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於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裴太太,你現在來也好,也省得將來我為了將你弄回雲城比費周折,現在……你就可以看看,你所關心的一切,到底是怎樣一個一個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

通訊器的另一端,傅芊芊的聲音頓了一下沒有開口。

申於的心裡得意了一下,以為傅芊芊的心裡慌了或是害怕了。

下一秒,卻又聽到傅芊芊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申於長老,哦,不,boss先生,您真的覺得,您的計劃,真的很順利嗎?」

「什麼意思?」

「你的人現在已經進去了傅宅或是通幽閣了吧?」

傅芊芊的話,令申於不由得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連同警覺心也被一起提了起來。

他太自信了,所以,沒有過分的用自己的第六感來預測未來,而且,因為過度使用,再加上會場、傅宅和通幽閣那邊都使用了特別的防衛系統,磁場太強,他的第六感對那裡沒有任何作用,所以,他便使人強攻會場甚至是傅宅和通幽閣。

沒想到,會有這樣的變故。

再聯想到自己耳機裏手下的彙報,申於的心裡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對我的人做了什麼?」

傅芊芊輕笑著開口:「申於長老,你這話令我有點不解,什麼叫我對你的人做了什麼,難道……不是boss先生你命你的手下,對我身邊的人做了什麼?」

申於:「……」

他是讓他手下的人對傅芊芊身邊的人做了什麼,但是,傅宅和通幽閣里都沒人,說明,傅芊芊已經提前準備,將人給轉移了。

既然人被轉移了,傅芊芊肯定不可能會只將人轉移那麼簡單,肯定會留下什麼陷阱。

他試了一下跟派去傅宅和通幽閣的負責人聯繫,結果,通訊器已經聯繫不到那邊的兩名負責人。

他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傅芊芊這個人陰險狡詐至極,手段又極殘酷,他已經對他派去傅宅和通幽閣的人不報任何生還希望。

好在,他派去傅宅和通幽閣的人,並不是他手下的精英,就算是折了,也沒什麼,最主要的……便是會場這裡。

這裡可是他的主場,就算她傅芊芊再厲害,也無法顧得了這麼多地方。

「裴太太,人哪,還是不要太自信的好,小心,顧此失彼。」

「boss先生,既然我人已經來了,自然會好了萬全準備,否則,boss先生憑什麼認為,我能輕易的隱瞞過看押我的人,又輕易的從看押我的人手中逃走,並回到了雲城,而且……又出現在會場中呢?」

什麼?申於驚住。

傅芊芊她現在人就在會場中。

如果她現在人就在會場中的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他的計劃早就被猜到了,所以,故意假裝逮捕傅芊芊,所有的一切,都是對他和他的人使用的障眼法而已。

他上當了。

明白了這一點的申於,一下子惱羞成怒了起來。

「你們在耍我!」申於怒的指控傅芊芊。

傅芊芊微笑道:「boss先生,你這話我不苟同,畢竟……是你設計我在先,我只不過是有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這還是……boss先生你教我的,因為你現在被反設計,所以,你惱羞成怒了,申於先生,這樣可不紳士啊。」

都到這個時候,卻TMD紳士。

因為會場那邊的磁場簡直是密不透風,進去的人根本無法傳遞消息出來,所以,申於根本不知道會場裡面的情況。

本來他是十分自信,以為今天的行動萬無一失的。

可現在出現了一個傅芊芊,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也讓他萬無一失的計劃,變成了一場笑話。

他擔心他的人在會場里,恐怕也已然遭遇了什麼不測。

「裴太太,你是否是太自信了?現在還沒有到最後,誰也不知道,到底是誰輸誰贏。」

「要不……申於先生,咱們,打個賭吧?」 前夫,纏綿不休 傅芊芊冷不叮的說了一句。

「打賭?什麼賭?」

「就賭……三十分鐘之內,所有的戰鬥都會結束,而我,也會找到你。」 耳機里,傅芊芊的聲音一字不差的傳進了申於的耳朵里。

傅芊芊那些自信至極的話可以稱得上是狂妄、自大。

現在,他的人還在會場裡面,不單說那些人,在會場外面,還分佈了許多他的手下,而且,在會場中,他還布下了其他的陷阱,傅芊芊想找出他的陷阱,解除危機,簡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現在,傅芊芊卻當著他的面,大言不慚的說,她會在半個小時之內,結束這場戰事,而且,還能找到他。

