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龍搖頭擺尾,幾次要衝破許陽印訣的掌控,連帶著下方湖水,也是白浪滔天,一道道玄氣形成的渦旋,衝天而起!

許陽額頭露出汗水,他吸了一口氣,咬緊牙關,默誦真言。

「以堅固不壞之菩提心,降服過去、現在、未來之魔!降三世明王,加持我身!」

一道偉岸的明王佛陀虛影,一閃而沒,許陽的玄力氣息,暴漲十倍!他大喝一聲,一隻接天極地的巨大掌印,轟然落下,恰恰轟擊在了那條如夢似幻的昂揚龍頭之上!

一聲似有似無的龍吟響起,龍頭崩潰解體,重新化作一條浩浩蕩蕩的玄氣大河,向湖心島的方向滾動流淌。

許陽這一掌,直接擊散了這道靈脈中的反抗意志,讓整條靈脈,為他的意志而動。

若是許陽沒有堪比玄王的力量,他即便有高深的陣法造詣,也無法建成這一條天階聚玄大陣。


玄氣湧入,許陽事先布下的聚玄大陣,發揮出了作用,轟然運轉,將滾滾如雷的玄氣大潮,吸納儲存,散逸在了整個湖心島上。

原本平平無奇的湖心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玄氣濃郁程度直線上升,很快就到了濃郁如同實質的地步,彷彿走一步,都能引發玄氣波動!

「天……好強的玄氣濃度,比我尋找的那一處地脈,好太多了!」藍劍三驚呼。

「就是啊,我的草原木屋,和這裡完全不能比……」陸躍驚訝地說道。

「在這裡修鍊一天,抵得上帝宗秘境其他區域修鍊兩天、三天!」駱羽眼睛晶亮,看向空中的許陽,「恐怕,只有太上長老的閉關之地,有這麼精純的玄氣。」

許陽凝立半空之中,微閉雙眼,在細細體悟這一次布陣的心得。

良久,許陽睜開眼睛,長吐一口氣,回到了湖心島。

藍劍三等三人,全都圍了上來,對許陽這種偷天造化的手段,稱羨不已。

忽然,天空之中,一聲冷哼傳來:「算你小子厲害!」

周遭數百里之內,一道道光華閃爍,那數百塊冰鏡,帶出了數百道流光,匯聚到了高天之上。一個白袍女子人影,飆射回凝碧峰精舍。

「左丘長老撤掉了禁制,她原來一直在觀看……這說明,左丘長老已經肯定了許師弟的成果。」駱羽笑道。

「許師弟,我發現你真是深藏不露啊,」陸躍打量著許陽,「誰能知道,你一個玄君後期的菜鳥,不僅能移山填湖,還可以建造天階聚玄陣……簡直逆天了。」

「別得意的太早……」忽然高天之上,一個春風般溫暖的女子聲音,悄然響起。(未完待續。。) 許陽四人一陣驚愕,接著就看到了高天之上,一位身穿月白小褂的美麗女子,款款走來。她背後,是一輪明月,襯托得她如月中仙子,楚楚動人。

不過,藍劍三等人卻是絲毫不敢怠慢,行禮道:「弟子拜見梁丘長老!」


「又是一個長老……帝宗的玄皇長老,好生年輕!」許陽心中暗暗嘀咕,也跟著躬身行禮。

藍劍三悄悄踢了許陽一腳,低聲傳音:「梁丘長老與左丘長老關係極好,親如姐妹。看來這事情未必算完。」

「都免禮吧,」梁丘長老盈盈一笑,如春風拂面,「你就是新來的弟子許陽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梁丘露,剛剛被你氣走的長老,叫左丘霜。」

「梁丘長老您好,不過您的話,弟子不敢苟同,」許陽做出一副很老實的樣子,不卑不亢地說道,「左丘長老命弟子布置聚玄大陣,弟子已經成功建好,按照左丘長老事先所言,便不會再追究弟子擅自移走無名山峰的事情了。」

許陽說的很清楚,正主兒都走了,你這個事不關己的長老,也就沒有管的權力。

梁丘露嘻嘻一笑:「唉,許陽你太小心了。我叫住你們,並非要找你的麻煩,而是要跟你說一件事情,你自己掂量一番。」


「請長老明言。」許陽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左丘長老在這條靈脈源頭,放置了一枚『縝菱珠』,已經過了五年光陰。再過三個月,縝菱珠就成熟了,左丘長老可以藉此衝擊玄皇巔峰!」梁丘露平靜地說道,「現在被你破壞地脈。移走山峰,靈脈力量外溢,縝菱珠便無法成熟,左丘長老,也就無法突破。」

