那個異界嗎?」江帆好奇道。

「嘿嘿,主人,小的現在已經是異界的主人了,如果小的成為僵神之後,小的要去另外一個異界了,那裡是僵神的世界。」納甲土屍道。

江帆大驚,「呃,竟然有僵神的世界?你是怎麼知道的?」江帆驚訝道。

「主人,小的也是從傳承記憶中知道的。小的成為僵神之後,到了僵神的世界,小的又要重新開始這征服那個新的世界了!小的一定要坐上僵神之王寶座!」納甲土屍野心勃勃道。

「我靠,傻蛋,你的野心不小啊!不過,我相信你會成功的!因為你跟著我這麼聰明的主人!」江帆笑道。

「嘿嘿,主人,小的自從跟了你之後,小的變聰明了!」納甲土屍不忘記派江帆馬屁。

「嗯,傻蛋,你去修鍊吧,我希望你快點突破!我這裡還有幾顆魂珠,你拿去吸收吧!也許能助你加速突破!」江帆拿出三顆魂珠遞給了納甲土屍。

納甲土屍接過魂珠,滿臉笑容,「多謝主人,小的修鍊去了!」納甲土屍立即鑽入地下去了。

「既然大家都在修鍊,那我就不打攪她們了!」江帆隨即出神仙府,回到了弱水之淵。

江帆又在弱水之淵轉悠了幾個小時,仍然是沒有絲毫收穫,但是他不死心,回到符咒世界修鍊幾個小時之後,再次進入弱水之淵尋找出口。

半個多月過去了,江帆從弱水之淵的東部,跑到來了西部,江帆很快發現,西部的地形有變化了。弱水之淵東部的底部是比較平坦的地形,而西部卻出現了很多山脈。

「奇怪了,這些山脈為何被弱水淹沒了呢?」江帆驚訝道。

「也許順著這些山脈走,就可以走的懸崖上去呢!」江帆驚喜道。

於是江帆在弱水中,沿著山脈走,他一連翻越了好幾座山,突然發現地形又變了,前面是一個渦形的盆地。那裡的弱水顯得特別深,碰地上隱隱約約有洞穴,「哦,前面好像是山洞呢!說不定山洞可以通往外面呢!」江帆大喜,立即朝著山洞快速走過去。

片刻之後,江帆逐漸看清楚了,前面真的是山洞,只是山洞被浸在弱水之中。在弱水之淵的底部,沒有任何植物,也沒有看到任何的魚類,就是浮游生物也沒有看到,因此江帆可以肯定,這山洞之中肯定什麼都沒有。

山洞不是很寬,大約五米多寬,三米多高,江帆進洞之後,立即發覺這山洞裡面竟然是葫蘆形的,外面窄,裡面寬。


順著山洞望裡面走了大約五分鐘,山洞之中出現了石桌、石凳,還有石床,「哦,這裡竟然有這些東西,難道這裡面有人?」江帆驚訝道。

突然弱水波動了一下,洞中突然出現了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江帆頓時吃了一驚,「你是什麼人?」江帆驚呼道。

那女人是乎也很吃驚,「你是什麼人,為何到弱水之淵來了?」那女人聲音很甜美,修長身材,美麗的臉龐,烏黑的秀髮,渾身散發著迷人氣質。

江帆感覺眼前女人十分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見到過,「我仙界仙人,被玉帝打入這弱水之淵來了!」江帆吃驚地望著那女子。

「哦,你是被玉帝打入這弱水之淵來的,看來你的罪很大呀!」那女人微笑道,她笑得很甜,露出一對小酒窩。

江帆頓時就看呆了,「是的,王母娘娘生日宴會的時候,我在他們酒里下了瀉藥,玉帝和王母娘娘拉了好幾天肚子呢!」江帆笑道。

那女子立即捂著嘴巴咯咯笑了起來,「難怪玉帝把你打入弱水之淵了!你膽子還真不小!竟然敢在玉帝和王母娘娘酒里下瀉藥!」那女子搖頭笑道。

「呵呵,我這人向來是膽大包天!姑娘,你是觸犯了什麼天條,被打入弱水之淵的?」江帆微笑道。

那女人愣了一下,隨即捂著嘴巴笑道:「我可沒有觸犯天條才,我就住在這弱水之淵!」

「什麼,你住在弱水之淵?」江帆吃驚地望著那女子,他簡直不敢相信,還有仙人住在弱水之淵,那豈不是一輩子也無法離開這裡了?

「怎麼,你不相信嗎?我是弱水仙子,我一直就住在弱水之淵,已經很多年了,我都記不清了!」那女子搖頭笑道。

「弱水仙子?你就一直在這弱水之淵,從來沒有離開過弱水子淵嗎?」江帆驚訝道。

弱水仙子微笑搖頭道:「我就一直呆在弱水之淵,從未離開這裡,再說我也無法離開這裡!」

「你,你無法離開這弱水之淵!」江帆震驚道嗎,他暗自叫苦:「我靠,這女人都無法離開弱水之淵,那我豈不是真的無法離開這裡了!慘了!」

「呵呵,我可不想離開這裡,外面仙界太虛偽,也太狡詐,我還是喜歡一個呆在這裡,自由自在的!」弱水仙子笑道。

江帆驚訝地望著那女人,當看到她的側面的時候,突然江帆想起了遠古時代的那個女人,眼前這女人和遠古青龍族那個女人太像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3000字,今天更新結束。 「你叫什麼名字?我怎麼覺得你好眼熟呢? 闃然而生 ?」江帆微笑對著那女人道,他是想試探一下,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不是遠古時代的那個神秘女人。

那女人笑了,臉頰上露出兩個迷人的酒窩,「我就叫弱水仙子,我一直呆在弱水之淵,從未出去過,你怎麼會覺得我好眼熟呢?」弱水仙子微笑道。

「呵呵,難道你在很久以前也沒有離開過弱水之淵嗎?」江帆微笑提醒道。

「很久以前?」弱水仙子皺起眉頭,她的思緒回到老路那個遠古時代,還有那個青年,在河邊,他們偎依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