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道破土之聲陡然響起,便見一條條暗藍sè的棱形冰凌在藍蓮花的四周陡然衝出,如同生火前架起的木堆般交錯成一個錐體,把魯機困在其內,在外竟然無法看清楚裡面的情形。

陽生尊者驚得眼皮直跳,從地上騰的站起,正要有所行動,一道人影卻突然擋在了他面前,正是肖野在幾天前見過的那名甲殼男子。

直到此時,肖野才看清這名男子的樣貌,一張馬臉,顴骨極高,兩隻眼睛斜斜向上,身上則密布著青sè的帶刺甲殼。

結合一個月前在沙地中偷聽到的對話,肖野已經可以確定,此人便是那個曾經追殺過他的謝將軍。

一時間,肖野心中緊張不已,一方面為陽生尊者擔心,怕他不敵此人;另一方面只希望陽生尊者能殺了此人,免得此人有事沒事追殺自己。

「你就是關陽生。」謝將軍毫不客氣的說道,「我叫謝千里,倒是久仰兄弟的大名了。」

「哼。」陽生尊者顯然對此人不太感冒,不過眼中的jǐng惕之sè卻沒有減少分毫,「你有何目的?」

「當然是取你xìng命。」謝將軍似笑非笑的說道。


「老子是問,你們海族有何目的?」陽生尊者突然怒喝出聲,嚇得那謝將軍渾身一抖。

「這個嘛,估計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了,不過,如果你能有命趕回宗門,不用我說,你也會清楚。」謝將軍賣著關子說道。

「好好好…」陽生尊者怒極反笑,「你們沒有膽量直闖傀儡堂,竟然想出如此詭計,都怪我那秦師弟太過愚笨,以至於中你們的圈套!」

聽到陽生尊者如此一說,躲在遠處的肖野卻是心中一沉,尋思道:「難不成陽生尊者直到此時還未看出納尼尊者是內jiān?」

半響,又搖搖頭:「不可能啊,一個月前的信符中,我便提到了秦長老這個稱呼,我都能想到的,陽生尊者難道會想不到?」

「如果陽生尊者已經知道納尼是內jiān,又為何不向這謝將軍問明,反倒是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而且,當魯機尊者被困時,陽生尊者並未表現出太多的慌張,以他的暴脾氣,早就應該和此人打得天翻地覆了,可直到現在還聊得不急不緩…」

……

剎那間,肖野的腦海中閃過萬千思緒,臉上不禁布滿疑雲。

「誰說我不敢去傀儡堂?只是如此更為省事而已,如果不是你們要尋那藍蓮花,傀儡堂估計已經被我給拆了。」

甲殼男子似乎對陽生的話極為反感,繼續說道,「我謝千里從不乘人之危,你想死在哪裡,地點隨你挑,只要是在寂靜海,哪裡都行。」

「那好,跟老子去火山裡打!」陽生尊者頓時來了興緻,單手指向近處一座海底火山,大聲道。

「這…」謝將軍不由遲疑起來。

「他媽的,海族之人果然都是些軟腳蝦,除了會yīn人之外,就只會放屁。」陽生尊者見此哈哈大笑,毫不客氣的罵道。

「好,要戰便戰,哪裡都一樣,我定然奉陪到底!」甲殼男子的臉登時一青一白,咬牙道。

說完,兩人便騰身而起,向不遠處的火山飛去,很快便消失在肖野的視野中。

「鏗鏗鏗!」

就在這時,困住魯機的冰稜錐體突然不住的震動起來,裡面不斷發出金石交錯之聲。

肖野這才回過神來,驚訝的看向百米處那個冰棱法陣,心道:「難不成魯機尊者有能力破掉這個法陣?」

卻見之前那一高一矮的兩人再次出現,浮在了錐體之上,隨後,一道道手訣打向那困住魯機的錐體。

很快,錐體便再次穩定下來,兩人臉上不由稍稍放鬆。

「鏗鏗鏗!」

不料,還未穩定多久,冰稜錐體再一次開始震動,這一次卻是比之前要劇烈的多。

「咔嚓!」

其中一根冰棱被生生震斷,飆shè而出,正中那高個的肩頭,透體而入,在水中暈開了一朵血花,那高個悶哼一聲,狼狽的掉落下來,咬著牙把那冰棱生生抽出,臉sè蒼白的有些可怕。

「秦長老,你也出來,此人實力太強了!」那矮個一臉驚容,呼喊出聲。

話音剛落,便見一身藍袍的秦納尼一臉凝重的現出身來,浮在了那人身旁,不久,三人呈三角之勢,各守一方,開始向那錐體連綿不斷的施放手訣。

與此同時,裡面不時傳出魯機尊者憤怒的吼聲。

ww.23zw.co

ww.23zw.co高速首發傀儡鑄神最新章節,本章節是第170章魯機被困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納尼尊者果然是內jiān!」肖野在遠處目睹了這一切,最終確認了自己的想法,饒是這樣,肖野心中也泛起波瀾,傀儡堂的首座竟然是海族尖細,這可真夠諷刺的,如若傳出去,無疑會轟動整個龍行國。

