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已是足以配得上千千的身份。

而處理完這些瑣碎私事,自己便能毫無顧慮的出發,前往熗鳳古族!當日,鳳銘為了完成任務,救自己犧牲性命,這個『情』必須要還。於情於理,無論哪一方面。自己都要回熗鳳古族一趟。

父親的事,要有一個了斷。

還有……

自己的親生母親『賈雅竹』。按鳳銘所言如今仍在生,只要找到她一切都會明了。或許,進入古族之地會有危險,尤其是自己的身份如此敏感,但這條路自己必須得走一趟。

「以我如今的實力,聖王級以下無所可懼。」

「哪怕是巫族、古族的聖級巔峰強者都一樣。勉強算是能夠自保。」

無論為自己,還是為鳳銘,這一趟勢在必行。

這是作為一個男人的責任。

通道口。

「嘩!~」一陣光亮閃動。


眾人目光頓時望去,卻是好奇不知誰又出來。

一般參賽的武者一年之期剛完結出來的有不少,三年之期結束出來的最多。除去這兩個時間點,其它時間段出來的武者很少,平均幾天才有一個,有些時候十幾天都未必出來一個。

而這一次……

又會是誰?

目光匯聚,眾人好奇的眺望著。

一道淡淡的黑色身影,徐徐出現在眾人面前,一點一點露出廬山真面目。

瞬時間——

「嘩!~」一陣軒然大波,吸氣聲此起彼伏。

「林風!」

「看,是林風!」

「不會,林風怎麼那麼早就出來了?!」

……

比起曾刃,林風在朱雀境的知名度相當之大。

落幕不久的煉器師大會,令的林風早已聲名鵲起,而煉器師聯盟副會長身份的公布,更是將林風的聲望推至頂點。要知道,煉器師在斗靈世界倍享盛譽,煉器師聯盟,哪怕只是朱雀洲的分會長,其地位也是相當之高,比普通聖者猶有過之。

確實是林風!

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林風從通道中步行而出。


望著這片人山人海,林風洒然而笑,卻也是想到了這個結果。

「倒是熱鬧。」林風心中微然一忖,感覺彷彿進入一片人之海洋,密密麻麻的氣息遍布自己四周圍,成為聖者后自己毋須刻意施展感應,身體早已和這片世界融為一體,彷彿其中一部分,所有存在的氣息自己都能清晰感應。

清一色的星主級和星域級,進入朱雀境最基本的條件便是實力到達星主級。

但……

「聖級?!」林風微微一怔。

卻沒想到會在這裡感應到聖級的存在,抬起頭,望向感應之處。

那是一座奢華的酒樓,頂層中有一個人影屹然而立,那雙精光四射的雙瞳此時同樣凝望而來,四目相對。

「他是……」林風怔了一怔,有點不敢相信。

林烮地?!

…(未完待續。。) 那張臉龐,自己再熟悉不過!

正是當日自己初入林氏一族,所見到的副族長『林烮地』!

他,不止恢復了原本模樣,更是——

突破聖級!

「似乎有備而來。」林風信然站立,抬頭望著林烮地未有半點懼色。林烮地在找自己,自己又何嘗不在找他?當日不顧兄弟情誼,加害自己父親,讓的自己家破人亡在先,幾次要將自己置之死地,雇傭地下殺手組織在後。

此人不除,寢食難安!

尤其是如今,他更突破聖級,危險急劇增加。

這段時間有奇遇的顯然不止自己一人。

「來的好。」林風心中暗道。

自己,正愁找不到他!

力量淡淡匯聚,林風望著林烮地,心中殺意漸漸浮現,但……

莫名的,有種不詳預感。

示警!

怎麼回事?!

林風眉頭微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林烮地雖為聖者,但顯然剛突破不久,氣息並不算強。以自己如今的實力,只要不是聖主級別的強者都能戰勝,更何況初入聖級的林烮地!完全沒理由,會對他有忌憚。

但不是對他,又會是對誰?

林風疑惑重重,卻感覺不到半點其它的氣息波動。

然,心跳加速的感覺卻是異常濃烈,這種感覺自己經歷早已不是一次兩次,雖說如直覺般,但每一次都很准。

朱雀樓。

此時,神色變化的不止是林烮地一個人。

正猥褻著絕色美女的人魔聖主,將深入女子裙中的那隻乾枯的手爪伸了出來,半側過頭一雙小眼睛饒有所思的透過窗戶注視著遠處林風。嘴角淡淡的笑容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分微微凝重。

「他…就是林風?」人魔聖主心忖道。

眼珠子骨溜溜的轉動,卻也是有些驚然。

就他所知,林風之前還只有星域級實力,但如今…卻已成為聖者。

而這並不重要,聖者有強有弱。同樣涇渭分明,初入聖級和聖級巔峰相差十萬八千里。但眼前這個林風,很明顯看起來似乎出入聖級,但偏偏實力……

深不可測!