梁丘露看了看許陽:「當然,你也可以說。這件事情你本不知情,所以無需負責。反正你已經布置好了聚玄大陣,左丘長老不應再為難你。」

「真的……這樣嗎?」藍劍三等人,都露出了愧疚的表情,顯然是為沒有阻止許陽移山而難過。

許陽表情沉靜,一言不發。

梁丘露轉過身,舉步就要離開。突然,她聽到了許陽沉靜的聲音:「等一等。」

許陽緩緩說道:「縝菱珠……要怎樣才能修復。」

梁丘露背對許陽,她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如果許陽是涼薄之人。肯定不會多此一問,由此可以看出,許陽本性還是不錯的。

「其實很簡單哦,」梁丘露轉過身,笑盈盈地說道,「想要使得縝菱珠完全成熟,只需要一顆特殊妖獸——冰藍玉蠍的內丹!不過,冰藍玉蠍。可是堪比玄王巔峰的妖獸,你們也有心無力。算了。就取你們這份心,我也很欣慰了。」

「不,」許陽沉聲說道,「既然給左丘長老造成了損失,我就要想辦法彌補。冰藍玉蠍的內丹是么?半年之內,我一定尋到。然後交給左丘長老。」

「嘻嘻,其實不需要半年限制,只要一年之內找到就行了……」梁丘露笑著說道,「許陽,你倒是個不錯的弟子。我很欣賞你哦。這樣吧,你發現了冰藍玉蠍的蹤跡,就直接發訊給我……以你的實力,對付冰藍玉蠍,實在有些為難你了。」

說話間,梁丘露遞給許陽一枚赤紅色的玉牌,然後身軀一轉,就消失在了許陽面前。

「許師弟,冰藍玉蠍,是極為稀有的妖獸,只在南疆的十萬大山中出現。以你現在的實力,踏入十萬大山,太兇險了。」陸躍說道。

「是啊,十萬大山之中,傳聞有著聖獸的存在,那可是堪比聖人的強者!」藍劍三也有擔憂之色,「就算聖獸不出,也有一些堪比世尊的靈獸霸主。」

「以許師弟目前的實力,撞見任意一頭妖獸,都很危險,」駱羽勸道,「畢竟普通的妖獸,就足以比肩玄王,強力妖獸,更是能與玄皇強者抗衡!許師弟,要不還是和梁丘、左丘兩位長老說一下,十萬大山,還是不去的好。」

「不,」許陽微笑說道,「這件事,說起來還是因為我的莽撞,給左丘長老帶來了很大的損失。如果連這一點責任也要推託,我就不配做帝宗弟子。諸位師兄師姐放心,我不會妄動的。」

「這樣吧,我們三個接取一兩個有關十萬大山的宗門任務,然後與許師弟一起前往十萬大山,尋找冰藍玉蠍如何?」藍劍三提議道。

駱羽首先贊成,陸躍雖然略有猶豫,不過還是很快同意了。

許陽搖頭:「多謝三位師兄、師姐的美意。不過,這是許陽一個人的事情,不好勞煩你們。我打算先在湖心島修鍊一個月的時間,鞏固一下玄君後期的境界,增強實力之後,再前往十萬大山。這件事,我定能獨立完成。」

想到許陽在移山、布陣時的表現,三個帝宗弟子,只有點頭。又閑談了幾句,幾人便先後告辭。

在臨行之前,藍劍三還是囑咐許陽,如果遇到危險,一定趕快以玄力催動梁丘露賜予的赤紅玉牌。藍劍三見多識廣,知道這塊玉牌中,蘊含梁丘露的一道法則,可以於百萬里之外顯化,凝聚出她的化身,一般的妖獸,決計不是對手。

許陽點頭稱謝,送走了三個同門。他立刻動手,搭建了一座簡易的小木屋。這裡,就是他以後在帝宗秘境之中的居所了。

「帝宗,果真沒有讓我失望……」許陽在心中暗暗想著,「雖然聖人祖師離去,帝宗落魄,但宗門之中,卻是緊緊抱成一團,上下齊心!之前我還以為,在帝宗會遇到勾心鬥角、爭奪修鍊資源的小人,如今看來,倒是我多心了。」