事實上,海族的武修極少,納尼尊者武修的身份便是一道絕佳的偽裝,很好的騙過了傀儡堂上下,加之納尼尊者進入傀儡堂的時間也不短了,至少也超過了三十年,而且還在傀儡堂中育有一子,加之又掌管執法堂,誰又會懷疑他的忠誠?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肖野感嘆的時候,此時那藍蓮花還在法陣中,如果魯機尊者能夠破陣而出,並與海族拼個你死我活的話,肖野或許能夠渾水摸魚,趁他們兩敗俱傷之時,奪走那藍蓮花。

只是,有三位截水境強者在此穩定法陣,即便魯機尊者的修為達到了九紋境,估計也得老老實實的待在錐體裡面。

事實上,魯機的吼聲雖然氣勢非常,但自從納尼尊者出現后,魯機便再也沒了脫出困境的跡象,而且他的叫聲顯得越來越痛苦。

場中局勢讓肖野心中七上八下,唯有暗暗祈禱會有奇迹發生。

「哼,耍出如此下三濫的手段,當真以為就能夠困住本座了么?」突然之間,魯機尊者的吼聲安靜下來,隨後冷冷的說道,話語中透著森森寒意。

三人身形一滯,隨後相視而笑,只當他困獸猶鬥、不自量力。

「魯機,我勸你還是省點氣力,少說大話,就你的實力想要獨自對抗此法陣,不過蚍蜉撼大樹而已。」那名高個法修之前被魯機所傷,心中怨恨,嘲諷道。

可是他話音剛落,整個法陣就開始響起緊密的咔嚓聲,與此同時,一道道裂紋出現在錐體之上。

「這怎麼可能,這可是碎體玄錐陣,即便是九紋境中期的修者也要被困死在裡面,此人怎生能在我三人合力之下還有反抗之力!」剛才高個法修臉上的嘲諷瞬間消失,滿臉震驚的說道。

「是啊,這根本不可能。」那名矮個修者也是雙眼發直,隨後又沖著納尼尊者說道,「秦長老,你的消息可否出錯了,此人當真只是九紋境初期的實力嗎?」

矮個神sè焦慮,言語中隱隱透出一絲不滿,畢竟如若情報有錯,不僅會打斷海族的全盤計劃,而且還有可能讓他把命給搭上。

「此人絕對是九紋境初期!」秦納尼一口咬定的說道,臉上也是頗為不安。

這時,突然有刺目光亮從錐體的縫隙中shè出,就如同烈rì光芒,讓人無法直視。

剎那間,根根暗藍sè的冰棱被照shè得透亮無比,美麗非常。

「不好!」納尼尊者頓時顏sè大變,喃喃自語道,「旭刀,那是旭刀!」

其他兩人顯然也聽到了納尼的言語,見他一臉緊張,神sè恐懼,兩人不由齊聲問道:「旭刀是什麼?」

「旭刀是旭刀老祖的成名法寶,是、是真兵級法寶…」納尼有些結巴的說道,他一直都不知道旭刀竟然在魯機尊者的手中。

「真兵級法寶?!」那名矮個法修霎時面如土sè。

高個法修則在空中晃了晃,因為之前的傷勢牽引,咳出了兩口鮮血,顯然被這個消息嚇得不輕。

戰還是逃?三人不由遲疑起來。

聽到這裡,肖野的心砰砰直跳,手訣翻飛間,小黑已經緩緩的來到了他身後,肖野小心翼翼的爬上傀儡龍,隨時準備在場面混亂時出手搶奪藍蓮花。


只不過,讓他稍稍擔心的是,魯機尊者在那碎體玄錐陣裡面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藍蓮花會不會已經被損毀?

不過,下一瞬,魯機尊者就為肖野揭曉了答案。

「砰!」

終於,冰棱一根根爆裂而開,化為無數銳利冰渣向整片海域激發而出,密集的如同蝗災時的漫天蝗蟲。

三人觸不及防之下,紛紛中招,法修的肉身本就孱弱,那個高個法修竟然在剎那間被shè成了篩子,生死不知的掉落在地。

矮個法修則是驚駭yù絕,正想逃跑,一道半月形的光芒已經追上了他,斜斜斬過他的身子,只聽一身厲叫聲傳來,便見那矮個修者的身體上下分離,隨後被銳勁攪成了肉沫。

等到那輪冰渣雨過後,肖野才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正好目睹這震撼的一幕,被魯機的威勢所驚,呆立原地。

卻見魯機尊者此時正被一團墨藍sè的物質包裹著,讓人心中直冒寒氣的是,在那團物質的影響下,魯機身上出現了多處凍傷,而凍傷的部位都直接壞死化為碎冰漂浮在水中,遠遠看去,他全身有多處坑坑窪窪,顯然傷得不輕。