「我說徒兒。」人魔聖主剛是開口,瞬間——

嗖!林烮地已從窗口一躍而出,鬼魅的身影頓時間消失。

眉頭皺起,人魔聖主不禁站起身來,有些猶豫。對於林烮地這個徒弟他很滿意,資質不錯。心性更像極了他,更知他和林風的深仇血恨,不死不休的恩怨,林烮地要報仇他並未阻止,更是很支持。

但那是建立在林烮地的實力勝過林風的基礎上,眼下似乎並非如此。


「莫非…要老兒我親自出手?」人魔聖主氣息陡然變化,突然的變故讓的身邊絕色美女嚇的噤若寒蟬,臉上的潮紅變的蒼白。彷彿看著一個惡鬼般。但瞬間,『咔嚓』一聲。絕色美女那嬌細的脖子便是碎裂,香消玉殞。

人魔聖主眼眸寒光粼粼,活動著雙手,面色極為不善。

此次進入南方域,他有要事在身,並不願暴露身份目標。引起不必要的變化。

在他來說,此次目的遠比殺林風來的重要,但……

難道看著徒弟有危險不幫?

「真是麻煩。」人魔聖主磨了磨牙,眼中寒光凌厲。

「奇怪,林風並沒有星象顯示啊。」

「嗯。而且氣息普普通通,應該仍在星域級?」

「但大會確認林風的積分並沒有錯,1億1800萬是貨真價實,並無虛假。」

「真奇怪,沒突破聖級他分數怎麼會那麼高?」

……

林風的出現,引起眾人一片熱議。

在斗靈世界流傳的標誌,是聖者身後有星象顯示,所謂的星象,便是星座之象,為本命星座的象徵。

踏入聖者初階,也就是初入聖者,星象為若隱若現;而進入聖者中階,星象漸顯模糊;到達聖者高階,星象不再是模糊不清,而是變的微微朦朧,勉強能見輪廓;再往上便是聖者巔峰,此時星象已然初見雛形,不止輪廓,細節都能辨認。

而當星象完全清晰之時,便是突破,成就傳說中『聖王』之日!

在人類世界,也就是晉陞為聖主。

當日曾刃從通道口出來,身後星象若隱若現,便是踏入聖者的標誌。

但眼下,林風的身後空空如也,卻也難怪眾人會如此作想,因為以他們的實力和閱歷,並不知道突破聖級巔峰,成就聖王后星象便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額頭上那閃動的『星印』,星座的烙印。

此刻,林風的額頭上,已是有著真正星印存在。

然,這並不代表林風已為聖王聖主,無論星象也好,星印也罷,其實都只是對本命星座的『感應力』的反忖。譬如所屬王者星座,天生擁有極強的星座感應力,故而修鍊提升極為迅速,釋芷心、橘如夢、靳棘,哪怕是星主級星域級,額頭上都早已有了『星印』存在。

但,這些其實都是虛的。

唯有實力,才是真正武者所擁有的力量!

「蓬!」氣息暴鳴,林風淡然的神情瞬時間消失,強橫的氣焰猛的爆裂開來。驚人力量如天道降臨,氣息從湮無到爆發,僅僅只是瞬間,空氣中的平靜霎時消失,所有熱議聲為之停止。

數以萬計的武者,被這股狂暴的氣流轟散,以林風為正中心,形成一片真空氣帶。

淡漠的神情,額頭上一頭璨亮的鳳凰閃動著,卻有著孑然不同的神采飛揚,林風屹然而立,哪怕只是站著都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仰視感覺。圍觀的眾人,驚然的張大著嘴巴,充滿震愕。

太可怕!

遠超出星域級力量。


難以想像的實力。光是氣息的波動,便能將眾人彈開。

要知道,這裡有多少星域級巔峰強者!

林風的實力……

還需要懷疑么?

「大家請讓開,以免被殃及。」林風徐徐開口,聲音平靜,剛才實力爆發是自己故意的。為的正是對眾人的震懾,與其花費唇舌勸退不如這樣乾淨利落。前方半空中,那道熟悉身影已然出現,濃郁的殺氣漸漸暴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