「這樣的宗門,才值得我為之奮起,拋頭顱,灑熱血。我許陽在此立誓,一定要重振帝宗聲威,並且讓黃金時代的輝煌,持續下去。萬年之後,玄氣枯竭的大劫,我也一定要查明原因,然後防患於未然,將其化解!」

盤坐在湖心島山峰木屋之上,許陽緩緩閉上了眼睛。(未完待續。。) 在小天路試煉的時候,許陽晉入了玄君後期,知命境界。

隨後進入帝宗秘境,許陽修鍊了卜算之術,【夢機神符】,並成功地構建出了天機符文。

只可惜,卜算之道並不像許陽想象的這麼簡單,他的第一次卜算失敗了。不過,通過拜訪九宮峰的竺長老,許陽對於卜算之道,有了明確的方向。

接下來的時間,許陽準備好好修鍊一番,使得玄術手段,能跟得上實力的進步。

「七殺劍訣,經過至尊神鼎的推演,演化成了一套天階劍術【真武七截劍術】!我這一次修鍊,首先要把真武七截劍術給修鍊到小成境界,然後修鍊【金剛不壞身】的最高境界!」

【金剛不壞身】,是一部天階煉體功法,分為諸多階段。

首先是【磐石體】,只要身懷土極玄能,就可以修鍊。

接下來是【古銅體】,一般要到玄士境界,才能修鍊成功。

再下來是【秘銀體】,一般玄師境界,可以修成。

下一步是【精金體】,也就是許陽目前的境界,運轉精金體的時候,渾身如精金鑄成,防禦力有極大的增強。

只不過,不管是【磐石體】狀態下,還是【精金體】狀態下,許陽的身法都會受到一定的影響,這也是煉體玄術的局限。

所以,許陽無比期待這一套煉體玄術的最後一個境界——【金剛法體】!在煉成之後,肉身可以抗拒十萬鈞以下的玄力重擊,強橫無雙。而且,【金剛法體】不像前面幾個境界,對身法有拖累。

在【金剛法體】狀態下,許陽的身法。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滯澀,要不然的話,這【金剛不壞身】秘術,也不會被稱為天階玄術了。

只不過,許陽對於練成【真武七截劍術】頗有信心,畢竟是【七殺絕劍】演化而來。但對於修鍊【金剛不壞身】到大成境界。他還是有一些信心不足。

按常理來說,【金剛法體】之境界,需要玄王境才能修成。

許陽想要提前修鍊這套天階玄術,也是為了十萬大山做準備。在兇險密布的十萬大山之中,有一身金剛不壞的**,好處極大。

許陽盤膝坐定,在心神沉入識海的時候,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一面巨大的青銅絕壁,上面刻畫著玄奧莫測的符文。大書【玄天八景經總綱】!

「天,我怎麼把它給忘了……」許陽拍了拍腦袋,「這才是最重要的東西,我需要花一定的時間,體悟總綱,總結出孕育八極熔爐胚胎的辦法!」

許陽深感自己的時間不夠用,他境界提升的快,際遇又多。不管玄天八景經總綱,或是【真武七截劍術】。亦或是【大日乾元劍術】……都是普通人窮盡一生之力,都未必能精通的絕學。

別的不說,單單是許陽八極熔爐外壁上,銘刻的誅魔大陣,那六道天階上品玄術,以及數百道天階下品玄術。就是一座宏偉的寶庫,足夠許陽以數十年的光陰去鑽研。

接下來的一個月,許陽不眠不食,或是盤坐在地,體悟【總綱】。或是起身練劍……

凝碧峰精舍之中,冰鏡上顯現出許陽的一舉一動。依舊是月白小褂的梁丘露,與白袍女子左丘霜對坐。

「這小子,修鍊起來跟發狂一樣。」梁丘露搖頭。

「……」左丘霜鼻中哼了一聲,緩緩說道:「姐姐,你讓許陽去找冰藍玉蠍,未免有些太難為他了。那種特殊的妖獸,本身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十萬大山何等兇險,萬一許陽出了事,你我豈不愧疚。」