想找到他?那更是難上加難。

他現在人可不是在會場裡面,而是在外面,而且,他的第六感也不是擺設,更何況,他的能力要比傅芊芊更強,他會拼不過傅芊芊。

「裴太太,人呢,自信是好的,但是,太過自信,那就不好了!」申於微笑的說了一句。

「人活在這個世上,總是要有自信的,雖然明知有可能是無法完成的任務,可是,萬一見鬼了呢?」

「呵,裴太太的話真是深得我心,如果裴太太現在反悔想要留在我身邊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我從來沒有這個打算,而且,我也不用考慮,更何況,我對丑的事物沒有任何興趣。」

申於:「……」

傅芊芊的這句話,對於申於來說,可以說是人身攻擊了。

聽了傅芊芊的話,申於並沒有生氣,而是低笑了起來:「裴太太的行為舉止果然與眾不同,我感覺我都要愛上你了。」

「愛?據我所知,一個人愛另一個人的話,是會甘願付出自己性命的,boss也打算將你自己的命交到我手上?」傅芊芊的聲音極平靜。

「裴太太真是愛開玩笑,我剛剛跟你說的話,也只是玩笑而已。」

「我傅芊芊向來不開玩笑,而且,我說到的事情,向來也會做到,申於先生,期待我們不久之後的見面。」

申於冷笑了一聲:「能不能見到我,那就看裴太太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罷,申於便按掉了傅芊芊的信號源,阻止傅芊芊的信號再傳進來。

當按掉了傅芊芊的信號源,申於的一雙眼睛凌厲的看向不遠處的會場,心裡莫名的有些緊張了起來。

傅芊芊說,她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她說到的事情,也會做到,莫名的讓他有一種感覺,半個小時之後,傅芊芊真的會結束眼前的戰鬥,然後將他給找到。

想到這裡,他便又嘲諷一笑了起來。

傅芊芊雖然說很強大,可是,她和Z國軍方的力量還是太過弱小,他們與他的對陣,就如同雞蛋碰石頭,不可能有任何贏的勝算。

而他……也絕對不會輸,絕對……不可能輸!

甜妻蜜襲:擎少的寶貝小嬌妻 想到這裡,申於按了一下耳中的隱形耳機,沉聲喝令:「二組聽我的命令,現在按B計劃行事。」

耳機中傳來了手下的回應聲,申於滿意的勾起了唇角。

傅芊芊啊傅芊芊,你終歸,是要輸在我手上的,我倒要看看,半個小時之後,你拿什麼在我的面前囂張。



另一邊,傅芊芊與申於斷了通訊訊號之後,人便站在會場中,一雙眼睛往會場的四周看去。

申於這個人極為精明,也極為謹慎,他既然想對會場下手,人便不會離得會場太遠。

可也因為他的謹慎,他又不會離得會場太近。

早前她就打量過四周的環境,將所有申於可能會站的位置,一一排查了一遍,最後,她鎖定了三個地點,分別在會場的東、西和北四個方向。

會議是上午時分,會場的西側背光,倘若站在明處,很難有機會打探到會場中的情況,東側和北側兩個方位都適合監視,當然的,東側更加適合,因為,東側迎光,人站在遠處,能輕易的看到會場內的景物。

雖然北側沒有東側適合,北側的位置也無法排除。

可能,剛剛他與申於通話之時,她特地用了信號追蹤儀,去追蹤申於的方位。

因為會場里的磁場太過強烈,信號追蹤儀的信號有些弱,想要追蹤到對方的準確位置,就會有些難。

可是,這樣卻可以測到大致的方位。

就在剛才,傅芊芊已經排除了東側的位置,申於他現在……在北方。

既然知道了他的大致位置,那麼,事情就好辦了。

確定了申於的方位,現在,她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辦。

看了一眼會場拐角處悄悄靠過來的人影,傅芊芊的嘴角勾起冷鷙的弧度。

光滑的地板,已經將他的身形全部暴露了,還在那裡躲藏著,深怕別人不知道他有多蠢。

傅芊芊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在對方竄出來之前,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手腕,在對方想要發聲之前,一把捂住了對方的嘴巴。

對上對方驚惶的眼眸,傅芊芊只是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旋即手摸上他的脖子,在他步宏大了雙眼的時候,手下一個用力,輕易將對方的脖子掐斷。