魯機的手上還提著一把半月形的鐮刀,應該就是之前納尼尊者口中所說的真兵級法寶—-旭刀了,上面散發著驚人的能量,即便相隔如此之遠,肖野全身也被刺得麻癢無比。

魯機身上那團墨綠sè的物質也被這件法寶不停的驅散著,越來越淡,不過,此時看來,旭刀法寶卻頗顯掉渣,褐灰sè,似乎還生鏽了,上面有黃sè斑點,簡直與收割稻穀的鐮刀無異。

肖野又向之前藍蓮花所在之地看去,剎那間,渾身都顫抖起來。

藍蓮花竟然還在原地!

再看向魯機,卻見他正一步步向之前被擊傷倒地的納尼尊者走去。

肖野暗道不妙,如若等魯機尊者殺了納尼,自己定然沒有機會獲取那藍蓮花了,不由僅僅的貼在小黑的背後,隨時準備起身搶奪。

「砰—」

魯機尊者全身銳氣騰騰,每一步踩下,腳底的火山岩石都化為粉碎,他的臉sèyīn沉無比,殺機濃郁得猶如實質。

納尼尊者面如土sè、驚駭yù絕,不住的向後退著,此時的他渾身鮮血,即便受傷較輕,還有一戰之力,但在九紋境的魯機面前顯然不值一提。

不久,魯機終於走到了納尼尊者的面前,高高的抬起了手中的旭刀。

「就在此時!」肖野心中默念道,正準備動身去搶奪那藍蓮花,不料,場上形勢再次發生了反轉xìng的變化。

ww.23zw.co

ww.23zw.co高速首發傀儡鑄神最新章節,本章節是第171章真兵級法寶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只見魯機把旭刀穩穩的插在納尼尊者的身旁,然後一把扶起了他,沉聲問道:「秦師弟,你可還好?」

雖然語氣低沉,話語中竟然透出關切之意,而他扶起納尼的那一剎那,身上的殺氣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肖野不由張大了嘴巴:「魯機尊者竟然沒有識別出納尼是內jiān!」

卻見納尼尊者的臉sè變個不停,顯然他也沒有預料到形勢竟然會發生這樣的轉變,足足愣了半響,才搖頭嘆道:

「師兄被困之後,我便與那兩名海族斗在了一起,奈何實力不濟,敗下陣來,得虧師兄實力強大,要不然,我可是遭了海族的毒手了。」

說著,滿臉感激的看著魯機。

「唉,沒想到這裡竟然被設了埋伏,看來關師弟之前推測的沒錯,無憾師侄截獲的那封密信,顯然是海族的圈套。」魯機尊者滿臉怒氣的說道,說著又看了看兩旁,疑惑的問道,「關師弟呢?」

「他與另一名海族強者斗在了一起,也不知身在何處,我現在就去尋他!」納尼尊者環顧四周,像是想起了什麼,趕緊說道。

「好,你去把他帶回來,弱水國竟然派人特意埋伏在此,定然有著莫大的yīn謀,咱們得立即動身,趕回傀儡堂。」魯機咬牙說道。

「這就去、這就去。」納尼尊者連連點頭,化作一道流光飛向就近的一處火山。

魯機尊者則轉過身來,看向那朵藍蓮花,臉上的憂慮這才稍稍緩解,正想上前把藍蓮花摘取下來,不料,就在此時,一道黑影突然從他身旁掠過。

魯機觸不及防之下,後退一步,再看之時,藍蓮花竟然已經消失不見。

「是誰!」魯機霎時暴喝出身,狂怒之下,四周的海水開始急劇的動蕩起來。


附在傀儡龍身上的肖野差點沒有一頭栽倒下來,緊張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他把手中捧著的藍蓮花向腰間一放,手訣連連打出,開始指揮著小黑全速前進。

可即便是全速前進,肖野又哪裡逃得過魯機的追趕,很快,他便進入了魯機的攻擊範圍,一時間,只覺全身如同被刀刮過,汗毛倒豎。

「何等宵小,趕緊停下!」魯機在肖野身後怒聲說道,此時他當真是氣炸了肺,先是中人埋伏,現在藍蓮花又被人搶走,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把奪花之人生吞活剝才好。

或許是擔心自己的攻擊會毀掉藍蓮花,魯機尊者只是緊緊的追著,並沒有釋放攻擊,這讓肖野心中稍安。

此時兩人一追一逃間已經步入了渾水區域,能見度大大降低,就連靈念感應也時有不靈,魯機雖然越追越近,肖野卻總能在最後時刻如同泥鰍般順溜的逃脫,這不由讓他又驚又怒。

「既然你不停下,那就別怪本座不客氣了。」魯機的聲音,如同在水中打鐵,震得肖野渾身顫慄,心中暗道不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