「安啦安啦,」梁丘露笑盈盈說道,「這樣的天才,若不給他一些磨礪,豈能有所成長。反正他手裡還有我的一道赤玉符,可以演化我的九離化身,足以保全性命。」

「他練的劍術,倒是凌厲異常,配合那柄血劍,真有一種萬物皆殺的氣勢呢。」看到許陽又在練劍,梁丘露評價道。

左丘霜剛想說話,卻見許陽練劍的勢子停了下來,忽然脫去上衣、裡衣,露出了輪廓分明的上半身線條。她臉色微紅,忍不住啐了一口:「不看了,不看了。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冰鏡沒有了左丘霜的玄力支持,猛然一花。梁丘露卻看得津津有味,纖指一點:「別急嘛,反正還沒有全脫……」

冰鏡上的景象再次出現,許陽精赤著上身,將一顆金色藥丸吞入腹中,隨即將一貼貼閃爍著金色顆粒的獸皮,猛力按在周身上下。很快,許陽就從一個翩翩公子,變成了一個渾身貼滿獸皮的野人。

接下來,許陽邁動古怪的步伐,足下行步,手中捏拳,動作隱約彷彿蠻荒古獸。

「這是什麼法門,似乎是一種煉體功法?」梁丘露摸著秀氣的下巴,緩緩說道。

左丘霜被吸引過來,看了一眼,驚呼一聲:「這……好像是古禪院的煉體之術,【金剛不壞身】?傳聞練習這種法門,要忍受極大痛苦,效彷彿祖割肉飼鷹的大毅力,才能成功。」

看著鏡像之中的許陽,一臉大汗,面色漲紅,就知道這門古禪院的煉體術威能極強。

若是在其他宗門,或許要懷疑許陽是古禪院派來的卧底,不過帝宗不會。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帝宗前殿,那一塊巨大的「通靈寶鏡」。

通靈寶鏡之下,魑魅魍魎,顯現無遺。任何心術不正的人,想要進入帝宗,都是不可能的。

當然,如果是進入帝宗之後,心性改變,那就不在通靈寶鏡的監察範圍之內了。不過這種情況畢竟是少數,帝宗近百年來,也就只有一個范侗,拜入帝宗后心性大變,最後轉投蓬萊仙宗。

兩位美女長老,繼續看下去,發現隨著許陽那種古怪姿勢,貼在身上的獸皮,一張張緩緩跌落。而落下的獸皮,原本的金色顆粒,紛紛消失了,好像是被許陽的肉身所吸收。

「嘻嘻,看到他為了你的縝菱珠而努力修鍊,是不是很感動?」梁丘露笑道。(未完待續。。) 轉眼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許陽的修鍊,也終於告一段落。

這一日,湖心島的木屋之中,一張木床上。


許陽緩緩睜開雙眼,吐出了一口濁氣。

「玄天八景經的總綱,的確博大精深……我只是閱讀了前面幾個境界的綱要介紹,互相印證,就感覺自身對於玄天八景經的理解,又加深了許多。」

許陽默思,他在玄天八景經上,其實只是修鍊到了玄師境界,下一步玄宗境界,就產生了分歧。

玄天八景經的正卷,是要在玄宗境界,星海中構建至尊神鼎,使其初步凝實;玄君境界,採集寶料,配合星海中的神鼎雛形,煉成胚胎;玄王境界,孕育神鼎,而在玄皇境界,則是在神鼎上銘刻法則道理。

至尊神鼎,具有強橫的防禦力,若是在頭頂祭出,堪稱同境界下,萬法不侵。

當初沒有第一時間拿到玄天八景經的正卷,許陽另闢蹊徑,修鍊出了八極熔爐。八極熔爐不像至尊神鼎,擁有如此強橫的防禦力,但可以吸收他人的修鍊經驗,化作玄術軌跡,供許陽所用。誅魔大陣上的天階玄術,便是由此得來。

經過這些日子的研究,許陽決定,以祭煉至尊神鼎的方法,祭煉八極熔爐的胚胎,按照推演出的法門,將寶料融入熔爐。這樣的話,說不定可以對玄天八景經的正卷,取長補短,更具優勢。

【真武七截劍術】,不愧是【七殺絕劍】推演出的天階劍術,許陽修鍊起來,借著對【七殺絕劍】的理解。簡直是順水推舟,非常輕鬆就將這套天階劍術,練到了小成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