她傅芊芊並不是什麼殘忍之輩,但她也是一名軍人,面對的人,很多都是窮凶極惡的歹徒。

你對對方溫柔的話,對方可不會對你同樣溫柔。

她也明白一個道理,特殊時期要用特殊的手法,掐斷脖子又不會發出什麼打草驚蛇的聲響,是最適合伏擊的手法之一。

撂倒了一名男子,傅芊芊按下了耳中的對講機,開始實下令:「我是傅芊芊,黑鷹突擊隊聽我命令,已有敵人入侵犯,所有人開始防範,反擊。」

隨著傅芊芊的一聲令下,整個會場內的人心全部沸騰了起來。

傅芊芊竟然還在雲城,而且,就和他們一起在會場中,與他們一起作戰,這讓他們的心裡怎能不激動。

所以,在傅芊芊下令之後,他們便立刻如打了雞血般的迅速開始在會場中清理異己。

整個會場擁有裴氏集團最新研發的系統,當那些外侵者入侵了會場中心之後,系統已經自動將這些人的外形與允許進入會場的外形庫進行比對,如果是非法入侵者,系統會自動將他們在會場中的定位實時顯示在軍方的腕部手錶盤上方的全息屏幕中。 信仰精靈牧師 傅芊芊一聲令下之後,所有人的腕部手錶盤上,已經出現了所有入侵者的定位光點。

那些光點在不停的移動著,試圖躲避會場內的所有人,可惜的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所有行蹤已經全部暴露在了軍方的人眼中。

軍方的人按照光點中的標示,迅速將入侵犯到會場中的嫌犯一一圍堵了起來,然後進行剿滅。

手下人都在清剿入侵者的時候,傅芊芊也沒閑著。

按著光點上的標示,傅芊芊準確無誤的找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入侵者,有她和他的手下在,那些入侵者的生命光亮一個個在錶盤上的全息屏幕中消失。

那些入侵者在看到自己被人發現,而且被人圍捕時,全部都驚呆了,因為,他們以為他們已經很隱蔽了,卻還是能被人給發現。

大約五分鐘之後,腕錶上全息屏幕中的入侵光點已經一個個的漸漸消失,最後,一個也不剩。

當入侵者一個都不剩之後,曾月月激動的跑到傅芊芊的身側。

「芊芊,這次的系統簡直是太給力了,簡直就像是在那些入侵者的身上安裝了定位,不管他們躲到哪裡,我們都能輕易的將他們找到。」曾月月在傅芊芊的耳邊嘰嘰喳喳的說著。

傅芊芊微笑的勾了下唇。

這次的系統,她是已經試驗過的,所以,知道它的威力,而它在實戰中的表現,確實也沒有讓她失望。

不得不說,裴燁的這個系統,真的很厲害,在他們這次的戰鬥中起到了決定性勝利的作用。

想到裴燁,傅芊芊的心臟柔軟了幾分。

她雙目堅定的望向會場入口門的方向。

她一定會守護好她想要守護的人。

與此同時,傅芊芊的耳機里也傳來了焦任的聲音。

「閣主,闖進通幽閣的所有人我們已經全部拿下,傅宅那邊我們埋伏下的人,也將入侵傅宅的人全部拿下,這些人,我們現在準備將他們全部關進通幽閣的地牢,您看怎麼樣?」

傅芊芊的眸子倏地一沉。

「不必了。」

焦任不明白傅芊芊的意思:「閣主,您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把他們關起來,難不成……要把他們給放了?」

他可不覺得他們閣主是什麼善良之輩啊,而且,那些神秘組織的人,可都是一些窮凶極惡之徒,若是讓他們跑了,將來再想抓到他們,可就難了,再加上他們已經得罪了他們,他們要是跑了,將來不回來找他們報仇?

「就地擊殺,一個不留!」傅芊芊嚴肅的一字一頓。

這句話,焦任算是徹底的聽明白了。

是要將所有人都處死。

這樣雖然殘忍,可是,這卻是解決後患的最佳辦法。

焦任不會懷疑傅芊芊的用意,忠誠的答應:「是!」

傅芊芊想了一下,又交待一聲:「通幽閣那邊可以就地擊殺,但是,傅宅那邊,將人拖到無人處再擊殺。」

傅芊芊這麼做,是擔心傅老爺子見到血會害怕吧。

焦任明白。

「是,閣主,我一定不負您的重望。」

「嗯!」

隨著焦任答應的聲音落下,傅芊芊掐斷了信號。

傅宅和通幽閣那邊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現在……就只剩下會場這邊了。

這時,王安陽也走到了傅芊芊身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